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要想在将来的资本战争中立于不败之地,那就得趁着东方西方壁垒分明的冷战格局还在、咄咄逼人的一本经济正被华尔街殚精竭虑地谋划如何下黑手等等,别人才是真正树大招风的间隙,做好储备,而高氏银行集团总部大厦的金库,便是根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比如,这个时期被华尔街打压得,从八百多美元每盎司的历史最高价,辗转下跌到三百美元至四百美元每盎司区间的黄金,还是要悄悄多储备一些的,不能人云亦云。

    要知道,已经被纽约华尔街伦敦金融城轴心玩得炉火纯青的这一套金融游戏规则,其背后都是透支未来的债务,在大起大落的经济危机当中,还是代表现在已经拥有财富的黄金,才能提供最后一道保险。

    因此,高弦无论表面上身处哪个位置,他都要在自己创办的银行集团的金库,拥有各种意义上的最高权限。

    确认了高氏银行集团总部大厦的地下金库建成后,比新华人行大厦的地下金库,全方位地更先进,自然,容量也更大,高弦便发放了可以动工的最后通行证,并再次强调了绝密要求,即使从设计到建设的各个环节,都挑选了更加知根知底的华资,也不能掉以轻心。

    正是由于这些暗中的未雨绸缪,高氏银行集团总部大厦的开发,可谓处处透着深谋远虑。

    就拿高氏银行集团总部大厦的动工仪式来讲,相比于媒体的热情报道和争相炒作,略显意外地低调得多,让外界知道,我们财力雄厚,并且采用了这个风水布局,居心叵测的家伙别动鬼心思了,就够了。

    高氏银行集团总部大厦的动工仪式没特意邀请港府头几号的高官出席,毕竟这个场面还不至于,主要是高弦和高益一系,包括高益董事会主席马敬熙、高益总经理叶黎成、有利银行总经理陈祖泽、香江期货交易所首席执行官马时亨等等在内的高层。

    另外,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两位副总裁李国保与任智刚,以同事身份,过来凑个热闹,混顿饭吃。

    做为世家子弟,加上私人交情,李国保跟高弦说话也不顾忌,“这么大的工程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了,我听说,惠丰那边都有点后悔,在新总部大厦上面消耗了五十亿资金。”

    李国保话里的逻辑关系不难理解,高弦则微微一笑,“你还唠叨着想去参选议员呢,正治眼光仍然需要历练啊,先老老实实地在副总裁的位置上干满一届再说吧。”

    两人之间开玩笑稀松平常,李国保只以为高弦又在打趣自己,便没再刨根问底,等到数日后,关于香江的联合声明草签了,他才醒悟,高爵士所说的正治眼光,包含着怎样的含义。

    平日里,大家都是治理一方的诸侯,手头上的事务非常繁杂,难得有机会聚得这么齐地联谊,于是饭局上都非常高兴。

    显而易见,这个规格不容忽视。

    这时候,终于透出了李国宝来凑热闹的小心思,他问高弦,自己的小舅子潘迪升想见见世面,是否方便过来蹭饭。

    高弦乐了,人之常情,理解理解,年轻人想上进嘛,自己怎好拒人于千里之外。

    李国宝略显苦恼地摇了摇头,我这位小舅子的上进,和最近泡了一位选美小姐冠军,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不但请人家拍广告、拍电影,还想在电影行业大展拳脚呢。娱乐圈固然风光无限,可里面的水也深啊,不懂门道的话,无论多少钱,都会打水漂。

    高弦稍微思索了一下,便猜到了其中内情的七七八八。

    很快,潘迪升便赶了过来,别看才将近三十岁的年纪,但很有眼銫,尽显商业方面的家学渊源,在这个场合表现得如鱼得水。

    叶黎成笑着说道:“潘少在置地广场开的那个名表店,风生水起啊,我不止一次听说过。”

    李国宝敲边鼓道:“估计叶生是被他大手笔的广告打扰到了,这小子现在还想借助电影,取得进一步的宣传效果呢,甚至动了收购邵氏电影公司的念头,也不想想,邵爵士的生意那么容易惦记吗,也不算算,现在自己有多大产业。”

    这个场合没有废话,叶黎成不动声銫地哈哈一笑,“潘少有你这位开银行的姐夫,几个亿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李国宝装怂道:“右亚银行可不是我们李氏一家的,而且在电影行业,也谈不上什么资源,哪里比得上尚华文化。”

    “把时尚和电影结合到一起的思路,还是可取的。”高弦谈笑风生道:“但仍然需要掌握一个度,别炒股炒成了股东,泡妞泡成了老公。”

    这几句话里隐含的道理,很符合李国保想要敲打自己小舅子的心思,见姐夫频频点头的潘迪升,识趣地感谢高爵士指点。他心里有数的很,能参加这个饭局,积攒到人脉,才是最重要的。

    此类话题只是给各位大佬逗逗乐而已,说过便翻篇了,大家的话题很快便转到了更为重要的方向。

    做为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里负责银行业务的副总裁,李国保便提到,资本充足率这个银行业监管指标,正一步步在各家银行落实到位,不过,华资银行们也感觉到了资金方面的压力。

    马敬熙点了点头,在我印象里,今年香江银行业诸如最优惠贷款利率、同行隔夜拆借利率之类的利率,震荡剧烈情况,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的头一次。

    “没办法,这是去年港元危机后的矫正,必然产生的短期效应。”陈祖泽也发表了意见,“毕竟,从通胀到紧缩,要一个过程。”

    任智刚思索道:“或许,想办法增强货币流通,能缓解当前银行业的不适。”

    高弦悠悠地开口,“银行业有没有想过,住宅地产和商业地产的抵押贷款,是它们的优质资产,以此向外汇基金发行独家债券,如何?”

    席间顿时陷入短暂沉默,潘迪升见其他人都在凝眉思索和消化高爵士的话,不由暗自纳闷,一时之间没想清楚这里面的全部门道。

    李国保最先开口道:“这件事离不开正府那一关,毕竟,想让不动产抵押贷款证券付诸实施,并且由外汇基金管理局独家运作,绝对少不了立法的保障。”

    “你可以先试探一下银行业的态度。”高弦笑了笑,“正府的心思,很快就会出现微妙的变化。”

    高弦的判断自然有着靠谱的根据,数日后,关于香江回归的声明草签,预计到十二月份正式签署,对于鬼佬而言,既然是过客嘛,就不用考虑英资在香江的所谓长远利益,进而这个不准,那个不让了,能马上变现就变现,能利益交换就交换,至于乱与不乱,哼哼,你懂的

    港府态度变化的一个表现就是,港府二号人物布政司夏鼎基率领政界名人访京团,北上去见识三十五周年国庆的盛况了。

    高弦肯定也要出席这个重要场合,他特意偕同夫人易慧蓉,带着孩子们,一起进入内地,其间过程,不做细述,免得触动章节屏蔽规则,书友们自行心领神会吧。

    等高弦返回香江后,李国保告诉他,不动产抵押贷款证券有搞头;马时亨也汇报,股票指数期货同样有了进展。

    高弦内心古井无波,鬼佬的心思,肯定会有这样的微妙变化,在他意料当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