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103章 达瓦里希  特种岁月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西伯利亚位于北亚地区的一片广阔地带,西起乌拉尔山脉,东至杰日尼奥夫角,北临北冰洋,西南抵哈萨克斯坦中北部山地,南至蒙古、外兴安岭。

    来之前,队里不少人对于这片土地既熟悉,又陌生。

    熟悉的是E国是已经解体的前苏的最大继承者,曾几何时,这个国家十月革命为华夏送来了马克思主义和列宁思想,曾经是我们口中亲切的“老大哥”。

    庄严之前没有来过这个国家,在认识林清影之前,庄严对这个国家的印象最多只停留在老家滨海市里五六十年代留下的大批苏式建筑。

    那些方正高大宏伟而且略显古板而且单调冷峻的建筑风格一如这个国家曾经的岁月,弥漫着浓郁的时代色彩。

    在机场降落后,E国西伯利亚军区的格罗巴耶夫少将带着随从在机场迎接。

    军事交流同样也讲究对等,关系到大国尊严,PLA这边的领队是副军长赵建军,大毛哥这边来的也是少将。

    当然,除此之外,格罗巴耶夫少将的身边还跟着一个负责翻译的金发美女军官。

    庄严从前在T国军训,一直跟着他蹭吃蹭喝的那位跑步极快的卡西姆少尉,就是H国的,而H国当年和E国可是同属前苏,可谓是一脉相承。

    所以庄严对E军的军衔还是有一定了解。

    金发大毛妹军官挂的是少尉军衔,和PLA的军衔其实差不多,一杠一星。

    双方见面,格罗巴耶夫少将上来就喊了一句:“товарищгенерал-майор,Добропожаловатьвновосибирск!”

    旁边的金发大毛妹立马用字正腔圆的中文翻译:“少将同志,欢迎来到西伯利亚!”

    “尊敬的格罗巴耶夫少将,我很荣幸能够参与你们举办的这次国际侦察兵竞赛,希望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会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

    两人一番外交式的客套,队员们在一旁傻站,负责保障的兵反而是最忙的一群人,忙着卸车、卸下各种装备。

    后来干脆去了军用机场的一处会议室里坐下边聊边等。

    外交辞令听起来是在乏味,队员们最感兴趣的是机场上停的零星几家苏系和米格系战机。

    在会议室里坐了一个小时左右,飞机上的东西总算全部卸下,两辆86A也上了大拖车。

    格罗巴耶夫少将这才请大家伙上车离开。

    领队的赵彦军和格罗巴耶夫少将乘坐吉普车,而队员们则是坐在一辆绿油油的俄制军用大客车上。

    车前后方都有大毛子的警卫车辆开路。

    不得不说是大毛子的驾驶技术果然粗糙,虽说新西伯利亚市是E国仅次于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第三大城市,但道路建设却不如国内,加上大毛子的汽车制造只讲究批示耐用,不讲究舒适,所以人坐在里头颠得厉害,跟坐步战车一样。

    窗外的风景倒是宜人。

    现在已经是五月底,新西伯利亚进入了夏季,到处都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景象。

    从年前提到西伯利亚,总想到冰天雪地,第一个蹦出来就是无边无际的雪原,然后是著名的流放地。

    可是这一看,才知道在这里的土地居然如此肥沃,到处水美草丰,到处绿树成荫。

    林清影从前和庄严聊天的时候偶尔也会谈及E国这地方,由于林清影当年在这里读书的时候,前苏崩溃还不久,家里的大毛二毛三毛都吵分家,而且还都误信了西方经济学家的“休克疗法”,经济还真是休克了,国家都差不多没了命,到处物价飞涨,通货膨胀,国家处于崩溃的边缘。

    印象中最深的是林清影提到的一件事,林清影说她当年在E国经济最差的时候去买食物,由于卢布在飞速贬值,所以大家都争相抢购,排队慢一点儿,到自己的时候恐怕价格都涨一倍不止了。

    在排队的时候,她看到了一个士兵,穿着军装在排队,抖抖索索的,就排在她的前面。

    轮到士兵的时候,林清影亲眼看到那个年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士兵翻遍了口袋,最后只够钱买一块大列巴

    也不知道是出以于什么原因,也许林清影本来就是军人家庭出身的孩子,对穿着军装的人有着特殊的感情。

    见到这种情形,她忽然莫名的心酸。

    那天,她主动上前为那名士兵买了单,还送给他不少的面包和红肠。

    庄严当时听了这事就开玩笑,说那是不是人家长得帅,你起了恻隐之心?

    林清影听了摇头,想了半天才说:“老公你知道吗?一个国家,连自己的军人都吃不饱,这个国家是没有尊严的。”

    当时那句话让庄严感到无比震撼。

    想想却不无道理。

    如果一个国家的军队都吃不饱,那么它的国防衰弱到什么程度了?

    这事连庄严越想都越感到心酸。

    曾经风光无比的世界两极之一,瞬间土崩瓦解,民生凋零,国防衰弱。

    那个年代,大毛二毛三毛自己闹得不亦说乎,西方的列强们站在一旁看热闹。

    曾经让无数大毛引以为傲的航天飞机躺在破旧的仓库里,尘土覆盖,无人问津

    曾经令北约惶恐的巅峰之作的19架图-160轰炸机,大毛拿走了8架,而剩余的11架,二毛无力维护,又不卖兔子,结果被鹰酱和汉斯猫、约翰牛这帮家伙忽悠瘸了,最后全拆成废铁

    最后一艘刚刚建好还没装配的瓦良格号航母在黑海造船上的船坞里停着,副总统问厂长马卡洛夫,怎样才能将这艘航母完工?

    马克洛夫看了一眼旁边这位政客,说了一番令人心酸的话建造航母需要一个伟大的祖国,它需要前苏联国家军事计划委员会和九个国防工业部、600个相关专业和相关的8000个配套厂家、数千名相关工程师和熟练的技工。但是这些,已经都不复存在了

    其实当年瓦良格号一共造了两艘,一艘众所周知,被兔子买走,几经波折才回到国内。

    而在黑海造船厂这艘,却最后被鹰酱的商人忽悠以150美元一吨的价格当废铁给拆卖了

    看着窗外不断飞逝的景象,庄严的内心汹涌着,思绪万千。

    忽然,车窗外出现了一片巨大的坦克场。

    视线之内,整整齐齐的数以百计的坦克排在那里,场面颇为壮观。

    不过仔细一看,却感觉不对。

    那些坦克的履带之间的草长得有人那么高,坦克的炮塔和车体上锈渍斑斑。

    有人车里的队员开始议论起来,大家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坦克全部仍在了路边。

    难道这里是坦克坟场?

    可惜,金发大毛妹已经不在这辆车上,而在前面两个将军的车里。

    “连长,怎么那么多废坦克?”许二忍不住问。

    庄严伸头看了看车里,有个E军的中尉在带车,于是起身走过去,在他的身边坐下,用俄语交谈起来。

    __

    第一更!

    求月票!

    唉

    月票被爆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