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那只爪子似乎知道龙息的厉害,所以在它即将烧到自己身上之前,就立马收力后撤,迅速的与那道龙息,分离了开来。

    火红气恼、惊骇兼而有之的,怒喝道:“敖弘,你既然已经来了,又何必躲躲藏藏的,躲着不见人!难道,你们五彩龙族做下的恶事,还怕被人知道?”。

    那只刚被收回去的龙爪,在听见火红的话后,先是一顿,然后又立马放松了下来,轻轻的一扒拉,将眼前的虚空扯开,让自己的本体,可以轻松的从里面跨步出来。

    然后,却听一道年轻有活力,而且有些轻佻的声音,响了起来,道:“这么快就被你给认出来了!火红,你这眼力还是一如当年的锐利啊!哈哈!”。

    听得这道熟悉的声音,火红心里忍不住咯噔一声,想道:“果然,五彩龙族一直都与人族有勾结!只是不曾想,它们竟还可以调动人族剑修,合着他们一起对付我翼龙族!怎么办?如果只这敖弘一个人,我还可以勉强应付,但再加上眼前这四个人族剑修,我怕是想要逃走都困难了!”。

    但就在火红心里如此想着的时候,那只爪子的主人,在跨越虚空,从里面迈步走了出来之后,一眨眼就幻化着,让自己变成了一个年轻、英俊,手里正抓着一把折扇,慢慢摇着的,偏偏君子。

    看着眼前那头戴纶巾,两鬓垂下几条丝柳,眉眼间颇有几分不羁的年轻男子。

    火红咬了咬樱唇,道:“敖弘,我自问平日里还不曾得罪过你。但你为什么却要与这些人族一起,与我为难?或是说,与人族勾结,只是你自己一厢情愿的事儿,但我龙族族长大人,却对此一无所知?”。

    “滋滋!火红,这么聪明的你,这个时候为什么却要装傻呢?”

    说完,那名年轻男子却忽然感觉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道:“你明知道,在你爹当着这么多族人面前,将族长登任龙皇的意志阻拦下来,甚至是想要联合着其它族人,想要将族长的龙族之长的位置罢免的时候,就已经与族长结下了,解不开的仇怨。但在这个时候,你却还想蒙混着,从我的手里逃走。你以为,我当真有这么笨吗?”。

    眼看着自己示弱,找机会逃走的计划被识破,火红无奈的哼了一声,道:“是又怎样?他敖拜野心勃勃,从来只顾着自己,顾着你们五彩龙族的利益。但他什么时候,将我们翼龙、风龙,这些弱势龙族的利益,放在眼里了?”。

    那敖弘虽然知道,火红说的是事实,但做为五彩龙族的一员,他还是觉着,自己族人所有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事儿,包括自家族长的名誉。

    所以,在听见火红竟然当着自己的面,贬损自己的族长的时候,他忍不住怒哼了一声,道:“自古以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五彩龙族的族长,身为五彩龙族之长,他不为我五彩龙族着想,难道却为你们翼龙旁支,争得更多利益?”。

    听那敖弘竟然将自私自利,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火红不屑的冷笑着,道:“敖拜身为五彩龙族族长,为你们五彩龙族谋取利益,那无可厚非。但他不该觊觎龙皇的位置,更不该将其他龙族视为附庸,全为你们五彩龙族利用。再者,像敖拜这么自私自利的人,他配得上龙皇的尊称,和位置吗?”。

    “你,”

    敖弘本还想与火红争辩几句,但当他看见火红眼里的皎洁,还有对自己不屑之后,他知道,无论自己说些什么,也不可能改变眼前这个固执的女人的想法。

    他慢慢的深吸了口气,平缓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道:“火红,你就不要再在做无谓的挣扎了!以你的实力,是不可能从我手底下逃走了!尤其是,在我身边还有四个,人族里战力最厉害的剑修!”。

    “是吗?就凭你也,”

    “即刻动手,杀了她!”

