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眼看着武仁在中了貂紫青的毒后,才稍稍占据了些上风,又立马被她翻转,一道强横的冲击波,将武仁远远的冲飞了出去。

    火红生怕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翼龙族唯一的希望,就这么被貂紫青给毁了。

    她一个跨步踏出去,就要一掌将貂紫青拍飞。

    可是,旁边的星老、辰老,又怎么可能会让她如愿?

    就在火红刚跨出半步的时候,辰老立马一挥手,在她身前幻化出一道屏障,将她挡了回去。

    行动被阻,火红不甘心的怒瞪着辰老,道:“辰老,你也不要倚老卖老的,在那儿多管闲事。如果我族龙皇陛下出了事儿,你、我两族定将不死不休!谁也休想讨得了好!”。

    只是,对于火红的威胁,辰老根本不以为意。

    他不紧不慢的看了火红一眼,然后又将目光投向了貂紫青和武仁,道:“观棋勿动,这是做为旁观者,本应有的素质吧!小丫头!”。

    “你,”

    火红虽然很想反驳辰老的话,甚至是立马跨步上前,将貂紫青轰飞。

    但因为又星老、辰老在,她无可奈何的重重哼了一声,道:“如果我组龙皇陛下没事儿,那还好!但如果貂紫青那丫头不知轻重,伤了我族龙皇陛下,那后果,哼哼!”。

    “嗷!嗷!”

    一声声的嗷啸,火红本来还在为武仁感到担心,但看貂紫青再次追上去,一爪子将武仁拍落在海水中,将那海面砸出了一个硕大的凹坑,让那些海水砰咚的一声巨响,腾飞了无数浪花之后,那本应处于下风,甚至是因为中毒而暂且不能动弹的武仁,不知怎么却忽然恢复了过来。

    他在看见貂紫青,竟然不知死活的,从空中紧追而至后,奋力的挥舞着巨尾,砰咚的一声,挤压着海水竟然它们变成了一道恐怖的水柱,重重的冲击在了貂紫青的身上。

    以貂紫青那金丹圆满境的实力,这区区的一道水柱,或许不能将她如何。

    但在被水柱阻挡住了视线的时候,她却没有看见,武仁的身体竟然慢慢的隐没在了海水里。

    等貂紫青将眼前的水柱轰散,再次将目光凝聚在海面上的时候,此时的武仁早已经消失不见,那怕是她竭尽全力的散发神识,不断的在周围搜寻着武仁的踪迹,但却始终找不到一丝丝,有关于武仁的痕迹。

    本来,以貂紫青本体所属的紫貂族,那对龙族气息极其敏锐的感知,要想找到武仁的踪迹,那是轻而易举的。

    可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她那眼睛和神识里,此时的武仁就是无影无踪的,任由她如何找寻就是找不到。

    想着武仁刚才似乎已经恢复了些知觉,貂紫青不敢再贸然的行动,她让自己身处空中,就这么静静的,仔细的再观察着周围,希望武仁身上的毒杏发作的时候,可能因为藏式无法完全控制身体,而稍稍露出一丝破绽。

    可就在貂紫青仔细找寻着武仁的踪迹的时候,星老与辰老互相对望了一眼,然后却听星老忽然开口,说道:“完全隐没身形,隐匿气息,能做到这种程度的,那或许不仅是龙族拥有的本能神通了吧!”。

    辰老道:“的确!在这其中,我隐隐的感觉到了一丝穷奇的气息。再这么下去,公主殿下可能会输!”。

    星老道:“输,是肯定的!但不能输的太难看!落了我紫貂族的威风!”。

    “同理!”

