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将躁动的破坏魔灵魂封印好,郑逸尘呼了口气,那个混乱灵魂在混入的破坏魔灵魂被剪除掉了之后,就平静了很多,重度毒瘾犯了的样子也因为囊袋破碎而消失,不至于闹出来太大的动静,形态方面依然是重度烧伤患者的形象。

    坑坑洼洼的,他就没有见过被摧残的这么严重,却又能够保持着强度的灵魂,至于以前收集的那些灵魂,最多就是虚幻不定或者是残缺的状态,虚幻是纯粹的弱小,残缺的话不残的地方好歹是完整的,而这个一个完整的地方都找不到。

    重新建立好了一个新的隔绝毒液的囊袋,少了那些持续性灌入白色肉块内的毒液,不成人形的灵魂又有了狂乱的趋势,得咧,真就是重度毒瘾,这个混乱灵魂已经对这种侵蚀灵魂的毒液有了严重的依赖性了。

    脱离这种有害的东西后,稳定性就会变差,而不脱离这个的话,这个灵魂会被侵蚀的越来越严重,彻底没有恢复的可能好吧,现在他就看不出来多少恢复的可能性了,什么自我意识,精神状态,早就不知道被这种持续了多少年的恶毒灵魂毒液给摧残殆尽了。

    毒液的存在更多的只是避免这玩意出现别的变化,只要保持着当前的状态就可以了,毕竟灵魂里蕴含着的怨恨实在是太强烈了,不继续摧残着这个灵魂,那些积累的怨恨整合了破碎的意识和精神,弄出来了个什么新的异变也是有可能的。

    “弄出来虚假意识的操作是怎么来的唔。”郑逸尘梳理着这个混乱灵魂,尽可能的顶着那些让他头疼的怨恨来整理那些破碎意识。

    虚假真灵,虚假人格,虚幻意识等等,这些方式好几个魔女都能弄出来,偏重不同而已,不死魔女可以做到,情感魔女可以做到一部分,虚幻魔女同样可以做到全部,情感魔女琴制作虚假人格的方式不适用面前的情况。

    虚假真灵没用,这个灵魂里本身就有真灵的,只是意识破碎了而已,稀碎的那种,郑逸尘尽可能的去捞出所有能捞出来的意识碎片了,但依然无法将其拼凑成为一个完整的整体,有的部分还产生了很强的排斥性,好像并非是原本灵魂里的意识部分。

    这个灵魂到底有多乱啊。

    郑逸尘头大的彻底清理掉了那些有着排斥性的意识碎片,反正排斥性很强的也无法当做基材进行后续的塑造,干脆的给清理掉的了,这里可是敌人的大后方,他没办法将一切都做到最好。

    从数万片破碎意识中进筛选和清理,这庞大的工作量让郑逸尘完成之后,整个人都麻了。

    剩下的意识碎片能搓到一起,也不会产生什么排斥,但也就这样了,搓到了一起的破碎意识也无法成型,一旦松开又会变成散落的形式,有的还会在散落中继续破碎成更小的碎片,小的郑逸尘自己都无法继续捕捉。

    这样就够了,郑逸尘会想着自己的技能,利用这些数量缩水了一大半的破碎意识碎片搓出来了一个虚幻意识,虚幻意识包裹着这些意识碎片,至于这个虚幻意识是什么状态,什么设定,跟他没关系啦。

    他会的很多,但都是从不同魔女那边学习到的,能指望他每一样都精通到魔女那个高度?勉强搓出来的虚幻意识就是管用不管售后的。

    并且等到维持着虚幻意识的力量消耗殆尽之后,那些破碎的意识会再次散掉,但眼下好歹能将这个受折磨的灵魂给暂时拉起来。

    至于白色肉块的部分,郑逸尘表示这个可以操作的余地更多一些,毕竟他的生命魔技算是等级最高的技能之一了。

    白色肉块相对于混乱的灵魂而言,并不算多么的‘病态’,至少那种白色不是死肉或者是腐肉一样的颜色,而是包裹着显得正常的皮肤那种,就是里面塞得东西有些乱,半融化的器官,混杂的异种肉块,像是心脏这种东西,郑逸尘找了找,在里面找到了七八颗艹。

    这些半融化的心脏分布在不同的地方,有的还因为半融化粘黏在了一起,偏偏能够继续发挥着作用,这个白色肉块的内部就是一锅额外加了料的八宝粥。

    涉及到了物质的部分处理起来好像更难,可谁让他擅长这个呢?这个处理起来反而比处理灵魂简单多了。

    处理灵魂需要顶着庞大的怨恨去操作,处理这块肉只要暂时的影响了血肉工厂对这个肉块的链接就行了。

    额外的压力没有多少。

    处理好了这个再唤醒那个虚幻意识,完美。

    郑逸尘之前就检测了白色血肉的血肉性质,内部的那些八宝粥一样的多余器官或者是异种血肉,他只要筛选出来性质不同的就可以了,如何储存也不难,既然能用白色血肉弄出来一个储存毒液的隔离囊袋,就可以弄出来一个装那些异种组织的囊袋。

