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云大哥这边还没开口,扭头便看见云朵的眼泪直往下掉。

    “说到底,你还是在怀疑他!”

    她这下可算懂了,大哥对韩景深从来没有丝毫信任。

    “景深到底怎么惹你,才让你对他有这么大偏见?”云朵小声啜泣,眼睛红了一圈,泪水沾湿纤长的睫毛,相当我见犹怜。

    “他没惹我。”云大哥将头转向一边,不敢去看她的脸。

    云朵却哭得更凶,柔弱的双肩猛烈颤抖着。

    “那你怎么偏要和他作对?说他对我不是真心,这也就算了。你居然还说他心里没有宝宝。”

    云大哥微微动唇,明明有话想说,但却一个音也发不出来。

    看他不吭声,云朵用手将泪水一抹,心酸的笑道,“药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难道不懂这道理?”

    “朵儿,对不起。”云大哥脸上红白交错,难堪的开口,“我就是脑子一抽,这嘴里净说糊涂话,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

    云朵吸了吸鼻子,泪水才止住,但脸依旧绷的紧实,“我当然没放心上,不然这心都被你伤透了!”

    “对对对,是我的错。”云大哥乖顺的低着头,不敢再多言。

    看见桌上还放着保温汤锅,云朵难看的脸色淡了几分。

    “算了,哪怕是胡言乱语,我也就当你一片好心了。”她叹气道。

    云大哥目光愧疚地盯着地板,好像要把地看出个窟窿。

    “对不起,伤了你的心。”他郑重的道歉。

    云朵摇摇头,将身后靠着的软枕抽出,动动身子钻进了被窝里。

    “我猜你不是故意惹我生气的。”她若有所思道。

    云大哥的眼睛瞬间亮堂,心也比刚才暖了几分。

    紧接着,床上的被窝里又传出声音,“累了就好好休息吧,这几天不用勉强照顾我。”

    “朵儿。”云大哥的眼神彻底暗了,眸子黑不见底。

    床上的人没打算再出声,他就知道对方是心意已决了。

    “好,你休息吧。”云大哥从椅子上缓慢起身,步伐缓慢的朝门口走去。

    “快,你们都走快点!这件事不能耽误!”

    门口的走廊传来一阵嘈杂,几个小护士步履匆匆的往这边赶。

    云大哥刚把门拉开,便看见门外站着三四个人,较为年长的人抱着孩子。

    “我是护士长。我们给宝宝进行每日检查时,发现他发高烧了!”

    “高烧?”云大哥立马低头看了眼。

    宝宝被护士长抱着,小脸铺满红晕,痛苦的紧皱着,嘴里还念念有词。

    看样子真是生病了。

    “快给我看看!”云朵几乎是从床上弹下来的,闪电般的冲到门口。

    她从护士长手里接过孩子,就像抱着件宝贝似的搂着。

    “唔。”孩子似乎察觉到云朵,撒娇似的转脸埋进她的怀抱。

    云大哥顺势探了探宝宝额头,温度的确有些高了。

    “护士长,您看高烧怎么处理?”云朵心疼的搂着宝宝,话音都有些哽咽了。

    “云小姐,我们刚才已经喂过药了。孩子年龄还小,除了喂药别无他法,只能等温度降下来。”护士长开口汇报道。

    云朵疼惜的扫了眼孩子,看他涨红着小脸,艰难地用嘴呼吸,心如刀割似的疼。

    “吃药是肯定的,但总不能这么被动。万一这烧就是不退呢?”她转头对护士们问。

    面前的几个人都唯唯诺诺,小声的商量半天也不敢吭声。

    “我问你们话呢!”云大哥声如洪钟的开口。

    小护士们都都被吓一跳,浑身打了个哆嗦,全都在给护士长递眼神。

    “你们难道不怕我把这事告诉院长?”云大哥的声音更严厉了。

    这几人的脸上终于有着急神色,互相对了遍眼神,才让护士长开口。

    “云先生,不怕告诉您实话。如果您希望孩子有事,最好还是少服药。否则就算病好了,指不定会落下什么隐患。”

    云大哥脸上出现不耐烦神情,“如果不吃药,就打算让孩子继续烧着?”

    护士们又一片鸦雀无声,谁都没打算再开口了。

    云大哥的眼底染上怒意,压着火道,“好,这话可是你们说的。这里到处都是监控,要是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们没完!”

    “云先生,我们也是照规矩办事。医院里每年都有高烧的孩子,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护士长匆忙的辩解道。

    其他小护士也纷纷点头,一副言之凿凿的态度。

    “滚!”云大哥微眯着眼,咬牙切齿的从嘴里蹦出这个字。

    门口的人瞬间落荒而逃,很快便连影子都没了。

    云朵伤感的垂下脸,眼神中满是讥讽,“她们也是公事公办,你刚才不该那么凶的。”

    这下好了,那帮人肯定躲着她。

    云大哥没出声,他扫了眼怀中的宝宝,窝火的开口,“这都几点了,韩景深怎么还没来?”