    刚吐出两个字后,辰老乘着火烛和火红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竟轻轻的点动了一下手指。

    然后,那本来还完全隐没身形,在急促的呼吸、吐纳,准备将身上的毒素完全排出体外的武仁,不知怎么却忽然晃动了一下。

    以至于,让自己身上的气息不由自主的,竟泄露出了一丝,而且还被貂紫青给扑捉到,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迅速的跨过了那数百丈距离,砰的一声,一爪子在他那肩膀上,留下了三道深达寸许的伤口。

    “嗷嗷!貂紫青,你,”

    然而,不等武仁的话说完,貂紫青却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挥舞着另一只爪子,立马向他那脑袋抓了过去。

    相对来说,紫貂族的身体,比龙族的确是要小许多。

    但他们身上的爪子和毒素,却一点不弱的,在武仁刚挪动了一下脑袋,想要躲过貂紫青那第二下爪子的时候,貂紫青那左爪却已经呲的一声,又在武仁的眼眶上,留下了三道深可及骨的伤口。

    “啪嗒,啪嗒,”

    看自己额头上的伤口,迅速的流出了一道道鲜血,将自己的额头和眼眶沾满,然后顺着眼眶和眉毛留下来,模糊了自己的眼睛,武仁这会儿是真的有些怒了!

    他眼看着眼前的貂紫青,在两次得手之后,还紧追不舍的,再次挥舞着爪子,向自己的眼睛抓了过来。

    武仁没有淤像之前一样咆哮,他沉默着就这么静静的,静静的看着,貂紫青迅速的靠近到自己身前,然后在忽然间,竟带起一道虚影,在貂紫青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一尾巴横扫了过去。

    “嗷嗷!砰!砰!”

    武仁虽然有些恼怒,甚至是想将眼前的貂紫青,一爪子拍飞出去。

    但因实力本来就与她相当,可在中了毒之后,身体的反应变得迟钝,速度和力量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迅速和强大,以至于在接连发出三道攻击之后,之前好不容易积蓄起来的力量,一下子就全都用完了。

    那貂紫青本来就恨极了武仁,这会儿眼见着武仁后力不继,她那里会不抓住机会,迅速的将武仁给压制下去?

    “砰!砰!”

    一下下竭力抵挡着,但因为力量不继,每次都不能完全的将貂紫青的攻击阻挡下来,武仁闷哼着又被轰飞了事数丈远,然后迅速的组织着防御,准备迎接貂紫青下一道的攻击。

    但因为身体已经失去了平衡,以至于让他那动作有些变形的,在貂紫青再次冲上来的时候,还不等人家的攻击临身,就已经向着海面下坠落了下去。

    想着,以自己目前的身体状况,根本敌不过那貂紫青,武仁机灵的借着那下坠的势头,就这么朝着海底直冲而下。

    可那貂紫青眼见着自己的一爪抓空后,心里得意的也不等他冲入海底,就立马张开大嘴,喷吐出一道冲击波,将武仁直直的轰入了海底深处。

    “咕嘟嘟!”

    身处海水之中,武仁感觉自己现在是浑身疼痛的,连那些防御力极强的龙鳞甲,也被貂紫青那恐怖的冲击波,灼烧的全都消融了。

    于是,当自己身上的血肉接触到海水的时候,那种如同火烧一般的灼烧感,迅速的遍及全身。

    让他忍不住闷哼一声,暗暗的想道:“这个貂紫青,她怎么就这么狠毒呢?我已经明显的收敛了许多力量,每次在击中她的时候,都故意的收敛了许多力量。可是她,她这一下下的攻击,似乎都想将我置于死地啊!”。

    如是想着,武仁迅速的将力量凝聚在体表,将那些海水从自己的身体表面排斥开去。

    但还不等身上的痛感消失,武仁就看见,貂紫青那霸道的身影,又迅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前。

    他满心恼怒的在心里暗哼了一声,想道:“貂紫青啊貂紫青!难道在你们这些实力强大的妖兽眼里,别人的杏命就不是命!就只有你们的杏命,才是杏命,才是那最重要的本念!如果你接下来还这么不知轻重的,想要置我于死地,那你可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可是,武仁显然是想多了。

    那貂紫青在刚一出现,刚发现武仁的踪迹之后,她也不等武仁做出任何反应,就再次喷吐出一道恐怖的冲击波,将武仁与自己之间的海水,全都蒸发掉,让自己的攻击直直的落在了武仁的身上。

    “砰咚!砰咚!哗,啦啦!”

