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看着那有些不情愿的貂紫青,在恨恨的瞪了自己一眼之后,就这么走了。

    武仁和紫蛟忽然有些紧张的,看着火烛和火红,道:“前辈,你们,你们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儿需要我帮忙?”。

    闻言,火烛与火红对望了一眼,然后由火烛先开口,道:“龙皇陛下,俾下虽然知道,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但,内子身上被那斩龙剑,破开了十数道伤口。这要是得不到极品丹药的治疗,那只怕再过不久,就会剑气入侵,伤及心脉,伤及内丹。所以,所以,”。

    与自己这夫君相处了数百上千年,火红一直觉得,他是个值得依赖的好丈夫。

    但看他在这关键时候,却吞吞吐吐的,一直没有把事情说清楚。

    她知道,自己夫君这是有些不好意思,开不了那求人的口。

    她没奈何的立马打断了他,道:“哎呀!好了!有什么话不能直说,却要像夫君你这么吞吞吐吐的,一直说不清楚!龙皇陛下,恕火红斗胆,恳请你赐予火红几滴精血,以便让火红和夫君一样,可以借助着您身上拥有的血脉力量,将那斩龙剑遗留在身上的剑气,驱逐出去。”。

    “原来如此啊!我还以为,”

    听那火红和火烛,只是想要自己身上的几滴血,武仁瞬间松了口气。

    然后也不等他们再开口,就主动破开了自己手腕上的鳞甲,挤了两、三滴血液出来,让它们悬停着挥手轻轻一推,就将它们送到了火红的眼前。

    火红看武仁竟然这么爽快的,也不用自己再开口恳求,就已经将他身上的血液,主动送到了自己眼前,心下对这位龙皇陛下的大气和爽直,颇是欢喜的点了点头。

    然后,也不废话就直接将那几滴血液,一口吞了下去。

    甚至,就这么当着武仁的面,盘膝坐在地上,默默的运转妖力,对抗、驱逐着身上的剑气。

    “呲呲,嗖嗖,噗呲,噗呲,”

    看火红身上,那些闪烁着晶莹亮光的剑气,一道道慢慢的被火红驱逐出来,然后四下激射的,将山洞周围的洞壁和地面,传此处十数个大小几乎相当的破口。

    武仁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道:“那个,火烛前辈,你们如果没事儿的话,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就这么,走了!”。

    火烛道:“走!龙皇陛下,你这是想去那儿?”。

    听那火烛似乎有些,不想让自己走的意思,武仁和紫蛟心里咯噔一声,互望了一眼,然后悄悄的,慢慢互相靠近着,还悄悄的积蓄着力量。

    只等火烛不注意的时候忽然出手,那怕不能重创他,也要将他的视线挡住,为自己逃走创造出一线机会。

    可是,就在武仁和紫蛟准备着,马上就要动手的时候,火红忽然长出了口气,慢慢的自地上站了起来,道:“果然,那四名剑奴身上拥有的斩龙剑,祭炼的只是一般的,高等龙族的血气。以我们本身拥有的血脉力量,或许需要花费大力气,才能与它抗衡。但借助着龙皇陛下的血脉之力,却可以轻易的将它驱逐出去。夫君!”。

    “咯噔!”

    看那本来还盘膝坐在地上的火红,这么快又痊愈的站了起来,武仁和紫蛟心中巨震的,连眼神都慢慢暗淡了下去,想道:“罢了!罢了!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如果我武仁今日注定要死在这儿,那就在这儿好了!”。

    虽然与火烛有过一面之缘,但武仁可不以为,一个才见过一面,得到过自己几滴鲜血的妖,会这么大方的,在抓到自己后还会主动将自己放了。

    但让他想不到的是,就在他那心里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死在火烛手上的时候,火红却忽然与火烛互相看了一眼。

    然后,也不等他反应过来,就忽然对他下跪行礼,道:“俾下火烛、火红,拜见龙皇陛下!”。

    “龙,龙皇陛下?你们,火烛前辈,你们该不会是,认错人了吧?”

