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看本来还希望敖弘早死,然后好让自己取代他那位置的古盛,在看见敖弘竟然就这么死了,甚至是连玄冰玉符都来不及激发,就这么死了之后,他那心里吃惊的,立马闪身后退,想要拉开自己与辰老的距离,借助剑奴在与辰老纠缠着的机会,迅速逃走。

    可辰老那里会给他这个机会?

    凭借着紫貂族那天生的疾速,辰老迅速的越过了剑奴,从背后一爪子,噗呲的一声,将古盛的半边肩膀都切了下来。

    “啊哈!”

    那古盛在受此重创之后,心下带着最后的一点希望,也不甘心就此死去,竟额头放光,将自己的元神从身体里逼迫出来,想要借助元神不受虚空限制的优势,逃离现场。

    可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辰老那虽然不说是巨若星辰,但至少也有千丈大小的身躯,也不等他的元神从身体里逃出来,就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一口狠狠的咬了下去。

    刚从泥丸宫里出来,古盛以为自己马上就可以逃出生天了,但看眼见忽然一黑,一处黑暗异常的,有些陌生的星空,就这么忽然出现,将自己包裹了进去。

    古盛迅速的向前飞了一段距离,然后才察觉到有些不对劲的停了下来,仔细的在周围观察着,道:“这,这是怎么回事儿?这片星空太不对劲了!我以前怎么好像没有看见过!”。

    “那是当然!因为这儿,本来就不是什么星空!”

    “什么?不是星空?那这儿是,咦,这,那是什么?啊,敖弘,是敖弘,是敖弘的尸体!这儿,这是那儿?这是怎么回事儿?我,我不是已经逃出来了吗?但为什么敖弘的尸体会在这儿?”

    星空中,辰老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古盛的话,他在将古盛和敖弘的石尸体,都吞没进自己的身体之后,才出尽全力发出一道黑的光柱,将那具剑奴轰击成了一点点碎屑,让它就此消散在了星空之中。

    倒是那枚玄冰玉符,他虽然知道它还有些威能,也知道,以自己的实力可以镇服它,让它为自己所用。

    但想到那可以制造这枚玉符的主人,他那并不比自家族长弱上丝毫的实力,他还是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这么任由着它漂浮在星空中,一步跨出,消失在了这片星域之中。

    直到带着火烛和火红,经过几次空间的跨越,回到了星老的身边,他这才将火烛、火红夫妻,往旁边一扔,立马闭目盘膝,将自己的心神沉浸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看着那只留一个元神,就像是一个透明的小人似的,在即的身体里慢慢游荡着的古盛,道:“看够了吗?看够了,那你这会儿也该死了!”。

    “什么?你,你是谁?你在哪儿?为什么要杀我?我与你本来无冤无仇,但你为什么,嗯!不对!你,你,难道,你就是他!”

    话刚说完,古盛就看见,一些小小的光点忽然凭空出现,然后还慢慢的汇聚成一个人形的模样。

    看着眼前那道由光点组成,但却与自己之前看见的,那个三、两下就将敖弘杀死了的老头,几乎一半模样的光影,他满心惊骇的,一步步后退,道:“步!你,你怎么会在这儿?我,我不是已经利用元神逃遁,离开那片星空了吗?但你为什么还会在这儿?难道,难道,我逃走失败了?可是,不应该啊!元神逃遁,区区肉身的遁速,怎么可能追得上我?”。

    那道由光点组成的,与辰老一般模样的光影,道:“如果让你的元神逃出来了,我的确追不上你!但在你的元神从泥丸宫逃出来之前,我如果将你的身躯吃了呢?你觉得,你的元神还能逃的出我的肉身?”。

    “什么?你,你,难怪!我就说,敖弘的尸体为什么会在这儿!原来,”

