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嘶好痛。”失去生机,开始枯萎的灵植根部位置,本想要浑水摸鱼的寻宝者缓缓睁开眼睛。

    “我我竟然还活着?!”劫后余生的猪头人寻宝者难以置信的自语道。

    此时的他赤膊着上身,那件它花费了自己全部积蓄购买的防御灵器,在刚才的战斗余波中彻底破碎。

    “咔擦。”随手扯掉碎掉的防御型灵器丢在一旁,浑身各处的伤势正在灵能的运转下缓缓恢复,唯有苍白的脸色还有满身血渍述说着刚才的战斗余波有多么的可怕。

    “特么的,头领级别的异兽竟然这么的可怕,差点将自己的老命交代在这里了,我这回”

    猪头人寻宝者一边自语着,一边环顾四周,当他看到远处的独眼恐龙异兽倒在沼泽中的庞大身躯时,整个人都呆愣住了。

    “死了,这么可怕的异兽头领竟然死了,是谁杀死了它?”

    惊愕的猪头人迅速的回过神来,然后潜入水中,竟露出半个脑袋观察远处的动静同时,他快速的感知了一下体内所剩下的灵能量。

    他记得自己昏迷前体内还剩下五分之四的灵能量,可如今剩下的却仅有五分之一,那件防御型灵器为了护主,消耗了他如此之多的灵能。

    目光看向远处,小心谨慎的看向正站在独眼恐龙异兽脑袋上,摄食后者眼球的画眉鸟异兽。

    “它的状态怎么这么好,由内而外的透着逼人的凶悍气势远胜从前不说,这这是四阶初段的灵能波动,它竟然突破了,我昏迷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猪头人寻宝者诧异的看着画眉鸟异兽的舌头不停的从独眼恐龙异兽眼球中卷弄出一些漆黑如墨的黏着液体,咧了咧嘴,低声自语道。

    或许是因为自己成功突破到四阶,此刻的心情格外的好,虽然感知到远处躲藏着一个猪头人寻宝者,但画眉鸟异兽仅仅是停下来看了前者所在位置一眼,旋即又低下头去忙活自己的事情。

