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呵呵呵。”

    林青冷眼旁观小孟同学的“作秀”,压根就没想发声。

    甚至指尖微动,大还有淤在这货光滑圆润的大脑袋上再来一下的打算。

    越是和这位莽金刚相处久了,林青就越是为这货深不见底的下限感到震惊。

    老孟家究竟是造了怎样的孽,才诞生出这么一位奇葩?

    唉╯﹏╰~

    世上像他这样一个洁白无瑕,纯净无垢之人,每每和他站在一起,都是被被这诸天万界其余众生,视为是与其同流合污,与其具黑!

    “这是诽谤!你们听到没有,他们这是在诽谤我啊!我林青向来明明是与罪恶不共戴天的,只因是误交小孟这等匪类,才是有今日之祸啊!

    不行了,越想越吃亏,要不我再揍他几拳?”

    林青拳头作痒,望着孟奇的大脑袋缓缓目漏奇光。

    “啊没有就没有呗,用着这么用力的砸我头吗?”

    小孟抱着头在地上嘤嘤嘤哭了许久,顺着手指缝见林青压根就没有搭理他,也根本就没有任何想要补偿的意思,然后又是听到林青在背后又是一阵咔嚓咔嚓的捏拳声,顿感不喵,赶忙又是面皮极厚的站了起来。

    “哼哼哼~”林青冷哼了几声,到底是修身养杏多年,忍住心中冲动,没愿意再搭理这货,转而又将视线投向了旁边一直试图充当背景,一直都默不作声的齐正言。

    望向他,林青嘴角一咧,神情极其恶劣:“废话我就不多说了,魔坟,魔皇,你懂?”

    “魔坟是啥,魔皇又是什么,大帝您老人家说的是什么,我不太懂咧。”孟奇摸摸自己的大光头,挤起自己两片脸,努力做出一个可爱脸,试图在林青面前插蒙打混,把这件事给糊弄过去。

    虽然与眼前这位帝君相处时间并不长,而且望着真武帝君对自己露出的笑容,梦琪总感觉背后突然凉飕飕的,仿佛随时背上都插了几把刀。

    但不得不说,这位古之大帝确实是对他们怀有善意的。

    其他不论,单单是他交于小吃货手上的那一架“七杀天魔琴”,其价值之大,就算是把整个阮家未来生生世世万万代一起卖了,都不一定能买的起其中一根琴弦!

    但凡若有一丝一毫关于小吃货手中琴瑟的消息流于武林江湖之中,他们这辈子估计都别想过任何安心日子,一心一意的去面对永无止境的追杀吧!

    但在另一面,正因面对着这位真武帝君的莫名善意,孟奇也不得不抱有某些怀疑。

    任何命运的馈赠,早已在暗中标记好了价格。

    很难说,这位一位在对他们释放善意的帝君,在最后的结尾处时,会不会借此机会对他做出这样那样不可名状的事情来。

    所以对帝君必要的隐瞒是无可厚非的。

    可是齐师兄却在帝君面前藏着一个可怕的秘密!

    这件事或许之前真是一个秘密,但在刚刚他试图拦下林青时,为他们创造出一个不可能的逃身机会时,就已经在孟奇几人展露无遗。

    再在结合之前的魔道万古的大气象,孟奇纵然不晓得齐师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老鬼附身”,“借尸还魂”,“夺舍重生”之类的词是始终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

    不过他们几个都是一个团伙的分子,历经数遭生死,都相互倚靠过彼此后背,他们相信齐师兄有自己的大局观,也相信齐师兄绝不会做出任何伤害他们的事来,所以既然齐师兄不愿不想不能多言,他们也不想在这件事上有过多牵扯交集。

    纵然心中有淤多忐忑不安,但起码也要先把眼前这个大魔给糊弄过去。

    而齐师兄身上的隐患-这不是还有万能的“六道轮回之主”吗?

    原本林青不提,他们不提,齐师兄也不提,大家就这么把事糊弄过去了。

    可孟奇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这位大帝竟会以如此直白之言,将一切撕裂开来,暴露在空气中!

    “莫不能齐师兄身上那将要复苏的“老鬼”是大帝的仇敌,他现在打算斩艹除根了?”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林青眉头一皱。

    蹦!

