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陆小曼作为一行人中年纪最小的孩子,自然是被大家强制留下。

    心态良好的她背靠着石磨站着,感觉脚很酸,低头捶着自己的腿,并没有意识到如果真是异兽叼走了老刘,代表了什么。

    女孩小赵挪到陆小曼的身边,小声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不由觉得有点怕呢?

    这个地方,荒山野岭,无人村落,莫名其妙刘叔居然不见了,感觉好像电影恐怖片的开头之前还不觉得的。”

    “小赵姐,你想多了,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哪还有什么‘脏东西’。”陆小曼内心毫无波动的笑道。

    一个带着遮阳帽的中年大妈扭过头来,笑着劝导道。“

    小赵呀!不要疑神疑鬼的,依我看啊!刘处长他就是找了个地方上厕所去了,之前在集合点等待出发的时候,他不还跟我们几个说他肚子有点不舒服吗?”

    “可刘叔去上厕所都没跟我们说一下。”小赵说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打电话也不接。”

    “不要胡思乱想了”

    “哦哦。”小赵这个姑娘点着头答应得好好地,一扭头又对陆小曼小声的说道。

    “陆小曼,你可能不知道,最近有好多奇奇怪怪的传闻,网上啊,身边啊,都听说过就比如说,之前西区大学城附近的一个烂尾楼盘,有人亲眼看到了‘脏东西’。”

    “小赵姐,你说的那个烂尾楼盘我也知道,现在那里一到夜间,一些胆子大的人就去那里玩,把那当成了免费的鬼屋。”陆小曼还是平静的点头,一边捶着腿,一边目光闪烁的打量着前方荒废村落。

    村子内的房屋院前,大多长满了野草和蛇莓,颜色比草莓更好看的蛇莓结着许多红彤彤的果实。

    墙面爬满藤蔓,屋顶长出了花,落叶青苔染了瓦色,甚至有间屋子的烟囱里也冒出了一棵小树,这才一年没有住人,竟然变成了这样。

    放在往常,陆小曼大概会用摄影师的目光来看这一切,可听身边小赵姐絮絮叨叨,她明明心里不怕的,也被她感染了。

    于是乎,那些被野草遮挡的房屋变得幽深起来。

    陆小曼索性不去看,低头玩起了手机,同时在心里默念富强、民主、自由、平等、公正

    半小时后,远处的小路很快传来了人声,因草木遮蔽,人还没到,声音先至,但听起来很不乐观,大家在抱怨刘处长到底去哪了。

    去寻人的三人很快出现,可刚一来到大家面前,三人一眼就看出了留守的人中少了一人。

    “张凤人呢?”

    “啊?”女孩小赵最先反应过来,扭头看向旁边,结结巴巴的说道,“刚,刚才还在这呢”

    说着,她陡然睁大了眼睛,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

    一分钟后,众人陷入了恐惧之中,就连陆小曼也感觉到了害怕,刚刚还在劝导他们不要疑神疑鬼的那位张阿姨,就站在她们旁边的张阿姨,竟然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身边的小赵姐已经尖叫过了,就是其余男士,也冒出了冷汗。

    “这到底是异兽还是其他什么东西搞的鬼?”

    “这哪还是异兽整的事啊!依我看,看十有八九是有‘脏东西’缠上我们了。”

    “怎么办?”

    “要先下山吗?”

    “不!我们先报案!”

    “一边下山一边报案呗!快走快走!女士走中间!手牵手!”

    “好好好,我来打报案电话我不知道在哪看到过,说遇到这种事不要害怕,先报案。”

    让他们有些安慰的是,虽然这里是荒山野岭,但是信号依然是畅通的,并不像恐怖电影中那样,而且报案电话也接通得很顺利。

    听了报案者的描述,接线员确定了一遍,给他们转了一次线,于是报案者又描述了一遍。

    随后电话那头的人员用沉稳的声音说道,“你们尽量不要分散,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可以尝试着下山。

    如果不确定,可以留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手拉手等待救援,我们会尽快抵达现场。”

    最后补了一句,“不要过于恐惧,鬼怪什么的是不存在的。”

    电话开的免提,在场众人听完,都面面相觑。

    领头的大叔吞了口唾沫,也不在乎形象了,颤声问道,“你怎么如此肯定这个世界没有那些东西啊?”

