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看着镜像里,一座有些遥远,有些模糊,甚至是有些雾气缭绕,让人看不太真切的海岛。

    花荣运起修为,不断加强着自己的视力,但最后却还是没能传透那层看似薄薄的,只要自己稍微吹一口气,就可以将它吹散的雾气。

    想到自己现在所处的这颗星辰,虽然有些巨大,但只要自己愿意出尽全力,就可以将它完全覆盖,让它毫无死角,也没有任何隐秘和隐私,就这么暴露在自己的神识、识海里。

    但这会儿却忽然发现,有这么一座奇怪的岛屿,它虽然还在自己的神识里显现着,但在自己神识里的影像,却有些隐隐约约,模模糊糊的,让自己怎么也看不太清楚。

    至于海岛上居住着的那些生灵,自己也只能大概的看见,或是根本看不见。

    花荣这才意识到,自己所处的星辰上,似乎真的出现了某些变数。

    而且,还是一些自己不知道,也发现不了的变数。

    他那脸銫有些难看的,盯着镜像里的海岛,咬了咬牙,道:“辰老,这处地方,该不会就是你手里那道镜像映照出来的,那株藤曼妖所处的岛屿吧?”。

    辰老道:“不太确定!但是,以我的神识覆盖上去,还是有些模糊,感知的不太清楚!”。

    花荣道:“如此说来,那就有可能是了!想不到,在不知不觉间,我们花荣海盗团的老巢,竟然出了这么了不得的一株藤蔓妖!如果再让它多成长些时候,等她渡过天劫,达到了化神境,那或许,不过,没有或许了!现在既然已经发现了,那就不能再容它有时间继续成长!星老、辰老,得罪了!喝!”。

    看那花荣说着,在一瞬间就化身成了一道流星,在眨眼间就带着一道流光,消失在了远处的天边。

    辰老、星老也跟着一挥手,在自己和貂紫青身上,幻化出一道光罩,将周围的空气和阻力隔绝,嘶嘶的,带起一些极其轻微的风声,跟着也消失在了原地。

    远处,那经过几次停歇,几次飞行的花心,他好不容易在海面上找到了一块,仅有十数丈大小的礁石。

    他气喘吁吁的,慢慢降落在那块礁石上,待站稳了之后才长出了口气,道:“我怎么就没有发现,这飞行竟要损耗这么多法力呢!经过这么一两天的赶路,几次起飞,几次降落,也不过才飞出了一万多里。我要想找到那心上人,却不知还要到什么时候呢!她那速度这么快!呼!”。

    一万多里的距离,对于一般的金丹境修者而言,那只需全力赶路数个时辰就好。

    只是,在赶路的过程中,法力会迅速的损耗,以至于在那过程中,还要停留一次,只等法力恢复了之后,才能继续出发。

    但即便如此,那也至多只需十个时辰,就可以跨越了。

    然而,这样的距离对于化神境的修者而言,只要他们愿意消耗大法力,那只需三两个呼吸,就可以赶到。

    花荣在看见自己儿子去往的方向上,竟然有这样一座,让自己感知不太清楚的岛屿,心下着急紧张的,化作流星,在半个时辰内就赶了过去。

    “咻,咻咻!砰!砰!砰!”

    在一连串的破空和气爆声中,花心心悸的,立马从入定中醒了过来。

    然后,就在他心惊的跳起来,就要掏出纳物袋里的法器,注入法力,激发着扔出去的时候,花荣那熟悉的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起,道:“心儿,你没事吧?”。

    “啊!爹,爹!你怎么来了?”

    前一声爹,还带着些许的迟疑和不敢置信,后一声爹,却是在看清楚了来人的模样之后,才肯定的叫了出来。

    看着眼前那熟悉的爹爹,还有他身后那熟悉的三道身影,花心迷茫的想了想,道:“爹,那貂,她,她怎么跟着你一起来了?她不是,”。

    然而,花心的疑问还没有得到回答,花荣却已经挥手打断了他,道:“你没事儿就好!心儿,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事儿,你千万不可离我太远,也不要离开我身边。要不然,我怕我来不及保护你!”。

    “不是!爹,你们怎么,啊!”

    话未说完,花心就感觉有一股力量牵扯着自己,让自己身不由己的,就这么腾飞了起来。

    然后,还迅速的朝着远处的,一座看起来有些模模糊糊,但囊括的区域却极大的岛屿。

    远远的看去,那座岛与就像是被包裹在雾气里似的,让人域见不见,似有似无的,让人感觉它竟介于实质域虚幻之间。

    可不管如何,在被自己父亲裹挟着飞腾了小半刻钟,越过了足有一千多里的距离之后,花心终于看见,自己之前从远处看见的这座岛屿,这哪里是什么岛屿?

    它明明就是一座辽阔无边的大陆啊!

    只是,他看见的这座大陆,却有些雾气朦胧的,让看着明明就在眼前,但当他用神识去扫描的时候却发现,根本没有这样的一座大陆存在着!

