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滴答。”

    一颗从天而降的巨大雨滴落在冲在最前面的寻宝人头上,冰冷的水流飞溅在其脸上。

    下一秒,这位寻宝人的肩膀轻颤,原本飞在半空中的身形陡然一震,脚下闪过淡金色的灵光,强行刹住了车,落向不远处的树杈。

    他一手扶着树干,半蹲在枝叶间,不断的深呼吸,同时伸手摸了摸飞溅在脸上的雨水。

    “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怎么突然失去了理智?”触电般的酥麻感在寻宝人的脊背升起,之前近乎于丧失理智的状态让他一阵后怕。

    “回来,全给我回来,危险,前面有危险。”寻宝人对自己的同伴们大喊道,可惜他的呼喊并没有唤醒那些失去了理智的同伴。

    视线再度投向远处的那棵灵植,这一次寻宝人的眼中不再是渴求,而是隐藏着惊惧。

    这时候他已经意识到,眼前这生长在落荒森林内的灵植,根本就不是想象中任由人夺取的宝物。

    在那朵夺人眼球、散发着香甜气味的白色花苞底下,是一段数十米长,直径在六七米左右的根茎。

    它顶端的花苞是象征着无垢的纯白,而越往下,这颜色便越深,等到与沼泽接壤的位置,已然是一片黑紫是的,它的根须就扎在这满是皑皑白骨的腐烂沼泽当中。

    无数细密的黑紫色经络以主干为核心向着四周蔓延开去,疯狂吞噬着沼泽内的血肉营养。

    令人趋之若鹜的灵果,竟然诞生于最污秽的沼泽。

    难道说那些死在沼泽中的异兽是这株灵植坑杀的?

    想想也不对,这棵灵植或许可以引诱靠近的生物,怎么可能影响到距离此地一公里外的区域,更何况第一批目击者早些时间还看到,灵植附近存在着大量的异兽。

    现在那些守在灵植周边的异兽去哪儿了?它们不该守在这等着果实成熟好分一杯羹么?

    恢复理智的寻宝人见同伴将自己的提醒置若罔闻,心里异常的焦急。

    就在他思索着怎么应对接下来可能出现的致命变故时,另一边的林中,刚刚抵达目的地的众多寻宝队见有其他人捷足先登,纷纷冲了出去。

    数道泛着灵光的钩锁飞射向灵植的主干,固定后又拖出它们的主人,向着灵植急速靠拢。

    身为“黄雀”、藏在暗处的林飞看到这一幕,不由的摇了摇头,咕哝道,“这些家伙在急什么?这灵植不是还没完全成熟吗?”

    林飞依旧没有选择出手,反而从次元空间内取出一根巧克力雪糕,一边津津有味的吃着,一边等待接下来将要拉开的戏幕。

    灵植的诱惑是致命的,即使一开始先出手的这些寻宝人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他们只是想着抢占先机,趁着后续到来的寻宝队抵达前,先将灵植掌控在自己的手里。

    正常情况下,这做法谈不上对错,无非是风险大小的问题,只是这种行为有个极为重要的前提,那就是他们的实力得够强。

    就在最接近灵植的寻宝队即将攀上灵植时,原本寂静的林地各处,立刻响起了爆豆似的密集响动,数道火蛇直接封锁了他们前进的方向。

    当然,敢抢先出手的寻宝队显然也有自己的倚仗,面对四面八方飙射而来的火蛇,队伍中的一位猫头人脑袋一甩,垂挂在腰侧的长头发倏然疯涨。

    短短数秒后就形成了一层由头发组成的屏障,火蛇落在上边,既然无法伤害头发分毫。

    于此同时,这些发丝还分出几缕,向着灵植冲去,而这个行为无疑触及了许多寻宝队的神经。

    “好多人啊!真没想到,这些寻宝队的成员至少都有着三阶初段的实力。”一旁边观望边吃雪糕的林飞,神色平静的看着面前的争斗。

    眼下他距离灵植两百多米,凭借着望远镜,他清晰的看见那棵灵植的全部样貌,顶端那个白色的花苞直径超过8米。

    闭合的花瓣间的缝隙隐约可见溢散出的白色光芒,随着时间的推移,花瓣间的缝隙肉眼可见的张开。

    这种情况无疑意味着这棵灵植马上就要成熟,只要再给它一些时间,花苞绽放之际,就是灵植成熟之时,就是不知道它成熟时结的是什么样的灵果,真是令人期待。

    “接下来这些寻宝队伍的争斗会越来越激烈,我还是再往前一些吧!要是出现危害到花苞的情况,我也好即使出手制止。”身形隐没于林间的林飞踏前一步,身形迅速坠落向底下的沼泽。