    此时已然勉强缓过神来的猪头人寻宝者躲在水中,已经意识到自己还没脱离危险。

    那只画眉鸟异兽进阶成为头领级别的异兽,要是被其发现自己还活着,定然是难逃一死,这让大难不死的猪头人寻宝者非常的紧张。

    可就在害怕的同时,猪头人寻宝者本能的产生其他想法。

    要是画眉鸟异兽没有发现自己,待会儿飞走了,那么眼前这具尸体简直就是一个宝藏,四阶初段、头领的异兽,它身上的骨肉以及鳞片,价值毋庸置疑。

    不过猪头人寻宝者看了下体长少说也超过40米的独眼恐龙异兽,一时默然。

    相较于猪头人寻宝者忐忑不安的心情,反观另一边的画眉鸟异兽却没有猪头人寻宝者的烦恼了。

    它吃完独眼恐龙异兽的眼球精华后,便极速震动翅膀,当着猪头人寻宝者的面,身上竟是漫起一层淡金色的光芒,刚入四阶初段的灵能波动强度分明有了一定的增长。

    “等等,这颗独眼”全程旁观这一幕的猪头人寻宝者,此时也是恍然意识到,画眉鸟异兽为什么要突然吃独眼恐龙异兽的眼球。

    四阶头领级别的异兽,想要自己实力更上一层楼,最为快速的方式就是吞噬其他四阶异兽蕴含着大量灵能的血肉和器官。

    尤其是一些器官,其蕴含的灵能量要远胜血肉,这是早已被灵界生灵发现的事情。

    在画眉鸟异兽消化完了眼球内的精华,随后猛地极速振翅攀升,凝聚出数道雷电,直接劈在独眼恐龙异兽勉强还算柔软的腹部,制造出一个焦黑伤口。

    它身形在空中盘旋半圈,又猛地俯冲下来,直接钻入刚才制造的伤口。

    不一会儿,浑身都黏着血肉的画眉鸟异兽倒退着从独眼恐龙异兽腹部内出现,同它一起出现的还有一颗寻常成年人那般大小,表面还泛着淡金色灵光的心脏。

    几乎是在看到这颗心脏的瞬间,躲在远处的猪头人寻宝者便攥紧了拳头,眼中尽是贪婪之色,全然忘记了自己还身处险地。

    即便没有亲口尝过这颗心脏,他依旧能够想象的到这颗心脏蕴含的灵能量不容小觑,要是自己获得这个心脏,转手一卖,定能获得一笔数量不少的灵石。

    画眉鸟异兽将心脏拖到独眼恐龙异兽的背上,旋即也没有多余的行为,只是振翅而起,带着心脏升入高处的天空。

    “啾啾”嘹亮的啼鸣便已经在林间回荡开去。

    躲在远处的猪头人寻宝者不用想也知道,这只异兽必然是在宣示自己的主权。

    头领级别的独眼恐龙异兽已死,这只画眉鸟异兽做为新进的异兽头领,自然是会去顶替独眼恐龙异兽的位置,成为这落荒森林霸主之一。

    “吼”周围树林内逐渐响起的各种应和与嘶吼便是最好的证明。

    当然,此时的猪头人寻宝者根本没心思去持续关注画眉鸟异兽,他的视线早已全然粘在远处的‘宝藏’上。

    这可是头领级别的异兽尸体啊!画眉鸟异兽取走对自己最有价值的东西就飞走了,剩下的自然是归现场唯一的存活者了。

    独眼恐龙异兽的体积过于庞大,别说是保存,如何将它带出去而不被发现都是个问题。

    纠结了几分钟,猪头人寻宝者始终没有想出个所以然,干脆就将其抛在脑后,先靠近去看看再说。

    头顶上那只画眉鸟异兽还在享受突破的快感,自然没有人或是异兽敢在这时候靠近找死,接下去的过程无疑极为顺利。

    片刻之后,画眉鸟异兽的啼鸣此时已然消失于半空,估计是巡视自己的领地去了。

    “哈哈哈这下我发财了。”当沼泽陷入寂静的时候,猪头人寻宝者先是咂了下嘴,旋即便控制不住心中的喜悦,叉着腰仰天大笑。

    这一趟冒险,终究是赚翻了随后,这个猪头人寻宝者迅速的离开现场,前去事先与同伴约定好的地方寻找存活下来的同伴,想着让同伴协助自己,将这具异兽尸体弄出落荒森林。

    “呼”

    “沙沙沙”

    风吹动着树木左右摇晃,发出阵阵响声。

    在猪头人寻宝者满心激动的离开沼泽,前去寻找撤离同伴的时,一道白光在独眼恐龙异兽的上方闪过,紧接着便是一道人影凭空出现。

    “过几天要去望月山森林一趟,这只独眼恐龙异兽刚好可以当做礼物送给小白和它的那些小弟们。”

    “哗啦”

    庞大如小山般的独眼恐龙异兽一眨眼的功夫便消失不见,沼泽中水花翻腾,许久才恢复平静。

    落荒森林外,各个地方有不少临时搭建起来的落脚点

    进入落荒森林内追寻宝物的寻宝队伍的幸存者都陆续回来,这其中自然也包括那个准备浑水摸鱼的猪头人寻宝者的队伍。

    此次进入落荒森林的各个寻宝队不仅一无所获,还死伤惨重。

    一些强大势力的行寻宝队更是无一生还不说,派出的支援小队进入落荒森林支援,结果却只剩下几个活着回来。

    要知道这些强大势力寻宝队的成员可是真正用钱堆出来的战力,死上一个都够心疼的,更别说是现在这副模样,当幸存者将消息用传讯灵器传回去之后,一些强大势力的高层在得知这个消息后,险些把珍贵的传讯器当场给砸了。

    只是在听到始作俑者是四阶头领级别的独眼恐龙异兽后,他们又沉默了下去。

    敌人是如此可怕的异兽,还能怎么办?自己的手下真要是能跟那种落荒森林的异兽头领级存在争斗,他们的势力早就能称霸寒水湖西岸了。

    拥有最为详细的内部消息,还提前做了诸多准备的一些强大势力都铩羽而归,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从今天早上到傍晚,落荒森林内出来的寻宝队伍无一例外都是伤亡惨重。