    说着,古盛忽然想到,辰老刚才曾说过,自己的躯体也在这儿。

    这让他忍不住身体一僵的,慢慢抬头四望,仔细的打量着周围,想要将自己的躯体找出来。

    然后,好让自己的元神与身体融合,迅速冲破辰老的身体对自己的禁锢,从这片奇怪的地方逃出去。

    可是,辰老根本不给他机会,也不给他时间,就忽然伸手一指,将他那同样是由光点凝聚起来的身体定住,道:“说出你身后的主谋,大本营的所在地,或许老夫可以大发慈悲,放你一条生路。但你要是还想反抗,或是说假话欺骗老夫,这家伙的下场,就是你的归宿。”。

    看辰老说着就忽然伸手一指,指引着那些光点,不断的依附在敖弘那具尸上。

    然后,在那些光点汇聚气许多之后,敖弘那具尸体,忽然却噗呲的一声,迅速的瓦解,变成了一片虚无。

    古盛现在虽然处于元神出窍的状态,本身并不会出汗,但他还是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冷汗津津的,忍不住竟开始颤栗起来。

    但就在辰老开始逼问古盛,想要知道那深居在他身后的人,到底是谁的时候,此时的火烛带着自己那身上重伤的妻子,来到灵气空间外,道:“晚辈火烛,携内子火红,求见星老、辰老!”。

    灵气空间里,那一直在注视着武仁和貂紫青的星老,在听见火烛的求见后,微微的张合了嘴唇,道:“东边三十二万里之外,有一座千里方圆的小岛,那小子就在那儿!”。

    火烛也没想到,自己心里的的话还没说出来,也没有见到、星老、辰老,但他们却已经主动的,将龙皇陛下的行踪说了出来。

    他也并不会废话,就立马抱拳、躬身,行礼道:“多谢星老指点!”。

    旁边,火红强忍着身上那滋滋的,血肉无法弥合,甚至,那一丝丝剑气,还在不断侵蚀自己血肉的痛楚,道:“夫君,这,这真的有用吗?斩龙剑乃是人族利用我族血肉之气,花费众多星辰精金,经过长时间锤炼锻造出来的,专门针对我们龙族的法宝。仅凭你说的,一条小小的练气境小龙的几滴血,就真的能够让我复原?”。

    在来到花荣海盗团的大本营之前,火红虽然已经听火烛说过,自己龙族那未来的龙皇,乃是一条连金丹境都没有达到的小龙。

    因而,她才故意从自己父亲那儿,压榨来了这么多的灵芝仙草。

    可当她知道,武仁这么一个,自己龙族未来的龙皇陛下,竟然在被紫貂族的公主追着跑,她那心里瞬间有些不太相信的,以为是自己的夫君眼花看错了。

    但火烛却满怀信心,道:“红儿,放心吧!只要能找到龙皇陛下,然后恳求者,让他赐予你几滴真血,那你身上的伤势,很快就能好了!”。

    “这,好吧!”

    通情达理的火红虽然不太相信,区区几滴血液,就可以让自己身上的伤势恢复,甚至是将那些浸染过自己龙族血脉之力的剑气,驱逐出自己的身体之外,但她却没有多说什么,就这么紧跟在自己夫君身后,嗷啸着朝着东方飞了过去。

    而此时的,星老所说的那座小岛上,不,准确的说,是在小岛之下。

    在那座足有千里方圆的小岛之下,在那深蓝的海水之下,一个数十丈宽、高的山洞,里面黑漆漆的,要不是因为自身的修为达到了金丹境,视力比之一般的妖兽和人族,要强大得多,紫蛟也不觉得,凭自己的视力可以看多远。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似乎松了口气的,慢慢将手里抓着的武仁放了下来,让自己慢慢伸展开身躯,就这么静静的漂浮在山洞里。

    然后,他还慢慢的闭上了眼睛,道:“总算是逃出来了!在这儿,想拿貂紫青再怎么,也应该找不到了吧!还有那些畜生,如果不是因为忌惮,那些比我厉害的金丹老妖,忌惮那貂紫青随时会找上来,我才不会这么急急逃命的,直到现在才有了些可以放松的安全感!”。

