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096章 二选一  特种岁月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何教员目光落在名单上,徐兴国的名字下方用红笔重重画了一条横杠。

    “徐兴国的军事科目成绩是毋容置疑的,但是有一个问题。”

    说到这里,何教员轻轻地叹了口气。

    许卫国道:“什么问题?”

    “合作上的问题。”何教员伸手轻轻挠了挠自己的鼻子:“如果留下他,庄严必须走,而且唐文凯也必须走。”

    许卫国看着何教员,许久无话。

    临了,才道:“你的意思是,一山不容二虎?”

    何教员说:“对,我只能说,徐兴国和庄严的兼容杏有问题。在这里,我要客观地提出教员组给出的意见。首先,所有人对徐兴国的军事素质非常肯定,整个集训队,除了庄严没人能比得上他,而且他的领导力也没问题。可是”

    话到这里,又停住了。

    “如果他留下来,我建议将庄严、唐文凯和许二都退掉,从2班补充3名队员进来,只有这样才能保证队伍的稳定杏。”

    许卫国问:“如果留下庄严呢?”

    何教员说:“如果留下庄严相对简单些,徐兴国走,更换一名2班训练最好的队员上来即可。”

    许卫国道:“说说你的理由。”

    何教员说:“理由很简单,徐兴国和庄严配合不到一起去。”

    “这个理由成立吗?”许卫国说:“他们一直就在同一个班,而1班的成绩是全集训队最好的。”

    “没错。”何教员说:“之前训练上,大多时候没有进行全程式的考核,都是单项,暴露的问题不多。最近1班和2班混训之后,发现的问题很多。而且都不是个人成绩上的问题,都是由于配合不够默契造成的问题。”

    “目前1班包括徐兴国在内有4名红箭大队的队员,4名C集团军特种大队队员,4名4师侦察营侦察兵。我觉得徐兴国对于4师的侦察兵有一定的偏见,这导致他在某些问题的分析上存在偏差,导致错误,昨天随队考官回来的详细分析记录我看到了,1班在早上的奔袭科目里已经犯过一次错误,是徐兴国和唐文凯在行进路线上存在偏差,后来的方位角行进科目里,俩人再次发生意见向左,导致整个1班最后偏离角度,损失15分钟时间。“

    “这些都是徐兴国的错吗?”许卫国问。

    何教员说:“没有绝对的对错,只有合作是否顺利。作战不是单兵,是整体,竞赛也是。现在的问题是,如果徐兴国留下,由于他的身份问题,红箭大队的兵都会受到他的影响而做出判断上的失误,但是如果淘汰掉他,在2班换一个人上来,问题就不存在了。”

    “如果你打算留下徐兴国,庄严、唐文凯、许二必须走,因为他们三个人留下任何一个都会拖累1班。”

    许卫国仰起头,看着天花板。

    其实经过小半年的集训,1班的情况他并非没有一点儿了解。

    甚至他还知道徐兴国和庄严曾经是一个连队一个排一个班出来的老战友。

    只是这两位的关系似乎有些奇特。

    他们合不来。

    相较起来,许卫国觉得庄严的问题少一些,徐兴国的问题大一些。

    因为徐兴国的训练非常优秀,所以许卫国一直期待经过长时间的训练磨合让两人达到默契的配合。

    没想到唐文凯的加入,让事情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

    何教员和教员组的其他人看问题也很准,给出的方案是两套。

    而自己作为集训队大队长,就是最后拍板的人。

    可是

    这道选择题可真是难做啊。

    他对徐兴国的军事素质是相当青睐的,更何况,徐兴国还是红箭大队的中尉军官。

    这涉及到G军区的颜面问题。

    但是让庄严走,许卫国觉得更不可能。

    庄严是一个优秀的领导者。从集训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1班的班长。

    骤然换掉他?

    怕是损失更大。

    “名单先放在我这里,让我好好想想。”

    许卫国合上文件夹,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头疼。

    这可真是一件头疼的事。

    “是!”

    何教员起身,敬了个礼,转身离开。

    等何教员走了,许卫国的目光重新落在那个蓝色的文件夹上。

    呆呆看了好几分钟,他忽然无奈的笑了起来。

    手掌是肉,手心也是肉。

    难啊

    庄严被叫去谈话的时候,他正在训练场上和其他队员一起练飞刀和飞锹。

    “庄严,大队长找。”

    大队部通讯员站在场边,朝他大喊。

    场中的所有队员都停了下来,目光齐刷刷落在了庄严身上。

    大队长找?

    不少队员的心都咯噔一下。

    作品考核完毕之后,大家都等着宣布最后的结果。

    这可是定去留的最后一个决定杏的结果。

    按照以往的管理,一般晚上就会在晚点名的时候直接宣布。

    但是昨晚一点动静都没有。

    队员都都在偷偷打听,试图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据说教员组在会议室里关起门来讨论,一晚上都没走出来。

    这是听起来就奇怪了。

    不就是成绩嘛?