    火红本还想多说几句,以便让那敖弘和四个剑修,可以慢慢的松懈下来,让自己可以找个机会,逃走!

    可现在看那敖弘二话不说,就立马命令着那四个剑修,一起向自己包围了上来。

    火红脸銫难看的咬了咬牙,道:“虽然以我的实力,的确敌不过你们这么多人。但我要想拉两个垫背的,陪我一起死,那也不难!敖弘,你既然想要独身其外,全身而退,那我偏不如你意!去死吧!杀!”。

    “砰咚!轰隆隆!”

    就在火红下定决心,想要舍了那四个剑修,准备拉敖弘一起同归于尽的时候,锵锵的四声锐响几乎同时响起。

    然后,四道大小几乎一样强弱的剑气,在瞬间就跨过了那千百丈距离,降临到了火红的头顶上。

    火红怒喝着扇动翅膀,也不管身后那两道剑气,就这么迅速的躲过了身前的两道,来到敖弘的身前,一口绝强的龙息,向敖弘喷吐燃烧了过去。

    那本来正在迅速后退的敖弘,眼见着火红的攻击眨眼即到,以至于让自己想要躲闪而不能。

    他也不畏惧的一声大喝,嗷啸着,同样是一道龙息,向火红喷了过去。

    “呲,呲呲!砰咚!砰,轰隆隆!”

    两道龙息互相抵消、消融,直到濒临极限后,才发出一道道沉闷至极的闷响,在那寂静的星空中,轰隆隆的爆炸了开来。

    然而,敖弘需要面对的,只有火红一个人的龙息攻击,而火红要面对的,却是敖弘与四个剑修的绝强攻击。

    以至于,在她喷出的龙息,与敖弘发出的攻击,互相抵消了之后,身后那两道眨眼即至的剑气却呲呲的,在一声闷哼中,就这么穿透了她身上的护罩、鳞甲,穿透了她那皮肤和妖力的保护,深深的没入了她的身体里。

    “锵!锵!锵!锵!”

    又是四声锐鸣一起响起,火红强忍着身上的疼痛,却不敢再以身体硬抗。

    她闪动着翅膀,不住的闪转腾挪,将那四道剑气一一躲过。

    然后,也不等那四名剑修再次发起攻击,就迅速的向外飞行着,想要脱离包围圈,不让自己在同一时间,必须面对着四人,甚至是五人同时发出的攻击。

    可是,那一直游离在那四名剑修,形成的剑圈之外的敖弘,他那里却肯让火红,从包围圈,从剑圈力逃出来?

    他在看见火红背离着自己的方向,想要从自己对面逃出包围圈的时候,也不等她逃走,就立马一个冲刺、甩尾,砰的一声,将眼前的虚空击碎,让它迅速的卷向了火红的身后。

    感觉着身后那气息澎湃的攻击,火红知道,如果自己就这么不管不顾的硬闯出去,那只怕还不等自己脱离战圈,敖弘的攻击就已经先击中了自己,让自己身受重伤不说,但还会让自己失去平衡,被那四名剑修,当做是现成的靶子,四道剑气同时发出,锵锵的,就将自己的身躯,分成了无数碎块。

    想到这儿,火红顾不得其它,就立马嗷啸着回过头来,同样的一记全力甩尾,紧接着又是一道龙息,迅速的喷吐了出来。

    将敖弘的攻击挡住,将那紧接而至的四道剑气,抵消了大半。

    只是,火红与那敖弘本来就实力相当,但她毕竟是龙族公主,参与的战斗次数有限,战斗经验有限。

    加上,那四名剑修同一时间发出攻击,却让自己的攻击威力倍增不说,还让火红应付不及的,在抵消了大部攻击后,还是被那紧接而至的剑气和尾劲,重重的轰在了身上。

    “嗷!嗷嗷!”

