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呼”

    微风吹拂,树叶轻轻摇晃,发出沙沙沙的响声。

    在李东尘三人离开之后,大概过去了半个多小时,那只躲在树上看戏的白色猿猴异兽来到之前的战斗现场。

    它四处嗅了嗅,然后一跃而起,攀爬到树上,在大树间跳跃,快速的朝西边移动。

    “吼”

    被李东尘和张小鹿击败的异兽显出身形,伤口处的剧痛让它痛苦不已,咆哮了几声后,它回头看了下东方,然后忍着身上的痛楚,继续向西边逃窜。

    今日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在过几天就要开学了,表妹张惠惠已经回家。

    马上就要升入高三的陆小曼心里知道,新学期十分关键,到时候自己可没多少时间可以肆意玩乐,趁着现在假期还没结束,自己可要珍惜剩下的时光。

    家里的玄关处,穿上帆布鞋,系好鞋带,她站起身跺了跺脚,随即背上小书包,带上装满凉白开的水杯,并提起放在桌上的单反相机。

    陆小曼爱好广泛,摄影也是她众多爱好中的一项,说起这个爱好,她还多少是受到王小茹影响的。

    准备就绪,走了两步,忽然想起自己落了某件东西,又返身从衣柜里拿出一顶草帽戴上,青春少女配上圆圆的草帽显得更可爱了,这顶草帽是周月去亚城旅游回来时给她带的礼物。

    “我出门了!”检查了一遍没有纰漏的陆小曼对家里的长辈说道。

    “路上小心。”陆小曼的奶奶对孙女叮嘱道。

    “嗯。”陆小曼已经走出了寝室。

    落凤村是最近才在榕城摄影圈里火起来的一个拍照地点,不同于其它地方的秀丽风景,它是一个位于半山腰的荒废了的村落。

    因为大量的农村人口向城市聚集,这样的村子在山里有不少,加上现在灵能爆发,山上的植被长势一天更胜一天,更是加剧了这些坐落在山上的村落荒废。

    根据摄影圈内的同好描述,那里的景色别有一番风味。

    没有了人类居住后的村落被杂草树木覆盖,房屋上长满青苔与藤蔓,加上风景也不错,能拍出文明被自然吞没的末日感来。

    这种风格的照片传到网上,是很受生活在大都市内,被高新技术包围的网友们喜爱的。

    如果取个类似文明消失之后会如何之类的标题,定然会更吸引人眼球,获得大量的关注。

    而且陆小曼觉得以自己现在的摄影水平,拿着自己的作品去参加摄影圈内一些大佬组织的比赛,拿一些小奖还是很容易的。

    虽然奖金不多,至少也比没有好,既能充实自己的小金库,而且自己也喜欢,真是一举两得。

    正好几天前摄影同好群里就有人嚷嚷着组队了,已经有不少人报名参加,都是信得过的朋友,她看到后也就答应下来。

    榕城汽车东站集合,性格开朗的陆小曼在这群爱好摄影的同好中算是年纪最小的那位,她和这些叔叔阿姨们打了声招呼,又等了一会儿,便上车了。

    到点后大巴车启动,慢吞吞的驶出榕城市区,出了市区之后,开车的司机师傅随即提升车速。

    上午九时许,大巴车便到山脚下了,车停下车。

    落凤村位于落凤山上,落凤山上有落凤观,原本落凤观并不出名,但是自从前段时间,有一群人在落凤观游玩的时候,拍摄到了一龙在雨云中嬉戏,这一下子就让落凤观成为了榕城著名的打卡景点。

    落凤山不高,可是它山脉绵长,陆小曼一行人要去的落凤村和落凤观虽然同在一座山上,但是二者却相距甚远。

    大家顺着张罗组队的那位五十多岁的大叔的指引,众人抬头看去,便已能在半山腰的青翠之间看到落凤村的一角,那是已经快被大自然同化的屋檐墙面。

    “出发咯!”脖子上挂这个大相机的大叔红光满面,笑呵呵的对摄影同好们喊了一句。

    陆小曼从他身边走过,还被他问了一句,“哟,路小曼背这么多,这么大一瓶水,要不要我帮你背啊?”