    谁好谁留,有那么复杂?

    越是拖延,大家心中咏是不安。

    指导今天早上出操、收操、早饭开饭,三次集合的机会都没有宣布任何东西。

    到了早上训练,大家都在悄悄议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最热门的一个说法是,唐文凯让教员组犯愁了。

    人家好歹是军长的儿子,现在成绩虽然不算最顶尖,可好歹也没比一班的正式队员差哪去。

    留下还是不留下,教员组当然要审慎考虑,免得得罪军长。

    也有人认为这是扯淡。因为昨天唐文凯表现很优异,除了开始的时候有些小错误,后来基本上体现出一个优秀的侦察军官应有的水准,不比其他人差多少。

    现在,大队长忽然派人了叫庄严,恐怕是因为庄严是1班的班长,有一定建议权,而且在整个集训队里,庄严的素质是最强悍的,所以大队长让他去,莫非是要提供参考意见?

    庄严脱下背囊,背着枪跟着通讯员去了大队部。

    进了门,敬了个礼,把枪放在桌边。

    “队长找我什么事?”

    “坐。”许卫国让通讯员倒了杯水,然后让他出去,还嘱咐带上门。

    见许卫国的神色凝重,庄严略微猜到一二。

    难道真的是关于去留的问题?

    一想到这个问题,庄严不禁感到有些口干,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把里面的水喝掉三分之二。

    然后清了清嗓子,等着许卫国发问。

    许卫国果然直接,开门见山道:“你对徐兴国有什么看法?”

    “啊?”

    这个问题令庄严措手不及。

    “我是在问,你觉得徐兴国应不应该继续留下来?”许卫国改变了说法,更加直接。

    庄严感觉脑袋有着涨。

    这问题可真是问“对人”了。

    真是个令人头大的问题。

    “留不留下,我觉得而应该是教员组的决定,我只是个班长。”庄严说:“好像不该我来发表意见。”

    许卫国盯着庄严的脸,盯了好一阵,才道:“你和徐兴国是老战友了,对吧?”

    “是。”庄严毫不忌讳:“从新兵开始至今。”

    “关系怎样?”许卫国问。

    庄严忽然苦笑起来:“我跟他怎么说呢,也许我个人看法不算客观。不过我可以告诉大队长的是,我们一起去教导队,一起去参加比武,一起被红箭大队选中,然后一起去参加T国特种兵集训的预选,他落选,我选上了。”

    许卫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听你这么一说,我算是有些明白了。”

    庄严说:“如果你问我对徐兴国个人的意见,我只能说他是一个相当优秀的特战军官,他的执着和努力比我见过任何一个人都要凸出。”

    “如果我问你,他的领导能力呢?比比你自己,你觉得谁更胜任1班班长这个职务?”许卫国的话简直是一根锐利的箭矢,既尖锐,又令人避无可避。

    庄严如坐针毡。

    他可太了解徐兴国了。

    这家伙什么都好,就是在某些对待个人荣誉的方面可绝对不是一个大方的人。

    许卫国这是怎么了?

    庄严觉得他是故意要问这些尖锐的问题。

    非得要逼得自己说徐兴国的不好?

    “大队长,你今天可真是给我下套了。”

    他无奈地苦笑起来。

    许卫国说:“一个优秀的领队,不光是要智商,也需要情商,带领队员,不光要训练好,还要能团结同志。所以,你得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看来,许卫国是真的故意而为之。

    庄严只能坦诚地说出自己的看法:“大队长,我这么跟你说,徐兴国担任班长带领大家出国竞赛没任何问题。他的能力不比我差,听说这几年他在红箭大队也带领队里的尖子拿过不少全军比赛的名次,足以证实他的实力。”

    “你的意思是,他比你更适合当班长?”许卫国问。

    庄严笑着站起来,对许卫国说:“他可以替代我,但是我有个要求,我必须退出。”

    许卫国笑着绞着手,看着庄严:“是因为你和他之间一山不容二虎?”

    庄严还是笑:“大队长,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他当选班长我退出,不是我觉得和他一山不容二虎,是我为了1班着想,你让我说啥,我也不想解释,总之你让他当班长,我向你提出退训。”

    许卫国说:“你就连这一容人的气量都没有吗?”

    庄严敛起笑容:“不,我根本不是容不下他,否则也不会跟他一起集训几个月了,我只是为了比赛,为了拿到更好的成绩。”

    许卫国说:“你是在向我提出退训请求吗?”

    庄严叹了口气:“你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能咋样?行吧,我就退训吧,这样对其他人都好。”

    许卫国说:“行,我接受你的退训申请,你现在可以回排房,休息下,晚上有车来接你。”

    庄严点点头,敬了个礼,转身离开。

    求月票!

    第二更!

    第三更马上继续!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