    说着,他低头看了眼手表,火气都已经冒到心口了。

    “就算是堵车,现在也该过来了。你看看这都几点了?”

    云朵转开眼,故意不去看他递过来的手表。

    她心不在焉的回答,“这段日子公司忙,他就算不来也正常。”

    “不来?”云大哥的脸黑得像煤炭,“他如果敢不来看你,我就当没有这个妹夫!”

    “你再说一遍?”云朵颠着孩子的手臂停了,语气中透露着浓厚的威胁。

    哪怕给云大哥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往下多说。

    “朵儿,现在宝宝都发高烧了,妹夫怎么说也该有所表示。我这不也是关心孩子吗?”云大哥斟酌片刻,小心翼翼地开口。

    瞧见云朵脸上没有任何波澜,似乎是赞同的意思,他总算放心了。

    “要不我给妹夫打个电话,让他赶快来看看孩子?”云大哥献上一脸笑容。

    “不用打电话,他有分寸,忙完就会过来。”云朵冷冰冰的回答道。

    云大哥脸上的笑意散尽,全变成了尴尬。

    看怀中的宝宝也不哼唧了,云朵轻轻将他安置在床上。

    她刚一转头,便看见云大哥满脸沮丧,就像个木棍似的杵在眼前。

    “哥,你不必担心我们的感情,如果真有问题,我肯定会告诉你。”云朵将声音放柔,努力宽慰着他。

    云大哥从肺腑中抽了口气,好像已经精疲力竭了。

    “你有分寸就好。我就怕你被人蒙骗了,却还不自知。”说着,他的心思也逐渐乱了。

    想到韩景深的那些言语,云大哥总忍不住胡思乱想。

    云朵走上前,轻轻拍着他的手背,“我和他都结婚了,就连孩子也有了。他这些年的照顾,都是我看在眼里的。”

    哪怕一个人真要改变,也不可能在一夜之间。

    “听你这么说,我总算能放心了。”云大哥佛去心底的忧虑,眉宇之间都是轻松。

    云朵低头看了眼时间,“你也该回公司了,一眨眼都待在我这两小时了。”

    纵然是再关心她,也不能把工作抛之脑后。

    云大哥回眸看了眼孩子,“今天公司清闲,没什么事要做。”

    “胡说。”云朵的眉头立马皱起,“我刚才还听见你的手机在震动,你真把我当聋子?”

    “咳咳。”

    云大哥不好意思的咳嗽几声,装作才想起这件事。

    “你要是不提醒,我差点忘记了。”他装模作样地掏出手机,上面果然有几个未接来电了。

    “还不快回去?”云朵抱着双臂,语气急促的催他。

    云大哥又恋恋不舍的看了眼床铺,看宝宝睡得香甜,他才总算踏实。

    “孩子还没吃药,你一个人不好喂,我等等再走。”云大哥刚准备抬腿走人,脑海里又闪过一个主意。

    不等他的计划实行,云朵便亲自上手推他,“孩子不过一岁大,我一个人能行,你快去忙吧。”

    别看她身形柔弱,手上的劲道还不小,没使多大劲便把人推到门口了。

    云大哥用手撑着门框,厚脸皮的问,“要不我晚上再走吧,刚好等韩景深过来接班。”

    他估量着,那小子还有几小时才来医院。他不放心云朵独自照顾孩子。

    “哥,朵儿!”一道轻轻的话音从门外传来。

    云朵喜出望外地看了眼,果然是韩景深来了。

    “你可算是忙完了。”云大哥的表情不像妹妹那么高兴,反而很不痛快。

    韩景深倒没注意这细微的变化,步伐飞快的走到云朵身边。

    “朵儿,我来迟了。”

    看他这一脸风尘仆仆,云朵心里倒像抹了蜜一样甜。

    她掏出一张纸帕,温柔贤惠的为他擦着额上的汗。

    “来得不迟,刚好大哥要走,你这是给他接班了。”云朵笑意盈盈的说道。

    看妹妹脸上大大的笑容,云大哥心里的醋坛都被打翻了。

    何况两人还卿卿我我的秀恩爱,完全把他当做透明人。

    “妹夫,你今天来的比以前迟。都迟到一个钟了。”云大哥一脸不爽的强调时间。

    韩景深刚要接话,云朵便朝他丢了个白眼,“哥,你刚才不是有事要忙,怎么现在还不走?”

    “我”云大哥心里憋着口气,差点没缓过来。

    他本来打算要走,看见妹妹对妹夫这么疼爱,心里相当赌气。

    “我今天休息,不用去公司。”云大哥张嘴便扯了个谎。

    话音才刚落,他的手机便给面子的发出猛烈震动。

    云朵清楚的看见来电人:董事。

    她调皮的笑道,“哥,就算你想放假,你们董事也不同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