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在为分享加国私有化盛宴做准备的同时,高弦也没忘了夫人的委托,帮约翰·特纳竞选温哥华奎特拉选区的联邦众议院代表席位,暗中出出力。

    其实,这也属于为分享加国私有化盛宴做准备的内容。

    要知道,从现阶段正在分享英国私有化盛宴的经验来讲,正治投资绝不可少。

    仅在国有企业私有化的股票挂牌上市环节,买卖股票获利,属于下乘;可以参与企业重组,获得优质资产、关键技术等等资源,算是中乘;能够获得正府信任,扮演财务顾问角銫,参与顶层设计,在源头级承销股票、债券等,才是上乘。

    显而易见,在英国国有企业私有化盛宴中所取得的“下乘”和“中乘”收获,还不能满足高弦的胃口,而这个时期的加国,或许可以满足他更高的追求。

    不过,高弦没等加国大选的结果尘埃落定,便返回了香江,因为谁胜谁负在他眼里没有悬念,而高氏银行集团总部大厦的开工仪式,怎么能少了开创者的祝福呢!

    进入九月份后,高氏财团有两个重要工程启动,一个是香江国际交易中心第二期,另一个就是高弦必须出席开工仪式的高氏银行集团总部大厦。

    不难看出,论重要杏,前者肯定不如后者了。

    而香江媒体,也对将在港岛中环皇后大道中九号拔地而起的高氏银行集团总部大厦,给予了高度的关注,进行了密集的报道。

    道理明摆着,虽然全球经济衰退已经触底反弹了,香江的行情开始转好,但受制于正治气候仍然不明朗,各个财团的动作都非常谨慎,更何况像香江国际交易中心第二期、高氏银行集团总部大厦这种以亿港元为单位计算的大工程了。

    对此,包括内地喉舌在内的不少香江媒体,就给出高度评价,高氏银行集团总部大厦即将开工,表明了,高益是一家真心以香江为基地的公司,对香江前途充满信心。

    不那么严肃的媒体,则更多地关注花边新闻。

    第一个噱头就是,高益真有钱!

    外界只知道高益财力雄厚,但高益并非上市公司,难免透着一股神秘感,外界只能通过一些诸如企业收购的案例,雾里看花。

    现在呢,最简单的数字,摆出来了。

    根据传出来的风声,以皇后大道中九号为中心,高益与包括置地、傅老榕家族、恒昌企业在内的众多业主,进行了一系列低调的谈判和交易,合并出了超过五万平方呎的地皮面积,花费超过十五亿港元,而整个高氏银行集团总部大厦的造价,不低于五十亿港元.

    做个对比就更容易理解了,高氏银行集团总部大厦的规格,只比还在建设当中的惠丰银行总部大厦高!

    有人不服气,这有什么了不起的,高益一系有好几家银行,还有保险公司,动客户的钱就是了,香江银行业危机爆发前的华资银行,炒房地产的时候,不都是那么干的嘛。

    随即这种说法就被打脸了,港府金融司银行监理掌握的银行业数据当中,资本充足率一项,今年高益银行一直维持在百分之二十二点五,雄踞业界首位,第二是恒盛银行,有利银行稍稍落后,维持在百分之十六,与惠丰、渣打大致持平。

    而且高益银行和有利银行都表示过了,为了保障香江银行业稳定,彻底摆脱银行业危机的阴影,自己的资本充足率不会低于目前已有水平。

    换而言之,高益在高氏银行集团总部大厦上的大手笔,只有一个解释,高益真有钱!高益赚大钱了!

    第二个噱头是高氏银行集团总部大厦本身,其总承包商是高兴实业,这没有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自家子弟兵够资格,为什么不用呢,可再加上设计是王欧阳建筑工程师事务所,开发的各个环节几乎全由香江华资包揽,如此庞大规模的工程,就有点非同一般的意义了。

    这么大的一块蛋糕,洋资没有吃到,肯定心里犯酸,通过各种渠道,说一些怪话,高氏银行集团总部大厦达到二百五十六米,成为新的香江最高摩天大楼,你们华资自己搞裙带关系,小心玩塌了,云云。

    见自己被鬼佬嫉妒了,王欧阳建筑工程师事务所便和媒体做了个沟通,感谢了高益对香江本地设计师的信任和提携,并提到了,其实呢,设计方面,很多灵感都来自高爵士。

    言下之意不乏,这个甲方,你们鬼佬未必能伺候,就别眼红了。

    记者们一听,竟然还有这种内幕,顿时无比兴奋。

    王欧阳建筑工程师事务所创办人王泽生从善如流地侃侃介绍起来,高氏银行集团总部大厦地上部分为八八六十四层,虽然没有刻意追求香江第一高度的纪录,但相信三年后建成时,其二百五十六米的高度,还是让高氏银行集团总部大厦成为香江第一高摩天大楼。

    高氏银行集团总部大厦外部造型仿照中国商周时期青铜礼器中最为尊贵的四足方鼎,其在古代礼器当中居首。传说,黄帝曾铸宝鼎三只,以象征天、地、人;史载,夏禹亦“铸九鼎,象九州”。

    鼎做为重宝,被视为权势的象征,并有聚财的寓意。

    而“鼎足”四平八稳地分立于震艮巽兑四隅,保证高氏银行集团稳如山岳。

    记者们听得眼睛都直了。

    什么,高爵士原来是一位风水大师?

    不对不对,问题应该是,高爵士真的如此笃信风水?

    高弦是否相信风水,并非重点,图个吉利,是完全有必要的。

    位于皇后大道中九号的高氏银行集团总部大厦,周围挨着渣打银行香江总部,惠丰总部等等,那条银行街上,可不是什么善茬。

    拿中银来讲,花了十多亿港元,从港府那里得到了兴建新总部的地皮,可直到现在仍未动工,除了经济环境这个主要制约因素之外,未尝不是在考虑如何消除玄之又玄因素的影响。

    要知道,那块地皮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一本占领香江期间,是一本宪兵的囚犯室和刑场,冤魂数千;战争结束后,转为港府的几个部门的办公室,一直传闻“闹鬼”;将来那么多人要在大厦里工作,肯定要保证心里安稳才行。

    高弦当然不能免俗,也会在意自家银行的所谓“运势”。另外,从设计到建设的各个环节,他都挑选更加知根知底的华资,还有更深层次的考量。

    像此时,高弦就一边听着讲解,一边亲自观看高氏银行集团总部大厦地下部分的设计图纸,这四层自然主要用作银行金库,他要了如指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