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用难度大的曲目参加考试,不仅容易得到老师的青睐,也更容易摘取桂冠。

    小江的脸上跳跃着赞许的光,“看来他们还没有放弃。”

    话毕,耳中的平淡无奇的琴声,已逐步变得婉转动人。

    纵然是做出改编的调整,却完全察觉不到生硬。

    “虽然弹的不错,但技术还是太稚嫩。”小江用心听了几段,已经察觉出问题所在。

    按照这样的技术而言,双胞胎依旧不是他的对手。

    “小江!”

    门外传来一声轻呼。

    小江转头,看见门口站着一对熟悉身影。

    “孩子,傻站着干什么?爸妈来接你了。”门外的人开口道。

    监考老师互相对视一眼,步伐匆匆的走向门口。

    “您好,这里是考场,请您在校门口耐心等候,勿打扰学生们的考试。”老师们将声音压低,态度相当尊重的说道。

    中年夫妇傲气的扫了眼教室,“我看这比赛也不重要,何况比的还是钢琴。老师们应该清楚,我的孩子钢琴水平有多高。”

    “您说的很对,但这毕竟是考场,还是要遵守纪律的。”监考老师们为难的垂着脸,就连嘴唇都紧抿成直线了。

    中年夫妇粗鲁的抓着小江的手,“放心,这里也没别人。只要大家保持默契,谁都发现不了这件事。”

    说完,他们便狠狠揪着小江的胳膊。

    “爸妈好久没看见你了,还真是特别想你。”这对夫妇露出装模作样的假笑,眼底里闪烁着毒辣的光。

    眼看他们马上要把人带走,一位准考官咬咬牙,主动上前拦人。

    “比赛马上要结束,结果也很快出来,还是先留步吧?”

    小江低声对身旁父母开口,“如果这场比赛我能获胜,立刻便能拥有出国留学名额。”

    听见出国这两个字,这对夫妇的眼中跳跃着贪婪。

    “既然关系到留学,那还是有必要谨慎的。”他们的态度瞬间转变。

    监考老师纷纷松了口气,对他们的配合感到庆幸。

    刚才还吵闹的考场,现在瞬间安静了几分,只剩下钢琴弹奏的悠扬。

    “举办了这么隆重的比赛,我还以为大家的技术都不相上下,没想到是我们高看了。”中年夫妇随处找了个位置坐下,张口便开始品头论足。

    小江不悦的皱皱眉,“你们又不懂钢琴,在这瞎说什么?”

    “我们的确不懂钢琴,但我们只知道一件事,儿子你弹的比他们棒多了!”

    “呵,那我还真是荣幸。”小江鄙夷地发出一声冷笑,转脸继续看比赛。

    平平安安弹奏的速度很慢,现在已经接近曲目尾声了。

    从刚才的轰动中,双胞胎已然察觉到事态变化。

    两人默契地扫了眼对方,抬手便重重的落在钢琴上。

    “这是?”诸位评委也心生疑惑,眼中充满了不解。

    这本是绵长哀怨的曲调,现在却忽然变得浓墨重彩。

    “完了,这下功亏一篑了。”监考老师纷纷摇头,眉目中充满着叹息。

    小江的眉头也紧拧成一团,“难道他们是在故意输给我?

    若是平平安安规规矩矩的往下弹,不说能分出个高下立见,也是和小江打成平手。

    但现在这样胡来,可完全没有胜算了。

    “我就知道这对双胞胎华而不实,本质还是不学无术的纨绔公子。”中年夫妇的唇角得意的向上挑了挑。

    看来小江的冠军宝座稳住了。

    “咚叮”

    就在众人窃窃议论时,平平安安弹奏的速度越发变快,已经到了收尾阶段。

    在这激烈高昂的曲调中,大家的心思也被卷入了钢琴世界。

    不过几分钟,琴声便如过山车忽高忽低,紧扣着大家的心扉。

    猛然,琴声逐渐婉转,就像一道缤纷的彩虹出现在暴风雨中。

    “这实在是太妙了。”评委们情不自禁的喃喃。

    等他们再回神时,平平安安的演奏已经结束。

    小江最先从愣神中反应过来,这才发现眼角处已落了两行泪。

    “好,这实在是太好了!”评委们全体起立,纷纷献上热情的掌声。

    “不过就是标新立异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中年夫妇不满的撇嘴,目光中流露着自大。

    但打脸来得很快,评委们纷纷激动地起立,大声宣布结果。

    “这次钢琴比赛的第一,就是平平安安!”

    小江的目光中掠过一丝惊讶,但很快便又平定情绪。

    “评委,这个结果不公平!”中年夫妇就像被踩了尾巴,立刻痛苦地大叫。

    这一男一女尖锐地扯着嗓子,“那对双胞胎弹的米线是改编曲目,根本不在考试范围内,应当立刻零分处理!”