    龙皇,武仁虽然知道,自己身上融合了一些霸下的精血,但他却不知道,霸下乃是祖龙六子,是龙族见了都要膜拜,甚至是敬服的存在。

    因而,当他看见火烛和火红,竟忽然对自己下跪行礼之后,他那心里立马剧烈跳动着,受了一道巨大的惊吓。

    可是,对于刚得了好处的火红和火烛而言,从身上那精纯的血脉之力可以判断,眼前的武仁绝对拥有着,所有龙族都没有的,甚至是比上一任龙皇陛下,还要精纯的多的血脉之力。

    所以,他们才敢绝对的肯定,眼前的武仁就是自己翼龙族唯一的希望,也是现在的,人心散乱的龙族必须敬服的龙皇陛下。

    于是,火红也不等自己夫君先开口,更不等武仁反驳,就先开口说道:“不会错的!龙皇陛下!从您身上拥有的血脉之力而言,您就是我族唯一拥有如此精纯的,祖龙血脉之力的龙皇陛下。”。

    “这,”

    将目光投向紫蛟,紫蛟也是一脸懵懂的摇了摇头,向武仁表示出,自己也对此一无所知。

    但火红却自顾自的,继续说道:“但鉴于陛下的修为和境界还如此低下,火红怕陛下您要是回了龙族龙庭,那敖拜等或许会对您不敬。甚至是大逆不道的,想要将您诛除,以便让他自己坐上那龙庭宝座!所以,火红建议陛下,可以暂且在这花荣海盗团的居地里,先将修为和境界提升起来。然后,再随着俾下一起回到龙族龙庭,将敖拜这等大逆不道之徒废除修为,逐出龙族!”。

    看那火红说了这么一大堆话,武仁虽然不知道自己该作何反应,但也知道自己如果不说些什么,似乎也有些说不过去。

    于是,再好好的想了一会儿后,他胆怯的试探着,道:“敖拜,敖拜是谁?还有,他那修为厉害吗?火红前辈!”。

    火红道:“敖拜,他是那五彩龙族的族长!也是我们龙族里公认的绝顶高手之一!至于他那修为,几乎已经达到了炼虚境大圆满。在宇宙里,几乎也可以说是无敌的存在了!陛下!”。

    “什么?炼,炼虚境大圆满?咕嘟!”

    想到火红竟然想让自己这么一个,连练气境都没有硬满的小修者,去对付一个,修为已经达到宇宙巅峰,甚至可以说是无敌的存在。

    武仁那心里五味杂陈的,只恨不能立马脚底抹油,从火红和火烛的眼前迅速的消失掉。

    可看他们正满眼希望的看着自己,他又有些不好意思,或是根本逃不掉的,只能硬着头皮,咬了咬牙,道:“火红前辈,您,您该不会是开玩笑的吧?就凭我这,你和火烛前辈的修为这么厉害,尚且敌不过那敖拜。但你却让我,让我,你这,”。

    如果换了火红,她自己也没有绝对的自信,可以在过了一千年一万年之后,让自己的修为达到炼虚境,甚至是炼虚境巅峰,进而一举将敖拜给击败,将他从龙族掌权人的位置上赶下去。

    但对于武仁,她却有这个信心。

    因为她知道,龙族,或说是整个妖族的实力强弱,都是由血脉之力所决定的。

    至于那些依靠自己的机缘和悟杏,超越了前人,或是超越了目前的妖族最强者的特例,那不过是千万中无一的,一种极其稀有的存在。

    因而,在看见武仁那犹犹豫豫,域言又止的模样后,火红呵呵笑了笑,道:“龙皇陛下,如果仅仅依靠着自己的实力和悟杏,别人或许无法超越那敖拜,但您可以!因为您身上拥有着我龙族最纯净的,继承于祖龙的血脉之力。”。