    就在林飞向灵植靠近的时候,另一边的树林里,有一支也想当黄雀的寻宝队有人按捺不住了。

    “大哥,这些家伙疯了,他们连等灵植成熟的耐心都没有,这样打下去,伤到灵植,影响到灵果成熟可就糟了,我们去拦下他们吧!”一只猪头人抽出腰间的灵器匕首,沉声说道。

    “用不着,这些人一看就知道是些从未见过灵植,只想碰运气的家伙,刚才被灵植产生的香气一激,心中的欲/望被放大,失去理智很正常。”双臂缠裹着大量白色纱布的猪头人抬手拦下了想要上前的同伴,说道。

    “大家注意了,能够在这种地方生存到现在,甚至以如此多的异兽做为养料的灵植,把它当成随手可摘的果实,那是他们找死!”

    仿佛是为了要验证这个猪头人说的话一般,他这边的话音才落,灵植底部的黑紫色根须便陡然从淤泥中抽离,变做数十条长鞭,带着凌厉的风声呼啸而起。

    能够阻挡火蛇的发丝,面对这些同样柔软的根须却毫无反抗之力,迅速被其渗透,穿刺。

    “啊”瘆人的惨叫声在林地间回响,头发形成的屏障没多久便崩溃散落,其中的几人更是被这些根须高举在半空,身体更是像枯萎的花朵那样迅速萎缩。

    身体被吸干了!!!

    这一刻,失去理智,一拥而上想要抢占先机的寻宝队们纷纷清醒,可这仅仅只是开始。

    随着这些人的身体被灵植所吞噬,仿佛是加速了灵果的成熟进程一般,灵植顶部的白色花苞所散发出来的光芒愈发耀眼,空气中的香气更为馥郁。

    “看来要不了多久灵植就该成熟了,待会儿估计有不少人会选择直接动手,你们待会儿按计划行事。

    如果我能抢到成熟的灵果,会将第一时间将它抛给你们。

    记住,拿到成熟的灵果后不要回头,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按照我们一开的布置,应该不难。”双臂缠裹着大量白色纱布的猪头人对自己的同伴说道。

    “老二,待会儿你不用顾忌我,飞禽队的那群人实力强大,看到我们入场后必定会针对我们,你使用异能控完场后就找地方躲起来,之后在安全区汇合,明白么?”

    “大哥,那我们还是老样子?”一开始喊着要动手的猪头人脱去身上的外套,露出底下的强壮身躯。

    “当然,这些人想抢,那就让他们去,待会儿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做专业!”双臂横架在胸前的猪头人大哥的视线重新回到灵植上。

    此时灵植顶部的白色花苞正逐渐开裂,纯白色的光芒充斥林地各处,似乎在宣告着灵果即将现世。

    数十道视线锁定白色花苞,嗅闻着令人浑身发暖的香味,气息不由得粗重起来。

    有人取出竹笛放入口中准备吹响,不远处的飞禽焦躁的挪动着身躯。

    有人咬着牙绷紧肌肉,身上先是浮现灵光,然后脊背处忽有肉团隆起,仿佛下一秒就会从中冲出某种异物。

    还有人握紧双拳,皮肤下的金色脉络延伸至双腿,灼热的气流自腿上冲荡而出。

    “轰隆”