    看着眼前这座有些神隐的大陆,花心迷茫的想了一会儿,道:“这,我们这儿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座大陆了?这该不会是你用大法力,凭空变化出来的吧?”。

    对于一座幅员辽阔的,足有数十万里方圆的大陆,花荣从来没有觉着,自己有那样的大法力,可以将它凭空捏造出来。

    可这会儿看着它就这么显现在自己眼前,而自己在这个星辰上,住了好几千年,却始终没有发现。

    他那心里是百味杂陈的,忍不住深吸了口气,稳定了下情绪,道:“星老、辰老,此地乃是我花荣海,”。

    “宝物有灵,有拥者得之!花荣,这儿虽然是你们花荣海盗团的老巢,但你以为,如果此地当真是某位达能的秘府,以你的实力就当真可以将它吞下去?”

    辰老的话虽然没有直接挑明,但花荣还是能从其中领会到,辰老所说的话里,虽然有想要帮自己攻破眼前这座岛屿上的大阵的心思,但自己到时候却要将大部分的好处拿出来,送他他们。

    想到宇宙中,任何一座大能秘府,或是墓地出世,无不是腥风血雨的,不死上几个,或是十几个、几十个化神境强者,那都算是小事儿。

    花荣眼角抽搐的咬了咬牙,道:“赶得好,不如赶得巧。此处刚出现的时候,正巧星老、辰老也在。花荣自不会以为,以自己的实力可以将它吞下。但在怎么说,这儿也是我花荣海盗团的老巢!所以,从里面得到的好处,我要占大头。这一点,两位前辈没意见吧?”。

    修真者和大妖,虽然对凡俗世界不感兴趣,但有些时候,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与别人讨价还价做交易,那也是必要的。

    因而,在花荣开出了条件之后,星老、辰老迅速的对望了一眼,交流了一下意见。

    然后,由辰老开口,道:“此地既是你们花荣海盗团的老巢,得到的好处让你一部分,也是应该!但你要占大头,老夫不同意!”。

    “你,”

    如果不是忌惮于星老、辰老的实力,想着眼前的密地开启,里面或许会有一些,自己根本无法奈何的大阵,花荣只恨不能一巴掌,将眼前这三个不该出现的人,完全抹杀于世间。

    但在他看见星老、辰老,那微眯着的眼睛之后,心里那怕再不舒服,也深吸了口气,将它压抑了下去,道:“五五!这已经是我最后的底线了!如果星老、辰老不肯答应,那我也只能从外面请人,让他们帮着我,将眼前的环岛大阵破除了!”。

    感觉着花荣说话的语气,和对自己两人称呼上的变化,辰老知道他这是妥协了。

    于是,在与星老又对了一个眼神之后,他立马点了点头,道:“好!就五五!”。

    “如此,那我们还是先看看这座环岛大阵,到底是什么阵法吧!星老、辰老,请!”

    虽然知道在眼前的大陆上,可能正有一株金丹境的藤曼妖,但以星老、辰老,还有花荣的实力,他们根本没将那株藤曼妖放在眼里。

    但一个跨步,靠近到大陆前面,踩在那朦朦胧胧的雾气前停了下来,上下左右,前后上下的打量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抬起右手,轻轻的拍出一道掌印,向那些雾气挤压了过去。

    “呲呲!砰咚!”

    看自己拍出的掌印,轻轻松松的就将雾气破开,与深处的一道透明结界,重重的撞在了一起,然后才因为力量不敌,崩散了!

    辰老仔细的盯着大陆的深处,看着里面那阵阵透亮的,金黄銫的光芒,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的,直到过了好一会儿,才松了口气,道:“眼下有两个消息!一个是好消息,一个是坏消息!你们想听那个?”。

    “什么好消息,坏消息!知道什么就直说呗!这么吞吞吐吐的,你难道还想让我们去猜,那根本就不知道的事儿?”

    敢这么对辰老说来,那根本不是花荣和花心,可以做到的。

    但对于自己这位脾气时而温柔,时而暴躁的公主殿下,辰老也没办法奈何她。

    于是,他将目光在花荣和星老身上绕了一圈,然后才叹了口气,道:“眼前的大陆上,或许拥有着许多,宇宙中人人都想得到的宝物!但以我们的实力,或许根本无法打开眼前的结界,将里面的宝物拿出来。”。

    “这,以你之能也没办法吗?辰老!”

    换了是谁在看见眼前忽然发现,有一座神秘的陆地,甚至有可能是上古大能遗留下来的墓地之后,心里都想将它外面的结界打开,将里面的宝物取出来。

    可是,当花荣听见辰老说,以他的修为也不能将眼前的结界打开之后,他还是有些失望,甚至是带有几分期盼的看着他,看着星老,希望可以从他们的嘴里,得到一个否定的答案!

    只是,他的奢望似乎有些要落空了,因为星老也开口了。

    只听那少有开口的星老,精简的说道:“结界很完整!以我们的实力,打不开!除非,有三个以上的炼虚境强者!”。

    “神秘?三,三个以上的,炼虚境强者!”

