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106章 第45特战团  特种岁月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如果提起这个第45特种作战团,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部队。

    但是说到著名的e国特种部队“格鲁乌”,许多人就并不陌生。

    而空降兵第45特总作战团,实际上是总参谋部情报总局“格鲁乌”(Гpy)直接指挥其作战行动。

    这个特种作战团是由e军原独立空降兵第218特战营和901特战营合并而成,是一支功勋卓著的特种部队,有着极其丰富的实战经验。

    丰富到什么程度?

    1994-1995,该团参加了第一次车臣战争,1997年参加了格鲁吉亚-阿布哈兹冲突,在1999-2006第二次车臣战争

    也就是说,这支部队是刚刚从车臣战场上下来的部队。

    在庄严参加过实战,他很清楚,训练场上的艰辛和实战上的考验完不在一个档次上。

    “营长,我们的麻烦大了。”庄严无奈地笑了起来“这个45特种作战团是刚刚从车臣战场上下来的部队。”

    “啊?”唐文凯眼睛顿时圆了。

    庄严继续道“他们是格鲁乌特种部队旗下的一支。”

    果然,唐文凯听到“格鲁乌”三个字,顿时眼睛又大了一圈。

    稍稍熟悉前苏联军事历史的人都知道这支部队在历次战争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当年突袭afh,突破总统卫队杀入达鲁拉曼宫,将总统阿明打成马蜂窝的就是“格鲁乌”。

    “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卡西姆问庄严“我跟他们的几个头儿挺熟的,认识认识?”

    庄严问“你认识他们?”

    “对,之前和他们搞过联合反恐。”卡西姆说“都是一群不要命的疯子。”

    庄严看了一眼那些腰圆膀阔牛高马大的e军特种兵,点点头道“好啊,认识认识。”

    “去那边和大毛们打打招呼吗?”

    庄严指指45特种团那帮牛高马大的家伙,问唐文凯“好歹也是我们未来的竞赛对手,去聊聊?”

    唐文凯犹豫一下,摆摆手“不了,我又不懂俄语,去凑什么热闹。你去吧!”

    庄严也不勉强。

    的确,不懂俄语去和大毛子打交道,自己还要给唐文凯翻译,挺麻烦的,也显得不礼貌。

    之所以要跟着卡西姆去认识一下,是因为庄严想近距离和自己的对手聊聊。

    他就是这种奇怪的性格。

    现在,庄严感到的不仅仅是压力,更是一种亢奋的动力。

    就像一个武林高手,你最期待的是什么?

    独孤求败?

    不!

    那家伙天天灌醉自己,天天感叹世上没有值得一搏的对手,最后感到人生了无生趣,跑到深山老林里和一只大雕为伴了此残生。

    可见,无敌并不快乐。

    庄严这些年一步步在前进,军事上罕见对手。

    除了的那年在总部集训队遇到的老白毛那些人,只可惜,老白毛所属的部队根本就是个迷,就连自己也仅仅见过一次而已,根本没有再次交手的机会。

    这次,可以和真正上过地狱般战场的e国特种兵进行正面交锋,至少可以在赛场上比比高低,怎能不令他感到兴奋?

    “尼克莱!”

    隔着七八米,卡西姆已经举手打招呼。

    一个举着巨大杠铃进行站姿快速推胸的大毛军人停了下来,目光转向这边。

    “卡西姆!”

    他扔下那个至少150斤的杠铃,走到卡西姆面前,伸出蒲扇般的大手,和卡西姆握了握。

    接着,他似乎注意到了旁边的庄严。

    “中人?”

    他问卡西姆。

    没等卡西姆回答,庄严主动伸出右手和大毛子握手可千万不能用左手,按时很不礼貌的行为。

    “你懂俄语?”

    尼克莱眼中一亮。

    “很难得啊!”

    他马上把自己那只巨大的手伸过来,和庄严紧紧握在一起。

    庄严这才发现,面前这个家伙至少一米八五以上,自己好歹也有一米七八的高度,在他面前还是矮了一个头。

    而且,尼克莱的身形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么肯定是“野兽”这次。

    要撑破海魂服的肌肉每一寸都在想外宣示着自己的力量感,就如同这个国家一样,给人一种强烈的侵略性。

    庄严感到了手上的压力。

    他知道,大毛子尼克莱是在故意试探自己。

    对于一个远道而来的p军人,作为45特征作战团军官的尼克莱当然不能失礼,毕竟是友好邻邦嘛!

    可是,作为不同国家的军人,同样是特种部队的军官,他却忍不住要探探这个操一口熟练俄语的p青年军官。

    庄严是练过掌上功夫的。

    这么多年,他就没停过对自己的锻炼。

    早年杨松林传授的那套硬功练习方法和那副消肿化瘀有奇效的药方,他是一直留着,也一直用着。

    庄严的手,本来就跟铁钳一样,首长关节上到处都是厚厚的茧子,力量跟不用说,随便几块砖上来都能劈断。

    不光是尼克莱对他有兴趣,他对尼克莱也大感兴趣。

    要知道,和尼克莱这种“野兽”来一次比手劲的握手,那种感觉就像跟一头北极熊来一次亲密接触没啥分别。

    挺有挑战性的!

