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两名失踪的魔女全都是生死未卜,但已经几百年没有消息了,失踪的时间也都在深渊魔灾之后,所以说被郑逸尘观察着的血肉工厂很有可能就是加入了这两个魔女之一的血肉,因此才有能表现的像是现在的血肉工厂这么独特。

    所以究竟是那一个魔女?

    有了一个新的突破口了,剩下的就好调查了,以这两名魔女为突破口

    “还是要想办法好好的接触一个血肉工厂。”收起了那些防护畸变的资料,郑逸尘就差没有忍住直接血肉工厂悄摸摸的动手了。

    只是赌博不可取,如果血肉工厂加入的魔女血肉是异化魔女的还好一些,异化魔女更多是个体上的变化,共生魔女的话关联的可就多了,说不定所有血肉工厂都处于一种共生的状态,郑逸尘碰触了这么一个,哪怕再怎么隐秘,都会导致暴露。

    不过若是后者的话,就意味着血肉工厂会有一个明显的弱点,因为共生性,如果血肉工厂出现了某些问题,也可能直接牵连到别的血肉工厂,所以具体是哪一个可以用点别的危险方式测试一下。

    郑逸尘通过窗户看着窗外的还在蠕动的血肉工厂,陷入了思索当中,在他注视血肉工厂的时候,血肉工厂又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一颗眼睛重新突破了血肉工厂的皮肉,直勾勾的盯着郑逸尘,那颗和人类一般无二的眼睛甚至流出来了的显得正常的血液。

    满满的怨恨感。

    对于这只充斥着恶念情绪注视的眼珠子,郑逸尘很坦然的承担了下来了,不管是哪一个魔女,被弄成了这样都挺倒霉的,至于防畸变手册上的注意事项,无所谓啦,那玩意对深渊生物甚至是普通生物有用,对她来说根本就是毛毛雨。

    他的本尊甚至都没有离开琴那边,为的就是等待这个时刻,让琴来一次新的鉴定。

    “你也是真敢冒险。”琴伸手摸着郑逸尘的脑袋,一缕缕的黑色气息被抽取了出来,那颗眼睛不断的向郑逸尘施加恶念,琴这边顺手就从郑逸尘这边抽取了出来,两者陷入了一个循环。

    “这不是相信你吗?”郑逸尘语气轻松的说道,眼下的事情他等于是一个媒介,真正角力的是两名魔女:“能确定是那一名魔女不能了?”

    “不能,这种恶念只是一种残留,根本不存在多少魔女力量。”琴干脆的说道,无论是共生魔女还是异化魔女,虽说都不是精神相关的,但这两名魔女的能力却又能够跨界到精神方面,共生魔女可以让不同存在的精神处于一种共生的状态,异化魔女能让个体存在的精神状态出现异化。

    两名魔女的能力都能跨界的同时,又有着类似生命魔女能力的特点,不过生命魔女的能力倒是很难跨界到精神方面。

    这就是魔女的能力偏重的区别了。

    “我查了查图鉴,好像融合魔女也能对的上来着,怎么没有说这个?”

    “融合魔女啊?她死的惨呢。”琴随意的说道:“我亲眼看到的。”

    “不会她的死因还跟你有关系吧?”她这么说,郑逸尘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跟我无关,那个时候丝塔茜就跟着我了,她是被算计了。”琴简单的说到了一下融合魔女情况,对于郑逸尘拿着笔就准备完善一下融合魔女的图鉴行为熟视无睹。

    融合魔女死于她的个人能力,主要是她的能力很独特的同时,也容易被有心人利用,融合魔女算是非常独特的魔女之一了,她是最为有可能得到所有魔女能力的存在,但这是理论上的,实际操作起来,她的融合能力没有表现出来了那么大的无限性。

