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嘈杂的氛围似乎变得有距离感,周月感觉周边世界稍稍跟自己拉开了一点点距离,虽然身体还有点晕,但是意识却似乎更清醒了。

    今天聚餐的时候,部门的一位离婚两年多的同事宣布,下个月她要结婚了,对象是朋友介绍的,虽然收入方面不如自己,但是他对自己和两个孩子非常的好。

    虽然这位同事当年刚离婚的时候,对大家扬言自己以后不再结婚了,这回宣布自己要结婚,大家都没有提这茬,纷纷对其表示祝福。

    其实大家换位思考一下,觉得这是一个可以很好理解的决定。

    一个多年独守的女人,带着两个刚上小学的孩子,要支撑一个家庭会有多么的难,再坚强的女人,内心深处也总会渴望找个男人的肩膀依靠,稍微想想自然非常清楚。

    而且换做任何一个人,身处这样的情况,遇到合适的人,大概率会选择再结婚,毕竟两个孩子还小,给两个孩子一个圆满的家庭对他们的成长是非常重要的

    “李姐能有这个好归宿,是她这两年多来辛苦付出的结果。

    哎但是陈姐呢?记得陈姐这些年前前后后也交往过一些男的,也说有过再婚的,到现在都没个结果。”周月边走边想着自己部门内的两个同事的事情,慢慢走回到家。

    夜里十一点,王小茹还没睡,看到回来的周月有些醉,就把冰箱里面的橙汁到了一杯送过来。

    “小月,你又跟林凌拼酒了?”王小茹猜测道。

    “嗯。”周月喝了两口,跟王小茹聊了几句,就进屋去拿睡衣,然后去卫生间冲凉。

    周月把喷头调到冷水一侧,夏天夜里的水温还是有点冰,但是周月觉得还是不够能让自己清醒,打上了沐浴露简单搓了一下冲掉了。

    拉开浴帘,周月刚想伸手去勾挂着的浴巾,头忽然又晕了一下,在还没意识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脚底一滑,侧身摔在了卫生间的地面上。

    外面的王小茹听到卫生间里面的动静,赶紧跑到门外急切的问,“小月?你没事吧?”

    周月忍着痛,急忙说道,“没,我没事,不小心摔了一下而已。”

    王小茹板了下卫生间的门把手,发现门并没有锁,里面的周月忙着说道,“小茹,我没事”

    周月挣扎着支起身子,一只脚疼的完全使不上劲,只能用一只膝盖跪在地上勉强支撑着身体把浴巾围在胸前掖好。

    这时王小茹也拉开了卫生间的门,马上过来搀住了周月的一直胳膊把周月扶了起来。

    周月一只脚使不上劲,半个身子靠在王小茹的臂膀上。

    王小茹一只手扶在周月腰间,另一只手把周月的胳膊跨过自己肩膀,半扶半抱的把周月带回了卧室。

    周月坐到床边,王小茹去卫生间又拿了一条毛巾递给周月,让她先擦头发,自己则是一手捧起周月的右脚,一手握着她纤细的脚腕,手上泛起淡金色的灵光,轻轻动了一下。

    “嘶”周月倒吸了口气,疼的轻叫了一声,“好疼”。

    王小茹一边使用自己异能帮周月舒缓扭伤处的疼痛,一边轻声说道,“有点肿了啊,不知道伤没伤到筋,家里还有半瓶红花油,我去拿来给你擦擦。”