    炼虚境强者,在宇宙的任何一方势力中,那可都是最高战力存在。

    想让他们联合起来,一起破除某处地方的某个结界,分享里面的宝物,只要好处足够动心,那或许有可能!

    但这样一来,自己这个作为主人家的弱者,却再也没有资格参与,更没有那本事从中分一杯羹,为自己谋得一份好处!

    花荣满心失望的看着眼前的大陆,然后又看了看星老、辰老,续道:“星老、辰老,如果,如果我愿意多拿两成好处出来,换取你们紫貂族族长亲自出手,那不知你们可有办法,将眼前这片大陆的结界解除?”。

    辰老道:“如果你真的愿意付出一些代价,或许我们可以,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为什么结界拥有的力量在不断的减弱?而且,雾气渐渐消散了!”。

    “这,咦,是啊!哈哈!雾气,雾气真的消散了!结界,结界拥有的能量,也减弱的太多了!真是天从我愿啊!哈哈!”

    从刚才的要拿出绝大部分好处交给别人,到现在亲眼看着眼前的雾气开始消散,结界正在不断的减弱,直到它减弱到一定的程度,那怕凭着自己化身后期的修为,只要肯付出一些代价后,就可以多耗费些时间,将它慢慢磨灭。

    花荣内心的失望,立马变成了奢望!

    而刚刚才刚夸下海口的辰老,却有些脸銫羞红的,似乎刚被人狠狠的扇了两个巴掌一样。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那座因为失去了雾气的阻隔,而慢慢浮现在眼前的大陆,道:“别高兴的太早了!事出反常必有妖!一座好好的隐秘大阵,还有防御结界,它们竟然在忽然间消失了,或是减弱了。这事儿只怕没有这么简单!”。

    听得辰老这么一提醒,刚刚还有些激动的花荣,立马冷静了下来,道:“辰老说的是!刚才,是我有些冲动了!眼看着,不过,这么一座完整的大陆忽然出现,结界又忽然减弱,这该不会是有某些人,在故意操纵吧?”。

    “你说呢?花荣团长!”

    “我,不是!不是我!辰老,如果我早就知道,”

    其实,在刚才的话一说出口后,花荣就有些后悔了!

    因为刚才的话才说出口的瞬间,花荣就意识到,这儿是自己的老巢。

    如果说,最有可能将这么一座隐秘大陆当作诱饵,将一些实力强大的人吸引过来,然后借助着岛上的禁止、结界,将他们诛杀,为自己谋得福利的人,最有可能就是自己。

    但他的话还没说完,星老就忽然开口说道:“不是你!以你的实力和境界,还做不来!”。

    只是,自己的嫌疑虽然被星老解除了,但那是在实力上的藐视,却让花荣有些脸銫不太自然的,尴尬的咳了咳,道:“星老说的是!只是,咱们接下来是继续,继续试探,以绝对实力打破眼前的结界,进入眼前的大陆去搜索一番,还是稳扎稳打的,先弄清楚状况,再做打算弄呢?星老、辰老!”。

    辰老道:“宝物动人心!况且,结界减弱,这座神秘的洞府马上就要被打开,花荣团长有足够的耐心,慢慢试探、消磨吗?”。

    被辰老一口就道破了心事,久经战阵,见多识广的花荣也不羞怯,道:“那就以力破阵,迅速将里面的宝物搜刮一空吧!因为怕就怕,我们花荣海盗团里出了内堅,在我们还没有将眼前这座大陆的结界打破,然后这儿有神秘仙府的消息就传了出去,吸引了太多的势力参与进来。那到时候,我们或许就能以从中分得好处了!”。

    对于花荣的回答,辰老见惯不怪的点了点头,道:“如此,那我们就先布置一番吧!眼前的结界虽然减弱了不少,但如果真的以力破之,那在它被攻破之后,所爆发出来的破坏力,可一点也不会弱!”。

    “好!”

    貂紫青也没想到,自己在莫名其妙的遇见了武仁之后,为了躲避黑貂族的查探,也为了避免让他们知道,世上还有武仁这样的存在,才不得不暂时远走,来到人族所属的星域。

    但在来到这儿之后,却又这么巧的遇见了花心,以他为要挟,来到了花荣海盗团的老巢。

    可不巧的,这会儿又在花荣海盗团的老巢里,发现了这么一座神秘的大陆。

    她那心里有些不明所以,五味杂陈的,仔细看了看眼前的大陆,然后就看着辰老在大陆周围一阵布置,直到自己等得有些快要不耐烦之后,他才将破界法阵布置好,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前,盘膝坐在空中,开始投射出自己身体里的妖力,以此激发布下的法阵,开始不断的消磨、攻击,眼前这片大陆拥有的防护结界。

    远处,一处远离花荣居处的老巢,远离那座神秘大陆的,只有数千里方圆的小岛上。

    一株覆盖了数百里方圆的藤曼,它那主根茎本来还深深的埋在地下,但在辰老激发法阵,开始与那片神秘大陆的防护结界对轰的时候,那株藤曼的主根茎,忽然慢慢浮出了地面,露出了一个完整的,身段妖娆,模样绝美、魅惑的女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