    原因很简单,融合能力作为她的核心能力,也是融合魔女的本质,这让她融合的任何事物都是临时的,哪怕融合了别的魔女的能力,同样是临时的状态而不是永久性的。

    只是因为这个融合状态是临时的,让她在那个短暂的时间里,可以完全完整的发挥出来融合存在的能力特点,哪怕是融合了某一名魔女的一滴血液,一根头发,得到的能力都相当的完整,要说区别的话就是和另一名魔女对能力方面的理解区别了。

    但只要她成功的融合了一次,那么下一次的融合,她对于另外一名魔女的能力理解程度就会达到新的层次,除了魔女之外,别的存在也都在融合能力的影响范围之内,非常独特和有操作性的能力。

    可融合魔女想要发挥出来自己的能力,也只能从融合方面入手,这就导致了她在这方面产生了一个被人利用的状态,融合魔女死于自毁,哪怕她很注意自己的融合能力强大之余附带的弊端了,但也在敌人的算计下,遇到了善游者溺的情况。

    再怎么会游泳的存在,常年下水也会有溺亡的可能性,而她的能力想要完全发挥出来,就必须要‘下水’,融合魔女就因为融合了异常的存在,难以分离融合,而陷入了一个被人拖死的死循环中。

    “融合魔女死掉的地方被清理的干干净净的,融合魔女和共生魔女也有一定相似的地方。”看着认真做笔记的郑逸尘,琴就额外的多说了一些,共生魔女也能通过自身的共生能力,暂时的和一些特定的存在链接,调整自身的状态,发挥出来和目标同样的能力。

    只是她那种发挥没有融合魔女那么绝对,并且延伸性更好,在共生魔女临时得到了别的能力的同时,还能将这部分的能力共生别的存在身上,建立一个独有的共生网络,用在别的地方,还能实现寿命共享。

    一个快要死掉的老头子在共生的能力下,就可以跟一名年轻的小伙子共生,两者的存活时间完全均衡,她只要想折腾,全大陆的所有生物都能实现‘生命共享’,同样是理论上的操作,实际上操作起来根本不可能。

    范围太大了不说,那些只能生存十几天的小生物能凭着数量拖死整个大陆的所有生物。

    “一滴都没有了?你那边看到的眼睛怎么样了?”从郑逸尘这边抽取不出来新的黑色气息之后,琴问道。

    “唔,不流血了,也没有那么大的怨恨感觉了,看着没有太大的变化,我持续观察一下吧,你把这些东西还做成针好了。”

    琴点了点头,一团黑色的气息在她手里搓了一下,变成了一大把的黑针,几百根的样子,质量也比郑逸尘之前得到的好很多,对于这些东西,郑逸尘很不客气的收了下来,准备暗搓搓的给一些看不顺眼的深渊生物来个血马教训。

    甚至他还有想法给血肉工厂来这么一针看看情况。

    他没有找自己面前的这个血肉工厂,不然这边的血肉工厂出事了,万一昆克来一个大审查,他容易暴露,要找也是找别的血肉工厂。

    心思很多的郑逸尘当即就开始了测试,深渊生物对炮灰魔物的利用率很高,所以他这边的二阶段‘研究’一旦完成,对于大陆势力那边的影响更大,在完成之前他先将深渊势力的后勤给整瘫痪了岂不更好?

    他这个卧底身份本身就是为了调查各种信息以及给深渊势力搞破坏的,不可能心慈手软,下手的时候额外的狠。

    于是在研究进行中的时候,魔命城这边就发生了不少事情,昆克的表情一天比一天黑,畸变的现象出现的太频繁了,开始是郑逸尘这边出现的,之后其他的地方也都出现了。

    让郑逸尘诧异的是有些深渊生物对于这样的消息,表现的却相当的淡定。

    “危险是危险啦,不过这种情况以前出现过好几次了。”一名跟郑逸尘‘混得熟’的深渊生物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说道,肉是大陆那边的肉,酒同样如此,这些在深渊占据了地下世界的一部分后,已经有了获取的途径。

