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对于武仁的询问,貂紫青根本不在意,也不想去理会。

    她在看见,武仁竟然因为畏惧自己身上的毒素,而有些胆怯,不敢主动发起攻击的时候,她凭借着自己的速度优势,穿梭般的立马来到武仁身前,一双爪子挥舞出数道光亮,呲呲的在武仁身上,留下了数道及肉的伤口。

    看那貂紫青就像是自身带风一般的,不断在自己身体周围旋转,将自己身上的鳞甲破开,划拉着让自己身上血肉纷飞。

    武仁忽然意识到,畏惧,在战斗中是最无用,也是最影响自己实力发挥的障碍。

    他将身上的力量发挥到极致,然后怒喝着,一爪向貂紫青抓了过去。

    但那貂紫青也不知道,是因为熟悉的武仁的战斗方式,还是已经将自己最熟悉的身法,施展了出来,但在武仁准备反击的时候,那貂紫青只轻轻的一个旋转闪身,就躲过了武仁的爪子,再次来到他身旁,呲的一声,再次在他那脸上留下了,一道深可及骨的伤痕。

    摸了摸自己脸上,那已经被破开的鳞甲,还有里面那已经翻卷开的肌肉,看着手上和脸上,那滴答滴答的,在不断流淌下来的鲜红血液。

    武仁双眼中的瞳孔收缩着,似乎被触碰到某根极其敏感的神经。

    他惊恐的看了看,那再次迅速的接近着自己的貂紫青,看了看周围还在观战着,但却对自己的死活,毫不在意的众人。

    他那心里忽然炸裂似的,怒吼了起来,道:“貂紫青,你这老女人,够了!我忍让了你这么久,但你却步步紧逼的,非要置我于死地,是吗?”。

    那暂时占据了绝对上风的貂紫青,本来正信心满满的想着,自己要想拿下武仁,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儿。

    可在听见他竟然这么不知死活的,称呼自己为老女人之后,她那晴朗的心情,瞬间阴沉下来,道:“你找死!毒雾弥漫,雾隐分身!死!”。

    如果说,之前也就是因为时间到了黑夜,加上天空中乌云密布,以至于让武仁无法清晰的看见周围的环境的话,那现在却因为,那环绕在貂紫青身边的毒雾,开始弥漫开来,以至于让周围更是雾气迷蒙的,还隔绝了武仁的神识感知,让他成了个瞎子。

    只要超过了三丈的距离,武仁就看不清楚,神识扫过去也感知不到,里面是否隐藏的有人。

    反倒是那貂紫青,在自己召唤出来的毒雾里如鱼得水的,可以随意移动、隐没。

    但就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武仁竟丝毫没有畏惧,也没有了之前那种畏首畏尾的,就怕自己用力太过,会伤了貂紫青的顾忌。

    他也不管貂紫青是否发起攻击,就这么抬头望天,嗷啸着让自己身体周围,缭绕起了哔哩啪啦的,不断的闪烁着一道道火花的电芒,然后抬起右爪,大喝道:“雷罚,破灭万法!”。

    “轰隆!隆隆!”

    之前在与貂紫青战斗的时候,武仁最多也就召唤出一道雷霆,想将貂紫青击退。

    但现在,他却不惜法力,召唤出了数十道雷霆,轰隆隆的将自己身体周围的数十百丈范围,全都笼罩了起来。

    这让貂紫青没办法靠近之余,还利用雷霆正道的力量,将貂紫青召唤出来的毒雾,磨灭、驱散了不少。

    但就在那些毒雾被驱散,眼前那貂紫青的身影,已经显露出来之后,武仁那本来还停顿在原地的身躯,霎时间立马迅速的扭动着,跨过了那数十丈距离,右爪和巨尾几乎在同一时间,向她扫了过去。

    那貂紫青同样不甘示弱的,张嘴就是一道恐怖的冲击波,喷吐了出来。

    可就在武仁准备利用龙族那灵巧的身体,待躲过了貂紫青的攻击,再在她那张俏脸留下几道伤口的时候,一种很不妙的感觉,忽然涌上心头。

    “不好!刚才那道攻击波是假的!上面没有温度,也没有余波的冲击!”

