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众人原本为大商一方异术发愁,让他们排兵布阵与人厮杀倒是么有什么问题,关键他们根本就是不同术法,面对大商一方的异术,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会儿一听姜子牙之语一个个的皆是露出惊喜之色,南宫适做为一军统帅,先前大败便已经是让他自责不已,这会儿禁不住起身向着姜子牙躬身一礼拜下道:“若是太师能够抵挡大商一方的异术,汜水关当可轻易拿下。”

    大商一方所忧的无非就是韩升、韩变那万刃车罢了,既然这会儿姜子牙说有办法应对,南宫适自然也就恢复了信心。

    姜子牙捋着胡须含笑道:“此事易尔!”

    其实姜子牙本身在昆仑山数十年也不是没有接触到一些法术,但是其根本就不是修行之资,就算是接触到许多的法术也是无从施展。

    先前一番海口夸了下去,姜子牙倒也不急,他此番领了元始天尊的命令下山辅助明君封神,若是有什么劫难的话,自是可以向同门求援。

    就在姜子牙入了金鸡岭被伯邑考拜为太师的时候,青峰山紫阳洞清虚道德天尊突然之间心中一动,掐指一算眉头不由一挑道:“子牙师弟有难,我当下山一行,助他一助。”

    本来清虚道德天尊门下该有两名弟子,大弟子黄天化,二弟子杨任的,只不过黄天化乃是黄飞虎之子,有楚毅的缘故,黄天化自然也就不可能再拜入截教,这么一个大弟子就这么的没了。

    至于说二弟子杨任本身就是大商一名官员,只不过前番因为帝辛下令处死西伯候姬昌的缘故,杨任便挂冠离去,倒是拜在了清虚道德天尊的门下。

    得了清虚道德天尊所赐下的金丹,杨任一身修为蹭蹭的暴涨,在清虚道德天尊门下颇得其看重。

    这会儿清虚道德天尊走出洞府唤来童子以及弟子杨任。

    看了杨任一眼,清虚道德天尊冲着杨任道:“为师算得你师叔姜子牙于金鸡岭有难,你且随为师下上走上一遭,助你师叔伐商。”

    杨任闻言自是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要同大商对上,但是他已经不是大商的官员,又做为阐教弟子,对于清虚道德天尊的命令自是要听得,连忙恭敬道:“弟子领命。”

    清虚道德天尊骑上坐骑玉麒麟而杨任只是骑上云霞兽,带上了洞府之中的几样宝物,八棱亮银锤、飞电枪、混元幡、五火七禽扇、莫耶宝剑、攒心钉、收标花篮、葫芦神砂等。

    到底是十二金仙之一,清虚道德天尊手中的宝物虽然说并非是那种顶级的灵宝,可是质量也不算太差了,至少都是拿得出手的灵宝。

    与此同时,金庭山玉屋洞中,道行天尊正在打坐修行,忽然眉头一挑,同样是掐指一算,嘴角露出了几分笑意。

    “子牙师弟有难,为兄这便下山助你!”

    出了洞府,道行天尊将门下弟子韩毒龙、薛恶虎二人唤来。

    两名弟子见了道行天尊忙施以大礼参拜,道行天尊看了两名弟子一眼,神色平静道:“你们二人且携了宝物,随为师下山走上一遭吧。”

    两名弟子在道行天尊这里也不受什么宠爱,对于道行天尊的命令自是不敢多问更是不敢违背,连忙应声答应。

    金鸡岭,姜子牙正于榻上酣睡,他下山之后,半路上方才得到西岐起兵伐商的消息,赶忙改道前来西岐见伯邑考,这一路之上虽然有四不像代步,但是并不意味着姜子牙就不累啊。

    姜子牙本身没有什么道行,比之普通人来也强不了许多,一路风尘仆仆,见了伯邑考入了金鸡岭之后自是倍感疲倦。

    姜子牙酣睡之间,睡梦之中,恍恍惚惚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呼唤自己,姜子牙不禁一愣,抬头看去就见浑身散发着无量圣光的元始天尊正神色平静的看着他。

    姜子牙大惊,连忙向着元始天尊拜了下去道:“弟子姜子牙,拜见老师,老师圣寿。”

