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Susan心急如焚的追问,“小江怎么了?”

    她今天在心里早有不妙预感,现在总算是验证了内心想法。

    “我也只是听说,好像小江在学校里就被他父母拦截了。”佩奇语调难过的叙述道。

    Susan简直惊讶的要原地起跳。

    “什么,那对夫妇居然直接去学校拦人?”她的脑袋直接空白了,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

    苏轻歌倒是果断,拉起Susan往门外走,“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拦人!”

    虽然现在时间有些晚了,但只要顺着监控去查,还是能追上江氏夫妇的。

    Susan轻轻地挣脱他,“不用去追,难道你忘了吗?我答应过江氏夫妇,今天就让他们来接人。”

    尽管话是这么说,但Susan希望他们能忘记这件事。没想到这对奸诈夫妻,早早就到学校接人了。

    苏轻歌稍微一愣,“那你就这么放弃了?”

    这话像一根刺,把Susan的心扎的隐隐作痛。

    “妈妈,你可不能放弃小江,他已经是我们的家人了!”佩奇紧张地抓着她的手。

    Susan扫了眼这对父子,看他们目光炯炯的盯着自己,仿佛再要一个答复。

    “你们放心,我不会轻易放弃小江的。”她语气坚定的回复。

    苏轻歌和佩奇都松了口气。

    “真是的,我难道像是无情无义的人?”Susan猛然回味,总觉得这对父子把她想坏了。

    苏轻歌和佩奇相继在脸上挤出笑容,以掩饰心虚。

    “你们都听好了,我不会主动放弃小江。他已经是我们家的一员,这是不会改变的事实!”Susan气势汹汹的插着腰,特意把这话强调一遍。

    苏轻歌和佩奇乖巧点头,不敢有任何反驳意见。

    “好了,都散会吧,我也该好好思索怎么救人。”Susan头疼的捂着脑袋,根本拿这件事没辙。

    “不用救我了。”

    从门口传来掷地有声的五个字,大家的目光瞬间便被吸引走了。

    看见门口站着的小小少年,Susan难以置信的擦擦眼。

    “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被亲生父母接走了吗?”

    小江淡淡的抬眸,云淡风轻的反问,“难道不欢迎我回来?”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怎么可能不欢迎?”Susan激动得难以言喻,小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我在学校里听说你被带走了,没想到这只是个谣传。”佩奇的眼里闪着亮晶晶的光,也很欢迎弟弟回家。

    在众人的热情之下,唯独小江却板着一张脸。

    “那些话不是谣传,我确实被父母带走了。”他语气淡淡的叙述道。

    “啊!”Susan不可思议的大叫出声,惊讶地问,“他们居然愿意把你放走,难道是想通了?”

    小江浅浅的发出一声冷笑,“怎么可能?是我从他们的掌控下逃回来的。”

    没想到过程如此惊心动魄,Susan也跟着咽了咽唾沫。

    大家听完小江的逃跑历险后,都陷入沉思中。

    “你们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小江不解的发问,总觉得这些人的表现异于往常。

    Susan满脸愁苦的开口,“都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虽然你逃回来了,但那对夫妇肯定还会再抓你。”

    “是的,我们不能永远过逃亡的日子。”苏轻歌也赞同的点头。

    大家都在一本正经的想主意,只有小江的眉头越皱越深。

    “我之所以要逃回来,不仅是因为认定了你们,也是因为私心有件事想拜托。”

    Susan连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问,“你尽管说,是什么事?”

    “这事恐怕不好办,要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要不还是算了吧。”小江思量了片刻,还是否决了。

    Susan这会都已经等得心急火燎,根本没空和他废话。

    “你尽管说就是了,其他的事由我们来解决。”

    眼看大家这么热情,小江也不好意思吞吞吐吐,直接把心中想法亮明。

    “我父母之所以不肯放过我,就是在觊觎着我爷爷的财产。当年爷爷过世时,我的父母早已离婚,并且各自有家庭。”

    “早年是爷爷一手将我带大,等他过世时指明将财产由我全部继承,以保证我的衣食无忧。”

    听见这家庭伦理大剧的展开,Susan深深叹息,“这就是你父母不肯放过你的理由?”

    这么一想,倒是把之前的事全都串联起来了。

    苏轻歌好奇不已的问,“既然你继承了爷爷的家产万贯,那就找几个身强力壮的保镖,你父母自然也不敢接近你。”

    钱是世界上最容易解决问题的办法。

    “你父母明目张胆地贪你财产。你雇几个律师打场官司,你和他们之间的法律关系也就解脱了。”Susan也跟着支招。

    对于这些意见,小江全都摇头否决了。

    “爷爷虽将财产继承给我,但他临终之前却在外国过世。要想拿到财产,我必须要先出国。”他忧愁哀伤的说道。

    不光是小江有这个想法,他的父母也早就眼馋很久了。

    Susan的脑筋转得很快,非常迅速的猜道,“你父母应当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着把你抓回家。”

    到时候再把小江押送国外,强迫他继承遗产后再丢弃,简直是天衣无缝。

    佩奇光听这些描述,便觉得心口发痛,愤怒地质问道。

    “怎么会有这种父母,这和吸血鬼有什么区别!”

