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098章 轩然大波  特种岁月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收操回到排房后,庄严已经去洗漱间收拾干净,储物柜里的东西也取出来了,枪也放在背囊旁边,就连床铺都卷起来,剩下光秃秃的床板,人坐在小板凳上看书。

    4师的兵都感到很难受。

    庄严在4师侦察营,甚至整个4师的声誉都很高。

    所有兵,哪怕是曾经被他击败的1团的冤家,虽然对侦察营咬牙切齿口口声声要再来一次演习一雪前耻,可都打心眼佩服庄严。

    部队里的人嘛,都认实力。

    许二将背囊重重摔在地上,一肚子鬼火发泄出来了:“妈了个巴子!我也要求退训!”

    牛世林相对许二要成熟不少,好歹兵龄长一些,他默默铺开防水布,开始擦拭那支心爱的狙击枪,看了一眼许二说:“激动个啥?要走就走,在这里嚷嚷什么?没看到我在擦枪吗?擦完晚上和连长一起走。”

    许二还是气愤难平:“妈的!队领导瞎了狗眼!”

    他扫了一眼排房。

    “不是我许二吹牛逼!这个房间里,谁敢说比咱连长的军事素质好?别以为我们侦察兵就比不上老特!咱们连长当老特的时候,其他人算个屌!”

    这话有冲动,有带着脏话。

    许二这鸟脾气本来就不是什么省油灯。

    这会儿怒发冲冠,后果都不计了,反正庄严一走,他觉得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

    最好将他一起淘汰拉几把倒!

    这话挺得罪人的。

    尤其是那帮老特。

    虽然都知道许二说的是实话。

    这这一口一个几把一个屌的,听起来是在太刺耳。

    几个老特士官立马站了起来。

    “许二你特么说谁呢?!”

    许二一点不怵,反倒是胸脯一挺:“咋地,我说错了?

    “别把你们连长搬出来,有种你说说自己。”

    老特们反击了。

    许二说:“我咋了,我很差吗?不服去一楼练练!”

    一楼有个健身房,里头有个搏击场。

    许二别的别不过老特,他心里跟明镜似的清楚,但是说搞搏击,他还真不怕。

    好歹在家也是武术冠军,这半年多来,天天跟屁虫一样跟着庄严,天天缠着学各种搏击术。他本人有底子,也不缺天赋,在这方面绝逼一把好手。

    老特们哪能咽下这口气。

    “去就去,你个新兵蛋子,今天就教下你什么叫老兵。”

    整个排房里,兵龄最短就是许二。

    在部队,敢跟老兵叫板的新兵可真不多见,有也被治的服服帖帖的。

    “走就走!谁怕谁!”许二倔脾气上来,斗牛场里的十头斗牛都拉不回来。

    反正不打算留下,干他一场痛痛快快再走。

    终于违反不违反纪律?

    艹!

    大不了领导看到就说是在切磋练习!

    反正是搏击场,又不是私斗!

    几人转身就要出门下楼。

    庄严忽然站了起来。

    “够了!你们是不是都觉得自己可以翻天了!是不是皮痒想打架?我告诉你们,我心情不好,要打可以啊,我来!”

    一边说,一边走过去,从许二和几个老特中间穿过去。

    老特们傻眼了。

    许二也傻眼了。

    在这个排房里,他是谁都不服,唐文凯都治不了他,可庄严除外。

    房间里静了下来。

    谁都不吭声了。

    徐兴国忽然从自己的床边站起来,走到几个老特身边,训斥道:“看你们几个像什么样子!是不是觉得自己连纪律都可以无视了!?想打架?打得过我吗?!回自己的位置上去!”

    老特们散了。

    许二也回到自己的床边,开始收拾东西。

    徐兴国看了一眼许二,又看看牛世林。

    然后对庄严说:“庄严,你劝劝你的兵嘛,他们是很有机会出赛的,就这么走,多可惜不是?”

    庄严扫了一眼徐兴国,最后还是没说话,转身回到自己的床边。

    “许二、牛世林,停一下。”

    两人抬头看着庄严。

    庄严说:“别收拾了,把东西都给我放下。”

    俩人停了下来,不过手还是没离开枪和背囊。

    “听我说,我走归我走,跟你们没关系,我还是那一句,有机会出去比赛,那是很长见识的,当兵一回这样的机会可真不多,没必要放弃,如果你们还当我是你们连长,把东西放下,放好,然后准备去开饭。”

    许二和牛世林面面相觑,不知道听好,还是不听好。

    庄严忽然发现一件事,忙问道:“对了,营长呢?”

    三人这才发现,唐文凯不见了。

    “老连长!你这是怎么一回事?”

    唐文凯站在许卫国的办公桌前,强压着胸中燃烧的熊熊怒火。

    “庄严怎么会被退训了?这决定是你做的?”

    许卫国看了一眼唐文凯:“是他自己申请退训。”

    唐文凯没料到情况会是这样,人站在原地,木了。

    良久之后,他皱着眉头,用十二分怀疑的口气问道:“庄严自己申请退训?这是开国际玩笑!”

    “事实就是如此。”许卫国不慌不忙地将笔套盖好,把文件合起来放在一旁。

    “你以为是我强迫他退训?我还没那么傻。”

    “可你也不能接受他退训不是吗?”唐文凯说:“他不比任何一个队员差!这你是知道的。”

    许卫国的回答,让他的火气顿时消了一半。

    想想也是不可能。

    他了解许卫国。

    老连长可不是那种有眼无珠的人。

    许卫国说:“他的态度很坚决,我只能允许。另外,你这是来向我兴师问罪的吗?”

    说着说着,口气就严厉起来。

    唐文凯一怔,他直接闯到许卫国的办公室,气势汹汹询问庄严的事,从这一点看,是有点儿兴师问罪的意思。

    而且,从服从命令的角度,他的行为有些唐突而且不合身份。

    许卫国看着哑口无言的唐文凯,俩人都没说话。

    临了,许卫国口气缓和下来,说:“先回去。”

    唐文凯没动。

    许卫国本来已经低下头重新看文件,见状又抬起头来:“我说让你回去!是不是当了营长,连服从命令四个字都忘了?”

    唐文凯咬了咬牙,立正敬了个礼,转身离开。

    刚出门,何教员上门了。

    俩人在走廊里擦肩而过,何教员本来打算和唐文凯打个招呼,后者仿佛当他透明似的,直接走了过去。

    “噫”

    何教员有些愕然。

    “这是吃了枪药了啊?”

    他摇头苦笑。

    庄严退训,在集训队里掀起的波澜可真不小。

    进了门,看到许卫国在看文件,何教员还没开口,许卫国已经抢先问道:“老何,你过来也是想问庄严的事情对吧?”

    何教员是教导大队教员组的组长,算是老资格了,和许卫国也是老搭档。

    他摘下小帽,在对面的椅子里坐下。

    “大队长,之前你可没跟我说要庄严退训的。而且,我的意思其实也不是要庄严走,你是不是误会了?”

    “没误会。”许卫国头也不抬:“庄严是自己退训的。”

    “啊?”

    和唐文凯一样,何教员愣了。

    许卫国这才抬起头,看着何教员:“怎么?你觉得我处理得不恰当?”

    何教员苦笑道:“同意他退训这”

    许卫国也不说什么,手里拿着红笔,在表格上刷刷划了几笔,然后把文件夹调转,推到了何教员的面前。

    _

    月票榜又要被后面追上**了,向大家伙求月票了。

    今晚写出这个小情节的结局,好不好。

    给我点票吧,凄凉死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