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大量的绿色液体迅速的从斑纹处溢出,紧接着,发动异能的猪头人开口道,“大哥,这就开始了,你准备行动吧给我起!”

    话音落下,凝聚于皮肤各处的绿色液体顿时泼洒向身前的雨幕,旋即这些绿色液体像是滴入水中一般,以夸张的速度将周围雨水同化,最终便做数十乃至上百道绿色的水线激射而出。

    这些水线在行进的过程中还在不断地分裂,延展,最终在短短数秒内于形成一张偌大网兜向着场内所有人笼罩过去。

    只是这绿网的强度似乎有些劣质,别说是那些仍停留在灵植周边的夺宝者使用自己的异能,就算他们只是挥动手中的灵器劈砍,都能轻而易举的将绿网击破。

    “老二,做的非常好,接下来帮我倒数6秒钟”双臂缠裹着大量白色纱布的猪头人看着被轻松打散的绿色水网,不仅没有懊恼,反倒是面露兴奋之色。

    “六,五,四”

    双臂悬垂于身侧,缠裹在其上的纱布霎那间爆裂,露出底下黢黑且干枯如柴的臂膀,穿梭于林间的狂风于此刻开始向着这位猪头人大哥汇聚。

    “爆!”低喝一声,随着浑身满是绿色斑纹的猪头人老二双手合十,下一秒,只见灵植周围的绿色水幕陡然爆开,化做漫天绿色气雾将整个沼泽笼罩其中。

    “大家小心了,这绿色雾气有毒”

    “撤,快撤!!!”

    “是绿棘城的人,特么的,我们走”

    伴随着绿色雾气出现的是混乱的呼喝声,很显然,有寻宝者通过这独特的手段,认出了这支出手队伍的背景。

    可惜,已经晚了!狂风裹挟着猪头人大哥的身形如利箭般飙射而出,直截了当的冲入了绿色雾气之中。

    做为同伴,这位猪头人大哥清楚的知道老二施展的异能有什么效果。

    这些所谓的绿色毒雾,其实并没有多么强的毒性,毕竟是经过大量的雨水稀释的,其真正关键的效果在于黏着性!

    这绿色雾气只要沾染上,极难清除不说,还会让接触到的皮肉出现短暂的酸麻疼痛,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杀伤性效果。

    然而别忘了这些寻宝者还有那只画眉鸟异兽可是在数十米的空中,更别提他们根本不知道这毒雾的效果。

    在意识到自身状态出现异常状况的前提下,不论是寻宝者还是画眉鸟异兽,都将不可避免的陷入短暂的混乱,这便是猪头人大哥想要创造出来的机会。

    他觉醒的异能可以使自己的双臂驭使气流,靠着气流的爆发,他不仅在身侧形成了屏蔽毒雾的护盾,还让自己拥有了飞行能力。

    凭着之前的记忆,猪头人大哥穿透毒雾,迅速找到了那团纯白色光芒的所在位置。

    等凑的近了,猪头人大哥总算能够看见那朵外形极似菊花的灵植外壳内的情况。

    一颗表面布满紫色纹路,仅有拳头大小的白色灵果就在中央,周边有大量的根须拱卫,那股奇异香味甚至让他克制不住的咽了几口唾沫。

    事不迟疑,先将成熟了的灵果拿到手再说。

    只剩下三米的距离,猪头人大哥全力伸出手去,右腿也即将踏上白色花朵的边沿。

    可就在这个时刻,近在咫尺的灵果突然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往上拉扯,那些根须纷纷断裂。

    猪头人大哥愣神的间隙,果实边上蓦然显出一道身影,他一手拿着灵果,另一只手则是托举着一团不断变大的如牛奶一般的汁液。

    原来这些如牛奶一般的白色汁液,是从断裂的根须中喷涌而出的,林飞觉味道怪好闻的,他便随手将其收集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有人比我先一步拿到灵果,这个头戴斗笠的家伙什么时候靠近灵果的,我怎么一直都没发现他?”