    话毕,他扫了眼小江脸上的表情,胆怯的开道歉,“对不起,我刚才的话有些过分。”

    好歹江氏夫妇也是他亲生父母,有些话自然不能说的太难听。

    小江自然的摆摆手,意思是让他不必把话往心里去。

    “我现在只想尽快逃到国外,这样才能继承家产。否则永远没有经济实力和我父母斗。”他这句话内就把要求说得很明白了。

    Susan心领神会的接话,“我们会想办法掩护你出国的。”

    这并不是件难事,只要有心就能办到。

    “你真的愿意帮我?”小江难以置信的问,语气中满是可怜的祈求。

    看他的表情如此惹人怜爱,Susan真是感觉心都快化了。

    她疼爱的捏了把这孩子的脸颊,“你的境遇实在让人心疼,我有什么理由不帮忙?更何况你也是我家的人,帮你不是理所应当吗?”

    面对这么热心的Susan,小江红着脸小声说道,“谢谢你。”

    一直在沉思的苏轻歌终于开口发问。

    “等你顺利到达国外后,应该不会再有机会回来了吧?毕竟你父母在国内虎视眈眈,而你也只是个孩子。”

    小江的表情微微一愣,很诚实的点头,“对,除非我成年后羽翼丰满,否则不会考虑回国。”

    纵然他手里再有钱,也不想和吸血鬼父母牵扯上关系。

    Susan的眼神暗淡了几分,语气中掺杂着伤感。

    “不回国也好,这是对你的自我保护。等你成年之后,我们有空再聚。”她故作无事的笑笑,想努力掩饰心中的难过。

    小江敏锐的发现她语气的变化,“未必要成年后那么久,寒暑假的时候还是会回国的,到时候再聚。”

    他这话是特意说给某人听的。

    “寒暑假倒也不远,这样一来总能聚聚,也不至于你和朋友的感情生疏。”Susan脸上的失落总算抹平了。

    她兴高采烈的招呼着两个孩子,“都别站在门口了,我们有话进屋慢慢聊。尤其是送你出国的事,也要好好规划。”

    怎么把小江安全地送出国,也是当下的头等大事。

    月子中心。

    云朵双眼未闭,安然的躺在床上。一时间看不出她是睡着了,还是在闭目养神。

    “哗啦!”门忽然被人粗鲁推开,到时把床上躺着的人吓了一跳。

    “哥,怎么是你?”云朵从梦中忽然睁开眼,心脏都被吓得加速急跳。

    云大哥满脸风尘仆仆,步伐急促地走到病床前,动作粗鲁的将保温饭盒打开。

    “这是你嫂子炖的板栗鸡汤,既补血又养生,你快尝尝看。”他舀起一勺汤,也不管上面还冒着腾腾热气就给人喂去。

    “好烫!”

    云朵试探地将唇瓣贴近勺子,立刻便被烫得惊叫出声。

    “哐当!”

    云大哥手中的勺子掉在地上,他匆匆的起身拿纸给云朵擦拭。

    但他还是动作晚了,云朵已拧开一瓶矿泉水,咕咚咕咚往下喝了几口。

    灌了好几大口凉水,她才感觉唇瓣没有那么火辣了。

    “哥,你这保温汤锅功力十足,到现在还热腾腾的。”云朵和他打趣的说笑,特意将这件事一笔带过。

    云大哥满脸沉闷,弯腰将地上的勺子捡起。

    “朵儿,有件事窝在心里很久,我还是忍不住想问你。”他皱着眉头开口。

    很少见云大哥这么正经,云朵也新奇的问,“怎么了?”

    看妹妹这一脸纯脸的表情,就像只小白兔似的单纯。

    云大哥又想起了可恶的韩景深。

    他郑重其事地对云朵问,“不是我有偏见,我感觉妹夫一点都不喜欢这孩子。”

    云朵的眼皮跳了跳,故作镇静地往下问,“哥,你是不是想多了?最近都是他在照顾孩子,而且景深每次都在抱怨陪孩子的时间不够,怎么可能不喜欢呢?”

    她作为韩景深的媳妇,陪在他身边多年,对这种事自然了如指掌。

    云大哥一言难尽的开口,“也许是因为没办法,所以只能接受这孩子。”

    “大哥,你在说什么胡话?”云朵的脸上已经有了不悦,语气差劲的问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