    虽然不容易,但不至于得不到,一些能使魔法网络的人类背叛者就是一大提供途径,这方面真不好管理。

    就是这些酒肉不是普通的深渊生物能享受到的,所以郑逸尘现在拿出来的这些很对这个深渊生物的胃口,至于途径?反正不少人都认为他是红玉城主养的小白脸,凭着红玉城主的身份得到这些很难?红玉城主能得到,他也就有了入手这东西的机会了。

    吃人嘴短,外加郑逸尘表现出来的个人能力以及更为重要的战斗力,这个深渊生物透露的信息还是很详细的,眼下的这种情况在魔命城这边被称之为畸变爆发,来源就是血肉工厂。

    研究生命魔技嘛,以深渊生物的风格,总会弄出来一些不怎么正常的东西,像是畸变爆发这种情况还算是比较‘普通’的了,之外还有更加恶劣的,魔命城因为这种折腾的操作,倒是让这边的生命魔技发展的速度非常快。

    谁让他们敢轻易的去做各种毫无底线的实验呢?

    “只是这次的畸变爆发好像提前太多了”

    “提前也有人去解决,来来来,我们说一下别的事情,我还不知道魔命城这边居然有这么多有意思的事呢。”郑逸尘只是‘简单’的听了一下就绕过了这个话题,看郑逸尘对畸变爆发好像不怎么感兴趣,这个深渊生物也懒得说这个话题的。

    畸变爆发就他知道的,基本上二三十年一次,前几年才发生过一次来着,现在又出现了,据他喝多上头了的分析,应该是血肉工厂最近使用的频率太高了的原因吧,以前的时候血肉工厂使用归使用,但也都是在正常的标准下使用的。

    现在前线那边每时每刻都消耗着大量的深渊魔物,在最初积累的深渊魔物消耗的差不多之后,往后使用的自然就是新生产的了,有很多时候血肉工厂都要替代母体的运作,生产大量的深渊魔物,使用强度是常态下的十几倍。

    别的有意思的事情嘛,这个深渊生物有些迷迷糊糊的思索了一会稍稍的点了点头:“最近几十年没什么太多关注的,倒是几百年前出现过一些事情,那个时候你还没出生,肯定不知道这件事。”

    这个深渊生物打了个嗝之后继续说道:当年深渊出现了一些‘怪异’,说道这里的时候他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惊惧的神色:“那些怪异有着类似于魔女的力量,但表现的却像是破坏魔一样,一度给深渊带来了相当大的混乱,好在混乱进一步扩散的时候被压制了下来,怪异也被彻底的解决,算是深渊这里最大的事件之一了。”

    “我也看了不少书了,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没有记录?”郑逸尘露出了相当惊诧的神色。

    深渊生物嗤笑了一声,敲了敲自己的脑子:“有些东西记在这里就行了,别打断我,我说的这个才只是开头,当年最大的‘怪异’被消灭了,但往后还是会偶尔出现一些‘怪异’,不过都没有像是当年那么严重。”

    “这可都是魔命城做到的。”

    “”所以说这种关联着坏事的事情,作为魔命城的一员,你还就这么的骄傲起来了?行吧,以深渊生物的观念,这好像还真就是值得骄傲的事情,毕竟他们这边弄出来的特殊存在能在深渊引发混乱。

    可不就是证明了这边的能力吗?魔命城能够弄出来这么强悍的存在,别的城市都是干什么吃的?跟他们一比就显得彻底拉胯了,恩,值得骄傲,就是在这种混乱中魔命城怎么就好好的延续了下来?

    郑逸尘打听过,魔命城主就没有换过人,一直都是昆克来着,这让他有些遗憾,当初昆克拿着重现之龙的碎片弄出一个小的重现之龙时,他怎么就没有想点办法,付出一些代价,直接弄死魔命城主,现在好了,不好下手了。

    不过现在能趁着‘畸变爆发’这个话题打听出来如此多的情报也是赚到了,过犹不及,剩下的时间里就是专门的吃吃喝喝时间,聊得话题也是近期的相关的事件闲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