    元始天尊看着姜子牙吩咐道:“子牙,既然你已寻的明君,当请得明君速速修建封神台,悬挂封神榜,以为他日封神所用。”

    姜子牙恭声领命,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却是发现元始天尊的身影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老师,老师”

    姜子牙下意识的呼喊着,一个激灵从梦中醒转了过来,翻身坐起来的姜子牙对于梦中之事记得清清楚楚,哪里不知道这是元始天尊托梦于他。

    想到元始天尊的吩咐,姜子牙连忙起身,梳洗了一番便前去求见伯邑考。

    看到姜子牙,伯邑考不禁疑惑的道:“太师前来见本候,莫非是对于那破阵之事有了办法?”

    姜子牙不禁轻咳一声,捋着胡须向着伯邑考道:“回侯爷,破那西岐邪术自是容易,只是眼下还有一件事情乃是当务之急,须得侯爷下令立刻执行才是。”

    听姜子牙这么一说,看姜子牙那一副郑重的模样,伯邑考也跟着正色道:“不知是何事,还请太师教我。”

    姜子牙正容自怀中取出一方榜单,不是封神榜又是何物。

    伯邑考却是不识得,只是好奇的看着那封神榜道:“太师,此为何物?”

    姜子牙道:“此乃家师元始天尊赐下的圣物,封神榜,可供战死英灵将士封神所用。”

    伯邑考闻言大喜道:“不曾想竟有如此宝物,若是战死将士死后能够封神,那自是再好不过了。”

    捋着胡须,姜子牙微微笑道:“所以还请侯爷下令于岐山修建一座封神台以用来悬挂此封神榜。”

    伯邑考自是满口答应道:“此事易尔,我这便传令下去,命人在岐山修建封神台。”

    姜子牙点了点头道:“如此老朽便代一众将士拜谢侯爷了。”

    伯邑考一把将姜子牙给扶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得大帐之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就见一道身影走进来,不是姬奭又是何人。

    姬奭向着伯邑考一礼道:“大兄,外间来了一位道人说是姜太师的师兄,特来相助太师。”

    姜子牙不禁眼睛一亮道:“哦,不知是我哪位师兄来了,待我前去见上一见。”

    伯邑考露出好奇之色道:“既然是太师师兄,那么必然是阐教高人,本候便同太师一同前去相迎吧。”

    几人出了大帐很快便来到了军营之前,军营之外,两道身影正骑着坐骑,不正是清虚道德天尊以及门下弟子杨任吗?

    当看到清虚道德天尊的时候,姜子牙眼睛一亮,连忙上前道:“子牙见过清虚师兄,师兄能够前来相助,子牙感激不尽。”

    清虚道德天尊闻言轻笑一声道:“封神之事本就是我阐教之大事,既然师弟有难,做师兄的自当倾尽全力相助。”

    清虚道德天尊这话可谓是给足了姜子牙面子,只让姜子牙喜的一脸的欢喜之色,就听的姜子牙向着一旁的伯邑考道:“侯爷,我来为你介绍一下,这位乃是老师门下十二金仙之一的清虚道德天尊,一身道行高深莫测,此番有清虚师兄在,区区万刃车邪术,抬手可破之。”

    伯邑考连忙向着清虚道德天尊一礼道:“伯邑考见过仙长。”

    如果说伯邑考不死,伐商功成的话,那么伯邑考多少也算得上是人间之主,清虚道德天尊自是不敢生受对方一礼。

    避开身形,清虚道德天尊笑道:“侯爷不必如此,即有妖人阻拦西岐天兵伐无道,贫道自是不能坐视。”

    将清虚道德天尊迎进军营之中,这边还没有坐下呢,就听得传令兵跑了过来言及军营之外有又道人求见。

    清虚道德天尊神念微微一动当即便笑道:“我当是何人,原来是道行师弟携两位师侄来了啊。”

    姜子牙闻言立刻就明白来人乃是道行天尊以及其门下两名弟子韩毒龙、薛恶虎。

    清虚道德天尊闻言轻笑一声道:“封神之事本就是我阐教之大事,既然师弟有难,做师兄的自当倾尽全力相助。”