    “因为我是异能管理局的调查员”说完,接线的调查员挂断了电话。

    陆小曼也开始真的害怕了,但她的胆子终究是比较大的,在害怕之余还有心思想其它的。

    说起调查员,她不由的想到了一个人,就是楼上两位姐姐的好朋友林飞,他之前轻而易举的治好了自己的脚伤,而且他还以调查员的身份上过电视

    随后,一行人手牵着手走出村庄,又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在沉默中积蓄恐惧。

    山上的雾气像是涨潮的水一样上升,将要将这片区域淹没。

    明明进村之前,他们还隐约看得到山脚下来时走的公路,现在最多只能看见下方百来米的地方了,再往下便是越发浓郁的雾。

    雾中有什么,谁也不知道,明明知道浓雾只是远看才能遮蔽视线,走近了便也就稀薄了,但要说走进去,就现在这种情况,谁也不敢。

    “现在怎么办?”

    “这雾太诡异了。”

    有人想起了刚才调查员说的话,提议道,“走!我们回村子里!找个房子进去,点火!

    到时候大家围成一团,手拉手,再找点趁手的东西,等待救援,怎么样?”

    “好好好”这时候只要有人说话,就会得到应和。

    平安花园小区,坐在沙发上的林飞正在和难得清闲一下的韩雪聊天。

    韩雪:局长又去京城开会了。

    林飞:大忙人啊!

    韩雪:灵界第六镇驻地又发现了好几个矿脉,可惜人手不足,没办法同时开采。

    林飞:第一镇那边近来可安好?

    韩雪:一切安好,自从那次大战之后,就再也没发生过波澜。

    林飞:看来那些猪头人经过那场大战,也是伤筋动骨啊!

    韩雪:是呀!不过第一镇的灵界驻地扩展缓慢。

    林飞:是担心建好之后那些猪头人又卷土从来吗?

    韩雪:应该是这个想法,对了再过几天,我们榕城修行者学院又要派一批学员去第六镇的灵界驻地进修,到时候你要不要跟着去第六镇灵界驻地看看,现在那里建设的可好了。

    林飞:算了,我就不去了,我现在可忙了。

    韩雪:看你的朋友圈动态,你除了陪女朋友四处旅游吃各地美食,也没见你有什么可忙的。

    林飞:

    韩雪:机会难得,真不打算去吗?

    啥子机会难得?我想去灵界随时都可以去林飞挠了挠头,不得不拉周月出来当自己的挡箭牌。

    “不去了,再过几天就是我女朋友的生日了,接下来的日子我要好好准备一番”

    韩雪:你呀等等,等会儿再聊

    过了几分钟,林飞刷完一个短视频,韩雪的消息来了。

    韩雪:我刚刚突然接到消息,有个叫落凤村的地方出事了,有不少人被困

    林飞:落凤村?是那个落凤山上的落凤村吗?

    韩雪:嗯,怎么了?

    林飞:前几天那个落凤山上不是有人拍到有龙在雨云中嬉戏嘛!现在又出现人被困在山上的事情,我挺感兴趣,我可以去现场打打下手吗?

    韩雪一看林飞想去落凤村,自然是极力支持,有这样强大的修行者去现场帮忙,那些受困的人的安全自然是稳了。

    一道白光闪过,林飞凭空出现在城郊外。

    念动力异能发动,双脚离地,升至二十多米高的位置,随后他沿着公路飞驰。

    不稍片刻,林飞便来到了落凤山的山脚下,仰头看了眼正在消散的浓雾,他先是按照韩雪说的,在原地耐着性子等待前来办案的调查员。

    前来办案的调查员可不是飞来的,他们开着车急急忙忙的赶来,依旧比林飞晚到了七八分钟。

    “你是林飞先生?”

