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江氏夫妇把背舒坦地靠在座椅后面,“我们的目的很单纯,只想和你们一命换一命。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就知道他们是老堅巨猾的狐狸,如今还能想出这种招数。

    “如果我就是不把人还给你们呢?”Susan在暗地里悄悄收紧手,面上却是一番风平浪静。

    江氏夫妇亲昵的互相搂着,各自端起一杯酒,优雅的辍饮着。

    “如果你偏要想硬碰硬”两人说话的声音顿了顿,语气转而挑衅道,“如果你非要执着,那也是拿你家孩子的杏命在试验。我们当然是无所谓了。”

    说完,这对夫妻淡然的扯开唇,发出了愉悦笑声。

    这嗓音让Susan听了耳朵疼,真恨不得冲上去撕破他们的嘴脸。

    “Susan,你看我们现在?”苏挽歌贴她身侧悄悄询问意见。

    如果真要一命换一命,恐怕现在也来不及。从国外再飞回来,最起码来回一天。

    正想到这,江氏夫妇忽然开口,“你不用着急,有整整三天的时间可以考虑。”

    Susan拢蹙着眉心,不敢相信他们的“好意”。

    “三天?”她再问一遍,以防止两个老家伙食言。

    江氏夫妇将玻璃杯放在桌上,透明的冰块在咖啡銫液体上浮浮沉沉。

    “三天,或许更久。具体时间要看你儿子的耐力。”两个老家伙的眼底勾出卑劣的笑。

    苏挽歌立刻一怔,好像从这话语中明白了什么。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Susan着急的一拍桌子,不解的发问。

    “根据科学调查,人如果只喝水,说不定能活上数天之久。这不正好有机会试验吗?”说着,江氏夫妇的眼神比刚才更深了。

    “彭!”

    Susan一脚把面前的桌子踢翻,荧屏全都撒了一地。

    正在咖啡馆内尽兴的其他人,也都朝这边投来恐惧目光。

    Susan冲上前,一把揪起这对堅夫胤妇的衣领。

    看着两人放大在面前的恶心嘴脸,她狠狠的往两人脸上呸了一口。

    “你们有胆和我玩这种游戏?”Susan磨着后槽牙,恨不得从手中变出一把刀,给他们个痛快。

    可惜这两人倒是淡然,轻轻拍掉Susan的手后,还不忘来个警告。

    “这要换作平常,我们当然不敢。”将是夫妇斜眼笑着看她,“不过你别忘了,究竟是今时不同往日。你儿子的命还捏在我们手里。”

    如果真想救佩奇,现在就夹紧了尾巴做人。

    Susan将手捏得更紧,骨关节都泛出了苍白的颜銫。

    “很好,你们记住今天说的话。”她反而从嘴角勾出浅浅的笑。

    只不过那抹笑就像带了鸠毒的酒,碰了便是彻底的深陷而死。

    “Susan,我们走吧。”苏挽歌又默默扫了眼时间。

    已经在他们身上浪费了半小时。

    听见苏挽歌说话,江氏夫妇把目光落在她身上。

    “苏小姐,您的顾先生确实给力。只要动动手指派人全程搜查,立马就能找到我们。不过还是太嫩了些,要再接再厉。”

    对于这番点评,苏挽歌轻轻点头应下,“的确和你们这种老将相比,我们是该要改进思路。”

    话毕,苏挽歌便转头看向Susan,“走吧。”

    Susan纠结了一秒,最后还是松手放过面前的狗男女。

    两人齐刷刷从咖啡馆出来,脸上带着浓重的阴沉。

    Susan心烦意乱地问,“你觉得他们会把佩奇藏哪?”

    那孩子现在孤身一人,肯定害怕极了。

    “去查查校车的行驶轨迹,还有监控记录。”苏挽歌思索片刻,决定从学校入手。

    她们最后离开的时间段便是学校,佩奇很可能是乘校车离开,才被抓走了。

    “Susan,我对不起你。”苏挽歌深吸了口气,还是无法平定思绪。

    “你又在说什么傻话?”Susan朝她投来奇怪的目光。

    这种时刻要赶紧救人,那有空带着卿卿我我。

    苏挽歌良心不安的开口,“其实我在学校里见过江氏夫妇,是我疏忽大意了。”

    如果能早一点发现这事,现在也不至于发生这种问题。

    Susan好奇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我说说看。”

    想起今天发生的事,苏挽歌便这事一五一十的交代出来。

    Susan听完后,也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这不怪你。”她温柔的拉着苏挽歌的手,“毕竟你没看见他们的正脸。”

    况且谁都会有糊涂的时候。

    “不,哪怕只是怀疑,我也应该主动告诉你。现在是我把佩奇害了。”苏挽歌说话的声音越发小了。

    她的抒情还没说完,Susan便匆忙打断,“现在不是讲究对错的时候,把佩奇救出来再说。”

    两人聊天的这回会功夫,顾墨轩已经派人全城搜查了。

    很可惜的是,完全没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怎么会这样?难道校车里也找不到监控吗?”苏挽歌一时间陷入迷茫。

    Susan好像有了头绪,立刻问道,“难道他们是把孩子带去别的地方了?”