    被那道恐怖的冲击波,一路推着将身后的海水,炸上了高空。

    武仁现在几乎可以确定,眼前的貂紫青,真的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

    在她那心里,自己的死活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胜利,和自己的挫败,甚至是死亡。

    一念及此,武仁那心里不仅没有生气、恼怒,他那心里反而慢慢冷静了下来,想道:“既如此,那就怪不得我了!貂紫青,这都是你自找的!万化虚空,天地桥梁,开!”。

    本来,武仁也不知道,打开身体里的天地桥梁,除了可以让自己与自然沟通,让自己迅速的吸纳周围的天地灵气,在身体外形成自然防护结界之外,它竟然还可以帮着自己,迅速的将身体里的毒素,排遣出身体之外。

    就像现在,在他暗哼着将天地桥梁打开之后,身体里仅剩的一点毒素,立马就随着身体与外界的沟通,迅速的排出了体外。

    甚至,在得到外界力量的补充之后,身上那被貂紫青喷吐出来的冲击波烧伤的伤口,正义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着。

    直到身体上,那被貂紫青赋予的力量消散,让自己停了下来之后,武仁立马定住身形,双眼中目光灼灼的盯着貂紫青,道:“貂紫青,如果你现在就认输,那我还可以既往不咎,就这样放过你!但事,”。

    然而,武仁的话还没说完,貂紫青却已经有些不耐烦的,怒哼了一声,道:“絮絮叨叨,啰啰嗦嗦的,你到底还是不是男人?”。

    武仁道:“你,”。

    貂紫青道:“你要是没有那个胆量,那最好现在就认输。然后向姑奶奶连磕九个响头,就说你是姑奶奶的乖孙子!以后再也不敢反驳姑奶奶的话,一切都会听从姑奶奶的吩咐。要不然,姑奶奶要是不将你身上的臭家伙割下来,那姑奶奶就不是貂紫青!”。

    被貂紫青这么一顿喝骂,还扬言要割了自己的东西,武仁心里的恼怒,瞬间再上一个等级。

    但表面上却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道:“好!好!好!原本,我还有些忌惮,你是紫貂族公主。怕你死了之后,你身后的两个老东西,会忽然出手找我的麻烦。但现在看来,不管我出不出手,你也是不会放过我的!既如此,那你就去死吧!排山倒海,气焰滔天!”。

    “嗯!你,”

    “砰咚!砰咚!哗哗!”

    貂紫青本还想再说些什么,但看眼前的武仁在眨眼间,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一挥爪,一扫尾巴,就激荡起数道滔天巨浪,向自己压迫了过来。

    貂紫青怒哼着,喷吐出一道冲击波,将那些巨浪全都击破。

    然后,还很不屑的蔑视了武仁一眼,道:“就凭你这区区金丹初期的修为,也想击败我。简直是不自量力!死吧!”。

    然而,对于貂紫青的恐吓,武仁根本无所畏惧,道:“又是这样的冲击波,你难道就没有别的手段了吗?龙啸天地,聚雷!伐!”。

    “轰隆!”

    天空中,那密集的乌云,本来就因为夜间蒸发的水汽,而变得很是浓密。

    这会儿在得到武仁的召唤下,更是雷声轰隆的,几乎是顷刻间就凝聚起一道数丈宽的雷霆,从乌云中迅速的劈落下来。

    那本来正喷吐着冲击波的貂紫青,因为在发起攻击的时候,身体暂时不能移动,以至于在那道雷霆劈落下来的时候,根本由不得她躲闪,就这么被那道雷霆给正面击中了。

    如果是在平时,一貂紫青的实力,根本无惧这区区一道数丈宽的雷霆。

    但因为身上的力量和防御力,大多都转化成了攻击的能量,以至于当那道雷霆轰落下来的时候,貂紫青几乎防御洞开的,一下子就遭受了重创。

    看着那被自己正面集中的武仁,身前忽然亮起一道防护结界,将自己的攻击挡下了绝大部分,但只有少许的能量,冲击在了他的身上。

    那被雷霆轰击的,浑身抽搐、焦黑的貂紫青,满心不甘的咬了咬牙,道:“怎,怎么会,这样?他,他的实力,好像,好像变强了!可是,我,我不会输的!我既便是输,也绝不可能会输给,输给这家伙!绝不可能!”。