    “嗯!是我。”

    前来办案的五位调查员都是上过战场与灵界入侵者干过一架的,他们在看过林飞的证件后,心情都非常的激动,毕竟眼前这位年轻人可是亲手干掉过四阶猪头人的强人。

    虽然五位调查员想多跟林飞聊聊,但是办案要紧,互相寒暄了几句,然后他们便带着林飞上山去了。

    林飞的体力自不用说,五位身经百战的调查员也远比普通人强,

    一行人六人爬山的速度极快,抵达废弃村落时浓雾才刚刚散去,调查员通过拨打电话,很快找到了一行人选择的庇护所。

    这是一栋比较封闭的房子,只有一个大门方便进入,大门是锁紧的。

    一位调查员前去敲开了门,林飞跟在队伍中间,探头往里看去。

    总共十几个人缩在角落里,手拉着手,女士被护在了中间,两个年轻的小姑娘更是在最中间,男士们身旁则多数备有木棍、板凳、扫帚等物件。

    一张白白净净的鹅蛋脸藏在人群最里边,前面几个大叔身材高大,她的脸大约只在几个大叔的肩膀高度,不容易看得见,只从缝隙中看得见一双闪烁着的眼睛,害怕又忍不住好奇的朝外面打量。

    “调查员!是调查员!”

    “调查员来了!”

    “终于来了!这下好了!”

    “林飞哥!”陆小曼踮起脚尖以提高视线高度,呆呆的看着林飞,惊讶的喊道,“林飞哥,你怎么在这?”

    陆小曼身边的小赵听了这话,陡然皱起了眉,紧接着又警惕起来,惊慌的说道。

    “大家小心一点,就算之前的调查员说根本就没有什么鬼怪,但是保不齐会有异兽使用异能变成各种各样的形象,或者让人产生幻觉,以骗取人的信任,然后再突然发动袭击。

    之前我在电视上看过一个异兽猎人的采访,他就提到过,自己和队友在野外碰上能使用这种手段的异兽,差点全队覆灭。”

    小赵此话一出,众人哗然,突然连调查员也不是那么亲切了,迎向门口的几人脚步一顿,又迅速退了回来,捏紧棍子。

    “各位,我们真是调查员,有证件的!”

    “不要怀疑我们啊!你们看一看证件就知道真假了。”

    咦,陆小曼这丫头竟然在这里,真巧啊林飞惊讶的看着人群中的陆小曼。

    调查员将自己的证件丢向人群,几位在官府部门工作大叔大妈检查了下证件,确认是真的后,屋内的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然后大家齐齐上前,围住调查员你一言我一语的讲述着自己的遭遇。

    林飞来到陆小曼面前,看着这位脖子上挂着个大相机的女孩子,笑呵呵的说道,“陆小曼,你的爱好还真广泛”

    在这样的环境中遇到熟人,陆小曼心中担忧的情绪全然消失,抬头看林飞,神秘兮兮的说道,“林飞哥,这里很诡异。”

    林飞“嗯”了一声,一边与陆小曼聊着天,一边展开自己的感知,用精神力向四周探索。

    调查员取得众人的信任后,将众人领出门。

    “调查员先生,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现在这是要下山吗?”

    “我们还有两个朋友下落不明呢?”

    有了靠山,大家不再害怕,情绪很是激动的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一个手持探查灵器的调查员激活手中的灵器后,对这群摄影爱好者解释道。

    “大家不要着急,不要担心,我们会对你们的遭遇进行调查,并去寻找失踪的人员,至于是什么导致的,等我们有结果了,我们会为你们解释。

    希望大家眼下放松精神,跟着我们下山就好了,同时也不要将这里的事往外传,免得引起恐慌。”

    这是异能管理局稳定涉案市民常用的处理方式,能告知的如实告知,提醒保密,但不强制要求保密,泄密也无惩罚。

    “你们要找的那两个失踪人员我已经找到了。”正听着陆小曼叽叽喳喳说话的林飞,忽然开口对正准备下山的众人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