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然而,令他们意外的是,沈炼并没有遁走,凌空俯瞰下方的肉色洪流,目光扫视着,似有所待。

    众仙佛惊诧莫名,一时间竟无人动手,纷纷张望着下方。

    玉帝心头焦急如焚,当即转向如来佛祖,道:“如来无量伟力,请出手降服瘟灾。”

    如来佛祖略一沉吟,含笑道:“不敢不从。”

    如来佛祖上前来,冲沈炼笑道:“老僧与你打个赌如何?”

    沈炼不禁莞尔:“赌什么?”

    “你若有本事,能我这右手掌中飞出去,则算你赢,佛门从此不再干涉你的一切;反之,如果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便要从此皈依佛门,潜心修佛,净化心魔。”如来佛祖摊开右手,连道。

    “哈哈,有何不敢?”沈炼纵身一跃,落在了如来佛祖的右掌上。

    见此情形,无论是如来佛祖,玉皇大帝,还是众仙佛,都露出一阵冷笑。

    “请吧!”如来佛祖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噗!

    徒然间,如来佛祖露出痛楚之色,低头一看,右掌破了个大窟窿,金血直流。

    沈炼从容脱离他的右掌,挥挥手道:“滚吧!”

    如来佛祖神色骇然,菩提老祖也只能割破他的表皮而已,沈炼却把他的手掌直接打穿了,这是何等力量!

    “玉帝,好自为之。”如来佛祖头也不回地走了,西天诸佛,菩萨一哄而散。

    “老君”玉皇大帝无法淡定,连忙转向了太上老君,这位是镇场子的角色。

    太上老君盯着沈炼,目光闪烁不定,慢悠悠掏出“金刚琢”,一扔而出。

    沈炼嗤笑一声,猛然抓住金刚琢,双手一扯,掰断成数截,往回一丢,霎时,碎片呼啸而来,洞穿过太上老君的身体。

    太上老君惨遭重创,摇摇欲坠。

    见此一幕,玉皇大帝惊怖,眼神里涌现深深的忌惮,吼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沈炼,来自蛊界。”沈炼淡淡一笑。

    “瘟灾,妖祸!”玉皇大帝情绪失控般冲了过来,手持宝剑杀来,一出手便展现出了1751阶蛊师的强大神力。

    只可惜,他的对手是沈炼。

    沈炼抬手攥住玉帝的宝剑,直接捏爆开来,碎片倒卷而回,一下洞穿了玉帝的胸膛。

    “虽然你是最高神阶,但不好意思,我已经超越了神阶,掌控三千大道,成为无上至尊。”沈炼淡漠道,目光一闪间,神识刺探进玉帝的脑海,一时间,玉帝的秘密全部暴露在沈炼的眼前。

    “哦,原来你是邪的仆人,从他那儿学到了克制劫数的妙法,这才一路进阶成为玉皇大帝。”只怕谁也没想到,玉皇大帝并不是天命主宰!

    “你可以去死了。”沈炼一拳捣向前方,顿时,无法形容的巨大力量冲击在玉帝身上。

    轰然一声响,玉帝一爆而开,碎为齑粉。

    众仙惊骇欲绝,全部露出见鬼般的表情,沈炼没有理睬他们,忽然朝某个方向飞去。

    大地之上,出现一座座城池,其中一座赫然是“圣王城”。

    沈炼降临。

    只见公孙彩,红娘,他的族人,还有怒鲲帮等等,全部安在。

    “圣王!”

    “是圣王!”

    “我们得救了!”

    天地间爆发出震天的惊呼,双眼饱含泪水的公孙彩和红娘扑进了沈炼怀里。

    “终于团聚了。”沈炼仰天长叹,与两位妻子相拥在一起。

    片刻后,沈炼心神一动,道:“我找到邪了,你们等我回来。”

    沈炼一闪从原地消失,下个瞬间,他出现在一头异兽面前。

    此兽身形酷似小鹿,浑身白如初雪,尾巴是火焰形状,像是燃烧的火炬,迸放出七彩光泽。

    正是梦魇兽!

    天妒站在梦魇兽前,面上带着激动的笑容。

    “天妒,你输了。”沈炼平静地道,神器诛天出现在手里,上面的泥浆已经全部祛除。

    天妒淡淡笑道:“我早就知道自己输了,在蛊界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不可能赢你的,因为你得到了我煞费苦心炼出来的至尊蛊。”

    沈炼嘴角一牵:“那我很费解,既然你明知道必输无疑,为什么还要挑衅我?”

    “为了逼迫你早点出来,这样的话,你就能击溃众神殿,彻底解救蛊界,这样的话,梦魇兽就会来到莽界。”天妒眼神里闪动着一抹激动之色。

    “梦魇兽?”沈炼心头一突,他想起了梦魇兽的梦里,在那世界树之巅,有一扇门!

    “沈炼,我煞费苦心以虿盆炼蛊,除了想要获得至尊蛊,我更想要的是那扇门。”天妒道。

    “那扇门是什么?门后有什么?”沈炼连问。

    “我不知道,但在很久以前,就是因为这扇门的出现,毁灭了旧世界,诞生了莽界。我发现,只要能够重现那时的情形,那扇门一定会再次出现。”

    天妒深吸口气,“你不想知道那扇门后有什么吗?也许是另一个世界,也许只是死亡,无限的未知,无穷的乐趣。”

    说着,他进入了梦魇兽的梦里,沈炼立刻跟了进去,重新来到世界树之巅。

    果然,沈炼再次看到了那扇门,而且,那扇门开了一道缝隙,透出微微的亮光。

    天妒微微一笑,道:“沈炼,先走一步,我在门后等你。”

    纵身一闪,透过门缝,消失不见。

    然后,门稍微合拢了一些。

    “一个疯子。”沈炼眯了眯眼,退出了梦境,回到圣王城,与妻子家人团聚,享受天伦之乐。

    玉皇大帝死后,圣王之名远播,众仙佛纷至沓来,臣服,臣服,还是臣服。

    圣王城取代天庭,成为莽界的秩序守护者,莽界也更名为圣王界。

    数年后的一天。

    天降大雨,有个流浪的少年跑进一座破草庙内避雨,发现庙内还有个人在,这个青年十分俊美,衣着简朴,抱着酒坛子,大口喝酒,引吭高歌,无法形容的潇洒。

    只听他豪放高歌: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

    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流浪少年鼓掌惊叹:“好一句‘只叹江湖几人回’!大哥做得一手好诗,大气雄浑,意境高远,千古难得一见,佩服,佩服!”

    俊美青年眼中浮现涟漪,笑道:“兄弟,不嫌弃的话,进来一坐,与我痛饮美酒,如何?”

    (全书完!)。妙书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