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七杀天魔琴?”

    林·真武上帝·青手上,那张天魔琴无风轻颤,刹那间如似金石相击,可怕至极,震古铄今的杀机杀气从每一根琴弦上传动,刺古凛冽,冰冷颤栗!

    孟奇等人本来还想以灵觉感应,但被其中无法想象的先天浩瀚杀机锋芒微微一冲,顿时皆是满脸煞白,没有一丝的血色!

    即使无人来解释,但仅从这张琴上丝丝泄露的异象,完全就可说是孟奇他们这个小团伙至今为止见过的最强神兵了!

    “这琴?”

    阮玉书目望林青手中那张五十弦的苍古琴瑟,彻底是挪不开眼睛了。

    琅琊阮氏是天下十四世家之一,虽家族中有些人利欲熏心,偏移了本我道心,但说到底大家毕竟是以“乐律”传家。

    上承上古时期天庭堕坠后,上古乐神遗留下来的残章断句,中承中古百家诸子中乐圣遗留下的部分法理传承,下承魔佛乱世,妖乱天地之后,人皇礼道华章残碎。

    几经相会,“乐律”大道早已深深篆刻入琅琊阮氏的真灵深处。

    要说其他,琅琊阮氏可能不一定能插上话,但要说与“乐律”相关的,那真的是随便就可以讲上三天三夜都不带重样!

    而自古以来,众所皆知,想要精研“乐律”,就必须要有各类乐器为辅佐。

    而在乐器之中,又是以“琴瑟”最为高雅清幽,最是让无数乐者乐道。

    毕竟“钟鼓”过于浑重端庄,“笛箫”过于轻盈灵动,琵笆箜篌音色又过于极致。

    至于那万乐之王“唢呐”咳咳咳,你见过那个圣贤大神通者,在面临生死大战时,是提溜着那玩意儿去战斗的?

    大家战斗不休,苍茫宇宙,无尽星海一一陨灭,连大道都被磨灭的时候,你跑过去吹唢呐给大家助兴?

    那你还不如学那位紫阳真人,在自家未婚妻阁楼外,吹着“凤求凰”给人助兴呢!

    就算是想找打,但也不是这样的找法啊。

    反倒是“琴”,诸天万界几乎所有人仙境界之上的乐者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它。

    甚至在彼岸级的神兵神器之中,也一样有它的身影。

    太古三皇之一的伏羲圣皇,传说中不仅有“河图”、“洛书”这两件组合型,象征至高【命运】大道的彼岸神兵,他一样有“伏羲琴”这件代表着【乐律】最顶端的绝世神器。

    只是可惜自从太古三皇五老君的纪元故去之后,不论是太古三皇,还是五老神君都早已淹没于茫茫古旧纸堆之中,沧沧时光大河之外。

    而“伏羲琴”自然也早已失去踪影,成为诸天万界之中永远的谜团之一。

    但这并不意味着“琴”的地位有所下降。

    就如小吃货,堂堂琅琊阮家,天下十四世家之一,他们家的传家神兵,引领阮家度过无数灾劫,视为第一倚仗的不就是一张“渡世琴”吗?

    现在一张无法想象的五十弦古琴摆在了她的面前,不论如何?只要他的身上依旧流着“乐者”的血,她就怎么也不可能就此放过!

    “不过这琴这琴这琴,怎么这么不合规矩呢?!”阮小吃货望着苍古琴瑟,嘴里碎碎个不停。

    以她的家传渊源,可以说自诩天下间不论是哪样的琴瑟,纵然是没有见过,但至少观其模样,怎么也能够有一丝印象的。

    但眼前这张琴,不论小吃货怎样回想,脑子里都没有一点印象。

    “吸溜不应该啊。天下琴瑟无数,但大多是五弦琴,七弦琴,了不起是十二弦琴,但这张五十弦的琴如此特别的特征,若真的在诸天万界里出现过,没道理我没听说过啊”

    “而且这张琴的杀机魔意如此惊人,简直非是所谓“神兵”所能衡量,几近传说之中本纪元杀伐第一的“冥海剑”,亦或是传说之中的传说“诛仙四剑”这这这,这怎么可能?呸呸呸,我在说什么梦话呢?真武帝君再怎么不可思议,他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拿一件彼岸神兵送人啊。

    更何况,在真武的各样传说里,帝君他老人家就不曾有过任何一件彼岸神兵,至高神器啊,他能哪儿扒拉出一件?

    就算退一万步,或许帝君真有一件不知其名,隐藏神秘的彼岸神兵,可他凭什么交给小吃货?就因为她口袋里的零食好吃??”

