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102章 前进,远东  特种岁月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一切都在密锣紧鼓的筹备之中。

    出国参加国际侦察兵比赛的名单最后敲定后,训练强度开始下降,每天依旧有训练,但是强调严格按照作息时间表进行,不得额外加训。

    背囊、战术背心等等物资全部发了新的,在最后的一段时间里,体能训练开始缩减,让队员体能获得逐渐的恢复,增加了射击和技巧杏科目训练,每天都在训练场上不断造子弹造火箭弹,打到人都要吐了。

    教员组也来了新人,是军区派来的翻译官,是个少校,叫做方正。

    方正少校在E国的军事学员交流学习过,俄语娴熟,对当地的军队习惯还有地方人文环境也颇有了解。

    他负责这次出国比赛的官方翻译,并且教授大家一些日常用语,例如:1.Привет!/你好!  2.Доброеутро!/  Добрыйдень!/  Добрыйвечер!早晨(下午/晚上)好!

    仅仅是一些很简单的日常用语。

    出国比赛队的领队也确定下来了,是C集团军的副军长赵彦军,副队长是许卫国,指导组组长是何方何教员,指导组下面还有其他三名教导大队的教员,除此之外还有十几个保障人员和2个军医。

    让大多数老特们眼前一亮的不是这些粗糙的老爷们,这些人大多数还是熟人,相处好几个月了。

    那天突然来了个女中尉,直接就搬到了宿舍楼的二楼一间原本是值班区队长使用的单间里住下了。

    来的那天,正好是早上收操,大家伙穿着体能服在一楼刷牙,许二凭借那双贼溜溜的双眼第一个发现有辆车从大门口处驶入,然后缓缓开到了宿舍楼前,最后停在了路边。

    满嘴泡沫的许二还以为又来什么新的参赛队后勤人员虽然参赛队只有12人负责上场比赛,但是后勤各种保障人员其实比正式参赛队员还要多。

    车门打开,车上的人刚下来,许二一口牙膏水就喷在了面前的洗手台上。

    “我艹!”

    他嘴里还有谁,含糊不清的喊道:“你们看,美女军官!”

    要说在这种特种部队或者集训队里最稀罕的是啥,那就不得不说是女军人了。

    尤其是漂亮女军人。

    庄严见过的女军人不少。当兵那会儿在1师,师部就有通讯女兵,师医院也有女兵护士。

    同样,4师也有。

    但要说漂亮,后来去了红箭大队,到军区通讯站和总医院见识过了,才知道啥叫漂亮女兵。

    庄严抬头一看,果然看到一男一女,一个上尉一个中尉从勇士车上下来,手里还提着前运袋,背上背着背囊,抬着头打量着面前的宿舍,似乎在等人。

    女军官长得清爽利索,齐耳短发,模样俊俏,身穿迷彩服,别有一番风采。

    “连长,我去看看,看看人家有啥要帮忙的。”

    许二抹了抹嘴上的泡沫,扔下东西人像猴似的蹦了出去。

    很快,他出现在营房前,居然上去和女军官各种扯,然后帮人提着前运包往楼上去了。

    看来,是过来报到的出国参赛队的后勤保障人员。

    既然是女军官,八成就是医护人员了。

    唐文凯过来站在庄严身旁,伸头朝外面瞧了一眼,说:“不行啊,你看看咱们的兵,见了个姑娘就跟丢了魂儿似的。”

    牛世林也在旁边,闻言说:“营长,那是许二,你看其他人就没他那么骚。”

    唐文凯为人比较保守一点,说:“待会我要找许二谈谈才行,像什么话!”

    庄严笑道:“营长,战友之间嘛,帮忙也应该,咱不能看到个兵跟女军官说几句就朝那方面想”

    忽然,话锋一转,说:“其实,如果不违反纪律,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没准还能成一段美满姻缘。”

    唐文凯愕然地看着庄严:“你是连长啊,你可不能有这种想法。”

    在部队里,男女关系就是禁区,碰不得。

    这一点大家都十分小心。

    庄严说:“我跟你说个故事”

    然后转过头问不远处红箭大队的齐天林:“天林,你们大队的苏副连长,认识吧?”

