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眼看着张小鹿就要给蜘蛛异兽一记重创,可就在她距离蜘蛛异兽的背部越发靠近之际,却是意外发现其腹部突然出现了痉挛一般的反应。

    紧接着,只见蜘蛛异兽向着张小鹿这一侧的位置突然喷出强劲的气流。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蜘蛛异兽便靠着这股气流强行扭转了位置,重新直面张小鹿,巨大的钳子更是借着这股势头猛砸向她。

    “砰”气团于半空中炸裂,张小鹿径直砸进山洞一侧的土壁,震落大片尘土。

    隔空拍出的一掌与蜘蛛异兽的大钳子碰撞,抵消了大部分的冲击力,与其说是被砸飞,倒不如说张小鹿是刻意的拉开距离。

    她得承认,眼前这只长有小龙虾钳子的蜘蛛异兽,虽然样子看上去丑陋且笨重,但是其反应能力那是相当迅速的,在二阶巅峰的异兽中,实力也是最拔尖的那一小撮。

    如果使用雷暴珠攻击面前的蜘蛛异兽,倒是很容易就将其击杀,重点在于目前所处的环境不允许使用雷暴珠,因为爆炸威力惊人的雷暴珠有极大概率将山洞崩塌。

    “想要在极短的时间内解决这只异兽,看来只能用那样东西了。”张小鹿思考了一下,随即从自己后腰的口袋中取出一个针筒。

    蜘蛛异兽快速的上前,再次挥动大钳子攻击张小鹿。

    “砰。”大钳子撞击地面的瞬间,闪躲的张小鹿趁着大量烟尘飘扬之际,她将针筒咬在口中。

    望着不远处仍在逼近的蜘蛛,张小鹿将手中的灵器长剑投掷出去,干扰了一下异兽的攻击节奏,然后大跨步的向前,只见其双腿周围忽然出现浅青色气流呈螺旋状升腾而起。

    面对迎面而来的大钳子,张小鹿的脚底陡然响起爆鸣声,身形陡然模糊,下一秒便闪身出现在蜘蛛异兽的腹部左侧,同之前的行动如出一辙。

    相对的,蜘蛛的反应亦是在张小鹿的预料之中,腹部再度喷出气流改换身位,只不过这一次是两个大钳子同时砸来,大有将张小鹿直接碾成肉酱的意思。

    然而张小鹿敢复制之前的行动,自然有应对这种情况的法子,只见她脚底凝成两团浅青色气流,紧接着又倏然爆开,原本停滞于半空的张小鹿瞬间加速。

    强行咏过两个大钳子的包夹,来到蜘蛛异兽腹部的上方,右手浮现灵光,一掌拍出,将其外部的甲壳轰开。

    紧接着,张小鹿取下咬在口中的针筒,向着蜘蛛腹部扎去,等看到针筒中的液体注入到蜘蛛异兽的体内。

    她的双脚底部再一次发出爆鸣声,整个人又一次拔高,抬手将远处地面上上的灵器长剑招来,然后疾速冲向蜘蛛的头部。

    双手持剑,在蜘蛛异兽反应不及之际,在其脑袋中段剖开一道狭长伤口,最后借着这股势头越过蜘蛛异兽的身体,最终落在火势渐消的蛛丝灰烬旁边,长长呼出一口气。

    短短数秒间,原本看着需要花费不少时间进行战斗,却随着张小鹿的突然爆发,已然结束。

    若是此时旁边有人看着,便会发现张小鹿的双腿正不断轻颤着,还有些浅青色的气流从长裤的孔隙渗透而出,消散在周围的空气中。

    张小鹿之所以可以将气流在脚下凝聚,让自己短暂的滞空和通过引动气流震荡膨胀来进行瞬间加速,全靠鞋子里的两个灵器鞋垫。

    是的,就是灵器鞋垫,这是张小鹿的老妈在她临行前一天的晚上研制成功的灵器。

    当时她看到自家老妈往自己的行李箱里塞了两个鞋垫,她简直是无语了,直到老妈解释过之后,她才勉为其难的带上。

    当然,事实证明,你老妈还是你老妈,带上灵器鞋垫是没错的。

