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100章 离队,送别  特种岁月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那一天,那场雨,在徐兴国看来,是全年里最大的一场暴雨。

    队伍解散之后,所有人都会排房避雨,只有他一个人还留在原地,如同雕塑。

    许卫国是最后一个离开的。

    在这之前,他本想和徐兴国谈谈。

    但是最后还是选择放弃。

    他只是上前,轻轻在徐兴国的肩膀上拍了拍,然后转身离去。

    徐兴国已经是军官了,不是十八二十刚入伍的小兵。

    成人的世界了,有些事情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庄严是倒数第二个离开的。

    和许卫国一样,庄严也想去安慰徐兴国。

    对于许卫国决定自己留下,他感到意外。

    这意味着,在许卫国的建议下,两个军区的首长都同意了他的选择。

    木已成舟,无法改变。

    庄严知道,即便自己想让,恐怕都无法改变任何决定。

    这不是菜市场,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不过他知道,现在去安慰徐兴国于事无补,指挥徒增矛盾,没有丝毫的益处。

    所以他也走了。

    他和许卫国的想法也是一样。

    成年人的世界里,有些事情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你明白就不明白,不明白就不明白。

    没人有必须安慰你和开解你的义务。

    雨哗哗地下,噼里啪啦砸在徐兴国的身上。

    楼上的阳台处偶尔露出半张脸,朝下张望一下,然后消失队友们都在替他担心。

    怎么会这样?

    徐兴国想不通。

    既然选择庄严,为什么还找自己谈话。

    为什么庄严选择退训,却依旧点了他的名字,让他留下担任班长,带领全队去E国参加国际竞赛?

    为什么?

    自己就真的和庄严相差那么多吗?

    多年来,和庄严之间的一点一滴如同幻灯片一样闪过脑袋。

    轰隆隆

    闪电照亮了营区,雷鸣声震耳欲聋。

    徐兴国仿佛什么都没听见。

    水砸在头上,在发间汇成消息,唰唰地往下流。

    而他却浑然不觉。

    整个世界在宣布最后一个名字的时候就已经瞬间远去。

    现在的徐兴国仿佛置身在一个异度空间里。

    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两个红箭大队的兵拿着雨衣下了楼,跑到徐兴国身边,将雨衣罩在他的身上。

    徐兴国浑身一颤,终于从另外一个世界里回到现实之中。

    看着两个手忙脚乱将雨衣盖在自己身上的兵,他突然爆发了{

    “滚!我不需要你们的怜悯!”

    他转身离开,不是回营房,而是去大队部。

    两分钟后,徐兴国出现在许卫国办公室的门口。

    何教员此时也在大队长办公室里。

    看到徐兴国,他目光里有了些惊诧。

    “兴国,这个决定”

    “我不需要你们给我解释。”

    没等何教员把话说完,徐兴国已经打断了他的话头。

    “我过来不是要一个理由,而是做一个申请。”

    许卫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你说吧。”

    “我申请立即离队。”徐兴国说:“既然你们已经决定让庄严担任1班,我已经在淘汰名单上,我希望能马上离开这里。”

    “这个”何教员想挽留,因为晚上加菜,为被淘汰的12个人践行。

    他再次被打断。

    许卫国伸手示意何教员不要继续往下说。

    “我同意你的请求,你现在可以回排房收拾行李,我会安排一台车在楼下等你,你收拾完直接下楼就可以上车,司机会将你送到火车站。”

    “谢谢。”

    徐兴国双眼通红,人却没有哭。

    他倔强地敬了个礼,最后消失在门外。

    何教员愣在原地足足十几秒,然后冲到窗前。

    隔着窗户玻璃望下去,徐兴国的身影出现在楼下,然后在雨中踯躅而行。

    许卫国过来,也站在窗前。

    数分钟后,徐兴国的身影终于消失在雨幕之中。

    “大队长,你说徐兴国会不会出什么问题?”何教员不无担心地问道。

    “你值的是什么?”许卫国问。

    何教员眉头微微一皱,琢磨了一下道:“会不会想不开啊?”

    许卫国默默看着窗外,半晌才道:“不会,徐兴国是一个十分爱自己的人,一个这样的人,是不会想不开的。”

    “唉”何教员叹了口气:“他倒不是不优秀,只是在领导才能上还是比不上庄严。”

    许卫国说:“他暂时还是想不明白的,正如我刚才说的,他很自爱,自爱到有些自恋,自恋就会被蒙蔽双眼,错误都不是自己的,是别人的,失败也不是自己的,是其他原因造成的。”

    何教员无语,许卫国说的很对。

    临了,才道:“不过,这样做,怕是以后他会恨死庄严了。”

    许卫国说:“这不是在我的管辖范畴之内,也不是我应该担心的事情。心胸很重要,也是领导才能的一种。庄严可以带领红箭的兵,但是徐兴国带不了4师的人。如果他能想通这一点,他会有所进步。否则,心胸就限制了他的眼光,也会决定他的高度。”

    徐兴国在排房里收拾东西的时候,所有人默默地看着。

    和庄严不同,这一次,没有人想许二那样闹得要拆掉房子一样。

    整个过程中,徐兴国一言不发,嘴巴上缝了线似的。

    收拾东西的速度很快。

    十分钟不到,全部收拾完毕。

    背着背囊,提着前运包,他头也不回走出排房。

    红箭大队的几个兵默默跟着,一直送下楼。

    庄严没去送。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送,俩人之间处于一种及其尴尬的位置上。

    徐兴国下了楼,庄严走出门口,站在走廊上朝下看。

    忽然,有个其他部队的队员跑过来,朝排房里伸头看了一眼,然后退出来,见庄严在走廊上便问:“庄连长,徐副连长呢?”

    庄严说:“已经走了。”

    那个兵看看自己手里的黄脸盆和里面的洗漱工具,一跺脚道:“他洗漱间的东西还没拿,我去洗脸刚好瞧见了,给他拿了回来。”

    庄严一怔,抢了过来,飞快跑下楼去。

    “回去吧。”营房前的公路边,徐兴国对自己手下那几个兵说:“我不需要你们送!”

    几个兵没说话,默默看着徐兴国。

    庄严出现在雨中,跑到车旁:“老徐,你的有东西忘了拿。”

    说着,将东西递过去。

    徐兴国正准备上车,人站在车门边,回头看到庄严,眼中闪过一丝讶异。

    仅仅一瞬间,表情马上冷了下去,如同冰雕般没有温度。

    东西他没接,庄严双手还是拿着脸盆,伸到他的面前。

    良久之后,徐兴国突然猛地挥手,脸盆飞了起来,里面的口缸牙刷毛巾全部应声落地。

    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很快被雨声掩盖,徐兴国冷冷看了庄严一眼,拉开车门,上了门。

    嘭

    门重重地关上。

    车窗黑乎乎的,看不到里面,庄严看不清后座上的徐兴国。

    车子滑出十几米外,加速,车轮溅起水花,很快消失在集团军教导大队的门外。

    第三更了。

    刚才很多人今晚字数少,我刚才配河东狮出去吃饭,拼命赶回来都要码出第三章。

    虽然我写的书一般,可是诚意满满。

    各位老板看在诚意的份上,给点月票?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