    想到貂紫青之前就说了,她在这些毒雾里还可以幻化分身,一起攻击自己,武仁在感知到,那道刚从自己身边横扫过去的冲击波,竟然没有真正的冲击波该有的温度和破坏力之后,不断的扭动着身体,就想将自己身上的要害保护起来。

    可那貂紫青如何会让他的意图得逞?

    就在武仁刚开始卷曲身体的时候,他身边的黑銫毒雾,忽然一阵扭曲,变成了又一个貂紫青。

    这个新的貂紫青在出现之后,也不等武仁反应过来,就一爪子抓在了武仁的脖子上。

    刺啦的一声,武仁忽然感觉有些头晕目眩的,来不及去看那攻击自己的人是谁,身体就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呼呼的开始在往下掉。

    在下坠的过程里,武仁回过头来向上看着,那真实的貂紫青,不知怎么躲过了自己召唤出来了雷霆,来到了自己身边,且还将自己的脖子抓断了三分之一。

    要不是因为龙族的生命力旺盛,加上自己已经渡过了天劫,达到了金丹境,让自己可以无惧身体的损伤,在损耗了大量的元气之后,就可以修复伤口,那以自己现在的伤势,那或许就真的快要死了。

    想到那貂紫青此次是真的想要杀了自己,连自己的脖子都被撕裂了三分之一,武仁瞬间红了眼睛,死死的盯着那貂紫青,道:“貂紫青,你这老女人,真的想杀我!你竟然真的想杀我!”。

    其实,在将武仁抓伤了之后,貂紫青就已经有些后悔了。

    但在听见他竟然不知死活的,又开始在说自己是老女人之后,她那倨傲、霸道的杏子,一下子就被武仁给激了起来。

    至于心里那些许的懊悔,也在这一瞬间就被冲淡了。

    她咬牙切齿的瞪着武仁,道:“是又怎么样?你们龙族,也就配做我们紫貂族的猎物!如果不是因为人族崛起,限制了我们妖族的发展,迫使着我们紫貂族,不得不与你们龙族暂时和解。就凭你身上拥有的,那精纯的龙族血脉之力,姑奶奶早就想杀了你,将你给吃了!要不然,那里却还会让你活到现在!”。

    闻言,武仁忽然感觉有些悲凉,有些不甘,甚至还有几分释然,道:“好!好!好!如此,那我就真的无所顾忌了!拼到最后,大不了就是一死!但在死之前,我也要拉你这个女人做垫背!貂紫青,去死吧!雷霆万钧,毁天灭地!”。

    “嗯!不好!”

    “等会儿!暂时不要动手!你看,”

    那在一旁观战的辰老,在看见武仁忽然发了疯的,不惜损耗绝大部分修为,竟召唤出数百道雷霆,将自己身体周围全都笼罩起来。

    他意识到,如果被那数百道雷霆击中,那不仅是貂紫青,就是召唤出雷霆的武仁本尊,也将会有生命危险。

    当下一步迈出,就要上前将雷霆挡住,将貂紫青和武仁救下来。

    可星老却忽然伸手拦住了他,抬起右手食指,向武仁和貂紫青点了点,让他仔细的看着。

    然后,辰老就看见,自己那一直都有些散漫的公主殿下,在感知到有生命危险后,脸上銫变的竟然怒喝着,将自己身上的紫电和黑雾,全都逼迫了出来,让它们在自己身上,形成了一个黑紫銫的茧蛹。

    但在那数百道雷霆,密集而又散乱的轰击下来,偶尔也会有几道、十数道雷霆,轰击在那只茧蛹身上的时候,那只茧蛹身上的紫电和毒雾,瞬间被抽打的四分五裂的,差点儿没有将貂紫青的本体,给暴露了出来。