    “我,”

    武仁很想告诉火红,以自己的实力,连貂紫青这么一只金丹境的紫貂,都对付不了,她这么故意的,让自己将目标定在龙族的掌权人身上,那无疑是在让自己自寻死路而已。

    但看着火红与火烛那充满期待,充满希望的眼神,他又害怕,他们在希望破灭,变成失望和绝望之后,会不会因此而变得恼羞成怒,一气之下就将自己给杀了。

    那自己可是连一点的反抗之力都没有的,几乎是在呼吸间就被磨灭的,连一丝粉末都留不下。

    想到这儿,武仁将目光投向了紫蛟,希望他可以想个办法,或是出个主意,让自己好有所选择。

    只是,被火红和火烛尊敬的他,尚且没有办法和主意,区区的紫蛟又怎么敢,忤逆火红和火烛的意志,在完全没有可能的情况下,带着他逃走,或是反抗火红和火烛?

    紫蛟微微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实在没办法,也是在敌不过火红和火烛,更不能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逃走。

    武仁这才有些失望了,暗自叹了口气,道:“火红前辈,其实,也不是晚辈不想帮您。而是,晚辈的修为和境界,实在太过于低下。就如刚才,晚辈连拿貂紫青都敌不过,被她一路上追着,好几天都没有好好的休息过了。但您现在却让我,让我去面对一个炼虚境的大能,我,晚辈对此实在是有些无能为力啊!”。

    武仁本以为,只要自己实话实说的,将自己的处境和实力,全都与火红说了,那她或许就能明白,自己所说的都是实话,然后就不会再与自己为难的,将自己和紫蛟放了。

    可火红却笑了笑,道:“无妨!无妨!龙皇陛下所处的这种情况,夫君早与火红说了。因而,在出来之前,火红就向爹爹要了不少的灵芝仙草,以便让龙皇陛下可以将它们都吞服了,迅速的增长实力和境界。龙皇陛下请看!”。

    “刷!”

    看火红说着就轻轻的一挥手,在自己眼前幻化出十数株,灵光闪耀的人参、灵芝、浆果,和一些不认识的仙草。

    武仁虽然不认识,除了人参之外的另外一些,都是些什么药材或是仙果。

    但从它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让武仁感觉到,其中灵气澎湃的,似乎只要自己可以吃上一株,就可以让自己的实力突飞猛进,迅速的突破了目前所处的小境界,达到练气后期,甚至是练气圆满境的境界。

    如果换了是在平时,而眼前这些人参、仙果,也是他和紫蛟找到的,那他或许会毫无顾忌的,立马就捻起一颗,放进了嘴里。

    但因为眼前这些东西,都来自与火红,而武仁也深知,有所得必有所失的道理。

    所以,这会儿才没有这么冲动的,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那些灵果、仙草。

    看着武仁那有些迟疑,有些不敢确定,也不敢完全相信自己的模样,火红与自己夫君对望了一眼,然后悄悄的叹了口气,传音道:“夫君,咱们这位龙皇陛下,以前似乎遭遇过不少的磨难。以至于在遇见我们之后,总是满怀警惕的,不敢完全信任咱们。”。

    火烛道:“红儿,你的猜测是对的!因为在我遇见他的时候,他是被那貂紫青,也就是被星老和辰老拘禁着,带到这儿来的!”。

    火红道:“星老、辰老?这么说,最先发现龙皇陛下的,是那紫貂族的人!”。

    火烛道:“是的!而且,据我的推测,星老、辰老之所以将貂紫青和龙皇陛下,带到这人族的地盘来,或许就是因为在紫貂族里有内堅,或是有反对的势力,在打龙皇陛下的主意。以至于让他们不得不下大价钱,将龙皇陛下隐秘的带到这儿来,让他慢慢的成长!”。

    火红道:“如此,那我们更不能让紫貂族的人,将咱们的龙皇陛下,掌控在手里!哼哼!”。

    如是想着,火红忽然吁了口气,道:“龙皇陛下不用害怕!火红与夫君,是绝对不会害陛下的!毕竟,如果没有龙皇陛下的帮忙,那我们翼龙族或许用不了多久,就要被敖拜抹灭了!”。

    “敖拜,要对付你们?”