    庄严也在手里暗暗发力。

    来吧!

    你以为我真怕你大毛子?

    块头大就有用?

    老苏块头也大,老子也没怵过。

    卡西姆忽然意识到不好。

    庄严和尼克莱俩人就像两根雕塑一样僵住了,只有两只手握在一起。

    彼此时交握的指头压在对方的手掌上,出现了缺血的铁青色,有些地方出现紫红色,血液都被挤压在几个有限的地方。

    庄严的脸开始变红,尼克莱的脸色也在变红,跟喝了一瓶伏特加似的。

    周围的45特种作战团的官兵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头儿和一位来自东方的p军官在进行不显山不露水的较量,大家都停下了手里的器械,目光齐刷刷投向这里,聚焦在俩人身上。

    “你们”

    卡西姆想劝停。

    不过,他突然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因为没人搭理他。

    庄严眼里只有尼克莱,尼克莱眼中也只有庄严。

    俩人足足维持了一分多种,终于,尼克莱哈哈一笑,人退了一步,撤回了手。

    庄严赶紧松手也露出了微笑。

    尼克莱马上背起手,庄严也马上背起手。

    俩人都在暗自衡量刚才的交锋。

    “达瓦里希,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庄严。”

    大块头尼克莱点点头“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尼克莱,是45特种作战团的一名少校军官,你呢?你是p第四步兵师侦察营的?”

    庄严点头“对,步兵师第四侦察营的。”

    尼克莱有些不可思议“你们真的是步兵师侦察兵?”

    他刚才一点便宜都没占到,这令他大感意外。

    中国人相比斯拉夫人来说,因为人种问题,用来不占身形和力量上的优势。

    他本想煞煞这个p军官的锐气,至少在心理上打击一下。

    如果让对方疼的呲牙咧嘴,尼克莱觉得自己会马上松手,不至于令对方太出洋相。

    但是,对方的心里肯定以后了阴影。

    那就好办了,至少对之后的比赛是很有好处的。

    可是没想到,他觉得自己捏住了一只铁钳,而不是一只手。

    而对方的力气达到令自己也吃惊,他对庄严无可奈何,甚至最后不得不选择放弃,因为继续下去,连尼克莱自己都不知道谁会赢。

    庄严是客人,他是东道主。

    庄严输得起,尼克莱输不起。

    所以他选择主动放弃,结束了这场较量。

    但他不相信这是普通的步兵师侦察兵。

    如果真是,这就可怕了。

    他们的军区特种部队岂不是更厉害了?

    “对,我确实是4师侦察营的军官。”

    庄严自报家门,也不撒谎。

    尼克莱的眼里依旧充满了疑惑。

    “庄严是我的同学。”卡西姆补充“他以前在t国参加过海军特种部队的水下防御作战训练,当时我也在那里。”

    尼克莱曾经听卡西姆提及过那次集训,不过,t国一向和e国有点儿说不清的纠缠,至少大毛对t国的军人没什么好感。

    于是说道“啊,就是那些一点新意都么有,照抄seal和sas的所谓特种部队?”

    “哈哈啊!,没错,是那里。”卡西姆打了个哈哈。

    他知道,说服一个大毛子去尊敬t国的军队要比教会一头母猪上树还难。

    “庄是我们当年班里修炼最优秀的学员,最后的最佳优秀学员奖章获得者。”

    “噢?”

    尼克莱这回有了点反应。

    虽然e国不可能派人去t国参加水下防御之类的集训,但他清楚t国那帮家伙的操行。

    能在他们的地盘上拿下优秀学员?

    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你狠狠踢了他们的屁股?”

    尼克莱的话,让庄严有些不知所措。

    踢屁股?

    自己好像没那么干过。

    卡西姆解释道“尼克莱的意思是,你让t国的特种部队难堪了?”

    庄严这才明白。

    尼克莱的意思是指自己拿了优秀学员,是不是让同期的t国学员还有教官们感到难堪了。

    “我想,他们也不至于难堪,但至少对我们p军人多了一份尊重。”

    “嗯。我赞成你的说法。”尼克莱点点头“但我可不相信你是什么鬼步兵师的侦察兵,庄,你在骗我。”

    庄严也不解释,笑道“真的没有。”

    其实解释不清。

    因为自己的确在特种部队服役过,但目前的确也是4师侦察营的1连代理连长,如假包换。

    而这次来比赛的兵里,有步兵师的,也有特种大队的,咋说都没问题。

    不过,他故意将身份说低些。

    这样会让尼克莱惊讶之余,至少能放低姿态,符合中国人的行事风格。

    求月票!

    已经掉到第七名了

    凄凉啊!

    小众书籍,大家有票记得给我投投,也多多订阅,少一张票支持,都会在榜单上看都看不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