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两人上方,数百米的垂直距离,寓言仍在通过树洞寻找鹰眼的手掌,虽然他的技能在快速转移方面十分方便,但有一个前提,转移的位置必须是他曾经到过的地方,不然,没办法留下标记,显然,鹰眼手掌的坠落地点并不符合这一要求。

    他站在一根长树枝上,向下方另一根树枝眺望。黑棕色的树皮上,有一个颜色不同的点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在脑海中计算方位,接着,抬头向上看去。

    “不会是掉下去了吧?”

    日常生活中,笔盖等细小物品落在地上,如果不盯着,只是凭借声音的方向去寻找,有可能一无所获,因为笔盖落地后会弹走。现在,鹰眼的手掌也是同样的情况。

    “难怪找了半天都没找到”

    寓言深吸一口气,顿感不爽,接着,他左右看了看,寻找前往目标树枝的树洞。

    此时,在寓言身后不远处的树枝上,围绕着树洞的巨大叶片被轻轻拨开,一张戴着彩虹面具的人影正盯着寓言的背部,深邃的黑色眼睛中,似乎带着最纯粹的恶意。

    寓言刚走两步,忽然感觉后背一阵发凉,他察觉到什么,猛地转头看去,却一无所获,视线中,并无任何可疑的东西。不过,即便如此,他依然不敢放松警惕,在地狱电影中的经验已经让他对危险有更加敏锐的直觉,或者说,几乎所有演员都有类似的“能力”。他加快脚步,前往树洞,同时,他的脑海中已经在思考另一个方案,或许,没有必要一定要将鹰眼的手掌捡回来。

    由于《终焉之地》的特殊杏,演员失去手掌可能会一直影响后续的行动,无疑是对实力的巨大削弱,不过,由于存在有能够修复功能损伤的特殊道具,综合考虑之下,并非一定要将手掌捡回。

    寓言继续前进,但内心的不安感却越来越强烈,直到他停下脚步。

    “出来!”他对着右后方大喊一声。

    寂静而空旷的幽暗森林中,传来一阵回音,接着是窸窸窣窣的响声,然后,一切重回寂静。此刻,甚至连风都选择了沉默。

    寓言额头冷汗直流,他没有淤犹豫,转身直接从树枝上向下跳去。风从脸庞划过,让他稍微安心了一点,实际上,他跳下去并非为了捡手掌,而是为了转移对方的注意力,等到时机合适,他再利用百米赛跑回到原来位置,再转移到安全位置。

    一番操作之后,他回到了原来跳下去的位置,然而,整个过程,没有任何可疑的人员出现。对他来说,就算对手不是告诫会,也未必是队友,更何况,刚才假年就从附近落了下去,如果周围有人盯着他,显然假年的概率最高,而他知道自己不是假年的对手。

    “难道是我太紧张了?”

    寓言眉头紧皱。

    “寓言!”一声喊话从下方传来。

    寓言转头看去,看见钢铁之翼的金属光泽,在钢铁之翼下方,千江月和鹰眼正迅速飞来。

    “等等,先别过来!”他连忙喊了一声,在看见两人安然无恙的时候,他知道,千江月和鹰眼可能成功了,否则不会有时间回来找自己,这也变相说明,他的推测正确,刚才感受到的危险正是来自于假年。假年就蛰伏在附近,随时准备动手。

    听到寓言的话,鹰眼操控钢铁之翼转变方向,不再继续前进,变成向上拉升。

    “怎么了?”千江月问。

    寓言张了张嘴,忽然感觉眼睛右侧变成一片红色,他微微转头,翠绿的森林不知何时变成了深红色的残阳,只是这轮残阳几乎占据了半片天空,仿佛此刻他正站在残阳边缘,随时都有可能被身边这轮硕大无比的诡异残阳吞噬。

    残阳当中,一个黑色人影缓缓走出,他脸上戴着彩虹面具,背后的黑色斗篷将身体包裹。

    寓言咽了口唾沫,他认识这名演员。

    “寓言,其实你不想醒来。”假年停下脚步,“我能帮你。”

    寓言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瞟了一眼身后,原本正在赶来的钢铁之翼,还有其下方的千江月和鹰眼全部消失不见,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虽然他不清楚具体情况,但他知道,现在可能是在某种梦境或者幻觉当中,并非真实世界,但是,即使如此,依然不能保证自身安然无恙。

    “刚才果然是你。”寓言后退两步,脑海中回想起梦中的场景,“怎么说呢,活在梦里的确不错,但是如果在梦里一切都可以随心所欲,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虽然做梦的时候不愿意醒来,但是既然醒来,也没有必要再睡回笼觉,人,之所以需要面对现实,可能是因为现实才是唯一的基准,梦境之所以会美好,也是因为它是以现实为基准,如果没有现实,梦只是梦罢了,根本不会有美好的感觉。”

    “是吗?”假年的语气中带着笑意,“那我就是现实。”

    寓言摊开双手,满脸无奈回道:“你知道我最不喜欢告诫会什么地方吗?总是自以为是,将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别人,我不会和你合作的。”

    说完,他后退到树枝边缘。

    假年右手抬起少许,放在腰后的短剑剑柄上,不过,他并未拔出,而是维持这一姿势向寓言靠近。

    寓言向后瞥了一眼,接着,猛地拔枪,瞄准假年的头部扣动扳机。黄铜色子弹飞出,击碎假年的头部,只是,击碎的场景却十分不真实,本应该像西瓜爆开的头颅,却如同纸片动画一般裂开成几片,再以违反常理的轨迹直直落在地面上。

    子弹击碎假年的头颅后再次飞行,直到击中后方的巨大残阳。子弹穿过残阳,留下一个细小的黑孔,接着以黑孔为中心,无数裂纹迅速扩散,直到布满残阳,最终,残阳以假年相同的方式破碎,似乎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动画片中的场景。

    “寓言!”一声喊声在耳边响起。

    寓言转头,看见千江月正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

    “你站着不动是”千江月距离寓言大概三米左右,他说话的同时并没有继续靠近。

    “应该是假年的技能。”寓言开口解释。

    千江月没有回答,还是维持原来的姿势和表情,整个人仿佛变成了木偶。

    寓言注意到,千江月的眼睛中,有着与周围环境完全不同的景色红遍半边天的残阳。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