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双方在机场的寒暄无需赘述,接着沟通了一下在东京的日程安排。

    日元离岸金融中心这个噱头重大而复杂,光是通过在港一本银行和一本驻香江总领事馆经济处的吹风,肯定达不到沟通的效果,双方要面对面地坐在一起,先全面交流一下,然后才是谈判。

    另外,高爵士这次到东京,与一本首相中峪根康宏会面,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等到了下榻的酒店后,高弦体贴地告诉易慧蓉,“你领着孩子们在东京随便玩玩,无需辛苦地应付各种应酬了,我这边要是时间拖得久的话,你们就先走。”

    易慧蓉也体贴丈夫,“没关系,需要我们陪同的时候,佳成、佳明和佳媛都不怯场,咱家孩子早就被各种正式场面锻炼出来了,不会有什么麻烦。”

    高弦很是欣慰地点了点头,“你们不感觉到累就好。”

    一通应酬下来,高弦敏锐地感觉到了一本的官方态度,那就是,一本的精英们,虽然对日元国际化存在保守和主动的分歧,但后者是占了上风的,而且意识到了拖不起,正在通过诸如各种相关委员会之类的机构研究章程。

    在这个背景下,高弦抛出香江成为日元离岸金融中心,颇有一种给后者压制前者送上天衣无缝助攻的意味看看这个客观证据,日元越来越受认可。国际化不可避免!

    一本大藏大臣竹下灯便赞叹道:“高爵士可真是目光如炬啊,对国际动态的走势明察秋毫。”

    “这是担任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总裁的职责所在嘛。”坐在一帮五六十岁的“老哥哥”中间,高爵士肯定要尊老爱幼地稍微谦虚一下,“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成立之初,便得到港元日元互换协议的支持,理应找机会投桃报李,比如香江成为日元离岸金融中心。”

    说到这里,高弦又一次着重展示自己的直率态度,“如果在一本即将建立的日元离岸市场当中,高氏银行集团率先得到经营业务的资质,也算于公于私,都兼顾到了。”

    这就是高弦的高明所在了,人混到了一定层次,什么都不差了,想追求点理想、实现些抱负,但不等于完全没私心啊。

    现在,高爵士和你们交心了!

    在座众人哈哈大笑,显然很受用高爵士的坦诚。

    竹下灯问道:“我能感觉得到,高爵士想要扩大港元日元互换协议规模的意愿很强烈,不知道你想在原有的一千亿日元的基础上,增加多少?”

    高弦雄心勃勃地回答,“香江具备成为日元离岸金融中心的一切优势,我认为,在这个平台上,一九八五年的港元日元互换协议规模起码要在一万亿日元以上。”

    一本银行总裁澄田智眉头一挑道:“高爵士知道一本的外汇储备是多少吗?”

    高弦信手拈来地回答道:“据我所知,如果不计黄金储备,一本的外汇储备应该是二百六十多亿美元吧。”

    澄田智飞快地追问,“我再冒昧地问高爵士,香江外汇基金有多少储备了?”

    “就外汇储备规模而言,我相信,香江很快就会超过星加坡,并进入世界排名前十之内。”高弦巧妙地迂回答道:“我认为,目前的香江外汇储备规模,算不上制约因素。”

    “要知道,香江资本市场的自由度,在全球范围内也是罕有能及的,进而对国际资本充满了巨大的吸引力。”

    “我这里有一个保守的估算数据,目前香江外汇市场的日成交额在一百亿美元以上,足以排进全球前十名之内。”

    “想必贵方也看到了,今年的一千亿日元的港元日元互换协议,即使省着用,也几乎耗尽了。”

    “毫无疑问,在香江外汇市场上,日元所占交易比重能够提高的话,也就等于促进了日元国际化。”

    澄田智沉吟道:“即便如此,高爵士所提到的起码一万亿日元以上的港元日元互换协议规模,还是有激进之嫌,如果市场投机行为失控的话,大量日元回流一本国内,对利率、通货膨胀的负面影响,不容忽视。”

    高弦微微一笑,“除了香江外汇市场日新月异的消化能力之外,香江外汇基金的港元联系一揽子国际货币机制里,提高日元的占比,不知道一本方面是否乐见其成呢?”

    说到这里,高弦惠而不费地送上恭维,“另外,我相信,以在座各位的智慧,日元离岸市场的建立会很快完成,并能足以防范日元离岸市场对一本国内的冲击风险。”

    澄田智没有继续辩论下去,因为一方面,高爵士的论点有道理,另一方面,他的一本银行总裁任期将在今年十二月结束,由旁边的一本银行副总裁三重野康接任,各种顾虑自然是人家该真正操心的,没多长时间就不在其位了,自然不谋其政嘛。

    其实,澄田智的顾虑相当有必要,日元国际化、日元离岸金融市场这些课题,实在牵涉甚广,太复杂了。

    挑最简单、最容易理解的一点举例子,外汇市场最原始最强大的动力来自套汇和套利,而日元国际化自然希望日元被更多地正确使用,像成为贷款,进入实体经济,而不是全都成了投机的弹药。

    如果这两类的比例严重失调,后者占了绝对上风,一本就面临着巨大的金融风险。

    历史总是存在着相似,“老剧本”里几十年后东方大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后,货币国际化也成大势所趋,所面临的各种问题,都可以从这个时期的一本发现教训。

    高弦和竹下登、澄田智等人如此这般地探讨几轮后,竹下登最后给出建议,“高爵士,我们先把一九八五年的港元日元互换协议规模,增加到三千亿日元,在此基础上探讨香江成为日元离岸金融中心的课题。”

    “我给你交个底,几个月内,关于建立日元离岸市场的章程就能完成,到时候有了政策的指引,一九八五年的港元日元互换协议规模扩大,也好操作。”

    “在此过程中,我希望高爵士能成为顾问,多和东京进行沟通,为日元国际化、日元离岸市场提供真知灼见。”

    “好,那我们就进入下一阶段吧。”高弦表现得很爽快,其实他更看重竹下登所说的“顾问”,因为这可以更接近像“老剧本”里广场协议那样的游戏的核心层,及时得到关键的内部消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