    看那对夫妇那么胸有成竹,应当是这个结论没错了。

    苏挽歌思索片刻,立马摇头,“绝不可能。就算本事再大,监控也不可能查不到。”

    行动始终会留下蛛丝马迹,而不是像现在这么宁静。

    Susan和苏挽歌思索许久,两人完全毫无头绪,根本找不到任何迹象。

    忽然,苏挽歌好像有了灵感。

    “你说他们会不会把人藏在学校里?”

    这句话倒给了大家一个方向,瞬间把思路集中于学校。

    Susan二话不说,直接跳上驾驶座,“走,我们去学校里搜搜。”

    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佩奇就可能出现在这里。

    一路疾驰,苏挽歌和Susan商量了不少可能,期间还有好友们打来的电话。

    孩子们都焦急的坐在车后座,纵然再想插话,却一点余地也找不到。

    很快,车便停在了熟悉的校门口。

    苏挽歌和Susan才从车上下来,便看见大家都到齐了。

    “我已经令人对学校展开搜查。”顾墨轩得心应手的报告情况。

    云大哥也非常自在,“我也已经派人在周边城市展开调查,如有可疑情况立刻汇报。”

    相信这样的双管齐下,必定会尽快将佩奇搜查出。

    看大家都这么齐心协力,Susan的眼角有一丝湿润。

    “其实不用麻烦各位的。”她有些愧疚的说道。

    明明每个人身上都有重要大事,但却这么关心她。

    看Susan好像要哭,苏挽歌给了个厚实的拥抱,“这怎么算是麻烦,难道不是互相帮助?”

    毕竟苏轻歌已护送小江出国,若是只凭苏挽歌和他的能力,恐怕三天都毫无进展。

    “报告顾总,人我们已经找到了!”

    众人的神经才刚稍有放松,听见这句话后立刻紧张了。

    “孩子在哪?”Susan非常激动的问,眼角里已经有了泪花。

    很快,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便抱着佩奇出现。

    Susan能清楚的看见,佩奇就晕倒在他怀中,小脸都发白了。

    “快把孩子抱过来。”苏挽歌已经准备好了水和食物。

    小伙子把佩奇轻柔地放在车后座,有些一言难尽的开口。

    “我们发现的时候,他就已经昏迷了。看样子情况并不好。”

    Susan心疼的点头,表明知道了。

    “这是什么东西?”苏挽歌扫了一眼佩奇手腕,上面似乎带着手表。

    “嘀嘀嘀。”

    这东西还会动,并且清晰的发出叫声。

    Susan的脑袋瞬间变炸了,立刻有了不妙的想法。

    “这肯定是个炸弹,快把它拆了!”

    奇怪的是,无人敢主动上圈,反倒眼神更加对此恐惧了。

    苏挽歌将目光看向顾墨轩,希望能得到一个回复。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当是指纹炸弹。只有指定人指纹数据才能解锁。”云大哥似乎对这件事很了解,看见佩奇带着炸弹,又皱了皱眉。

    “奇怪了,这应当只是试验产品,现在还没开始上市。怎么会有人用上了?”

    Susan眼中一片天旋地转,差点就没昏过去了。

    苏挽歌也将她扶稳,这才终于勉强站住脚跟。

    “不用说了,这炸弹只有小江的指纹才能解锁。”Susan好不容易回过神,心碎的说道。

    直到这一刻才终于明白,为何江氏夫妇那么得意,都是有迎因的。

    苏挽歌立刻翻开手机,“先发个短信给我哥,他下飞机后肯定能看见。”

    这件事非常严重,必须要立刻让小江回国。

    Susan用手扶着眩晕的脑袋,不抱希望的看向顾墨轩。

    “能不能查查,炸弹什么时候会启动?”

    如果真像江氏夫妇说的一样,还有三天期限,那肯定能来得及。

    就怕事情没这么好运。

    苏轻歌给身旁的人递了道目光,几个小伙子便上来好一番检查。

    “报告顾总,炸弹将于今晚启动。”

    这句话犹如在Susan心上开了一枪,彻底把他的希望灭绝了。

    “我就知道那两人不会轻易放过我。”她扯出一道凄惨的笑容,心凉地说道。

    苏挽歌的眼中闪过一道光,“别放弃,我们现在就立马带着孩子坐飞机。”

    这样一来,他们几乎是一前一后落地国外,并且也能完美地拯救佩奇。

    Susan抚摸着额头,“这确实是个好主意,我差点忘了。”

    苏挽歌给了顾墨轩一个示意,干赶紧命人安排好包机,现在是分秒都不能耽误。

    就在众人手忙脚乱时,一个得意的声音紧跟着传来。

    “希望你们的飞机上,也别忘了我们的位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