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鹰眼怎么了?

    钱仓一抬头看着钢铁之翼,心中出现不祥的预感,在他的记忆中,鹰眼从来没有特意耗费精力去做无意义的事情,而现在,只看钢铁之翼的行动,会认为鹰眼在操控钢铁之翼绕着树枝转圈,如果是在有明确“剧情”的正式电影世界里,可能是一种警告,但是现在,幽暗森林并不属于这一范围。

    短暂的思考没有让他得到答案,不过也没有让他犹豫,不管结果如何,有星辰提灯在,他能够规避大部分危险,因此,他马上朝鹰眼的方向跑了过去。与此同时,千江月等人也做出了相同的判断,简单交流几句后,也全部赶了过去,只是由于附近的危险程度过高,所以更加谨慎一些,因此也比钱仓一慢了不少。

    众人迅速靠近鹰眼,很快来到一处分岔路口,两个不同方向的树洞通向两个不同的方向,左侧是树枝交叉的复杂道路,对于没有方便转移手段的演员来说,左侧要轻松很多,相对左侧而言,右侧树枝之间的距离要更宽,更远,移动也不方便,但是,却距离鹰眼的鹰眼更近。

    “寓言,你跟我走。”千江月喊了一声,接着,他对皮影戏等人说:“你们走那边,我和寓言抄近路。”说完,他向右边跑去。

    寓言撇了下嘴,长呼一口气,跟了上去。

    剩下的人则朝左侧的树洞跑去,钱仓一虽然拥有二段跳,但在长距离下,也没法派上用处,因此,他也只能走左侧。

    正当六人赶向鹰眼位置的时候,鹰眼也在对抗假年。

    远去的景物在一声呼唤中重新回到鹰眼的视线中,他回过神来,而眼前,依旧是假年的彩虹面具,但面具却仿佛失去支撑,跟随斗篷一起落向地面。

    “是精神攻击。”黄道解释,“虽然不清楚原理,但应该是定时触发的技能,使用之后,技能会渐渐生效,最后彻底爆发。”

    “谢谢。”鹰眼深吸一口气。

    “现在谢还太早。”黄道摇头,“刚才即使我没有唤醒你,你也不过是被困住,真正的危险是外面,他困住你之后,一定会马上赶过来。”

    在黄道说话的同时,鹰眼发现不远处出现异状,天边的红色逐渐收缩成,本已经落地的碎片也从地面渐渐浮起,向原本的始终位置升空,最后,红色聚集成球形,半透明的黑色碎片将红球覆盖,重新拼凑成球形时钟。黑色指针一点一点转动,然而,时间已经过去几分钟。

    鹰眼下意识眨了下眼,周围的场景像被撕开,完全变了个模样,他依然抓着钢铁之翼的脚爪,并未落地,而钢铁之翼则围着树枝不停转圈。他意识到自己现在处于危险当中,马上操控钢铁之翼离开,同时,他也看见了向自己赶过来的队友。

    钢铁之翼带着鹰眼朝千江月和寓言飞去,这两人距离他最近,虽然距离队友越来越近,但是鹰眼却没有任何心安的感觉,之前陷入幻境,意味着假年就在附近。

    “快跑!”千江月的喊声传来。

    “来了,在上面!”黄道的声音在鹰眼后方响起,“不要抬头,不要看他,走左下方。”他指出了一条能够规避假年偷袭的路线。

    钢铁之翼在鹰眼的操控之下迅速转向,而在钢铁之翼上方,一个彩虹面具正随风飘荡,缓缓落下,看似没有规律,但是始终追踪着鹰眼,不过,速度却赶不上钢铁之翼,两者之间的距离,正在被迅速拉开。忽然,远处却有一道金色光芒由远及近,精准命中钢铁之翼的翅膀。

    金色的光芒是一杆金色长枪,拿云拥有的技能。

    在翅膀被刺穿以后,钢铁之翼失去平衡,虽然极力扇动翅膀维持,但是身体依然明显倾向受伤的一侧,维持了短暂的几秒平衡后,钢铁之翼如同断线的风筝向下方坠去。

    “拿云”黄道看向金色长枪飞来的方向,他眯着眼,视野中的事物迅速拉近,一个穿着无袖背心的身影渐渐清晰,“唉。”他眉头紧皱,并未使用技能。星辰之戒里面的生命力所剩不多,相比拿云造成的麻烦,能够破除乌有虚数之铠的次数更为宝贵。

    至于鹰眼,黄道暂时没有出手相救,根本原因还是因为生命力不足,缺乏梦种这一信息,导致耗费大量生命力在维持拿云的杏命上,结果才会导致现在几乎完全失去辅助功能。按照他的推算,凭借他的技能,再配合拿云的身份和技能,虽然不能与乌有和假年抗衡,但是绝对能够轻松在幽暗森林出口附近活下来,并且找到机会完成剩下的计划。

    “黄道,你能用技能吧?”鹰眼突然问了一句。

    “之前可以,但生命力,不够,只有三次机会。”黄道没有说谎,而是如实告知,因为在他的计划中,破除虚数之铠后,能够对抗乌有的人,正是地狱归途的钱仓一。

    “两次就够了。”鹰眼凌厉的眼神看向上方,彩虹面具突然加速,迅速靠近正在坠落的鹰眼。

    黄道没有马上回答,似乎在犹豫。

    鹰眼正打算劝说,下一秒,他惊讶地发现,黄道突然消失不见,而他的右手,传来极度疼痛的感觉,他低头看向右手,发现右手腕处不知何时断开,鲜血不受控制从伤口流出,而戴着星辰之戒的右手,正被不远处一个穿斗篷的男子拿在手中。

    男子脸上布满伤痕,眼神中没有丝毫情感波动,既没有获胜的喜悦,也没有对敌人的轻蔑,似乎,对男子来说,他只是在完成一件应该去做的事情。

    鹰眼不认识眼前的男子,但是,男子脸上布满伤痕这件事,他听钱仓一说过,这张脸,正是钱仓一将假年的彩虹面具摘下来后的脸。

    眼前的男子正是假年,而假年的目标,从始至终都是星辰之戒,至少,在鹰眼的命和星辰之戒两者间,他选择后者。梦种虽然能保证演员死亡,但是,却无法立即生效,在梦种生长到完全杀死演员这段过程中,演员完全能够将星辰之戒再次转移,因此,拿到星辰之戒更为重要。

    “原来面具只是诱饵,为什么能突然靠近我?难道是时间系道具?”鹰眼眉头紧皱,紧咬牙关,忍住剧痛,一只半透明的手在他身后浮现,从他腰间掏出一把黑色手枪,半透明的手熟练地上膛,接着,瞄准不远处的假年,“那只戒指,必须得拿回来,如果不能破除乌有的保护机制,胜算是零!”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