    “认识啊,三连副。”齐天林想都没想就做了回答。

    庄严回头对唐文凯说:“他媳妇严爽,是总部的翻译,搞T语的,当年我去参加出国选拔,她负责教我们T语。苏卉开那小子跟我去总部参加选训,选训没选上,却被他追到了人家严爽,现在俩口子不是恩爱得很嘛!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不违反纪律,自语恋爱那没毛病。”

    齐天林听了,马上附和:“对对对,我们都知道嫂子是苏副连长当年去参加总部选拔的时候认识的,你不知道,我们大队里的人都说,他们在一起简直就是‘美女与野兽’,苏副连长是咱们大队体能最凶悍也最能打的人,可人家嫂子那一个叫斯文。”

    庄严笑呵呵道:“严爽那叫看起来斯文,你没见过你们苏副连长在他老婆面前温顺得跟小绵羊似的?他敢大声说半句话?”

    齐天林和几个红箭大队的老特听了,顿时笑得前俯后仰。

    大家都知道庄严说的是事实。

    其实,庄严故意提及这个话题,是想和红箭的队员们拉进距离。

    让他们觉得自己是真正的“自己人”,部队虽然讲究五湖四海,也绝对不能搞山头主义,不过不同的单位之间有着天然的竞争属杏,即便是一个参赛队,也难免和别的单位队员有比较。

    现在,参赛队里都是C集团军特种大队和4师的人多,这俩个单位实则是一个单位,同属C集团军,倒显得红箭大队的兵是外人了。

    庄严就是维系双方的纽带,他当班长其实许卫国是经过了详细考虑的,也只有他,能让双方都相处融洽,也更能服众。

    后来,大家很快知道了那个女军官叫做朱钰欣,医科大毕业一年多,在N军区总医院工作,外科医生。

    这次出国比赛,随队有两个医生,一个上尉男军官,叫肖白;另外一个就是朱钰欣。

    在出国前的一个礼拜,所有人员全部报到完毕。

    出发那天是早晨9点在军用机场登机。

    和庄严从前去T国不同,那会儿庄严是坐的民航前往,这次由于双方国家接壤,然后经过协调,直接称作军用运输机,带着装备乘坐伊尔76直飞新西伯利亚。

    老特们见伊尔76倒不是第一次,但4师的侦察兵从前只接触过陆航的直升机,都直-8和米-171之类。

    而伊尔76这种巨无霸,他们还是第一次接触。

    况且,这一次还携带了两辆86A步兵战车,一起运往西西伯利亚。

    在空军机场下车,看到停机坪上的伊尔76,许二和牛世林嘴巴都合不拢了。

    “哇!这玩意就是伊尔76吗?”

    “真特么大啊!”

    “可惜不让照相,不然拍一张回去多好。”

    “有宣传干事排,你看那边,咱们这次全程都有宣传干事跟拍,到时候找他拿一张留念好了。”

    看着自己手下的两个兵就像小孩子过年一样高兴,庄严忍不住问:“咋样?是不是觉得很爽?”

    牛世林笑道:“爽!”

    许二说:“爽透了!”

    庄严说:“当初逼你们好好训练没错吧?我记得,刚来1连的时候,多少人背后骂我?你当我不知道啊?你们背后都喊我‘庄阎王’对吧?”

    牛世林和许二俩人连蓦地红了。

    庄严看来什么都知道,就连自己训练顶不住的时候也骂过状元女王。

    “连长,那不算骂,那是夸你,你比阎王爷都威猛!”

    许二厚着脸皮拍马屁。

    庄严说:“得了吧!许二,就你那狗脾气,刚开始的时候恨不得把我摁在地上一顿揍了是吧?要不是你打不过我,你还真敢这么干。”

    许二脸色更红了。

    “记住了,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这次机会是你们平时流血流汗赢回来的,珍惜了。”

    “是!”许二啪一下来个立正:“连长,我许二话搁这里了,老子绝对不给队里拖后腿,不然回去你剁了我!”

    庄严说:“剁了你干嘛?你又不能吃,又不好吃!”

    几个人在闲聊时,两台86A已经上了飞机。

    一番折腾后,手续办妥。

    领队的赵彦军一挥手:“登机!”

    二十多分钟后,伊尔76在跑道上慢慢滑行,最后一飞冲天,在天上调转机头,朝北方飞去。

    第二更!

    求月票啊!!!!!!

    月票多我明天加更!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