    然而,就在那数百道雷霆即将消散,貂紫青准备再次开始发起攻击,将武仁一击必杀的时候,轰隆隆的,又是数百道雷霆,从空中密集的劈斩了下来。

    这让貂紫青有些气恼,但也有些惊惧的,想道:“这家伙,他难道真的不要命了?按他这个速度,这么大范围的召唤雷霆,那怕他是那天生与雨雾雷霆亲近的龙族,也要吃不消的。”。

    可就在貂紫青这么想着的时候,那数百道恐怖的雷霆已经降了下来。

    而且,还有一波新的雷霆,在那云层间酝酿着,在那第二波雷霆,轰击在貂紫青和武仁身上的时候,那第三波雷霆,也已经脱离了云层,在那密集而又响亮的雷鸣声中,毫不留情的将武仁和貂紫青所在的数千丈范围笼罩了起来。

    从外面看,一个电光闪闪,火花闪耀的茧蛹,就这么忽然耸立在天地间。

    里面,貂紫青在撑过第二波雷霆之后,身上那由毒雾和紫电融合而成的茧蛹,已经被消磨、攻破,然后被那第三波雷霆轰击的外焦里嫩的,一阵阵凄厉的嚎叫,不由自主的就从她那嘴里喊了出来。

    反倒是那已经放开防御,将所有的力量用来召唤雷霆的武仁,在接连的召唤出三波雷霆之后,那怕是有着天地桥梁在与天地沟通,让天地里的灵能不断汇聚,涌入自己的身体,但也敌不过他那急剧的消耗,以至于在三波雷霆消散之后,他那身上已经被轰击的血肉四溅的,几乎没有了一块完整的地方。

    “砰咚!哗,啦啦!”

    失去了力量的支撑,那怕他已经达到了金丹境,而且拥有着天生就拥有飞腾能力的,龙族的血脉之力,但他还是支撑不住的,迅速跌落在海水之中。

    武仁感觉,周围的海水咕嘟嘟的,不断的从自己身上的创口,涌入自己的身体。

    那种像是被火焰灼烧,又像是被蚂蚁啃食的痛楚,让他想要昏迷都不能的,只能任由海水侵袭自己的伤口,让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一直在向海底深处沉没。

    天空中,那好不容易撑过了,第三波雷霆侵袭的貂紫青,她那身上焦黑、烟气阵阵,一股烤肉的香味四散,但却还能勉强站立着,看着脚下那刚扑腾起一道道水花,又迅速被淹没的画面,心里那滋味有些复杂的吁了口气。

    但看那一直袖手旁观的火红和火烛,她们一个双拳紧握,额头青筋暴起,一个满眼猩红,鼻孔间雾气喷涌,似乎都恨不能一口将自己撕碎。

    貂紫青不屑的哼了一声,道:“怎么?你们不服气吗?如果不服气的话,那就一起上吧!看看你们这些已经没落的,连自己的龙皇也保不住的家伙,能有什么能耐!哼哼!”。

    “你,”

    “咯咯咯!”

    将拳头握的咯咯脆响,当下别说是火红,就是火烛,也想一爪子将眼前的貂紫青撕碎了,为自己那还没成长起来,就已经死了的龙皇陛下报仇。

    可当他们看见星老、辰老,还在一盘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后,她们又不得不收敛了自己的脾气,恨恨的一跺脚,就要转身离开。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微风忽然吹了起来,甚至在两三个呼吸后,竟马上演变成了狂风。

    天地间,一道道闪亮的雷霆,不用武仁特意的召唤,也开始轰隆隆的,在天地间不断的闪耀着。

    海面上,武仁坠落的地方,那些本来就不太平静的海水,这会儿更是波涛汹涌的,泛起了一道道恐怖的浪潮,直将不远处的崖壁,拍击的砰砰巨响。

    然后,一个小小的漩涡忽然闪现,但在出现后,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不断的膨胀、扩大着,直到变成了一个数十丈,数百丈长、宽的恐怖漩涡,才将周围的海水,以一个恐怖的速度吞没着。

    甚至,在那道长宽足有数百丈方圆的漩涡形成之后,被乌云遮盖了的天空中,一道粗大的光束,一道足有十数丈方圆,似乎是由无数星光汇聚而成的光束,就这么穿透了天空中的云层,坠落在漩涡里。

    火红和火烛虽然不知道,那道光束代表着什么,但在看见它忽然照耀在武仁坠落的海面之后,他们那心里瞬间闪过了,同一个念头-战斗还没结束!龙皇陛下还没死!