    看那本来还气势汹汹,说要找自己算帐,甚至是还威胁自己,让自己放她离开的火红,才受了这么几下攻击,就已经变得伤痕累累的,似乎已经没有了多少战力。

    敖弘慢慢靠近着,直到从气息感应上感知到,眼前的火红已经身受重伤,战力大损之后,才敢慢慢跨步上前,来到火红身前数十丈外。

    得意的看着她,道:“怎么样?火红,我早就与你说了,凭你自己一个人,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火红道:“敖弘,你,咳,咳咳!敖,敖弘,你,这个叛徒!我今日即便死了,我夫君和我爹爹,也定不会放过你的!”。

    “放过我?我为什么要让他们放过我?等你死了,然后,马上就要到你那夫君了!再之后,就是你那冥顽不灵的爹爹!一个不识趣,但却自不量力的,想要与我们族长对抗的笨蛋!”

    “什么,你,”

    听那敖弘不仅偷袭了自己,甚至还想对付自己的夫君和爹爹,火红心惊的就要再次凝聚起力量,将敖弘一击必杀。

    可当她感觉到,自己身上不仅身受重伤,而且气息也难以凝聚,让自己难以发挥出全力,应付接下来的战斗。

    她暗暗着急着想道:“怎么会这样?这才不过区区几个回合,我身上也不过才受了些皮外伤,但为什么,为什么我却感觉,浑身上下竟有些酸软无力的,连气息也能难以凝聚?”。

    但就在火红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那敖弘却忽然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道:“怎么?感觉到了?你现在是不是感觉浑身酸软,身上的气息无法凝聚,力量也在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消失着?啊!哈哈!”。

    “你,你怎么知道,难道,他们手里拿着的是,”

    也不等火红把话说完,敖弘就忽然大喝一声,道:“不错!就是斩龙剑!他们手里拿着的,就是族长从人族里找来的斩龙剑!”。

    “你,你们疯了?”

    斩龙剑,顾名思义,就是一些利用特殊器材,特殊手段锻造的,专门克制龙族的宝剑。

    这种宝剑本身发出的剑气,或是那锋利至极的剑锋,一但斩中龙族的身体,就会在它们身上划出一些难以修复的伤口。

    之前的火烛,在遭到四名剑修的攻击之后,身上的伤口之所以这么难愈合,便是因为那四人手中握着的,也是斩龙剑!

    想到斩龙剑这种被人族锻造出来,专门针对龙族的法宝,竟然就在眼前那四名剑修手里握着。

    火红脸銫难看的看着敖弘,道:“敖弘,无论我们翼龙族,与你们五彩龙族之间,到底有什么过不去的恩怨,但你们也不应该如此极端的,竟去找人族,让他们帮着锻造出斩龙剑。这种利器一但落入人族的手里,那将不只是我们翼龙族,其它的龙族,就是你们五彩龙族,也休想逃脱人族的追杀!况且,”。

    “况且,锻造斩龙剑,需有龙族血!你是想与我说这些吗?火红,呵,呵呵,啊哈哈!”

    看着敖弘那有些疯癫,有些猖狂的模样,火红忽然明白,他不是不知道斩龙剑的厉害,也不是不知道,一但被人族掌握了斩龙剑,那可怕的后果。

    而是,他早就已经将前前后后想得明白,但却根本不在意而已。

    想到这儿,火红脸銫变得更难看的,紧咬着银牙,道:“敖弘,我实在想不明白,你这么做,到底对你有什么好处?”。

    得意的人,通常都死于话多!

    看着眼前那个已经受了些伤,但却还没有完全失去战斗力火红,敖弘为了拖延时间,让她身上的创口,和斩龙剑的反噬力量发作,免得让她在临死之前爆发,拉着自己或那四名剑修之中的任何一人去死,他并没有淤继续发起攻击。

    他慢慢的跨前几步,让自己与火红靠得更近,然后才认真的盯着火红,道:“不明白?好处?我对你的心意,你难道真的一点也不明白吗?火红!”。

    火红道:“我,那些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的事儿,你还提它作什么?”。

    “提它?提它?我为什么不能提?我为什么不能提?啊!”