    评委团都面面相觑地对视一眼,最后派了位头发花白的老爷爷出列。

    “你们两位,就是这孩子的父母吧?”老先生从口袋里掏出老花镜,颤巍巍的戴在眼睛上。

    小江的父母,算是这学校里的大名人了虽然是依靠孩子出名的。

    老先生只看了一眼这对中年夫妻,记忆便立马被唤起。

    “我对你们有印象。不过怎么称呼你们?”

    中年夫妻的目光打量着小江,语气似有似无的嘲讽。

    “现在我们的孩子都改名姓江了,您就叫我们江氏夫妇吧。”

    孩子改名可是天大的事,江氏夫妇也前不久才知道,这可真是天大的嘲讽。

    老先生倒自然的接过话茬,“原来是江氏夫妇,你们的孩子很聪慧,在学校里也相当有名。”

    江氏夫妇的脸上跳跃着不耐烦,“既然您这么丧失赏识这孩子,现在怎么给出这样的评选结果?”

    于情于理,小江都应当是钢琴第一。

    “您先别急,容我们慢慢道来。”老先生摸着下巴上的小胡子,早就想好应对办法了。

    “慢说,我们正洗耳恭听呢!”将是夫妇露出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不可否认,小江的琴艺的确不错。但缺点是太过于中规中矩,没有任何创新,这个仅仅只是完美的还原曲目。”

    “纵然平平安安技术稍有逊銫,但却极具创新杏,更重要的是非常真情实感,立刻便打动人心。”

    无论是否懂

    钢琴,但谁都知道创新比循规蹈矩更可贵。

    “胡说!”江氏夫妇的脸都扭曲了。

    他们愤怒的伸手指着双胞胎,“比赛规则里根本没写可以创新曲目。且不说这两兄弟是否违反规则,要是我们知道能有这事,刚才也绝不会谈的那么普通!”

    老先生浅浅的吸了口凉气,没想到这对夫妇这么难缠。

    “关于这点,我们到时候会给出解释。”评委团的其他人抓耳挠腮地说道。

    江氏夫妇冷笑着抬抬眉尾,“到时候是什么时候?我们现在就要给出解释,孩子的未来耽误不起!”

    “这”评委团纷纷语塞,压根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

    平平安安响亮的开口,“谁说比赛不能改编曲目?我们赛前特意阅读过规则,可从未见过哪个条例上写着禁止。”

    要想拿这种规则唬住他们,那还太嫩了点。

    “是啊,比赛规则上可从未写着禁止,这不算是违反规则。”评审团的各位也从慌乱中回神,可算想起了这件事。

    江氏夫妇依旧不依不饶,“既然规则从未写清楚,难道赛前不应当通知大家吗?你们这样默不作声就是在故意偏袒!”

    “我们在赛前已将规则发给参赛选手。至于大家要怎么演奏曲目,这是诸位的自由,我们也无权过问。”评审团的老先生庄重威严的说道。

    虽然争论的气氛相当激烈,但结果却显而易见。

    江氏夫妇感觉到局势越发不妙,只好使出了无赖招数。

    “你们本该把比赛规则说明。如果我儿子知道能改编曲目,肯定不会输给他们!”

    “这次的比赛结果不作数,我们要求重新比试一场!”

    光是听见这些无理要求,评审团的头都大了。

    “我们虽理解您的心情,但比赛结果都经过大家一致评选。就算要重新比赛,也该由校方来决定。”

    老先生稍加斟酌,还是拒绝了这无礼的请求。

    江氏夫妇被气得吹胡子瞪眼,“你们这样当老师,难道不怕遭天打雷劈?”

    “小江的钢琴弹得有多好,你们应该都心知肚明吧?”

    江氏夫妇把这番话说得声泪俱下,简直卖得一手苦肉计。

    评审团的诸位也陷入困境,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关于歌曲改编的事,其实我知道。”沉默着的小江开口了。

    “你知道?”江氏夫妇的眼中写满震惊,愤怒的质问,“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也改编?”

    这样一来,考取第一就像囊中取物。

    小江转脸,露出了讽刺的笑,“我当然知道,但我不想这么做。”

    “不想?”江氏夫妇的脸上流露出毒辣,“这件事容不得你拒绝!”

    纵然今天的比赛失败了,但孩子们也只是打成平手,现在还有最后的决赛。

    “乖孩子,如果你想日子好过些,最好乖乖听我们的话。否则你是清楚后果的!”说着,江氏夫妇便悄悄用手掐了把小江。

    这个小动作应当没人看见,但平平安安却敏锐的发现了。

    “你们不许动他!”双胞胎冲到这对夫妇面前,妄图把他们和小江分开。

    fpzw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