    “擦咔。”猪头人大哥看着林飞悠闲的吃着灵果,然后用一种惊讶的眼神望向自己,随后又是毫不犹豫的一口,汁液飞溅。

    “你怎敢如此”困惑之后是瞬间充斥猪头人大哥脑海的怒火,于半空中旋身便是一拳轰出。

    林飞嘴里叼着灵果,感受着身前涌动的气流。

    他眨了眨眼,反手便是一掌拍了出去,无形念动力犹如重锤一般将对方轰了回去。

    无视那道好不容易到达这里,又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回去的身影,而是取下口中的果实,满脸诧异的端详着。

    这灵果的味道不对劲,口中的果肉寡淡至极,汁水就像平平无奇的白开水,更别提一众灵果最基本的要素,它竟然没有一丁点能增强修行者实力的灵能。

    这灵果也太辣鸡了吧林飞不免咂嘴蹙眉,他这趟来落荒森林可是花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然而现在这种情况却是他怎么都没想到的。

    “这跟牛奶一般的灵植汁液可别也是个样子货。”林飞看着自己收集的白色汁液,咕哝道。

    随后他使用念动力分离出一小团尝了尝,眼睛顿时一亮,当即打开次元空间,拿出好几个大水缸,将自己收集的灵植汁液装起来。

    “幸好有这灵植汁液保底,不然我这几个小时的时间白忙活了。”林飞自语一句,挥手将十几个大水缸收进次元空间内。

    他本想着再多收集一些灵植汁液,结果那些被他扯断的根须却不再喷涌,并快速的枯萎。

    随后,在林飞这边准备就此离开之时,灵植周围的绿色毒雾也因为连绵不断的降雨和林间一刻不止的狂风而逐渐消散。

    原本还在灵植附近战斗的寻宝者,撤的撤,死的死,剩下的也不超过二十人。

    这些人大都是实力拔尖的强者,最差也是三阶中段,不少是三阶高段,如果这些人团结起来,也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只不过这些人此时也有退意了。

    没办法,且不论那只来去如雷霆的画眉鸟异兽,当下站在灵植上,已经啃了半个灵果的神秘人,就已经将他们多余的想法全数摁灭了。

    能到这儿来的寻宝者,可没几个脑子一根筋的,灵果既然已经被别人吃了,再往前就是自找没趣。

    更何况谁也不知道那个当着画眉鸟异兽的面,依旧吃的香甜的神秘人实力如何。

    况且那只画眉鸟异兽现在可还悬停在灵植之上呐!及时止损才是现在要考虑的。

    当然,这些开始向着四周撤去的寻宝者也都盯着享用灵果的那个神秘人,希望这个夺取灵果的可恶家伙赶紧被画眉鸟异兽弄死,最好是直接开膛破肚,血肉乱飞一气的那种。

    事情的发展似乎也确实如他们所想,在发现成熟的灵果被人吃了后,那只画眉鸟异兽一个闪身便降临在林飞身前。

    准备离开的林飞停下动作,转而看向这画眉鸟异兽。

    说起来林飞对这只画眉鸟异兽挺感兴趣的,它已经是三阶巅峰的异兽,可以使用精神力发声,可是到现在为止,在场的所有人都没听到过这只画眉鸟异兽说过一句话。

    因此在画眉鸟异兽过来的时候,林飞第一时间想的是对方必定会对自己动手,自己要不要尝试着跟它过上几招,逼对方开口说几句话。

    然而战斗居然没有爆发!这只画眉鸟异兽主动停在林飞身前,一点发动攻击的意思都没有。

    耳畔听着它翅膀扇动时的嗡鸣声,林飞看着距离自己不过两米,悬停在半空,那双紫色的眼睛直勾勾盯着自己手中的灵果画眉鸟异兽。

    它尖尖的嘴巴左右摇摆着,几次向前又缩回去。

    不知怎得,林飞隐约觉得这画眉鸟异兽现在跟自己一样困惑,顿了顿,仿佛是想到了什么,暂时放弃让对方开口说话的想法,转而抬手一伸,将没吃完的灵果抛了出去。

    远处,此时退到周围树林间的夺宝者们看到林飞的这一行为,都是不约而同的冷哼一声。

    他们觉得自己高看了林飞,之前还以为这个神秘人实力很强,结果异兽还没动手,对方居然就将到手的灵果交给了异兽,真是丢人。

    鄙视林飞的一行寻宝者,全然忘了他们不久前还在那只画眉鸟异兽的冲杀下丢盔卸甲。

    注意到林飞动作的画眉鸟异兽扫了他一眼,尖尖的嘴巴一晃,飞在半空中的灵果已然消失在它的嘴里。

    还没等反应过来,身前的画眉鸟异兽便开围着灵植打转,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只是直愣愣的盯着林飞,以双翼制造旋风,推动着林飞往白色花朵的边沿退去。