    “谢谢大叔,不用了,我背的动。”陆小曼笑着回应道。

    这个摄影同好群她已经加了两年了,刚入群的时候她还在上初中,还没买相机,只有用家里的老式数码相机玩一玩。

    后来眼前的这位中年大叔买了一台新相机,就把他那台用了半年不到的单反相机以极低的价格卖给了自己,这才让她有了现在使用的相机。

    这个摄影同好群人数不多,几乎都是工作之余玩玩,因此大家技术也有限,但氛围很好,直到现在都是陆小曼最喜欢也是唯一一个会经常发言的摄影同好群。

    如果说陆小曼一开始是从王小茹那了解到了一些摄影的知识,那么眼前的这些人,则是真正带她走上这条路的人,他们用善意和耐心,将她带上了这条路,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陆小曼走在队伍的后头,队伍中大多都是中年大叔,有几个大妈,年轻人加上陆小曼一共只有三个,另外两个一男一女,都是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没多久。

    三个年轻人走在一起,有共同语言,面对大叔大妈们的调笑也方便共同应对,或者将别人推出来挡刀。

    陆小曼喝了口水,前面有个大妈唱起了歌,这个大妈声音很好听,也爱唱歌,陆小曼很喜欢她。

    落凤村所在的位置看似不高,但路比想象中的难走。

    山路弯弯绕绕,又爬坡上坎,小路有些地方已经塌陷,需要绕过或冲刺跳过去,而更多的地方已经被长势旺盛的野草和小树覆盖。

    虽说前面已经有一些摄影爱好者走过一遍了,趟出了一条路,但还是很难走。

    大家需要时刻避免被树枝挂到衣服背包,或者被野草的锋利边缘、尖刺伤到皮肤。

    直到一行人中途喝水休息,说说笑笑间,突然发现少了个人。

    “怎么才19个人?少了一个!”领头的大叔说道。

    “把谁丢了?”一位富态的大妈问道。

    “陆小曼?陆小曼哪去了?小王,你怎么看着陆小曼的?”

    “她可能在后面拍照吧”

    “我去看看。”

    一行人议论纷纷,几个大叔擦着汗站起来,准备回去寻找。

    刚一转身,便见一道人影从下方被草树遮蔽的蜿蜒小路中走了出来,她戴着草帽,有张白净脸蛋,两手反扣背包肩带,步伐迈得很小但很稳当,平静的朝他们走来。

    青年男子小王高声问道,“陆小曼,你怎么掉队了?”

    陆小曼抬头看了一眼,没有出声,因为隔的太远了,小声说听不见,大声说又没力气,她打算走近了再说对不起。

    然而没等她走近,一群把她当侄女宠的中年大叔和大妈们便出声了,“肯定是背的东西太重了,还有那么大个水杯,爬山的时候不该背这么重的东西呢!”

    “那个水杯比我的都大。”

    “小王,你还不去帮你小曼妹妹分担一下,真是的”

    “难怪小王你找不到女朋友,一点都不温柔。”

    山路陡峭难走,这些大叔大妈既不愿意把陆小曼累着,也不想自己背,便祸害年轻人。

    小王也老实,一边嘀咕着,“找不到女朋友是我不想找,你们是不知道,追我的女生可不少。”

    来到陆小曼面前,小王笑着说道,“陆小曼,把你的包拿给我,我帮你背吧!看着也不重。”

    “小王哥,谢谢你。”

    “不客气。”小王接过包,说道,“哟呵,比我想象中沉啊,你背了些什么?”

    “无人机,遥控器,一块备用电池,3个镜头,水杯,一颗苹果和一块压缩饼干,几块巧克力,一包开心果”陆小曼卸下包后觉得好轻松。

    “没必要带这么多零食吧?”