    就目前来说,使用灵器鞋垫后,在极限加速的前提下,连续使用五次已经是极限,而且还有相当严重的副作用,即便张小鹿刚才只用了三次,现在双腿的肌肉也是酸痛的紧。

    若是将五次用完,张小鹿甚至会在短时间内失去行动能力。

    “吼”遭到重创的蜘蛛异兽尖啸着冲向张小鹿,只是还未靠近,腹部两侧的节肢已然出现了错乱。

    别说是前进,它连行动都出现了困难,最后甚至是干脆脱离了蜘蛛异兽的掌控,彻底瘫痪。

    以蜘蛛异兽的智商,显然是无法理解高浓缩的一次杏毒剂效果有多么强悍,更别说这还是专门用于针对巨型异兽的毒剂。

    研究员在研发这款毒剂的时候,本着不指望能短时间内毒死异兽,只求摧毁异兽的行动力。

    事实证明,这毒剂用在蜘蛛异兽身上只有四个字来形容效果拔群。

    连大钳子都无法再摆动的蜘蛛异兽在张小鹿的眼中跟待宰的羔羊差不了多少。

    正当张小鹿打算上前终结这只蜘蛛异兽的时候,身后的响动却是让张小鹿迅速调转方向。

    “张小鹿,你没事吧!”

    “咦,李东尘,你怎么来了”

    小纸鹤飞到张小鹿面前,围着她转了一圈,然后飞到自家主人手上。

    “我找到老江后,他跟我说你独自一个人去追小纸鹤了,我听了之后便来找你。”李东尘看了眼毫发无伤的张小鹿,然后看向不远处的蜘蛛异兽,说道,“这异兽什么情况。”

    张小鹿上前给奄奄一息的蜘蛛异兽补了个刀,然后捡起那块会发声的紫色晶石,将自己遇到的事情经过对李东尘讲述了一遍。

    李东尘听了张小鹿的讲述,面色顿时凝重了起来,随后他也将自己遇到的事情跟张小鹿说了一下。

    “到底是什么人在暗处搞我们啊?”张小鹿自语道。

    “人?我看不然,要知道这里可是灵界!”李东尘说道,“我们先出去和老江汇合,上头派来增援的人员也快到矿点了,我们回去跟他们汇报一下遇到的事情。”

    “好,我们走。”

    天朗气清,阳光明媚,金灿灿的朝阳照进室内,新的一天开始了。

    “嘶”背靠床头的周月倒吸了一口凉气,“林飞,你干什么呀!”

    “你是笨蛋吗?”林飞俯下身,伸出手指戳了一下周月扭伤的脚踝,没好气的揶揄道。

    周月气鼓鼓的看着林飞,要不是自己脚上有伤,她绝对要扑上去让林飞好看。

    “我一大早醒来,拿起手机便看到你发来的微信消息,见你说有急事,连牙都没唰就过来了,结果

    你说你呀!怎么说也是个二阶水准的修行者,洗个澡竟然还把自己弄伤了,说去给其他修行者听,怕不是要把他们笑死。”

    林飞一边嘲讽周月,一边在她的床沿坐下,伸手覆盖在她受伤的脚踝处,生命之光异能瞬间发动。

    “我也不想啊!哪知道我这么倒霉”周月嘟囔道,随即受伤的脚踝处感受到林飞手上的温度,紧接着是一股畅快的暖流包裹伤处。

    生命之光异能治疗扭伤再简单不过了,短短几秒钟,周月扭伤的脚踝便消肿复原了。

    林飞收回自己的右手,说道,“好了,以后别再出这种蠢事了。”

    被扭伤折磨了一夜的周月当即抬起修长的右腿,白净的脚丫子扭来扭去,踢腾了几下,眉飞眼笑的说道,“哎呀,总算是好了,昨晚让我难受了一整夜,谢啦林飞。”

    涌进室内的阳光让周月修长的右腿泛着细腻的象牙光泽,晃的林飞眼睛没处放。

    而且周月身上穿着的是一件黑色的丝质小吊带,布料少得可怜,而她显然只穿了这么一件,随着她踢腾的动作,可见一大片雪嫩。

    倍感窘迫的林飞轻咳一声,然后起身看向门外,说道,“你的扭伤已经治好了,那我先回去了。”

    “哦。”沉浸在喜悦中的周月放下自己的大长腿,说道,“要不吃个早餐再回去吧!”

