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在鹰眼遇袭的瞬间,钱仓一的视线中,出现了不一样的画面,周遭的一切全部停止,如同电影被按下了暂停键一般,而在鹰眼停滞点不远处,假年从躲藏位置现身,之后迅速跳下树枝,在重力的作用下接近鹰眼。

    糟了!

    钱仓一瞥了一眼左手的星辰提灯,现在他的确有办法帮助鹰眼,在得到了肢体延伸的效果之后,银色光辉的子弹能够在时停中飞行,虽然现在距离较远,但是他在现实世界有专门练习过射击,而且,并非一定要命中假年,只需要让假年意识到危险就能保护鹰眼,但是这么做会暴露他。

    在不知道乌有身处何处的情况下,他提前暴露,那么,一直以来的潜藏将毫无意义,现在的他,相当于一名刺客,正在做的事情也相当于刺杀,而如果一个刺客提前被人察觉,结果不言而喻。因此,他必须在两者之间做一个选择,是选择局部获胜还是全局获胜。

    最终,他选择不出手,原因很简单,现在暴露自己救下鹰眼,并非真正救下,假年可能还有后手,而乌有于知道他的位置后,也就再没有从梦境中延续下来的忌惮。现在不是梦境,他不能像梦中一样实时掌控乌有的技能释放,时间系技能一旦没有被提前打断,效果往往惊人。虽然他能凭借光阴冢的领路人克制,但是他的队友却毫无办法。

    如果是鹰眼的话,应该没事

    钱仓一在心中安慰自己,一直以来,鹰眼都值得信赖,但这次,对手却是假年,第一次见面就以摧枯拉朽般的优势获胜,之后,更是打破常规。虽然从现在的角度再重新思考,存在能够防御恐惧的装备,以及非时间系演员拥有一定对抗时间系技能的手段十分合理,但是,在当时,这两项条件却是碾压。

    假年靠近鹰眼后,右手拔剑挥出,将鹰眼的右手从手腕处切断,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接着,他左手抓住鹰眼的右手,向下落去。

    这一幕被钱仓一看在眼里,他既高兴又疑惑,高兴是鹰眼没有受到致命伤,断手虽然对行动有影响,但是只要治疗及时,基本不会有生命危险,疑惑则是因为假年的选择,以他对假年的了解,假年的行事风格干净利落,不存在失误的情况,如果没有杀鹰眼,很可能一开始的目标就不是鹰眼。

    难道有什么东西?之前黄道追杀鹰眼,现在鹰眼已经回来,但是却没有看见黄道的身影,难道说黄道已经死了?

    钱仓一眉心微皱,虽然他在见识到钢铁之翼后,知道鹰眼杀死黄道极有可能,但,却比想象中要轻松太多,至少在他的预想中,至少需要两、三名演员的合作才能做到。

    时间,开始流动。

    枪神之手扣动扳机,黄铜色的子弹从枪口飞出,旋转着飞向假年即将到达的位置。

    假年收起虹光,伸手将鹰眼右手食指上的星辰之戒摘下,之后,他将鹰眼的右手扔到一边,再将戒指放入嘴中。

    子弹成功命中假年的身体,溅起两朵血花。子弹撕开肌肉,穿过内脏后,再从后背飞出,最终击中不远处的树干。

    假年右眉微皱,右手伸出抓住斗篷的边角,将斗篷向左拉,让全身被斗篷包裹,瞬间,斗篷前后紧紧贴在一起,在坠落中向上大幅度摆动,在这一刻,他的身体完全消失,只剩下一颗头颅暴露在外。

    鹰眼眉头紧皱,继续开枪,但在下坠的过程中,击中身体和击中头部,难度完全不在一个层次,而且,因为右手的伤口仍在流血,失血过多导致他的面色越来越苍白,也更难集中注意力。

    子弹再次从枪口飞出,同样是预判,但这次子弹却没能命中假年,此时,假年只有头部的重量,然而,又因为斗篷完全张开的缘故,在疾风的影响下,头颅的坠落轨迹完全偏离原本的方向,很难预判。

    鹰眼再次开枪,枪声一声声响起,子弹带着他的坚决飞向目标,可,效果不佳,其中有一颗子弹虽然命中了假年,但也仅仅只是擦着耳朵飞过,没能造成致命伤。之后,他不再开枪,但枪口却依然瞄准假年,只要假年从躲避的状态中脱离,他就会立即开枪。

    “能够躲避子弹但没有逃跑,没法在这种状况下逃跑吗?既然如此,留两颗子弹锁住他,现在千江月他们正在赶来,再拖延一点时间,等到钢铁之翼恢复就行。”

    鹰眼紧咬牙关,左手用力按紧右手的伤口,剧痛让他忍不住闷哼一声,整个过程,他始终盯着假年的方向,中间没有哪怕一秒的分神。

    钢铁之翼被金色长矛刺穿后,虽然鹰眼有尝试解散,但无法成功,只能看着钢铁之翼坠毁,显然,虽然地狱电影有优待,但依然限制在一定范围内。从强度上看,钢铁之翼的合金身体已经足够,但这次遭遇的攻击不是黄道的空间纠缠,就是拿云的超远距离长矛,无一不是最顶级的伤害型技能,如果换成是地狱归途的队友来攻击钢铁之翼,例如千江月的铁链,即使硬吃几下也不会死亡。

    另一边,千江月和寓言已经赶到两人坠落方向的右侧。

    “假年丢了什么东西在那边,你去拿,我去救鹰眼。”千江月右手指着前方。

    “小心点。”寓言点头,朝左边的树洞跑去,虽然树洞之间的联系在距离上没有必然关系,但经过长时间的使用,他也获得了一些经验。

    千江月张开双手,跳向下方。疾风从下方传来,吹拂他的面颊。他跳下后,双手收拢,过了几秒,右手伸出,铁链从掌心飞向左侧,在铁链的帮助下,转移方向,加速朝鹰眼靠近。几次加速之后,他来到了鹰眼附近,左手抓住鹰眼的手臂。

    “为什么假年对你的右手下手?”千江月看着鹰眼右手平整的切口,掏出急救喷雾豪华版,为伤口止血。

    “星辰之戒,黄道破除乌有保护机制的关键就是那枚戒指,现在,戒指在假年嘴里。”鹰眼回道,目光依然盯着假年。

    “我去看看。”千江月看了一眼假年,将急救喷雾收好,之后,他右手开始回收铁链。

    “别靠近他,一旦被他那把剑刺中,我们体内的梦种就会被激活,你应该看到过,那些身上长满藤蔓而死的演员,一旦激活,没有人能活下来,梦种会持续吸收生命力,不断成长到新的阶段,直到演员完全死亡。”鹰眼马上开口阻止千江月。

    “梦种难道说是在我们陷入梦境中的时候种下的?”千江月表情严肃。

    “对,黄道告诉我的。”鹰眼顿了顿,“星辰之戒里面储存着黄道的意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