    说着,紫蛟还睁开眼睛,看了看自己那还在沉睡着的主人,续道:“好几天了!也不知道我这主人,拥有的是什么运道。自来到这儿,不,十自被帝一前辈,施展出挪移神通,送到了那貂紫青的老巢后,我们就一直没有好好歇息过的,那怕是修为达到金丹境宏,就可以不用再睡觉,但逃了这么久,也一样是会累的!这会儿既然已经暂时安全了,那我就和主人一般,先好好的睡一觉吧!”。

    “嗷!呼!呼!”

    只是,在武仁和紫蛟都在呼呼沉睡着的时候,一道如同幻影一般的虚影,却慢慢在他们不远处的海岛上,浮现了出来。

    而且,在刚出现的瞬间,那道虚影迷茫的将目光,向周围扫视了一圈,道:“应该就在这附近了吧!至少,从我在它身上撒下的花粉,那味道似乎就是在这附近消失的。”。

    原来,这道虚影不是别个,而是那只用一道分身,就将貂紫青给压制了下去的柳丝绮。

    她在紫蛟带着武仁,从她身边飞过的时候,迅速的,也不等紫蛟发现,就将一些自己凝炼的,特殊的花粉洒在了他的身上。

    只是,她凝炼得花粉,虽然味道独特,持续的时间长,但因为自从她身旁经过,摆脱了貂紫青之后,紫蛟就一直在海底下快速穿行着,以至于让她那些划分得味道,迅速消融、消失着的,在来到海岛附近之后,就已经完全失去了作用。

    看着眼前这个足有千里方圆的小岛,柳丝绮的一具分身化成的虚影,利用神识在上面搜寻了许多,但最后却什么也没发现,一咬牙只重重的一甩手,向身后那块足有数百吨重的巨石,击了过去。

    然后就听见,砰的一声巨大的闷响响起,那块足有数百吨的巨石,在这声闷响中,就这么被击得粉碎,化成一块块大大小小的,千万块碎石头,飞洒在了周围十数里范围内。

    可就在她刚将那块巨石击碎,但却还来不及念叨几句,发一发牢骚的时候,天空中,一个足有十来丈大小了黑洞,忽然被撑开。

    周围那些灵气和气流,被那个黑洞搅的四分五裂的,连带着黑洞附近的气流,都改变了方向。

    柳丝绮悄悄的隐没了身形,躲在暗处看着那个黑洞,忽然,一道,两道,两道陌生的身影,忽然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着那一男一女,两道身影,自从那黑洞走了出来之后,那个黑洞瞬间就慢慢消隐了的,独留下那两个从气息上判断,实力已经达到了化神境的强者。

    只是,看着那个女人身上,一道道清晰的伤口,这会儿还在滋滋的被侵蚀着,一些血光和血滴,时不时的还会滴下来。

    柳丝绮暗想道:“这两个家伙是谁?他们来这儿做什么?难道,他们也是冲着那家伙来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自那家伙被那条紫蛟带着,从我身边经过之后,我总感觉有些心悸和心跳的,似乎对他有些熟悉,有些迷恋,但又有些畏惧!咦,他们动了!”。

    这忽然从黑洞里出来的,一男一女,他们不是别人,而正是被星老指点着,迅速找了过来的火烛和火红。

    居高临下的看着脚下的岛屿,用神识在上面搜寻了个遍,但最后却什么也没有发现,这让火红有些不耐的,瞪了自己夫君一眼,道:“夫君,那个紫貂族的老头,该不会是骗咱们的吧?在这海岛上那有什么人啊!有的都是一些,不知死活的畜生!”。

    “吼吼!”

    “砰咚!砰咚!”

