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邪门的情况,放在地球上的话那妥妥就是灵异事件,在这个有着魔法力量的世界里,郑逸尘显得就很淡定了,穿上了拖鞋,顺便看了一下时间,他睡了还不到三个小时呢。

    “什么事?”安妮将自己手里的书籍放在了旁边,看着郑逸尘问道。

    “喏。”郑逸尘将照片和自己手绘出来的图画放在了安妮的面前。

    安妮看了一眼:“我们之间的默契没你想象的那么好,把事情说明白了再问。”

    郑逸尘将自己之前遇到的事情还有做的梦给安妮说了一遍,安妮点点头,如果是单纯的某种特殊力量带来的影响,郑逸尘更应该去找依琳而不是找她,但现在郑逸尘遇到的事情貌似和血肉工厂有关系。

    那找她其实更好一些,只是这种影响的模式,安妮微微的思索了一会,并没有想到哪种关联,和魔女力量有关?眼下来看是有可能的,血肉工厂那玩意本身就有魔女的某些特性,必然是融入了魔女的血肉带来的。

    但是能带来这种影响的魔女数量又有不少,情感魔女琴可以做到,虚幻魔女芙丽妲也能做到,甚至调合魔女塔薇尔都能做到,所以单凭这一点去猜测也不好猜到正主,更为细节的分析这个嘛,每一名魔女都了解不少魔女的能力。

    但这种了解肯定不如她们自己对自己的了解,也不是每一名魔女对别的魔女的能力都完全的了解,以前魔女那么多,很多魔女之间都是认识一个大概而已,也没有多少魔女会让别人过于深入的了解自己的能力。

    彼此最多就是知道对方的能力擅长做什么事情,具体能做到什么程度,能以什么形式发挥出来,只要是脑子正常的魔女,都不会让别人轻易的了解到这种事。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的运气是真的不错。”安妮由衷的对郑逸尘说道,郑逸尘正发愁怎么调查血肉工厂呢,结果就遇到了这种事情,这不就新的突破口嘛。

    “那从正常的意义上来说呢?”

    “还抬杠?正常的意义来说就是你真倒霉。”安妮轻飘飘的瞥了郑逸尘一眼,他带过来的两张图没有多大的用处:“根据你在梦中的遭遇,你没有抵抗住那种影响,你可能就醒不过来或者是要倒霉了,现在嘛,去找情感魔女吧,晚了她可能也检查不出来什么了。”

    “行。”安妮都这么说了,郑逸尘不在犹豫,直接离开了封界空间,以最快的速度向琴那边赶去。

    即使速度很快了,到她那边也是凌晨,他看着穿着薄纱睡衣的琴,表情稍稍的有点纠结:“我要不回避下?”

    虽然他冰清玉洁的身体被魔女看了不少次了,但那些场合都是避不开的,而现在却是在私下的场合,从男性的角度来说,琴的身材真的是很赞,完全不是萝丽丝,安妮和依琳那种小个头能比的。

    呃,萝丽丝若是解除了自己的双重力量封印,倒是能完全和面前的女性一战。

    “等会我还要睡觉,就不换衣服了。”琴轻淡的说道,没有太大的事情时,她的日常生活是非常养生的,郑逸尘这次急匆匆的来她这里,又不是要一起出门逛街,换什么衣服,麻烦的换好了等会结束了天还没亮,她还是要睡个回笼觉去。

    让人反驳不了的理由,琴是这么说的,意思也很明确,直接告诉了郑逸尘有话赶紧说,别浪费时间。

    郑逸尘迅速的将自己不久前遇到的事情说了一下,琴示意郑逸尘坐在椅子上,走到了他的面前,随着两人的距离接近,她身上的睡衣更加的透彻了。

    “”

    看了一眼郑逸尘的双眼,她伸手按在了郑逸尘的脑袋上:“不会深层的碰触到你的精神,配合我一下。”

    郑逸尘本身就有着超然的精神抗性,哪怕是被动的抵抗也有很强的自我防护性,而现在她需要郑逸尘一定程度的抑制住自己的自我防护本能,不这样做她也继续检查,但这样做了,她的后续操作会更加容易。

    在郑逸尘的配合下,琴很快就从郑逸尘的精神表层揪出来一缕黑色气息,这点黑色气息非常微弱,他再晚来一会就会彻底的消散了:“很强烈的怨恨呢,来源应该就是你遇到的血肉工厂了。”

    琴盯着这一缕黑色气息,眼神带着几分兴趣:“虽然这力量很混乱,不过我有些熟悉,你帮我找个倒霉蛋测试一下吧,要全程记录哦。”

    她双手揉了揉这一缕黑色气息,将其搓成了一根针一样的结晶体交给了郑逸尘,结晶化的黑针在他手里极为冰凉,琴脸上挂着少许的期待轻笑,这笑容黑的不能再黑了。

    “直接用扎的方式就行了?”

