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107章 尼克莱少校的敬酒  特种岁月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从训练场上回到排房,唐文凯早已经在门外等着。

    看到庄严,便笑道:“怎样?见面了?什么感觉?”

    庄严举起自己的右手说:“较量了一下,果然是彪悍十足,要不是我坚持练了那么多年的硬气功,怕是真抵挡不住刚才那个家伙,简直不是人,是头熊!”

    “你输了?”唐文凯有些吃惊。

    在他看来,庄严很少会这么夸人。

    如果夸了,证明是看入眼了。

    庄严说:“没有,平手。大家没输也没赢。”

    俩人正聊着,谢尔盖中尉过来通知大家伙过去饭堂吃饭。

    这天,由于九个国家的参赛队全部到齐了,所以晚上的晚餐算是欢迎宴。

    虽然在军营里的食堂里举行,环境上和普通军营并没有分别,可是吃的东西却十分丰富。

    桌上,居然还摆着酒

    有伏特加,还有一种就,庄严从俄文上看出是甜酒,闻了一下,有股儿草香味。

    当然,还有鲜榨的果汁。

    各方首长轮流上去讲话,下面的兵们和年轻军官早已经食指大动。

    毕竟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并且落地之后至今没吃过东西,早就饿坏了。

    其实,真个参赛队里,除了庄严和唐文凯还算淡定,其他士官很多都是第一次出国参加比武,一切都那么新鲜,一切都感兴趣。

    虽然自从落地之后,赵彦军就已经集合了大家,宣布了纪律,要求必须每一个人都高度重视,都要明白自己是代表整个PLA和国家,军人的形象必须好。

    但是坐在饭堂里,兵们很快发现,除了自己这两桌人危襟正坐之外,别国的军人看起来反倒比较轻松。

    E国参赛队就坐在PLA参赛队的右侧,庄严看到尼克莱已经换上了迷彩服,胳膊上挂着他们空降兵第45特种作战团的臂章。

    似乎留意到庄严看到了自己,尼克莱朝庄严微微一笑,然后目光落在桌上的酒瓶子上。

    日!

    庄严立马明白这厮要干嘛了。

    都说大毛子没有伏特加就活不下去,PLA禁酒,他们看来并不严禁喝酒这事。

    很快,轮到格罗巴耶夫少将上前讲话并祝酒。

    巴拉巴拉了一通,无非就是通过比赛增进交流,然给彼此共同进步之类的话。

    下面的各国特种兵早已经有些乏了。

    庄严看到其中一桌戴着红色贝雷帽的黑哥们,其中一个年轻小伙子双眼死死盯着面前盘子里的牛肉和羊肉,嘴巴却咬得紧紧的,怕是一张开就要流得满桌都是。

    终于,格罗巴耶夫少将先生终于举起了酒杯。

    “各位,让我们举起友谊的酒杯!”

    翻译组的方正少校立即示意大家举杯站起来。

    所有人只好拿着面前的伏特加酒杯大约200-300毫升一个的杯子,然后纷纷站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投投向了许卫国,毕竟作为首长的赵彦军是前面的主桌上和格罗巴耶夫少将还有其他国家的高军官在一起,这里军衔和职务最高就数许卫国。

    “端起来吧,倒酒倒酒,入乡随俗。”

    的确,这里可是E国。

    E国是什么地方?

    那可是伏特加的故乡。

    伏特加是什么,对于E国人来说,它翻译过来就是生命之水!

    在大毛子的国家里,流传着这么一句话“酒是爹菜是娘,喝死就比枪毙强”!

    恐怕,全世界只有战斗民族配得上这句话。

    全世界的军队都是严控酒精的,但是,最严格恐怕算是现在的PLA了。

    不过,要说最没法管的,恐怕就数E军。

    E国军历史上,在八十年代中期,前苏总统戈氏倒尝试过全国禁酒,结果在禁酒时期,“自制伏特加”配方百花齐放,比如,把胶水或牙膏与水混和,过滤后饮用和伏特加一样;或者白面包蘸香水,或者把黑色光亮剂涂在面包上;最神奇的方法,据说是把桌子腿和糖、水一起煮,收集蒸气,味道和伏特加差不多

    第二年,因为喝这种“自制伏特加”而丧命的前苏人就达到了一万一千多人

    而前苏军在AFH打了整整九年,对外宣布死亡也仅仅12200多人。

    也就是说,仅就一年让E国损失了和打AFH九年差不多的人口

    从此,禁酒令再次无疾而终。

    “不准喝多,只许舔一舔,意思意思,做个样子。”许卫国生怕自己的兵喝多,毕竟举杯只是一个外交礼貌,尊重东道主,而非真的想让兵们喝进肚子里去。

    许二端着酒杯,嗅了又嗅,说:“有点二锅头的味儿。”

    “为了我们彼此的友谊,干杯!”

    格罗巴耶夫少将终于发话,周围的军人发出各种吼声,用不同的语言说着“干杯”俩字,然后一饮而尽。

    只有庄严这边的两桌人,斯斯文文地舔了舔,然后坐下。

    不过,庄严很快发现,有些事躲也躲不掉。

    大毛子为人一般都彪悍,但是对有实力的人一般都很尊重。

    早先的时候,庄严和尼克莱少校较量,两人不分胜负,正如庄严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尼克莱少校也觉得自己盯上了庄严。

    看到PLA的人仅仅是浅尝辄止,尼克莱少校哪肯放过,拎了个酒瓶子直接就过来PLA这边。

    嘭

    他把一整瓶伏特加直接放在了PLA的桌上,然后看着庄严。

    “庄,你们这样很不礼貌,在我们E国,别人敬酒一定要喝干,刚才我们参谋长向你们祝酒,而你们仅仅是舔了一下。“

    说着,伸出手指,在庄严的杯子上轻轻磕碰两下,发出叮叮的声音。

    “这可很不礼貌。”

    庄严站在原地,略显尴尬,:“说,尼克莱,我们有严格的禁酒令,不许喝酒。”

    “禁酒令?”尼克莱忽然仰头大笑:“我亲爱的庄,这里可不是你的祖国,这里是E国,在这里,我们才是东道主。你们来这里,我们十分欢迎,你看,我们甚至准备了那么多美味佳肴和美酒,你们如果不喝上一点我们E国人有句老话,只有在同一屋檐下喝过酒的人,才是你的朋友。”

    眼前这个大毛子,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庄严只好将目光投向许卫国。

    许卫国旁边的方正早已经将尼克莱的话翻译给他听,意思很明了。

    略微思忖,许卫国朝庄严点点头,说:“行,今晚批准你和我们这位尼克莱少校喝一下。”

    末了,又道:“庄严,如果有可能,你要把他喝满足了。”

    搞满足?

    庄严笑了。

    求月票!

    第二更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