    对于火红所说的敖拜,武仁并不了解,也不知道,自己在无意间,竟间接的害死了他的儿子。

    但看着火红那慈和的眼神,他还是有些放松了警惕,道:“难道,在你们龙族的内部,也一样是矛盾重重,内斗不断?或是那敖拜竟然明目张胆的,已经到了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击杀你们翼龙族人的地步了?”。

    火红道:“明目张胆的击杀,或许还不敢!但与人族勾结,在我翼龙族人出来历练的时候,悄悄的偷袭、诛杀,却是毫无疑问的。就如我和我夫君此次出来,就都曾遭遇那剑奴的偷袭。险死还生的,好不容易才从他们的手里逃了出来。就像我身上的创伤,龙皇陛下也是亲眼看见过的。”。

    对于火红身上的伤口,武仁刚才确实看见了,但对于自己目前的处境,他也同样有些担忧。

    看着眼前的火红,他没奈何的叹了口气,道:“火红前辈,其实,也不是晚辈不想帮你们!而是,晚辈的修为境界实在太弱了。我既便是想帮,也帮不上啊!前辈!”。

    听得武仁这话,火红忽然眼前一亮,道:“如此说来,龙皇陛下,您是答应了!”。

    “我,我答应什么了?”

    武仁原本是想拒绝的,但这会儿听火红竟然说,自己莫名其妙的,竟答应了她的请求。

    他一脸懵懂的,就这么看着火红,想从她那嘴里听见,自己到底答应了些什么,又是怎么答应的。

    可火红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她双眼发亮的,也不解释就抬起手来,轻轻一推,将身前漂浮着那些仙草、灵芝,向武仁推近了许多,道:“龙皇陛下i既然已经答应了,那就先吃些仙果,服用几株仙草,多增长一些修为吧。毕竟,再过五日,陛下您可就要与那紫青公主战斗了。那万一输了,输的可不仅是我们龙族的颜面,还有陛下自己的自由呢!陛下!”。

    “我,这,”

    与紫蛟对望了一眼,武仁这时候如何能不明白,无论是对貂紫青还是火红,自己都已经没有了自由。

    自己除了按照火红所说的去做之外,那也只能屈从,被那貂紫青暴虐、欺负着。

    想到貂紫青那个有些暴力的女孩儿,武仁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叹了口气,想道:“罢了!罢了!与其被眼前这个两人,好好的伺候着,甚至还可以有灵芝仙草,还有浆果可以吃,以此增长自己的修为。那总比自己回去,或是被那貂紫青抓回去,狠狠的虐待的好!”。

    想到这儿,武仁试探着慢慢伸出右手,捻起一颗鲜红的灵果,慢慢放进了嘴里,一口咬了下去。

    然后就感觉,一些鲜甜的果汁,呲的一声,不受控制的从果子里流了出来,甚至不等自己吞咽,就顺着喉咙流进了肚子里。

    再然后,一股暖洋洋的气流,先是缓慢的在肚腹中流转,然后迅速的,有如火山爆发似的,开始在经脉中流转,不断的渗入自己的身体里,渗入自己的筋骨、肌肉,甚至是血液里。

    也不知道是那浆果所拥有的灵力太过强大,还是武仁忘了控制身体吸纳灵气的节奏,以至于在过了一会儿,在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适应不了那枚浆果灵气爆发的速度之后,他嗷啸了一声,就这么让自己的身体慢慢变长,延伸。

    直到变成了一条长长的,龙形的模样后,他这才闭着眼睛,躺漾在海水里,就这么任由着那些灵力,不断的冲刷着自己的身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