    听着海岛上是不是会想起的怒吼,以及那些体积巨大的妖兽,因为还没有化形,每一脚踩下去,都会发出一声轰隆隆的巨响。

    火烛耐心的再次伸展出神识,仔细在岛屿上搜寻了一遍,道:“想不到,在这样偏僻的一处岛屿上,竟也会有这么强大的金丹境畜生!但,如果凭着小小的隐匿法门,就像躲过我的搜寻,你未免也太小瞧了我火烛!出来吧!孽畜!哈!”。

    “嗖!砰咚!砰咚!”

    在发现小岛上,并没有自己想要找的人后,火红本来还有些失望,以为这是星老在故意消遣自己。

    可这会儿看自己夫君,在搜寻了几遍之后,竟忽然出手,向脚下某处遍布碎石的乱石滩拍了下去。

    她惊异的看着,那处本来还没有人的地方,竟忽然显现出一道巨大的掌印,朝着自己夫君发出的攻击,主动迎了上来。

    “砰!呲呲!”

    看着身前那被拍出来的,一个足有数十丈大小,一、两丈深的大坑,柳丝绮庆幸着自己的反应迅速,在预知到不妙之后就立马纵身后退。轻易躲过了那恐怖的一击。

    可在她后退的过程里,一道被烟尘包裹着的身影,却如同幻影一般的,在她还没有回过神来,也来不及躲闪的时候,就已经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她的身后。

    甚至,在她还没有回过神来之前,就已经一爪将她那曼妙的躯体,撕裂成了数段。

    但在柳丝绮被那道黑影,撕成了数段之后,那道黑影却惊咦了一声,道:“假的?还是已经跑了?夫君!”。

    在看见自己夫君忽然出手后,火红才注意到,在自己脚下的小岛上,竟然还隐藏着一只金丹境的小妖。

    但看那只小妖竟然这么轻易,就躲过了自己夫君的攻击,她轻哼了一声就一个闪动,来到了那只小妖,来到了柳丝绮的身后,想要一爪将她撕碎。

    可是,看着眼前那空空如也的空地,还有前面那个,被自己夫君轰击出来的大坑,上面的烟尘到这会儿,还没有沉寂下来。

    她有些惊异的看了看,那才刚从空中下来,来到自己身边的火烛,道:“夫君,你刚才看见了吗?那畜生往哪儿逃了?”。

    火烛道:“地底!而且,你看你刚才撕碎的那道虚影,它竟然化成了几段藤曼。刚才躲藏在这儿的家伙,可能是一株藤曼妖!”。

    “地底?”

    顺着火烛的目光看去,火红看见那被自己夫君轰出来的土坑里,一个尺许宽的小坑,正镶嵌在那坑底下。

    反倒是被她撕碎的虚影,那已经变回原来模样的几段藤曼,这会儿正平躺在大坑的边沿。

    火红气恼的一跺脚道:“区区一株金丹境的藤曼妖,竟这么狡猾。看我不将你从地底找出来,烧光你的藤曼、枝叶和主干,让你竟然如此戏弄姑奶奶!哼!”。

    看自己夫人说着,就当真要顺着坑底下的小洞追下去,将那株已经逃走的藤曼妖找出来,火烛忽然伸手抓着她的胳膊,道:“算了!红儿,大事要紧!这区区小妖,就暂时不要管她了!”。

    “那,好吧!”

    火红虽然有些不甘心,就这么被柳丝绮戏耍,但想到自己此次来的目的,她不甘的一跺脚,将神识散开,在小岛周围慢慢的,一遍一遍的找寻起来。

    直到过去了好一会儿,当她那神识里忽然感知到,在一处离自己足有数十里远的海底下,一道、两道,虽然有些微弱,但却又有些熟悉的,属于龙族特有的气息,立马吸引了她的注意。

    向那两道气息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回过头来,与自己的夫君对望着点了点头,火红轻声道:“是他们吗?夫君!”。

    火烛道:“是他们!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