    画眉鸟异兽的这种的行为在其他寻宝者看来十分诧异,他们期待的战斗没爆发心里很是失望。

    “这只异兽怎么了?难道说”退到白色花朵边沿的林飞自语道。

    他本以为是画眉鸟异兽意识到自己并不好惹所以才没有选择主动攻击,现在看来,根本就是因为后者发觉了这颗灵果有问题,觉得攻击自己没有意义,这才选择了观望。

    而且从画眉鸟异兽吃掉剩下的灵果却没有离开,而是将自己赶到一旁,主动登上灵植顶端白色花朵的行为来看,它似乎正在尝试验证什么。

    这个时候,林飞自然不会阻拦,站在一旁安静的看着画眉鸟异兽将尖尖的嘴巴伸进因为灵果被取而断裂的根须间戳弄着什么。

    林飞正打算踮脚看看这画眉鸟异兽究竟在干嘛,眼前又是电光闪耀。

    只见画眉鸟异兽腾飞而起,它这一次没有回到天上,反而以灵植主干为中心,盘绕着向下。

    林飞站在边沿低头望下去,却见画眉鸟异兽每下降一段距离便要攻击一次灵植的主干。

    灵植直径数米的枝干,在画眉鸟异兽的异能攻击下竟也能勉强扛下来,只是受冲击的位置表皮焦黑龟裂而已。

    更令林飞感到奇怪的是,这看似莫名其妙的行动,居然迅速引起了灵植底部根须的剧烈反应。

    相较于之前应对寻宝者的十几根,这一次数倍的根须自淤泥间涌出,试图拦下画眉鸟异兽。

    此时此刻,林飞哪怕再蠢也知道恐怕他们所有人,还有画眉鸟异兽都被这棵灵植耍了。

    大家明面上抢夺的灵果,极有可能就是它摆放在明面上的幌子,放在那儿就是让人争的。

    只是灵植没想到居然会冒出来一个林飞这样拿到果实直接啃了的家伙,连带着画眉鸟异兽都察觉到了灵果的异样。

    行进间有电光护体的画眉鸟异兽根本就不在乎这些根须组成的防御墙,疯狂冲撞着灵植主干。

    林飞紧盯着灵植受攻击处的变化,直到画眉鸟异兽的冲撞最终落在主干中部。

    银白色的电光闪过,耀眼的白光又一次出现,刚因为灵果消失而散去的香气,再度弥漫。

    “正在的灵果找到了。”在场的所有人在心里不约而同的冒出这个念头,可就在这时,异变突起,大家齐齐看向不远处的沼泽。

    只看一眼,那些寻宝者便猛地转身,直接放弃了继续争夺灵果,做出同样行动的还有那只画眉鸟异兽,急停转向对它来说似乎没有任何压力。

    促使他们做出这种行为的原因很简单,沼泽水面,不知何时浮现出一颗直径超过3米的棕黑色眼球。

    这颗巨大的眼球正冷冷的注视着上空发生的一切,而就在这颗眼球的周围,无数道由浑浊泥水组成的尖矛,激射而出。

    它们冲荡开雨幕,霸占这方狭窄天地,将围绕在灵植周围的所有生物笼罩。

    这些浑浊泥水构成的长矛疯狂碾压着周遭的任何东西,那些百米多高的树木,瞬间都被它们穿刺的满是破碎空洞。

    那些夺宝者,除开少数几个起步快的,其余人无一例外的成了飘散的破碎血肉!

    现场唯一一个不为所动的人便是林飞了,他随手轰碎迎面射来的长矛,望着四周如同活过来一般的沼泽,还有底下渐露峥嵘的强大异兽。

    此刻林飞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传言中那些盘踞在灵植周围的众多异兽会消失的一干二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