    想及以往的种种,看着火红那虽然有了些岁月的痕迹,但却变得更妩媚,跟动人的脸庞,敖弘气息急促的,深吸了几口气,然后才稍稍平复了下那有些激动的心情。

    但心里那慢慢的愤恨和不甘,却始终缭绕在他那心头,道:“当年,我早就与你说过,我喜欢你,想要与你结成夫妻。可是你呢?你竟然看不上我。甚至,宁愿和火烛这么一个,这么一个资质极差,毫无背景的垃圾在一起,也不选我。现在好了!火烛死了,翼龙族就要覆灭了。而你,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马上就要死了!”。

    说到这儿,敖弘还得意的看着火红,将目光在她身上上上下下,来来回回的打量了好几遍。

    然后才继续说道:“不过,火红,你放心吧!有我在这儿,我是不会让你这么痛快就死了的!在你死去之前,我一定要让你好好的享受一下,体会一下什么是无尽的愤恨,和绝望!动手!”。

    那四名人族剑修,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或是听从谁人的命令。

    但在敖弘话音防落之际,竟毫不违抗的,锵的一声,同时一震手中的宝剑,向火红再次斩了过去。

    虽然明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是那四名剑修的对手,也逃不出敖弘的追赶,但火红还是勉强的一咬牙,将身体里能汇聚起来的妖力,全都凝聚了起来,转过头来,一口喷出一道炽热的龙息,将左侧那名来不及躲上的剑修,笼罩了进去。

    剑修的攻击力虽然强大,但相对的,身体的防御却比攻击力弱的太多。

    以至于,当那名剑修被火红喷吐出的龙息,笼罩住之后,一声绝望的惨叫立马传了出来。

    外围,那一直在包围圈外,警惕着火红逃走的敖弘,在看见那名剑修,竟因为发起攻击,来不及躲闪,而被火红喷吐出的笼子击中。

    他有些感同身受的浑身一颤,想道:“还好我刚才没有冲动的冲上去,要不然,这一下龙息可够我受的了!不过,那家伙受此一击,这会儿即便没死,那只怕也将战力大损。”。

    但就在敖弘这么想着的时候,火红因为没有躲闪,却在同一时间,被三道剑气击中,嗷嗷的嗷啸着,差点儿没有被斩断脖子。

    可是,看着那已经被三道剑气接连斩中,身上的血液哗哗的,就像不要钱的水流一般,正在不断地往外冒。

    火红气喘吁吁的,勉力维持着身体,不让她倒下,但眼神却已经还是有些模糊的,连眼前那相距数百丈的敖弘,也看不太清了。

    她想着自己此次出来,本来是想要去人族的星域,找寻自己夫君,以便和他一起侍奉在武仁身边,护佑他长大的。

    但就因为眼前的敖弘,还有那四名可恶的剑修,这才让自己心愿不能尝,而且还要死在这儿,死在这茫茫星空,死在自己厌恶的人身前。

    她不甘心的默默凝聚着最后,也是她唯一能凝聚的妖力,将它们全都注入到自己的妖丹里,以此刺激的妖丹里那些稳固、平静的妖力,开始咕咕的激动起来。

    甚至,还在心里想道:“敖弘,你这畜生!来吧!来吧!姑奶奶的身子就在这儿。你有胆子的边上来,玷污一下试试看!姑奶奶要是不自爆妖元,与你同归于尽。那姑奶奶就不是火红!”。

    然而,那敖弘也不知道是利域熏心,还是真的看见心爱之人就在眼前,失了理智。

    以至于在火红心里想着,与他同归于尽的时候,他竟一步步的,慢慢靠近到火种身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