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094章 对不起,我说了算!  特种岁月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无论如何,队伍总算再次动了起来。

    作为班长的庄严内心一直有些忐忑不安。

    毕竟刚才光是1号点就已经超出预算时间足足15分钟。

    他不知道2班现在的情况怎样。

    如果2班追上来,那就真的是要命了。

    当然,庄严也不相信2班有那么大的能耐。

    毕竟他们本来就比自己迟20分钟出发,而且庄严在穿过雷区的时候,自信至少能胜出2班的排雷队员5-8分钟的优势。

    现在,他唯一担心的是唐文凯。

    其实经过小半年的训练,本身就有足够优秀军事底子的唐文凯实际上已经追上了1班的训练水准。

    也许不会是1班里最出色的,但也不会比别的队员差太多。

    他最大的缺点是缺乏自信。

    这是从参加这次选拔开始就已经备受打击形成的,只能靠他自己克服。

    在南方的亚热带山岳和雨林汇中,不光是地形和环境复杂,有时候还会遇到各种意想不到的危险。别的不说,就说南方特别丰富品种的各种蛇,在行进过程中见了不止一次。

    而且什么品种都有,无毒的草花蛇和水蛇之类还算好,经常会遇到眼镜蛇、竹叶青这种剧毒蛇,甚至是蟒蛇。

    所以,没人敢保证寻找下一个点会不会顺利完成。

    庄严只能寄望于唐文凯和许二俩人能够通过刚才的经验,和其他组能够达成更好的沟通和磨合。

    特种作战也好,竞赛也好,都是要求配合。

    执行任务从来不能依靠个人单打独斗。

    已经到了下午。

    所有人又累又乏又饿。

    唐文凯却浑然不觉。

    他现在的注意力都在哪个小小的指北针上。

    整个分队的行进方向就靠他这个引导组的组长来掌控。

    炎热的太阳烤灼在身上,他的心情更加焦灼。

    为了弥补之前失误而损失掉的15分钟时间,在寻找第二个点的时候,他大部分情况下选择了直接穿行前方的障碍物,而不是选择绕行。

    这样做其实对于引导员的地形学熟练程度要求更高。

    直接穿行带来的后果就是方位角难以十分准确地掌控,而且障碍物很多时候又会造成步数的错乱。

    果然,当计步组的组长陈子豪再一次叫停队伍的时候,麻烦再一次出现了。

    “停!距离已达到!”

    陈子豪在路边听了下来,扯起脖子上的野战丝巾不断擦汗。

    “已经1300米了!怎么还看不到目标点!?”

    他满脸的疑惑,质疑的目光投向了一直在队伍最前面引导前进的唐文凯。

    唐文凯返回来,走到陈子豪的身边:“距离到了?”

    “对。”陈子豪十分肯定。

    第二个目标点的角度是125度,距离是1200米。

    他看了看自己的计步器。

    在心里换算了一下,已经是1350米。

    “你们几个测算出来的距离呢?”唐文凯询问另外几个计步员。

    凌飞云说:“我是1340米。”

    杜铮汇报:“我差不多,1310米。”

    三个人的数值很相近。

    唐文凯询问最后一个计步员:“李葆华,你呢?”

    李葆华说:“我多点,我1400米了。”

    四个人的四个数值不算偏差十分大。

    但是,无论是那哪一个数值,都超过了1200米这个数值。

    难道,真是自己走过头了?

    如果仅仅是走过头,如果方位角没错,那么在这之前肯定路过了目标点。

    第二个点是一片竹林。

    可是刚才没人看到竹林子。

    “谁刚才看到竹林了?”唐文凯大声询问。

    “没有!”

    “我也没看到。”

    “是不是走错方向而来?”

    质疑再一次出现。

    “不可能,我这次一直很小心,盯着看,不可能出现错误。”唐文凯对自己这次的表现十分有信心。

    许二说:“我们营长没走错,我刚才盯着方位角,一直没偏离,有偏离我会说的。”

    李子豪对于许二的话不感冒。

    一来许二是唐文凯的兵,当然帮自己营长说话。

    而来嘛,许二的兵龄太短,经验相较其他人来说实在不足一提。

    没人相信他的地形学掌控能力。

    徐兴国没吭声。

    其实,因为他也没发现什么蹊跷之处。

    之前一直走,好像确实没偏差。

    唐文凯控制的方位角还可以,没发现有问题。

    “是不是刚才你跑得太快了,所以错过了什么?”他最终想起了一件事,“老唐,你之前有一段是直接跑的,大家也跟着你跑,是不是这时候出错了?”

    这倒是事实。

    因为唐文凯急于追随已经失去的时间,因此在出发前往第二个点的时候,他的速度极快。

    现在,按照计步组的数据已经到了1300多米,居然整个分队只用了18分钟。

    这在野外靠方位角行进是非常快的速度了。

    快,当然容易出错。

    唐文凯却摇头道:“不,我加快速度的地方都是地势相对平缓的地方,地形复杂的地方我都没有加速,而且我敢保证在加速的时候没有偏移方位角。”

    他这次选择了相信自己。

    之前庄严的话里有话。

    唐文凯不是傻瓜,当然能听明白。

    庄严是要告诉自己,为自己负责,要相信自己。

    作为1的班长,庄严当然不好特别关照自己,也不能点明了说,但话里的意思很显然。

    就像在寻找1号点的时候,如果在山谷前,唐文凯坚持自己的看法,是选择只穿而不是绕行,之前的失误就不会发生。

    “我看,咱们还是回去找找保险,搞不好是走错了,而且走过了。咱们按照刚才的办法,已这里为圆心,从四个方向派出四个小组寻找,找到了之后通知大家。”

    徐兴国一挥手,就打算分组。

    “不,我不同意!”唐文凯这次并没有像上次那样妥协,而是坚持自己的看法:“我的方位角没问题,是计步组出问题了!”