    清虚道德天尊这话可谓是给足了姜子牙面子,只让姜子牙喜的一脸的欢喜之色,就听的姜子牙向着一旁的伯邑考道:“侯爷,我来为你介绍一下,这位乃是老师门下十二金仙之一的清虚道德天尊,一身道行高深莫测,此番有清虚师兄在,区区万刃车邪术,抬手可破之。”

    伯邑考连忙向着清虚道德天尊一礼道:“伯邑考见过仙长。”

    如果说伯邑考不死,伐商功成的话,那么伯邑考多少也算得上是人间之主,清虚道德天尊自是不敢生受对方一礼。

    避开身形,清虚道德天尊笑道:“侯爷不必如此,即有妖人阻拦西岐天兵伐无道,贫道自是不能坐视。”

    将清虚道德天尊迎进军营之中,这边还没有坐下呢,就听得传令兵跑了过来言及军营之外有又道人求见。

    清虚道德天尊神念微微一动当即便笑道:“我当是何人,原来是道行师弟携两位师侄来了啊。”

    姜子牙闻言立刻就明白来人乃是道行天尊以及其门下两名弟子韩毒龙、薛恶虎。

    清虚道德天尊闻言轻笑一声道:“封神之事本就是我阐教之大事,既然师弟有难,做师兄的自当倾尽全力相助。”

    清虚道德天尊这话可谓是给足了姜子牙面子,只让姜子牙喜的一脸的欢喜之色,就听的姜子牙向着一旁的伯邑考道:“侯爷,我来为你介绍一下,这位乃是老师门下十二金仙之一的清虚道德天尊,一身道行高深莫测,此番有清虚师兄在,区区万刃车邪术,抬手可破之。”

    伯邑考连忙向着清虚道德天尊一礼道:“伯邑考见过仙长。”

    如果说伯邑考不死,伐商功成的话,那么伯邑考多少也算得上是人间之主,清虚道德天尊自是不敢生受对方一礼。

    避开身形,清虚道德天尊笑道:“侯爷不必如此,即有妖人阻拦西岐天兵伐无道,贫道自是不能坐视。”

    将清虚道德天尊迎进军营之中,这边还没有坐下呢,就听得传令兵跑了过来言及军营之外有又道人求见。

    清虚道德天尊神念微微一动当即便笑道:“我当是何人,原来是道行师弟携两位师侄来了啊。”

    姜子牙闻言立刻就明白来人乃是道行天尊以及其门下两名弟子韩毒龙、薛恶虎。清虚道德天尊闻言轻笑一声道:“封神之事本就是我阐教之大事,既然师弟有难,做师兄的自当倾尽全力相助。”

    清虚道德天尊这话可谓是给足了姜子牙面子,只让姜子牙喜的一脸的欢喜之色,就听的姜子牙向着一旁的伯邑考道:“侯爷,我来为你介绍一下,这位乃是老师门下十二金仙之一的清虚道德天尊,一身道行高深莫测,此番有清虚师兄在,区区万刃车邪术,抬手可破之。”

    伯邑考连忙向着清虚道德天尊一礼道:“伯邑考见过仙长。”

    如果说伯邑考不死,伐商功成的话,那么伯邑考多少也算得上是人间之主,清虚道德天尊自是不敢生受对方一礼。

    避开身形,清虚道德天尊笑道:“侯爷不必如此,即有妖人阻拦西岐天兵伐无道,贫道自是不能坐视。”

    将清虚道德天尊迎进军营之中,这边还没有坐下呢,就听得传令兵跑了过来言及军营之外有又道人求见。

    清虚道德天尊神念微微一动当即便笑道:“我当是何人,原来是道行师弟携两位师侄来了啊。”

    姜子牙闻言立刻就明白来人乃是道行天尊以及其门下两名弟子韩毒龙、薛恶虎。清虚道德天尊闻言轻笑一声道:“封神之事本就是我阐教之大事,既然师弟有难,做师兄的自当倾尽全力相助。”

    清虚道德天尊这话可谓是给足了姜子牙面子,只让姜子牙喜的一脸的欢喜之色,就听的姜子牙向着一旁的伯邑考道:“侯爷,我来为你介绍一下,这位乃是老师门下十二金仙之一的清虚道德天尊,一身道行高深莫测,此番有清虚师兄在,区区万刃车邪术,抬手可破之。”

    【如有重复,请稍后刷新一下】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