    说完,她便起身出去拿回来一个小瓶,开盖倒了一些到手心,先双手对搓了几下,然后将周月受伤的那只脚放到自己的大腿上,轻轻的捧着周月的右脚腕揉搓起来。

    “嘶”王小茹揉搓的手劲不小,弄的周月不断吸气。

    “忍忍,待会儿就舒服了。”王小茹说道。

    “要是明天早上还是这个样子,只能让林飞来一趟帮我治疗一下了。”周月对收手的王小茹说道。

    “嗯,时间不早了,你早点睡吧!”王小茹笑着说道,起身离开周月的房间。

    凌晨十二点多,夜深人静,窗外挂着半轮明月。

    周月穿着一件黑色的丝质小吊带,布料少得可怜,因为右脚的伤痛让她睡不着,只得靠在床头上玩手机,大片雪白的肌肤在灯光下泛着细腻的象牙光泽,有些晃眼。

    吊带布料是真的少,即使夏天穿着也是极清凉的,而她显然只穿了这么一件,动作间可见一片雪嫩。

    “照这样看,明天早上是好不了了。”周月放下手机,看了看右脚扭伤处的情况,咕哝道。

    随后,她拿起手机,打开微信,给林飞发去了条微信消息:林飞,你醒来后看到我这条消息,来我家一趟,有急事。

    第六镇灵界驻地开拓的区域。

    天明,沉睡了一夜的万物逐渐醒来,以一辆灵能越野车停留的位置为起点,一只小纸鹤在水平飞出去几百米后开始向着丛林的高处攀升,李东尘紧随其后。

    距离地面越远,植被也愈发的稀疏,虽说头顶上有茂密树冠笼着,可巨木的数量终究只是一小部分,落脚点的位置逐渐变的难以选择。

    到最后,李东尘不得不使用飞行灵器来确保自己能够跟上小纸鹤。

    “淅淅沥沥”

    晴朗的天空竟然下起了小雨,所幸没过多久,小纸鹤的速度便逐渐的缓了下来,巨大树木的生长高度到底也是有极限的。

    近一百五十米的高处,李东尘蹲在树杈间,雨水坠落在周边繁密的枝叶上,迸溅出大片水花,有几处重叠凹陷的枝叶边沿更是形成了小规模的瀑布。

    垂眼往下,先是大片的空处,紧接着则是一片糅合在雨幕内的墨绿色植被,那是正常的林木形成的丛林。

    高空的冷风裹挟着雨珠扑面而来,李东尘一手抓着旁边的枝干,一手挡在身前,承受着雨水的拍打,眯着眼看向十几米外,另一处树冠上趴伏着的蜥蜴异兽。

    “这不是我们要寻找的目标,可为什么小纸鹤将我指引到这里来呢?不知道张小鹿和老江那边是不是也遇到跟自己一样的情况。”

    远处的蜥蜴异兽少说也有三米长,满是伤痕的墨绿色身躯横亘在主杈上,尾巴呈螺旋姿态缠绕着枝干,配合着四只爪子稳固身形。

    它似乎正处于睡眠状态,脑袋随意的耷拉在一旁,脖颈处嵌在肉里的染血鳞片尤为显眼,而那对凸出的,外形怪异的眼球紧闭着,只有背部的突刺不时的颤动两下。

    “问题应该就出在那个染血的鳞片上。”李东尘心中已有猜测,随即做出决定。

    淡金的灵光瞬间在李东尘的双腿浮现,他用力一蹬脚下的树枝,整个人弹射而出,势头惊人。

    身体射出的同时,李东尘双手握着灵器长剑收在身前,整个人如同一支离弦之箭,向着蜥蜴异兽飙射而去。

    树枝的震动声不出意外的惊醒了蜥蜴异兽,宽广的视野让它在第一时间注意到已然临身的李东尘。

    正想要躲避,插在脖颈处的染血鳞片恰在此时出现异常,强劲的电流自染血鳞片处迸发,使得蜥蜴异兽浑身一阵颤动,思考被迫停滞。

    “这么简单就得手了?!嗯应该也跟鳞片上突然爆发的电流有关。”李东尘看着眼前发呆的蜥蜴异兽,表情不由得一喜,紧跟着心中的疑惑更甚了。

    然而就在他即将挥剑斩落之际,视野内的蜥蜴异兽却是忽然模糊起来,消失在了原处。

    “隐身异能?!它怎么可能在身体麻痹的同时如此之快的进入隐身状态?有问题。”

    强烈的危机感顿时涌上心头,逼的李东尘强行改变自身的运动轨迹。

    “咻”而几乎是在李东尘脱离原有运动轨迹的瞬间,他的身前响起一声尖啸。

    某种东西急速穿梭带起的气浪拍打在李东尘的脸上,紧接着底下的、直径近半米的树枝便被捅了个对穿。

    “嚓。”

    剑刃插进巨木强行稳住身形,李东尘先是看了眼蜥蜴异兽所处的位置。

    它根本就没有消失,而是在快速的爬向上方树冠的某处,不断地哀嚎着,怪异的音调听上去像是在呼唤着什么。

    抬眼望向树冠顶部,只见得那儿的光影似有瞬间的扭曲,下一秒又恢复平静。

    “原来还有一只会隐身的蜥蜴异兽在旁边埋伏着。”得出这个结论的李东尘立刻回想起了一行三人这一路上遇到的一些古怪事情。

    “麻烦了,看来有敌人躲在暗处给我们使绊子。”

