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清晨,温煦的阳光斜斜照进室内,撒下一地光影。

    房间的正中间,摆着张床。

    上面,有两个脑袋露在被子外,一左一右,彼此的后脑勺背对着。

    其中一个人的脑袋,侧脸完全被长发遮盖。

    突然,她慵懒地翻了个身,露出了柔美白皙的侧脸。

    揉了揉眼睛,苏挽歌睁开眼,睡眼朦胧地坐了起来。

    坐了足足几分钟,她才清醒。

    “酒店的床不都差不多,真不知道让我帮忙试什么。”

    说完,她打了个哈欠,正准备下床,却被旁边伸过来的一只手给吓到。

    顺着古铜色的手臂,她看到了一个人的脸,一个男人的脸。

    苏挽歌眼睛瞬间瞪大,脑袋也有片刻的罢工。

    冷静如她,这时候也不淡定了。

    她只不过答应了她表哥的软磨硬泡,说是用她苏家20年360度无死角宠爱,跟专注挑剔炸毛吹毛求疵的先天素质,来检验他新开发酒店的客房环境,还闷骚兮兮的给她点了助眠香薰,说是为表妹提供顶级服务无怨无悔。

    结果,她一觉醒来,身边多出来竟然是一个陌生男人!

    “啊!!!”

    一声痛苦的大叫,打破宁静。

    男人下意识地坐起来,揉着腰,愤怒地瞪着苏挽歌。

    深邃的眸子透着强烈的不满,他冷冷地盯着苏挽歌:“你这女人想吃牢饭吗?”

    他一开口,苏挽歌懵了。

    什么叫她想吃牢饭?

    现在只是踹了他一脚,还没动手就这么大反应,她要动手还得了?

    苏挽歌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嘴角却扬起一抹危险的弧度。

    她眯着眼睛,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如果我是想吃牢饭,那你应该是想断后了吧?”

    说着,她对着顾墨轩又是一脚过去。

    有了前车之鉴,顾墨轩这一次闪开得十分及时,赤着脚便下了床。

    因为动作急促,他的睡袍已经变得松松垮垮,露出了古铜色的胸肌和腹肌。

    苏挽歌这才发现,这男人不仅身材好,长相更是一流。

    干净清爽的短发,削薄的嘴唇,还有那一双深邃的眸子。

    整个人散发着强烈的寒意,却更染着让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皱了皱眉,她才冷声说道:“这件事,你是想私了还是公了?当然,如果可以私了最好,不行的话我也不介意公了。”

    说完,她随意地躺回床上。

    身体并无任何不适,证明他们昨晚并没有发生任何关系。

    如果她就这样稀里糊涂**了的话,他迷糊的肇事表哥就等着大卸八块!

    顾墨轩本想发飙,但是一低头,便看到美人侧卧的瞬间,却不由自主有些失神。

    穿着一身低胸睡裙的苏挽歌,即便没穿内衣,身材也好得一塌糊涂,露在外面的细胳膊细腿,白皙光滑得犹如牛奶般。

    这地点,这场景,换了哪个男人都会有本能失神。

    但是就在这时,苏挽歌猛然瞪了过来,明明清澈至极的眼神,却带着一眼看穿了他的失神的凌厉。

    “咳,私了就私了,你想要多少钱就说,我写支票给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