    很快的,落荒森林内所发生的事情便逐渐传了开去,一些之前还懊恼自己没本事去凑热闹的人,眼下都庆幸自己的明智。

    当各个寻宝队开始踏上返程的路途时,一些强大势力的幸存者竟然又悄悄留了下来。

    他们的高层在经过互相磋商谈判,最终达成独眼异兽尸体瓜分协议。

    然后这些强大势力的寻宝队幸存者汇聚在一起,在一位得意洋洋的猪头人寻宝者的带领下,重新进入让他们心有余悸的落荒森林。

    万里碧空如洗,四周是海天一色的浅蓝。

    无际空上飘着四散的大朵白云,火红太阳在天边摇摇欲坠,散发着肉眼可见的炙热波浪,夕阳的余辉洒落在与天同色的粼粼海面上。

    耀眼、刺眼,仿佛整个大海都穿上了一层金色的盛装。

    平静的海面上,一艘五层游轮如庞大的海鲸,悠然航行,在夕阳余晖的照射下,船身上斑驳的白蓝色漆面更显油亮。

    咸湿的海风徐徐可触不可见,十几只海鸥在游轮上空盘旋不停,时而几声刺耳的鸣叫,时而疾速窜入大海中,几秒种后叼着一条鱼儿钻出水面。

    其他没得到食物的海鸥见状便过来争抢,彼此间享受着属于夜晚来临之前难得的美食。

    游轮四层的餐厅,靠近窗口的餐桌旁,带着墨镜的荆牧身着T恤、沙滩裤,手握一杯冰水,远眺窗外迷人风景,平静的眼神里,却带着几分难以言明的为难之色。

    自从那天接了黑色组织的委托,荆牧与自己的‘上线’在黑网吧聊了几句后便踏上去华国路途。

    他此行没有选择搭乘飞机前往华国,而是选择慢吞吞的邮轮。

    之所以这样,他想趁着在邮轮上的时间,好好收集一下关于这次委托的相关情报,以为自己接下的行动做好铺垫。

    ‘紫兰花’组织的情报收集能力还是很强的,在荆牧搭乘邮轮起航的当天,他的‘上线’便源源不断的将此次目标的情报传给自己。

    “这次的委托有点坑啊!那个秦诗语现在工作的花店老板竟然是一位调查员。

    我对她动手,无异于虎口拔牙,唉报价低了,当初应该让那个黑山组织的委托人加钱的。”

    荆牧喝了一口手中的冰水,沉思了片刻,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自己的‘上线’了个电话。

    白光闪过,刚洗完澡的林飞穿着黑色的短袖和印有格子的裤子,出现在周月和王小茹家中的玄关处。

    林飞走进客厅,只见王小茹上身穿着一件紧身地吊带背心,下身穿着一条米白色地短裤,站在椅子上,手里拿着湿布忙着擦拭挂在墙上时钟。

    “林飞,你怎么来了?”注意到身后的目光,王小茹回头看见林飞,说话的同时从椅子上一跃而下,结果因为站立不稳,高挑的身躯直接向着林飞这边倒了过来。

    “我来给你们送吃的。”伸手扶住王小茹的肩膀,林飞笑着问道,“怎么不见周月那个笨蛋?”

    王小茹将滑落的肩带恢复到原处,白皙的脸上闪过一抹绯红,微笑着说道,“小月和她部门的同事聚餐去了,晚点才回来。”

    “哦她部门的聚餐次数比你所在的部门多多了啊!”林飞说道,随后从次元空间内取出一个大号玻璃瓶,里面装着白色的液体。

    “牛奶?”王小茹看着林飞手中的玻璃瓶说道,“昨天我去超市刚买了一箱子纯牛奶。”

    聚餐后去唱歌是例行项目,KTV距离周月所在的小区并不太远。

    在夏天的微风中,周月沿着马路向家的方向走去。

    高跟鞋敲着行人步道砖发出清脆的声音,道路周边是夏日常见的各种露天烧烤摊,吵杂热闹,也就是这个时间点,这些烧烤摊才会悄悄的出动。

    周月微微低着下颌,看着自己被路灯映出的模糊身影,酒劲被风一吹,红晕爬又上了漂亮的脸庞。

    “今天的聚餐喝的有点多了呀!都怪林凌那个丫头和我拼酒,哼真是不长记性,最后又把自己喝倒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