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有些人情,肯定要趁着热乎劲巩固。

    易慧蓉国会议员为了丈夫的抱负,低调地以私人身份,从香江去了一趟伦敦,探视逃过刺杀一劫的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

    孩子肯定不能带去了,尤其佳媛的年纪那么小,不适合频繁长途旅行,自然要交给高爵士带娃了。

    布莱顿旅馆爆炸案的轰动杏,肯定是世界级别的,一时之间,爱尔兰共和军名声大噪,让英国焦头烂额的北爱问题,被更多的世人知晓。

    可颇具戏剧杏的是,撒切尔夫人的“铁娘子”人设,却让这件事,帮她争取到了不少的国内受欢迎指数,颇有直追马岛战争时期水平的架势。

    按照英国媒体的说法,爆炸发生后的几个小时,撒切尔夫人如常召开会议,所表现出来的冷静,赢得了普遍的钦佩;她那钢铁般的品格,概括了英国公众拒绝接受恐怖主义的坚忍不拔。

    简而言之吧,政坛上的这种翻云覆雨手腕,让作壁上观的高弦不得不赞叹,并暗自提醒自己,在公关这方面,还要多多学习,毕竟可预见的未来,他有极大可能触动更多的既得利益者,得预防着,前一刻被奉若神明,转眼间便遭口诛笔伐。

    算上连去带回的时间,大约五天后,易大小姐风尘仆仆地从伦敦返回了香江,让随行的助理们去休息后,她便开始向丈夫述说这次英国之行的情况。

    出于地缘正治的考虑,英国肯定不甘心利利索索地从香江撤走,而且英资远东利益集团的生意也不是说结束就舍得放手的,这可是占了一百多年的便宜啊。

    所以,对于高爵士已经促成的港元与英镑货币互换协议,撒切尔夫人支持延续下去,但更具体的,诸如规模、利率、期限等等内容,还是要看英格兰银行的专业意见。

    最后,易慧蓉总结道:“我觉得,关于这件事,我还是可以向撒切尔夫人施加影响力,进而传导至英格兰银行的。”

    高弦微微颔首,沉吟着问道:“对于近两年我在香江的所作所为,撒切尔夫人的真实想法,是怎样的?”

    易慧蓉微微一笑,“成功男人的野心在驱动呗,就算你想做港督,都不会让伦敦感到意外。”

    “还是夫人帮我维护得好。”高弦面露欣赏之銫,“自去年港元危机以来,我在香江做的事情,避不开正治,但尽可能都归因到生意上,能帮我免去不少麻烦。”

    “对了。”易慧蓉想起来一件要紧的事,“我听撒切尔夫人流露出一个意思,为了打破伦敦金融城的固步自封,增强英国金融业的竞争力,保住伦敦的全球金融中心地位,她正在酝酿一场重量级改革,比如允许外资进入英国金融领域进行收购等。”

    “如果这个改革真的付诸实施的话,我估计,其产生的巨大震动,恐怕会媲美十几年前,米国总统尼客松宣布,停止美元和黄金兑换了。”

    高弦回想了一下,“老剧本”里的几年后,撒切尔夫人确实搞了这样一个大动作,震动了金融业,其结果虽然导致了伦敦金融城中众多安逸于所谓绅士工作节奏的老牌金融公司被华尔街收购,但也保住了,甚至增强了,伦敦的全球金融中心地位。

    不过,这件事对高弦影响不至于太大,因为凭借香江和英国的特殊联系,他已经把该做的部署,差不多都落实到位了。

    至于查缺补漏的地方也有,比如,置地在伦敦新金融街方向,尤其是金丝雀码头的地产项目开发。

    易慧蓉将一份纪要交给丈夫后,又说道:“我离开多伦多的日子不少了,得回去了。”

    高弦打趣了一句,“急着去欣赏新内阁的手忙脚乱吗?”

    加国大选结果已经尘埃落定了,易慧蓉所在的党派一败涂地,变为在野状态;穆罗尼那一派大获全胜,但因为十多年没有执政了,经验缺乏之下,显得笨手笨脚。

    而且,穆罗尼为了感谢加国西部地区的鼎力支持,将那里不少达官巨贾拉入内阁,一时之间,越发乌烟瘴气,情形有点类似“老剧本”里三十多年后不靠谱入主白宫时的热闹。

    易慧蓉国会议员老辣地分析道:“痛定思痛地总结失败大会,更容易团结大家啊。”

    高弦被逗乐了,“要是还能等几天的话,我们一起走,中途再在东京处理一下事务。”

    “也行。”易慧蓉起身出了书房,抱起小佳媛,笑着亲了一口,“媛媛宝贝,想妈咪没有?”

    “想了。”佳媛指着自己的小脑瓜,美美地炫耀道:“这是爸爸给我设计的新发型,好看吧!”

    “我说怎么刚才就感觉你的头发怪怪的。”易慧蓉白了跟出来的丈夫一眼,“你用这么多皮筋,给媛媛编了一大堆辫子,不是胡闹嘛。她要是认准了,我有那么多时间应付呀。”

    高弦哈哈一笑,“放心吧,我和媛媛说定了,这个发型,由爸爸负责,不用劳烦妈咪。”

    (画外音传来,六一儿童节快乐)

    对于高弦的大计来讲,走夫人路线,动用易慧蓉和撒切尔夫人的增强版“闺蜜”情,只是一个新的筹码而已。

    这些天,高爵士并没有闲着,正“赶”着香江的外资银行们“动”起来,尤其是一本、西德、英国、米国的跨国银行们,向各自的中央银行施加影响。

    目前,香江持牌银行的数量超过一百五十家,其中,海外注册银行的数量达到了一百二十左右家,大约占到了八成,其一旦发挥出了自己的能量,作用可谓相当可观。

    高弦“赶”这些外资银行们“动”起来的理由,绝对光明正大,有理有据。

    自从去年港元危机爆发,高弦出任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总裁以来,已经有一周年了。

    在这段时间里,高弦的工作成绩之一就是,通过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这个平台,为外资银行们在香江争取和营造一个平等、宽松的环境。

    当然了,最起码的前提条件肯定要设计好,比如,运作要通过在香江注册的公司来进行等等。

    只要外资银行们在香江规规矩矩地接受这些最起码的约束,高弦便不吝力气,为它们争取,和惠丰、渣打,甚至有利、高益,平起平坐的空间,像最近一年,大家在香江外汇市场公平地分蛋糕,就是一个最好的体现。

    高爵士向外资银行们传递出一个明确信息,大家想把生意做好,这个货币互换协议很重要,你们可不能偷懒。

    外资银行们自然想得明白,纷纷帮着向本国中央银行吹风。

    另外,高弦为一本精心准备了一个大噱头,他相信对方,绝对无法抵挡住这份诱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