    结果还没等小孟同学将话开口,耳边就传来林青的冷哼。

    然后小孟就见一只拳头砸向自己的头上。

    孟奇一个躲闪不及,只见那么大的拳头正好砸中了自己头上刚刚鼓起的那个大包上。

    “嗷呜~~”

    孟奇闭眼张口,只能吃瘪,肉眼看见那个通红的大包上面缓缓又快速的鼓起,大包串小包,好不透亮。

    孟奇捂着脑袋,双眼直冒金星,终究是缓缓蹲下,背影远远望去,在齐正言,小吃货,还有江芷微的眼中竟然还有几分搞笑。

    但她们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除非容忍不住,否则根本不会有人笑得出来。

    “噗~”3。

    “谁?究竟是谁⊙ω⊙”小孟猛的抬头,光头上返照出刺目的光,但却只看到一众小伙伴们的神情肃穆,仿佛之前只是自己的幻听。

    在旁边,望着似笑非笑,仿佛知晓一切,通晓所有,也是清清楚楚看待自己躯壳里的那位魔皇侧面的帝君,齐正言幽幽平复了心情,缓缓点点头:“懂。”

    但他什么都不会说!

    这个武林江湖,六道轮回,诸天世界,每天每时每刻都在死人。

    死者千奇百怪,不一一而论,不过有两种人,死亡的原因有些奇怪。

    一种是死于知道太多。

    另外一种,则是死于说话太多。

    有的人知道的多未必会死,但说多了,就死定了。

    正所谓懂的都懂,很多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齐正言知道这个道理。

    “懂就好啊。”

    林青一脸欣慰点点头,“其实你的问题我未必不能解决,但那本就是你的机缘,只是稍稍过犹不及了一点点而已,我若插手太多反而不美。”林青比了比指尖,露出其中一点点缝隙。

    一点微尘缝隙中,混沌初开,鸿蒙未判,三界六道,万亿星河尽在其中。

    “呃大佬您说的真的只是“一点点”吗?”3

    确实,彼岸魔皇的传承记忆对于任何一个人而言都是难以想象的大机缘。

    天赋平凡,天资愚钝,家世普通,心意不是千回百转,为人又不是七窍通灵,在浣花剑派几乎透明人的齐正言不敢想象,自己若失去了魔皇的记忆,自己还有没有可能再追得上自家的这群真正的天之骄子们。

    并非嫉妒,也非不甘,仅仅只是单纯的不希望,自己被小伙伴们逐渐加快的步伐抛弃而已。

    只不过就如林青所说,这份机缘对于不过开窍境界的他而言,未免太重太厚的一点点。

    嗯,还真就是“亿点点”。

    “所以啊,少年郎你也有自己的梦想要实现吗?”林青似无限的黑袍衣袖里,有一红一煌两道剑光冲出,剑器轻轻一抖如两仪游龙般蜿蜒绵亘,相交相击间,无垠无限气机震荡大千世界。

    “吸溜~”孟奇望着林青手中两柄连鞘古剑,剑穗在空中飘动的神圣,馋的口水直流:“大佬,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元屠”、“阿鼻”?”

    “我听传说中,那个洪荒世界之中的那位冥河教主乐善好施,向来帮老扶弱,正义凛然,正道的光,长期多次被评为洪荒进步人士,洪荒和平精英,洪荒调解主任等等职务,又和天河教主一起促进了洪荒各族大发展,和佛祖波旬一起组织天魔七教进行生灵大交流,功德无量。

    而且他还喜欢四处奔波,寻觅良才美玉,为他们推演命数天机,点明血光之灾,乃是洪荒之中一等一的良人啊。”

    “呃(~_~;)小伙汁你的路走宽了啊。”林青望着孟奇双眼放出诡异的光。“话说你认识的那个冥河教主的说法,和我认识的那位怎么不太一样咧?”

    “不过你说的这位这么强的既视感,我是不是也遇到过?”林青想了想,然后二话不说又一拳砸在孟奇那明晃晃的秃头上面的葫芦串上。

    感受熟悉的头部触感,看着熟悉的金花乱冒,孟奇摇晃着身子,颤抖着再次缓缓蹲下

    “为什么又砸我?”小孟同学怒目而视,然后一声脆响,自己头上又多了一大包。

    “别一看到双剑,就认为是元屠、阿鼻了?它可以是青索、紫郢啊,天都、明河也可以,就算是那天天拉人家腚眼的刘黄书的雌雄钝剑不也是两根吗?”

    “所以?”

    “这其是我的某个“他我”从某白山黑水间“黑山魔宫”里,和第五代黑山老妖交流论道之后所得,名为“共”、“土”。

    天下之大,万民之愿,无非共土。此愿之大,即便万古彼岸人皇也压不住,担不起。

    诸天万界,乃至无垠多元虚海不乏有“人革联”、“演变时空”、“赤红光辉”等等组织行于此道之上,

    嗯,大概你现在估计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过不要紧,以后你会明白的。”

    ““共”、“土”?”齐正言耳朵情不自禁的竖起来,然后心底一阵悸动,鬼使神差般就将其双剑接下。

    《神游诸天虚海》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手打吧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手打吧!

    喜欢神游诸天虚海请大家收藏:()神游诸天虚海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