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095章 超水准发挥  特种岁月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庄严很显然是在给唐文凯撑腰。

    此刻,什么最重要?

    当老特们都在质疑的时候,这就存在一个选边站的问题。

    如果庄严判断错误,错信了唐文凯,他也要负责,甚至要为此付出代价。

    如果唐文凯的判断是错误的,结果耽误了1班的时间,最后导致任务失败,集训队的教员组会对庄严进行评估,会重新考虑他是否适合担任班长的职务。

    毕竟一个领头的班长就是将来出国比赛的队长,在面对强手如林的国外特种部队成员的情况下,必须能有足够的耐压能力,在最关键的时候做出最准确的选择。

    这就是队长的作用。

    庄严和唐文凯之间的关系十分敏感。

    所有人都知道,唐文凯实际上是庄严在4师侦察营的上司。

    虽然集训队里没有军衔划分等级,所有人都只有一个队员的称呼,不过上司就是上司,这也是事实。

    庄严一点判断失误,不光是能力被质疑,他个人的操守也会被质疑。

    任人唯亲,私相授受。

    难保不会有人这么想。

    至少,徐兴国觉得庄严这么做这么点微妙的意思。

    但庄严目前就是1班班长,对于军人来服从命令是必须的,你可以质疑,你可以怀疑,你可以不同意,你甚至可以声明自己保留意见,可你现在必须执行。

    不过,这一次幸运之神似乎眷顾了唐文凯。

    不,应该说是唐文凯的能力得到了绝对的认证。

    当1班跟随唐文凯的引导,朝前走了一百五十多米,在转过一个山坡的拐弯角后,右前方一片青翠的竹林霍然映入每个人的眼帘。

    计步组的组长陈子豪扫了一眼手里的计步器,然后计算了一下距离。

    按照自己计算所得,现在已经接近1500米。

    这就说明了是之前的几个山坡和断崖影响了计步的准确杏。

    “竹林!竹林!”

    许二第一个蹦了起来,脸上的疲惫一扫而光,仿佛中了头奖的彩民。

    “营长!你说对了,是距离不准确!”

    看着许二像小孩子过年一样开心,计步组的几个老特显得很尴尬。

    毕竟人家这是侦察兵,而自己好歹是军区级别的老特。

    之前一致质疑唐文凯的地形学水平,现在看来,人家的两栖侦察营营长也不是白当的。

    徐兴国更不用说了,一脸便秘般的表情,一言难尽。

    2号点确实就在这里。

    没费什么功夫,队员们找到了贴在了竹子上写着2号的标记。

    唐文凯内心的激动旁人无法理解。

    他忽然被醍醐灌顶一样,整个人灵魂出窍,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看清了自己。

    我需要这么畏畏缩缩犹犹豫豫毫无信心吗?

    我是一个营长,我也上过军校,也受过严格的训练。

    老特怎么了?

    老特也会犯错,老特也不是万能的不是?

    之前庄严曾经在各种场合,见缝插针给唐文凯打起。

    有时候人就是这么奇怪。

    就像你小时候,父母整天在你耳边唠叨,告诉你一定要好好念书一定要好好学习,告诉你功夫不负有心人,有努力就会有回报。

    而你也懂这些道理是没错的,但就是听不进去。

    同理,唐文凯也知道老特不是万能的,自己也不是个废物,一定要自信,一定要相信自己也能做到。

    可是每逢出现状况,却没由来地有些发虚。

    每次都会想自己是不是错了?自己是不是判断失误了?

    这一次,他坚持了自己的决定,却是对的。

    原来坚持自己的判断也不是一件那么难做到的事情。

    仅仅需要咬咬牙而已。

    就那么简单而已!

    那天,从2号点之后,唐文凯如同被武林高手打通了任督二脉,整个人脱胎换骨似的。

    接下俩的3-8号标记物,唐文凯再也没有犯下一丝一毫的错误。

    在第一个定位点损失了15分钟的情况下,最后1班居然仅仅耗费了3小时32分钟的时间便到达了伏击点。

    设置起爆装置、埋伏

    一切是那么的顺利。

    4小时刚到,一辆卡车出现在实现里。

    起爆装置被引爆,车子的轮胎被击穿,司机被干掉。

    路边的两名队员一跃而出,朝驾驶室里扔出了一枚催泪弹。

    躲在车里的敌人受不乐烟熏,咳嗽着打开了车门。

    刚下车,就被已经埋伏在车边的捕俘手擒住,直接绑了起来。

    突击组成员上前将驾驶室和车厢进行了彻底的搜查,迅速找到那份秘密文件,并且将车翻了个底朝天,对击毙的敌人进行了拍照,之后安装爆炸装置。

    几名突击队员扛猪一样扛着那名俘虏迅速消失在丛林里,三十秒后,浓烟从车下腾起,车辆被彻底“摧毁”

    第二天一大早,何教员敲开了许大队长的办公室。

    他将一个蓝色的文件夹放在桌上,推到许卫国的面前。

    许卫国看了一眼文件夹,抬头问:“有结果了?”

    “对。”何教员点点头。

    许卫国拿起文件夹,打开,目光慢慢往下扫。

    扫完一页又翻过一页,继续扫。

    突然,他的眼睛亮了起来。

    “唐文凯通过了?”

    何教员又点了点头:“嗯,唐文凯过了。”

    许卫国问:“你们教员组是不是认真研究过了?”

    言下之意,是在询问有无因为唐文凯特殊的身份而徇私。

    毕竟,他的父亲可是唐恒阳,C集团军的军长。

    何教员何尝不明白许卫国的意思?

    他十分肯定道:“七个教员一致通过,认为他有作为正式队员出国参加竞赛的资格。昨天在方位角行进中,头第一个点上唐文凯有过一点点失误,随行的教员认为那不是他个人的问题,在后续的定位中,唐文凯表现极其优异。最后全队勇士3小时30分完成伏击任务。而唐文凯的其他科目表现很稳定,考虑到他开始少校军官,经验上比普通士兵丰富,而且抗压能力强,所以决定将他留下。”

    “嗯”许卫国显然很满意,低下头继续往下看。

    忽然,瞳孔中闪过一丝讶异。

    “这是怎么回事?”

    他将文件夹放下,指着上面的一个名字。

    “他是怎么回事?”

    何教员看了一眼那个名字,说:“对于这名队员,教员组有两种不同意见。”

    许卫国放下文件夹,靠在椅子的靠背上。

    “说说看。”

    第一更。

    求月票!!!!!!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