    以灵器长剑为杠杆一个后空翻落到附近的枝杈上,此刻的李东尘面色有些凝重。

    本打算以偷袭的方式快速解决战斗,拿到那个染血的鳞片,现在因为第二只蜥蜴异兽的出现彻底破产。

    在这种离地近一百五十米的位置,飞行灵器因还没过冷却时间而暂时无法使用的情况下,要是自己失足跌落,后果不言而喻。

    更何况新出现的这只蜥蜴异兽比一开始的那只蜥蜴异兽要强不少,这让李东尘心中警兆大起。

    “避免又出现其它的蜥蜴异兽,我必须速战速决,在拿到那个染血鳞片后,立刻离开这里,前去与张小鹿和老江汇合。”

    一念即此,李东尘立刻起身踩着枝杈靠近那只状态极差的蜥蜴异兽,心中计算着时间,照着那家伙的脑袋挥出一只小纸鹤。

    小纸鹤飞出去后当即自燃,一颗火球顿时激射而去。

    不出意外的,那只藏在顶部树冠中的另一只蜥蜴异兽再度出手。

    虽然李东尘感知到对方的灵能波动出现变化,但是自己的肉眼只能隐约看见一条粗健的尾巴裹挟着风雨扫来,同火球碰撞在一起,刹那间水蒸气暴散而起。

    李东尘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哪怕仍旧无法看清对方的形体,但这冲荡的水汽却是怎么都骗不了人的。

    他已然锁定了对方的位置,借着水蒸气造成的视觉干扰,毫不犹豫的再度发起攻击。

    不过这一次他的攻击姿势有所改变,持剑横举在面前,直冲上方的树冠某处。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李东尘身前的大颗雨滴被某种东西撞碎,旋即便有血水喷溅而出。

    前一秒还在奋勇向前的李东尘身体彻底耷拉了下去,那条贯穿他胸腹的舌头此刻已然恢复原本的形态,拖着李东尘的身体返还本体。

    这是一只比李东尘一开始见到的蜥蜴异兽体型,还要庞大将近三分之一的同类异兽。

    它披着一身棕绿相间的光滑皮肤随着周边的风雨,枝叶的位置变化而掀起一层层的光影变幻,近乎于完美的隐匿着自己的位置。

    而那颗顶部生着犄角的丑陋脑袋,左右两侧外凸的眼球周边泛着淡金色的灵光,死死锁定了被舌头直接贯穿的李东尘。

    毫无疑问,它比受伤的那只蜥蜴异兽更强,速度更快,是只经验丰富的猎手。

    现在是享用猎物的时候了,舌头拖拽着没了动静的李东尘倒卷而回,可就在它要将到手的猎物吞入嘴之时,一把长剑却是先一步刺出,径直捅入了蜥蜴异兽双眼间的位置。

    李东尘在异兽剧烈的挣扎中已然被甩了出去,他抓住树枝,抬起头,擦了擦嘴角的血渍,张着嘴迎风大笑道,“没想到吧!我觉醒的异能不止一种,这点伤对我来说算个屁!”

    是的,李东尘觉醒的第二个异能是恢复10秒内受的伤,除脑袋以外。

    彻底死亡的蜥蜴异兽再也无法停留在枝杈间,摇摆着坠落向丛林的地面,而李东尘的视线则是看向了一旁已然陷入混乱,踌躇不前的另一只蜥蜴异兽。

    “呼接下里轮到你了。”李东尘按了下先前被贯穿,现在却已经恢复原样的腹部,也不墨迹,直接冲了过去。

    “咻,咻,咻”

    受伤的蜥蜴异兽当然不会坐以待毙,虽然它知道自己不是面前敌人的对手,但是它还是倾尽自己全部的力量进行反击。

    “咔擦,咔擦”

    滑腻的舌头破开雨幕,李东尘左右闪躲,粗壮的枝干被异兽的舌头接连打断。

    “噗嗤。”

    泛着灵光的长剑刺出,径直捅入了蜥蜴异兽双眼间的位置,其死状与先它一步死去的同伴一模一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