    “嗯”陆小曼点头表示赞同,下次不带这么多零食了。

    一行人稍作休息,聊了会儿天,见天色阴沉下来,山里忽然起了雾,他们赶忙出发。

    阴天光照没那么好,但出好片也不是非要光照不可。

    拍这种山村风景,有时候烟雨天、阴雾天反倒更好。

    淌水的屋檐、被洗得干干净净的藤蔓叶片和带着水珠的喇叭花,或是飘荡在瓦顶上方的团雾,都能唤起人们对农村生活的回忆与向往。

    有人帮忙背包,陆小曼没再掉队,当然主要原因是大家将她调到了队伍前面,按她的速度来走,出来便是玩,走快走慢,区别不大的。

    一行人渐渐看到落凤村了,陆小曼眯起眼睛眺望,觉得和自己想象中差不多,被人类遗弃的聚居地,被自然吞噬的文明。

    组织活动的中年大叔笑呵呵的对大家说道,“那些拍恐怖片的,大概就是找的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

    背着包的小王在气喘吁吁中定眼一看,还真的像。

    “别说这些,很吓人的。”年轻的女孩小赵说道。

    “小赵你还怕这个呀?你瞧人家陆小曼都不怕呢!”

    “陆小曼胆子大,我可比不了。”小赵说道。

    “我胆子不算大,真碰上脏东西,我也会被吓到的。”陆小曼说道。

    通向落凤村的石板路上长满了青苔,缝隙中长出野草,又被之前来过的人踩得一片狼藉。

    领头的中年大叔走到队伍最前面,站上一处废旧的磨盘,注视着大家,叮嘱道。

    “接下来我们分拨自由活动吧!各自找地方拍,有好的景吆喝一声,但是最少最少也得几个人走一起,不能单独行动。

    落凤村荒废久了,怕有什么野狗野猪之类的东西,或者蛇虫鼠蚁,懂了吧?”

    “懂了。”

    “我再数下人数。”

    中年大叔伸出手指清点起来,这一数便更加不对了。

    怎么还是19个人?前些天报名26个人,7个人临时有事来不了,陆小曼今早临时加进来的,应该是20个人才对。

    上车前对了名字和人数,都是20,在半山腰休息的时候也数了一遍,绝不会错。

    领头的中年大叔愣了愣,说道,“你们站着别动,弄得我都数错了。”

    再数了一遍,还是19个人。

    “奇了怪了”中年大叔喃喃自语,下边也骚动起来。

    “大家看看身边的人啊!”

    “谁不在?”

    “好像刘处长没在。”

    “就是刘处长!”

    “老刘”中年大叔有些头疼,“老刘这家伙真是的,尽掉链子,也不说一声。”

    “打个电话给老刘吧!问问他在哪里?”有位大妈说道。

    “行。”中年大叔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手机,电话拨打出去后,却无人接听。

    再打第二遍,铃响一直在响,却一直无人接听。

    “老刘在搞什么啊!”中年大叔嘀咕了句,但是声音很小。

    他们这个群人当中有一部分人原本就是熟人,都是官府的公职人员,因为部门比较清闲,时间多且爱好统一,便聚集了起来。

    一行人等了一会儿,还没等到老刘,便多少有些焦急起来,有人担心他迷路,有人担心他失足摔跤,有人担心他被蛇咬了

    “老刘他不会被龙给叼走了吧”

    “龙是我们老祖宗虚构出来的神话生物,之前那个网络视频中出现的龙,肯定是假的”

    前面两个人都是用的调侃的语气说的,第三个人咳嗽了下,说道,“咳咳,那也说不准,近一年来,榕城出现的稀奇古怪的事可不少,没准那条龙是异兽变的。”

    “异兽变的?你可别吓我们,落凤山这片区域,可是从未听说过有异兽出没的消息。”

    “这么大一个人总不可能悄无声息不见吧?刘处长一百八十来斤,摔地上还砰一声呢!”

    “别扯了,我们沿路回去找找吧!说不定他在哪里待着呢!”

    “对对对,沿路回去找找。”

    “那也不用所有人都回去啊”

    “也对。”

    “我去找老刘吧!”

    “算我一个,我也去!”

    “不用那么多人”

    一番自告奋勇,只有3个人抢到了沿路回去寻找老刘的机会,他们放下背包和三脚架,交给剩下的人看管,然后便出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