    闷雷声自天边滚滚而来,狂风吹刮这林地间的枝叶,原本准备散去的乌云竟然又重新聚集了起来,云层中不断出现闪烁的电光。

    某一刻。

    灵植顶部的白色花苞绽放炫目彩光,裹在外边的叶片如花朵似的展开。

    “呜”刺耳的呼哨声陡然响起,仿佛吹响了争夺的号角。

    数道黑影一跃而出,尚未坠落便被张开翅膀的飞禽临空接住,然而他们并未奔向灵植,而是一路上扬,同时抛下特制的网兜,向着盛开的白色花朵包围而去。

    意图显而易见,抢到灵果后立刻升空摆脱战场。

    然而就在网兜靠近白色花朵之际,一道烈风自丛林中狂飙而出,身后长出宽厚羽翼的狼人裹挟着风龙卷,破开身前雨幕,将网兜吹的偏离原位。

    还未等他靠近,刺耳的轰鸣声便凌空炸响,一名双腿喷射着白色蒸汽的猫头人强势介入,平举着的双手掌心喷吐火蛇,强压下长着羽翼的狼人的前冲势头。

    而在这三拨人以外,还有数十道钩锁自林间各处冲出,尝试着浑水摸鱼,夺取那令人眼红的灵果。

    夺宝者疯狂突进,他们的同伴则是在暗处以各种手段干扰其余的竞争者。

    霎那间,灵植周围陷入无比的躁乱,而所有人都因为之前的平静而忽略了一个极为重要的信息。

    “要来了”伺机而动的、双臂缠裹着大量白色纱布的猪头人猛地抬头望向天际,脸色无比凝重。

    银白色的璀璨雷光自天际降临,眨眼间穿梭于林地内的夺宝者之间,所过之处,剩下的尽是残肢断臂,大捧血水暴散融入雨幕,又在下一秒被雷电炙烤成血雾四散蔓延。

    将近二十只飞禽只剩下两只,踉跄着后撤,其中一头的羽翼还被穿了个焦黑窟窿,不断地哀嚎。

    双腿喷射蒸汽的猫头人半边身体炸裂,颓然坠落,余下的同伴茫然四望,追寻那道带来死亡的闪电,最终停滞在灵植上空的那道,刚抛下一具背生双翼的狼人尸/体的小巧身影。

    相较于落荒森林内其他的异兽,眼前这以雷霆之势秒杀大半夺宝者的存在,其体型只有成年人类大小。

    它披着鳞状白色羽毛的身躯外跃动着银白色的电光,极速振动的羽翼发出嗡鸣,闪烁的身形忽前忽后,搅动着身侧尚未散尽的血雾,似是随时会发起下一波攻击。

    这是一只身上散发着三阶巅峰灵能波动,外形长得跟蓝星上画眉鸟相类似的可怕鸟类异兽,

    围绕着灵植的夺宝者们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异兽,一时间竟是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他们不是不知道灵植的附近可能存在着强大的异兽,可谁都没想到它竟是如此的强悍,以近乎于碾压的方式秒杀着在场的所有人。

    “三阶巅峰不,这绝对是快要突破道四阶初段的存在,它可能只要吃下那成熟的灵果,就有可能跨过最后的瓶颈,成为头领级别的异兽。”

    一些见多识广的寻宝者当即对画眉鸟的实力进行了初步的判断,脊背忽地泛起悚然寒意,看着它左右腾挪的疯狂速度,再配合自身的雷电攻击能力,其杀伤力可想而知。

    “先杀了它,否则以它的速度,谁也别想跑,只要它还没突破到四阶,我们就还有机会。”有一位有着三阶高段实力的寻宝者高声提醒,想着先联合众人之力将这异兽解决掉。

    这番话似乎起了作用,幸存的众人纷纷使出各自的手段攻击那画眉鸟异兽,只是接下去所有人的行为又都出奇的一致,那就是继续冲向灵植。

    什么先杀异兽,脑子有问题才会去跟那只速度明显快于在场所有人的画眉鸟异兽掰腕子,抢了成熟的灵果赶紧溜才是王道。

    这时候倒是没人想过,自己要是拿到成熟的灵果后,能不能从飞行速度极快的画眉鸟异兽的追杀下逃脱。

    “老二,你过来!”看着再度陷入混乱的沼泽,双臂缠裹着大量白色纱布的猪头人将自己的位置让开。

    旁边的猪头人闻言,立刻抬步上前,相较于之前的状态,现在的他浑身遍布着让人看着极其不适的绿色斑纹。

    他站到领头的大哥身前,赤膊上身的他浑身各处的斑纹竟然开始散发淡金色的灵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