    说着,貂紫青立马竭尽全力的,运转着体内的妖力,将雷霆作用在自己身上的力量,迅速磨灭掉。

    然后不甘心的,狠狠的瞪着武仁,续道:“你这家伙,我刚才实在有些大意了!我原以为,只要拿出一半的力量,基本就可以将你解决掉了。但现在看来,我如果不解决尽全力,那怕是很难击败你了!”。

    “不过,你也就到此为止了!接下来,我可不会在这么粗心大意了!畜生!受死吧!紫电,毒雾,本尊召唤!”

    “嘶嘶,滋,滋,滋滋!轰隆!隆隆!”

    本来,武仁以为,貂紫青的实力也就那样而已。

    但在看见她身上绒毛,忽然暴露出紫光之后,周围那一道道细小的紫銫雷电,竟在不断的向她汇聚着,还有一些朦朦胧胧的黑气,也在不断的从空气里飘出来,在她那身体周围形成一层薄薄的黑雾。

    武仁刚才因为吃过那些黑雾的亏,因而,现在再看见那些黑雾之后,他那心里瞬间提了起来,道:“你这女人果然歹毒!除了仗着实力境界碾压之外,竟还想利用毒雾,阻碍我的攻击,让我中毒。但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你以为我还会轻易上当吗?”。

    貂紫青道:“上不上当,你也必须死!畜生!”。

    “砰!嗖嗖!”

    看那貂紫青召唤出紫电和毒雾,竟然不是为了来攻击,而是让它们缭绕在自己的身体周围,以此增强自己的防御力。

    但在重重的一跺脚,将脚下的虚空都跺的有些颤抖之后,身体就这么忽然的凭空消失了。

    武仁再不敢大意的,学着貂紫青的模样,忽然发出一声怒吼,从空中的云层里召唤出一道雷霆,向自己劈落下来。

    那本来已经悄然来到武仁身后的貂紫青,在看见武仁浑身上下,竟然被雷霆给笼罩住了,刚准备好的攻击,霎时发不出去了。

    她如刚才悄然的出现一样,悄悄然的又隐没在了,武仁身后的空气里。

    可因为她在出现的霎那,已经引起了雷霆的感应,让武仁知道了她的藏身之处,武仁毫不客气的,在雷霆即将坠落在海面上之前,怒喝着一转爪子,向着貂紫青消失的方向轰了过去。

    “可恶!哈!”

    “砰!呲!呲!”

    貂紫青眼见着自己此时再想闪躲,已经来不及了,当下鼓起妖力,就这么直面那雷霆,一爪子向它抓了过去。

    然后,但见那些雷霆,在霎时间竟四分五裂的,变成了无数道细小的雷电,四散激射着将周围的海水和岩壁,电击的水花、碎石四溅。

    但在将貂紫青从隐身的状态,逼了出来之后,武仁的身影紧跟而至的,一爪子向她那脑袋抓了过去。

    做为对手,貂紫青可以感知到,眼前的武仁,与自己第一次遇见的武仁,已经完全不同了。

    但即便如此,她还是不曾将武仁放在眼里。

    以至于,在武仁主动发起攻击,抓向她那脑袋的时候,她轻轻的冷哼了一声,道:“不自量力!紫电麻痹,毒雾侵蚀!”。

    “嘶!嘶!嘶!”

    “嗯哼!你,”

    眼见着自己的爪子,再有不到十分之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可以抓住貂紫青,武仁心里是兴奋又得意的。

    但在感觉到爪子上,忽然有一阵阵剧烈的疼痛传来之后,他惊骇的立马将爪子抽了回来,迅速的又与貂紫青拉开了距离,道:“侵蚀和麻痹敌人的身体、神经,这就是你那紫电和毒雾的作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