    也就在火红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那已经坠入海底深处的武仁忽然感觉,有一道温暖的气息将自己全身笼罩住。

    然后,也不等自己反应过来,就有一道道的力量,开始在不断的修复自己的身体,恢复自己那已经消耗殆尽的力量。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在武仁的感知里,这股力量就好像本来就是自己的。

    它现在之所以忽然出现,那也不过是因为自己的力量耗尽了,所以它才会在这个时候涌现出来,以弥补自己身上力量的损耗而已。

    然而,也就在武仁那迅速的恢复着力量,迅速的修复着身体的时候,那已经先后三次,被上千道雷霆,轰击的浑身焦黑的貂紫青,现在虽然没有达到筋疲力尽,几乎濒死的境地,但也是呼吸喘喘,全身疼痛域裂的,晃了几晃之后,竟差点儿从空中坠落了下去。

    但在看见那本应该已经惨败,甚至是将死的武仁,竟然还可以吸纳这么多,这么精纯的力量。

    她那心里忍不住一片震惊的张大了嘴,道:“这,怎么会这样?这不合理啊!这不应该啊!那家伙已经消耗了这么多的力量,甚至还被自己召唤出来的雷霆,轰击的体无完肤。但这会儿怎么却,这不可能!除非,星老、辰老,那家伙作弊。我赢了!这整个战斗过程,你们都有看见的!”。

    然而,貂紫青的话刚说完,那从失望变成期望的火红,也不等星老、辰老开口,就立马打断了他,道:“作弊!我们龙皇陛下怎么作弊了?只准许你自己仗着金丹圆满境修为欺负人,就不允许我们龙皇陛下,有婴备的力量或是神通,在关键时候恢复力量吗?”。

    貂紫青道:“你,你胡说!那有人战败了,甚至是马上就要死的时候,却忽然恢复了力量!除非他作弊,吞食了丹药或是灵芝仙草。”。

    火红道:“你说是就是了!你亲眼看见我们龙皇陛下,偷偷的吞食丹药,或是灵芝仙草了?星老、辰老就在这儿,你倒是问问他们,我们龙皇陛下可曾偷偷吞食丹药,以此恢复自身的力量。”。

    “星老,辰老!”

    “那小子没有作弊!虽然我也不知道,这股忽然出现的力量,是怎么回事儿!但在我的神识感知里,他没有吞食任何的丹药,也没有服用任何的灵芝仙草。至于这股忽然出现的力量,它似乎是来自于,我们头顶上的这片星空!”

    在貂紫青的预想中,武仁定是吞食了丹药的。

    可当辰老开口,说出自己在神识之中看见的事实之后,貂紫青却不愿意相信了。

    因为只要是稍微有些修行常识的人都知道,星空中的能量是狂暴的,任何个人或妖、魔,如果身体、筋脉不够强横,就敢吸纳星空中的力量,那不等他将这些力量炼化,就会因为控制不住这些力量,筋脉碎裂,爆体而亡。

    可眼下的武仁不仅吸纳了这股强大的,来自于星空的力量,而且正在迅速恢复着,从海底下慢慢漂浮了上来。

    看着眼前的武仁,浑身上下还在不断的闪耀着星光,那本来已经有些残破不堪的身体,这会儿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着。

    貂紫青感觉自己身体里的力量,似乎马上就要耗尽了,当下紧咬着银牙,定定的看着武仁,就是不肯服输,道:“不公平!你这家伙作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