    琴点了点头:“对,扎一下就可以了,别扎你自己。”

    “等我消息吧。”郑逸尘收起了这根针,琴现在猜不出来这力量的关联着,但既然这么提议了,那么根据某个被选中的倒霉蛋产生的后续反应,她多半能给自己有用的信息。

    扎谁,他已经有了合适的目标了,魔命城那边的了临时同事不少来着,随便找一个就行了,他精湛的手段保证不会让目标察觉到任何不适。

    天亮,魔命城里,昆克看着面前被关在了笼子里,身体发生了严重畸变的深渊生物,表情有些发黑,郑逸尘就在不远处默默的观察着,昆克生气的地方似乎不是这种突发情况,而是中招的这个深渊生物是炮灰魔物改造项目里的一个重要成员。

    而这个重要成员现在的身体畸变成了一个接近肉块的形态,就和当初在昆克的工房里看到的差不多,只是这个更加的扭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根据自己的发现,正问着身边的一名深渊生物,他是新来的,对于魔命城的很多事情都‘一知半解’,这个开口询问问的那叫一个理所当然。

    这名深渊生物瞥了一眼郑逸尘:“一种受到血肉工厂的影响产生的畸变,只要做好防护就不会有事。”

    “之前没人给我说过这件事!”郑逸尘睁大了双眼,表情显得愤怒起来:“这次万一是我呢!”

    “哼,慌什么,只是小概率的事件,你不会觉得自己有那么倒霉吧?”

    “这根本不是一回事!”郑逸尘表情依然带着几分愤怒的神色,他看向了昆克,昆克已经让人将那一团畸变的肉块给带了下去,被郑逸尘盯着的昆克表情很平静。

    他看了一眼血肉工厂:“只要不是白痴都能提防畸变。”

    郑逸尘的声音中压抑着怒意:“提防?我要这方面的详细资料。”

    “会有人给你的。”昆克没有在这边多停留,炮灰魔物改良的一个重要的生命魔技者完犊子了,他要去找合适的新人顶上那个位置,至于这个中招了的,他愤怒之后就平静了下来,一个连这种基础预防都做不好的白痴,完蛋了就完蛋了。

    还浪费这边的工程完成时间,至于郑逸尘在意的事情,他之前就没放在欣赏,就和刚才郑逸尘问的那个深渊生物说的那样,小概率事件而已,正常情况下血肉工厂根本不会引发这种问题,就算是遇到了异常,只要快速回避就不会有事。

    至于郑逸尘表现出来的这种愤怒也情有可原,畸变的深渊生物虽然没有死掉,但也变得生不如死了。

    有关于血肉工厂的这一份资料很快就有人送了过来,资料不涉及到血肉工厂的核心,但对于那种畸变的情况说的比较明白。

    畸变的原因被一笔带过了,但畸变的预防方式却说的相当清楚,只要血肉工厂显现出来异常的眼睛时,回避那种眼睛的注视就可以了,至于傻愣愣的被那双眼睛盯到眼睛消失那就是纯傻子。

    看到这里的时候郑逸尘感觉自己就被嘲讽了,而看到了这里差不多就将这一份资料看完了,里面完全不涉及到他想要看到的部分,不过测试已经结束了,郑逸尘将这边收集到的信息直接发给了琴。

    没过多久琴就给郑逸尘相应的回复,引发了血肉畸变的情况,血肉工厂融入的魔女有大概率是异化魔女或者是共生魔女。

    本来几十个猜测可能一下子缩小成了两个,郑逸尘脑子里立即浮现出来了两名魔女的资料,详细的信息没有,但简单的信息却很完善,异化魔女有着能够异化自身或者是目标的能力,这种异化可以增强也可以劣化。

    总的来说是类似于生命魔女的对自身的改造那样,只不过异化魔女在异化这一方面偏重更高,跟生命魔女对比一下,生命魔女的能力就像是瑞士军刀一样功能全面,异化魔女则是战术军刀,功能性也多,但没有生命魔女那么全面。

    共生魔女也是和生命魔女有些类似,但共生魔女更为擅长的是‘生命体叠加’的模式,魔女的能力和称号关联性非常密切的,对于魔女而言,她们其实不喜欢自己的称号,称号直接就能让人明白她们的能力偏重。

    因此每一个魔女的称号其实都不是她们自己给自己取得,而是那些了解她们的人取得。

    共生魔女和异化魔女都是‘失踪’的魔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