    不远处,孟奇看到这一幕,心里也像是打翻了一盏七情六欲的干锅,什么样的不解都咕噜咕噜地往外冒。

    不是他看不起黑水真武,也不是他黑真武,就真武帝君的身家,无数历史神话之中早有记载,就算是把他熬煮化开了,也不一定能拼凑出来一件彼岸神兵啊!

    当然非要说黑水真武在当道尊童子时期,欺上瞒下,狐假虎威,中饱私囊,偷偷摸摸给自己藏下几件,那就当孟奇什么都没说。

    可他没想到,对面林青却是满面笑容地把手中那张五十弦古琴扔进了阮小吃货的怀里,然后又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是啊,这的确就是一件近乎彼岸神兵的混沌灵宝呀,难道我没有给你们说过吗?唉,现在的年轻人啊,听话都只听半截,一点都不把我老人家的话放在心上ヽ( ̄3 ̄)”

    “这么重要的话,您老说过吗!?3”

    那可是彼岸神兵!

    不是屋外的废木头!

    有这么轻描淡写的说出来嘛?!

    “哎,你们这些年轻人啊,真是”林青哈哈大笑不止。

    “这架“七杀天魔琴”是我从一方类洪荒宇宙里和一位太玄圣人交易而来,乃那天地未开,鸿蒙未判之前,由一十二道先天混沌不灭灵光之一所化的混沌至宝。一琴七杀,杀天杀地杀人杀神杀鬼杀圣杀自身,是那一方洪荒世界里斩三尸证道,以及以乐证道的最佳宝物。

    得到此宝,只要炼化五十重天,便可证道。嗯,我这里的说的证道,是证得“混元先天无极太上鸿蒙大道”,你们可不要想多了。”

    “不,在你这么说的时候,我们已经想多了”3

    这是什么魔幻般的现实啊?

    话说回来,别说是【神话】组织里的真武了,就算是神话故事里的真武帝君也没这么大气磅礴啊!

    小吃货骤然感觉,似乎自己手中正捧着的古琴沉重了许多。

    据她所知,阮家此刻其实早已有一场天大暗流铺天盖地的涌动了。

    只因她家赖以维持传承不灭,度过一次又一次艰难困苦的神兵“渡人琴”已经不知在何时失踪了。

    而更可怕的是,虽然阮家已经竭力封锁消息,隐藏秘密了。

    可是“渡人琴”就明晃晃的被摆在“六道轮回之主”的兑换表里,只要是在“六道轮回之地”厮混的人,都能见到这个信息!

    麻蛋,所以阮家的所作所为,真的就和“皇掩耳盗铃”没什么两样。

    而现在却有一架可怕到近乎彼岸级的古琴摆在她手上,这样的诱惑

    吸溜~简直就是让人无法自持啊。

    隐约阮小吃货有细微灵觉渗入这架天魔琴中。

    苍古琴瑟,刹那间煌煌辉煌。

    琴背是幽寂太虚,其中有辉煌周天星斗,四亿八千万群星恶煞,琴面上是一方乾坤多元,琴脚是天维四方,根根琴弦是五十根撑天柱,五十根立地柱,龙池中无数金龙畅游,凤沼中凤凰起落,龙吟凤啸。

    至于龙角、凤冠,则是浩瀚先天金气,混元白光吞吐不休。

    阮玉书顿时是被这架“七杀天魔琴”的大气象惊呆,完全是想象不出来若是此琴威力全开,又究竟是会有怎么的大伟岸,大神圣!

    “好宝贝,好宝贝啊。”孟奇在旁馋的直流哈喇子,就跟只猴子一样围着小吃货团团转,只不过他知道这是小吃货的天赐机缘,所以不敢有过多的干涉。

    “嗯,这的确是天大的宝贝。要不然也不会有助人证道之功了。”林青不以为意的点点头,显然是对孟奇的眼光表示赞许。

    “只不过,“七杀天魔琴”五十根琴弦便是五十重禁制,唯有五十重禁制全开方才能助人一步登天。

    而这五十重天的禁制,如果解开第一重天禁制非常简单,只要一个九窍级数的武者炼化一年即可破开,突破第二重天需要两年,突破第三重天需要四年,以两倍时间递增,而在在破除第五十重天禁制时,则需要一千一百万亿年了。

    就算加上期间你的功力增长等因素,最低也要数十亿年!

    在那世界里十二道先天不灭灵光,每一道蕴含的能量都可比混元圣人,如果完全炼化,则相当于拥有一个圣人的法力。

    但是炼化它谈何容易,几乎比一个凡人证道混元还要艰难!”

    “所以你要好好努力啊。”林青用力拍了拍小吃货的肩膀,露出两个洁白如玉的大门牙。

    “小姑娘,你的前途是一片光明,道路是一条曲折的,你可千万不要被梦想折断了翅膀啊,所以我看好你呦,哈哈哈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