    把那些东西全部打包塞进去就可以了,他就用这种方式来糊弄血肉工厂。

    进行这方面操作的时候,郑逸尘直接给白色肉块打进去了一管麻痹魔药,这方面的东西他准备了很多,毕竟来这里就是为了处理血肉工厂的,相关的东西怎么会少带?不仅麻痹魔药一大堆,惰性毒雾同样有很多。

    关键的时候给血肉工厂来来一针超高浓度的惰性之毒,保证这个血肉工厂当场瘫痪,任由他随意的摆弄,不过那样的话就会暴露了。

    昆克还没有来这里,但在这里耗费了很长时间的郑逸尘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白色肉块被他摆弄了那么多次,一旦昆克折返回来,容易发现端倪。

    白色肉块被麻痹的状态下,面对郑逸尘大刀阔斧的切除操作时,只能微微的抽搐着,做不出来什么实质性的反抗,对着那些异种组织的剔除,臃肿的白色肉块仅仅只剩下不到半个人的血肉体积部分,这里面还不带有骨头之类的部分。

    异种部分郑逸尘都给剔除掉了,点的足够高的生命魔技也能让他保证自己剔除没有出错,不会将主要的部分剔除了出去,只保留下来了糟粕。

    最好的证明就是那个装着异种组织的囊袋里,堆积着大量还有活性,并且和血肉工厂有关联血肉没有产生额外的变化,能引发变化的部分都被郑逸尘给跳了出来。

    半融化的眼睛被他勉强搓了回来,一些能用的上的器官也都给最低限度的复原,本来这样做的代价就是白色肉块那本来就很少的肉会缩水,他能从血肉工厂里抽取额外的‘营养’,但那等于是当小偷,是会暴露的操作。

    所以他直接从炼金化身的骨头内取出来了一些固化魔药,拆东墙补西墙了,他带了不少东西,偏偏就没有什么营养物质生命力量?

    这个潜行者化身重视性能,没有那么多的血肉部分啊,拆这个墙也拆不走几块砖头。

    “嗯,对的上号的器官总的来说还很齐全,完全缺失的孕育器官啧。”郑逸尘轻啧了一声,他不是不想要把事情做的更好一些,而是真的找不到相关的‘素材’,相关的器官没有也没有半融化,完全不见应该是被恶意摘除掉了,融化的话多少会有一些存留。

    讲真的,缺少个心肝脾肺肾相关的器官也就算了,偏偏少的是那样的器官,这给郑逸尘一种挺不好的感觉。

    利用固化魔药维持血肉的状态,压榨出来额外的生命力量,塑造出来能用的器官后,郑逸尘后续的塑造出来了骨骼,将这一团只能充气才能鼓成人形的肉块塑造成型,当然对这个‘人形’而言,无论是最低限度运作的器官还是骨骼都很脆弱。

    同时血肉人形身上依然关联着那些触须一样的通道,整个塑造的过程郑逸尘都保持着相关的联系来着,不然的话血肉工厂出现缺失也会发出警报,糊弄也要有能够糊弄到血肉工厂的地方。

    保持着这种关联状态,郑逸尘将血肉工厂内部隐藏着的人形给慢慢的拉了出来,外貌?没有外貌,这东西详情参考地球商场里的那些塑胶模特。

    辛苦了这么久,郑逸尘揉了揉脸,对着被拉出来的血肉人形打了个响指,唤醒了维持着破碎意识的虚幻意识,充满了怨恨的灵魂,被不专业的手法弄出来的虚幻意识,一个勉勉强强拼凑起来,算得上是身体的肉块。

    眼下郑逸尘的感觉就像是刚刚从垃圾场里淘了一大堆电脑配件,勉强组装出来一台电脑的垃圾佬,能不能将电脑点亮也是有点心虚。

    随着苍白的人形的手指轻轻的抽搐了一下,郑逸尘嘴角就扬了起来,可以了,只要能有点正常的身体反应,基本上意味着这台垃圾堆里淘出来的‘电脑’点亮了,后续有什么不兼容的地方慢慢的调整,能运作才是最重要的关键。

    就是人形的外貌塑造太生硬了,会自然的动起来就给人一种恐怖谷的感觉。

    那双睁开的死鱼眼里透露着实质的怨恨,郑逸尘觉得自己又搞出来了一件大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