    他不同意分出四个小组朝四个方向搜索的原因也很简单,庄严刚才采取的办法是被迫无奈。

    因为确实偏离了角度,导致出错,所以找个原点,然后四个方向派出二人小组直接搜寻,是能找到正确目标点的一个最稳妥的办法。

    但并不是这种办法就适用于任何情况。

    因为这样做很耽误时间。

    刚才就因为这样,所以耽误了15分钟。

    这次继续采用这种方式,失去的15分钟恐怕很难追回来不说,也许还会造成额外的时间损失。

    “我赞成分组去寻找。”陈子豪是红箭大队的,他举手附和徐兴国的说法。

    “我也赞成。”凌云飞说。

    “我赞成。”

    其他计步组成员纷纷附和。

    “我赞同我营长的看法。”

    唯一站在唐文凯这边的是许二这个愣货。

    “不行!是你们计步组的问题!”唐文凯说:“我确定我的方位角没问题,引导没出错!”

    “老唐”徐兴国说:“别提固执了,你要相信大多数。”

    “真理往往就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唐文凯这次却寸步不让:“我坚持我的看法,我不同意分组拉网式搜索!”

    “老唐”

    徐兴国还要想继续劝告,却被唐文凯斩钉截铁般打断:“老徐,我之前已经让步两次了,你还要我说什么吗?”

    徐兴国马上意识到唐文凯所指的是什么。

    一次是早上的定向奔袭,在沼泽地的问题上的判断。

    唐文凯最后还替自己背了锅,没有于班长庄严面前戳穿误入沼泽地的错误是徐兴国犯下的。

    第二次是自1号点寻找过程中遇到山谷的那次。

    唐文凯最后也没坚持自己的看法,遵从了徐兴国的判断。

    结果那次丢失了15分钟的宝贵时间。

    “我也是基于客观的分析”徐兴国显得有些无奈。

    “我不管你可不客观,我有我的坚持,我是引导组长,今天出了问题,最可能要卷铺盖走人的是我!而不是你老徐!而且,作为引导组组长,我有权作出最后的判断!这是我的组,我说了算!”

    徐兴国没料到一向温文的唐文凯忽然变得如此锐利如刀。

    他有些发懵。

    至于吗?

    他想。

    庄严这时候赶了上来,看到都停下来了,便问:“又发生什么事了?”

    唐文凯说:“计步组说距离已经超了,我认为没超。他们想回头搜索,我不赞成!”

    庄严问陈子豪:“你是计步组的组长,告诉我,你们计步组认为现在的距离是否已经达到。”

    陈子豪说:“1号点到2号点之间的距离是1200米,目标物是竹林,如果按照这个距离,现在已经超过了。我们计步组四个人,获得的书都超过了1300米。”

    庄严冷着脸问:“如果都超过1300米,为什么1200米的时候不说!?”

    庄严的目光凌厉,有些冷。

    陈子豪马上低下头去。

    因为按照配合的规则,他必须在刚等到1200米的时候,马上提醒唐文凯。

    而不是到现在,已经超过100米了,再来通知引导组。

    “我强调过,配合!配合!配合!‘

    庄严的口气里充满了火药味。

    但旋即一想,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

    他转向唐文凯:“你认为你的角度没出错,引导也没问题,是他们计步组的错误?”

    唐文凯点头:“对,我百分百坚持我的看法。”

    “给我个里有,为什么计步组计算的距离有问题。”

    “我觉得是刚才翻过了几道山坡,还过了一条六米深的小断崖,计步组在计算步数的时候算少了。”

    地形会影响计算步数的准确杏,这的确是个理由。

    但这几个计步组的都是正儿八经的老特。

    他们算是经验丰富的特种兵。

    信他们,还是信唐文凯?

    庄严面临一个艰难的抉择,而且要快速做出判断不继续耽误时间。

    所有人都看着庄严。

    庄严看着唐文凯。

    “你认为现在目标点在什么方位上?”

    唐文凯拿着指北针,进行了一下校正,然后指着左前方:“如果我没猜错,现在还没到竹林子,而且就在这个方向,也许一会儿就到!”

    庄严想都不想道:“唐文凯同志,你是引导组组长,我相信你的判断,那么,现在请你马上带我们去目标点!”

    回头目光扫过其他队员:“其他人不得有任何异议,有异议也给我憋着,有问题我承担责任!”

    —

    第二更。

    人的人物杏格是有一定的发展过程的。

    谁说营长就必须什么事情都正确就没缺点?

    唐文凯这人是有人物原型的,作为一个营长,在进入集训队的初期甚至到最后确定留在1班前的一段时间里,他都是很缺乏信心的。

    岁数、体力、技战术等等,都是造成一个人信心缺失的原因,信心是要重建的,并非说说那么简单。

    最后,求月票!!!!月底了,都给我吧!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