    “不了,我回去刷牙洗脸呢!”林飞回头瞥了眼周月,然后快步走出房间,到厨房跟正在煮早餐的王小茹说了声,然后就使用空间传送异能回家去了。

    周月起身下床,打开衣柜,准备换衣服的时候,手上的动作当即一顿。

    她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胸前,回想起林飞刚在不自然的反应,脸上立马染上了一抹红。

    “原来这个木头对我还是有反应的呀!”嘴角不自觉的上扬,露出迷人笑容的周月自语道。

    “小月。”

    “哎。”

    “早餐好了。”

    “好勒,我洗洗就来。”

    “你知道吗?有个官府组织的汉服节,就在榕城西区东华路段的漓江岸边,今天第一天呢!”一位女孩子对同伴说道。

    “真的?规模大不大?”

    “肯定很大,官府组织的,宣扬汉服的,能不大嘛?”

    “去的人是不是都要穿汉服?”

    “不一定。”女孩子也不太确定,“也有很多不穿汉服、纯粹看热闹的,如果我要去,我也没有汉服穿,我妹妹的汉服我穿不了。”

    “明天刚好有空,我们一起去瞧瞧吧!”

    “好啊!”

    在等地铁的罗松听着身旁的两位女生的聊天内容,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给自己的女朋友陶碧红发去一条微信消息,“我在等地铁,要过半个小时才能到。”

    下午四点多,罗松抵达西区东华路段的漓江岸边,与陶碧红以及她的一些汉服爱好者同学集合。

    陶碧红穿了身合身的白色襦裙,其他女孩子同样是襦裙,款式颜色都各不一样。

    大家都化了盛妆,盘了头,本以为8人组中只有女孩子才会穿汉服,没想到除了罗松外,唯一的一位男生直接穿了一身轻甲来。

    甲胄做工极其精致用心,不仅有做旧处理,还有印刻刀剑劈凿出来的痕迹,以及斑驳血迹这一阵套下来,价格不便宜啊!一般人真买不起。

    “你好,学长。”陶碧红的同学跟罗松打招呼道,她们一脸好奇的看着这位上学期末的风云人物。

    “你们好。”被一群漂亮的女孩子围观,罗松腼腆的笑了笑。

    “我们走吧!”陶碧红走上前去,非常自然的伸出手挽住罗松的胳膊她这是在宣誓主权啊!

    现场已经被主办方布置过了,颇有些古味,江岸边的一段被拦了起来,有安保人员和治安员在保证秩序。

    毕竟是官府组织的活动,规模不小,来到这里的人非常多,除了普通的游客,大致可分为三类。

    一是主办方邀请来的,包括各大汉服商家及其模特,业内著名的汉服团队,还有某些对此感兴趣的大佬,及相关部门的人。

    二是普通汉服爱好者及野生摄影师。

    三是吃瓜群众。

    后两者多数时候只能在外拍照围观,要等主要活动结束后才能走近,届时会有很多为自家汉服打广告的模特站在那任你观赏。

    罗松一行人到现场的时候已是人山人海了,围观的群众里就有很多汉服爱好者,帅哥美女都有。

    他们穿的服装样式不一,各个朝代的款式都有,和罗松想象的不一样的是,不止有古时候权贵人家的华丽衣着,也有作老百姓打扮的。

    此外也有身着甲胄的,只不过数量很少,因为制作古代甲胄的门槛很高,呃其实还是价格的问题。

    从未参加过这样活动的罗松真是开了眼界,但也不得不说,很多平民服装和他想象中不太一样。

    至少和他以前在学校念书时,脑海中浮现出的作者描写的那些书中人物,形象有明显的区别。

    “真不错啊!看来我以后除了去参观漫展,这样的汉服节活动我也要来看看。”

    人群中,漫步前行,吃着冰淇淋的林飞,看着那些来来往往,身着汉服的漂亮小姐姐,对此次的汉服节高度赞扬。

    活动现场的气氛非常热烈,不少人自发的聚集在一起,小声交流。

    也有一些野生的摄影师爱好者找到好看的女生或男生,礼貌的询问对方是否可以到旁边拍照,达成一致后,这些帅哥美女就会到旁边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然后边上就会聚集一群人。

    https://www./117_117437/42866570.html     

    :www。: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