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当一个经济体的实力足够强大的时候,其货币便会面临国际化的问题,不管被动接受,还是主动应对,都无法回避,除非关起门来,完全自给自足,不和外界往来。

    这个时期的一本和日元,就处于这个状态。毕竟,一本国内资源匮乏,而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经济的恢复和腾飞靠着出口导向,如今已经发展壮大得成为仅次于米国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高弦为了把港元和日元的货币互换协议搞得更满足自己的胃口,给一本准备的筹码就是,香江可以成为日元的离岸金融中心。他几乎可以笃定,对方无法拒绝。

    这里面的背景和逻辑,还是有必要交代一下的。

    以一本的角度去看,从举行了东京奥运会的一九六零年代,到最近的一九八零年代初,出口导向型的一本经济迅速崛起,自然而然地一本正府不希望日元升值,进而对推进日元国际化的态度,可以形容为消极、被动、谨慎。

    过于保守,让一本在一九七零年代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第一次世界石油危机当中有点措不及防,吃了不少暗亏。

    于是在一九七三年,一本汇率制度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官方固定汇率制度,即一美元兑三百六十日元,转为浮动汇率制度。一本也从资本输入国,转为资本输出国。

    这意味着,日元已经不可避兔地迈向国际化了。

    到了一九八零年,一本开始实施《新外汇法》,将日元在国际贸易中的使用,从“原则上禁止”,改为“原则上自由”。

    然而,由于一本资源匮乏,一直以来实施的是以出养进的出口导向型战略,所以对待日元国际化的态度,谨慎保守算得上一种传统了。

    尤其,日元国际化可能带来的日元升值,会对出囗产生不利影响,这可是完全可以立刻看到的副作用。

    在这种情况下,日元国际化对一本而言,是一个非常热门,但又必须谨慎研究的课题。

    其实,不难理解,一本经济能够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一本的精英们肯定不是混吃等死、得过且过的酒囊饭袋,主动出击一派必定是越来越占上风。

    一九八零年实施的《新外汇法》便是一个体现,其基本实现了外汇业务、资本交易、外商直接投资等领域的自由化。

    只不过,对于日元国际化,一本的精英们可以借鉴的成功经验比较有限,不得不小步缓行。

    要知道,日元国际化固然有诸多好处,但玩不明白的话,副作用可不止日元升值、影响出口那么简单。“老剧本”里,一本经济泡沫破灭,进入失落的十年,甚至二十年,便是因果循环。

    这就应了那个道理,凡事皆有度,过犹不及;同时,事物都有两面杏。

    当然了,这和高弦没有什么关系,他只管投其所好,换取想要的资源,你们处理不好副作用,只能怨自己不争气。

    大忽悠之日元离岸金融中心的逻辑是,日元国际化必须要有日元离岸市场,目前这个机制一本还没有开建呢,但这不妨碍,甚至更需要试点,好积累经验。

    而在日元离岸市场里有资质经营日元离岸业务的银行,离不开金融中心,这就轮到香江体现出自身无可取代的优势和价值了。

    那么问题出现了,翻过来调过去地说到的日元国际化,到底什么意思,具体包括什么内容?

    大致来讲,第一是一本对外贸易中,以日元作为结算货币的比重;第二是在国际外汇交易中,日元作为交易货币的比重;第三是日元在国际储备货币中的比重。

    高弦为香江外汇基金设计了港元联系一揽子国际货币制度,为港元发行提供支撑的香江外汇储备,从只包含美元,改进为包含了美元、英镑、西德马克、日元。

    显而易见,日元国际化内容的“日元在国际储备货币中的比重”,高爵士领导下的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涉及到了。

    自去年港元危机爆发到现在,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已经成功运行一年多的时间了。其中,高爵士积极推动香江外汇市场发展的意图,得到了外界的共识。从这个角度去审视,日元国际化内容的“在国际外汇交易中,日元作为交易货币的比重”,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也涉及到了。

    至于日元国际化内容的“一本对外贸易中,以日元作为结算货币的比重”,主要取决于一本自身的出口竞争力,但在香江这个国际自由港,如果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在香江金融生态圈的影响力,从货币覆盖到证券、银行等全方位领域,未必不能涉及到。

    这就是高弦建立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后,敢于忽悠日元离岸金融中心的底气所在。

    事实也证明了,这个筹码的效果,简直就是无法抗拒。

    通过在港一本银行和一本驻香江总领事馆经济处,高弦向一本吹风过后,一本大藏省立刻派出官员来到香江做初步沟通,接下来就是水到渠成地,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总裁高爵士率团访问一本了。

    这次东京之行的基调是,有保底,即至少,目前正在运行的那份一千亿日元的港元日元货币互换协议,会再延续一年。

    至于在此基础上,新港元日元货币互换协议进一步扩大到怎样的规模,是否形成长期合作,很大程度上就取决于高爵士的大忽悠功力了。

    当高弦一行人搭乘的一本航空飞机在东京成田机场稳稳降落后,高爵士气定神闲地走到舷梯,一眼望去,这次欢迎的规模明显隆重起来,一本大藏大臣竹下灯,一本银行总裁澄田智、一本银行副总裁三重野康等等,赫然在列。

    这就难得了,要知道,一本这个现阶段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虽然在米帝面前谦卑成一条狗,但不等于对其他人也如此,这完全得益于高弦的个人魅力。

    当高弦脚步轻快地走下舷梯后,竹下灯满面春风地伸出了手,“高爵士,欢迎你大驾光临东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