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之前,武仁心里还有些胆怯、畏惧,甚至是愤怒,种种不一而足的情绪,在心里头缭绕着。

    但现在,武仁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

    他看着眼前的貂紫青,感觉自己那心里有些不悲不喜,不嗔不怒的,在仔细的感知了一下,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后,慢慢的说道:“在我的世界里,我就是主宰!别说是你,就是这两个老东西想要战胜我,也绝不可能!界壁,裹束!谏令,天罚!死!”。

    “不好!”

    “轰隆!隆隆!”

    其实,在武仁从深海底下漂浮上来之后,星老、辰老就已经感觉到,他身上似乎有了一种说不出的变化。

    但因为两人都没有见过,也察觉不出武仁身上的变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因而,在看见武仁准备再次发起攻击,将貂紫青击败的时候,他们还以为武仁所施展的攻击,会和之前一样,仅仅只是肢体攻击,或是一道道小小的雷霆。

    可当他们听见武仁所说的话,甚至是感知到天空中,那种令他们也感到重重压力的恐怖气息之后,他们才知道,眼前的武仁,早已经不是之前那个仅有金丹境修为的武仁了。

    感受着那种恐怖的气息,正在以一种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速度,向貂紫青降临着。

    星老和辰老来不及多想多说,就齐齐跨步,一左一右站在了貂紫青的身边,将自己所有的力量都凝聚了起来。

    然后,站在远处的火烛、火红和花荣,他们就看见一道黑銫的雷霆,不,那好像不是雷霆,那像是雷霆一般的星辰能量,竟然实体化的,化成了一道雷霆,直直的轰击在了,星老、辰老同时支撑起来的护罩上。

    “砰咚!”

    一击受挫,星老、辰老感觉自己的双手,开始有些禁受不住,颤巍巍的差点儿便被那恐怖的一击,震飞了出去。

    不过,幸好两人的修为都已经达到了化神圆满境,而且还是一同出手,这才勉强将刚才那一击给挡住了。

    可当他们看见,那已经变得有些不一样的武仁,似乎还不肯罢休,抬头仰望着天空,就要在召唤出一道恐怖的攻击。

    辰老顾不得许多,就拧过头迅速的撇了貂紫青一眼,道:“殿下,快,快认输!要不然,那小子又要发起攻击了!以我和老星的实力,最多也就能挡住两三下。如果那小子再这么毫不间断的来上个几下,那我们就死定了。”。

    “什么!辰老,你们,那家伙召唤出来的攻击,当真有这么可怕吗?连你们两个一起出手,竟也挡不住?”

    对于武仁,貂紫青是看不起的。

    不为模样,不为境界,就因为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他竟毫不犹豫的就认输,顺从的成了自己的奴仆!

    但在遇见危险,甚至十倍辰老劝说着,让她认输、投降的时候,她却有些犹豫和不甘的看着武仁,咬了咬嘴唇,道:“不!我不认输!这家伙,那怕他身上拥有着的,是那祖龙流传下来的后裔。但我却不相信,以他的实力和境界,却能毫不间断的,一直召唤着这种恐怖的攻击!”。

    “呲,砰咚!”

    就在貂紫青不岔的怒喝着,说自己绝不认输的时候,第二道黑銫的雷霆,再次从星空中坠落下来,将星老、辰老,连同着被他们保护着的貂紫青,一起轰下了海底。

    可在他们被轰入海底之后,那第三道恐怖的雷霆,竟再一次降临。

    在那些海水还没来得及回填,将他们与空气阻隔起来的时候,就再次轰击在了,星老、辰老支撑起来的护罩上。

    “砰!啵!”

    “啊哈!”

    亲眼看着自己支撑起来的护罩,就这被攻破了,但那恐怖的黑銫雷霆,竟然没有被消耗完,还有一些残余的力量冲击在了自己身上。

    星老、辰老,秉持着白虎貂紫青的念头,用自己的身体将她挡住,让那些散碎的黑銫电芒,着落在自己身上。

    可这样一来却让他们浑身战栗,痛苦难当的哀嚎了起来。

    而且,那怕星老、辰老,已经将绝大部分的黑銫雷电给挡住了,但还是有一些残余的雷电,偶尔的冲击在了貂紫青的身上,以至于让她浑身抽搐的,差点儿没有同晕过去。

    天空中,眼见着那第四道雷霆,在间隔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里,又凝聚成形,开始向自己坠落下来。

    向老、辰老可不觉得,以自己两人现在这个状态,还有那余力可以挡住那第四道雷霆。

    他们无可奈何的,只能将貂万里赋予他们的一道分身拿了出来,然后迅速催动着,让它挡在了自身前。

    “砰!咻咻!砰咚!轰隆,隆隆!”

    看自家族长的分身刚一出现,就立马全力施展,喷吐出一道恐怖的冲击波,对上了那同样恐怖的,第四道黑銫雷霆。

    星老、辰老这时候才松了口气,道:“公主殿下,你如果,嗯!不好!族长的分身,似乎有些敌不过那些黑銫雷霆!公主殿下,我们快走!”。

    “砰咚!哗,哗哗!”

    本来,星老、辰老以为,只要将自家族长的分身祭出来,那即便不能杀了武仁泄愤,但将他禁锢住,让他没办法再召唤那恐怖的雷霆,确实轻而易举的。

    可在将自家族长的分身祭出来之后,辰老发现,那本来还可以勉强匹敌的黑銫雷霆的威力,竟然更上层楼,才发出一道,就将自己族长的分身,轰击的全身上下裂痕遍布,似乎只要再来一下,就会经受不住,被那些恐怖的黑銫雷霆彻底磨灭。

    这让他忍不住再次銫变的,带着貂紫青就立马施展出空间挪移神通,挪移出了花荣海盗团的老巢,矗立在那茫茫的星空中。

    看着眼前这片有些陌生,但又有些熟悉的星空,星老、辰老有些后怕的,向身后看了一眼,道:“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他为什么可以召唤出这么恐怖的攻击?区区金丹初期境界,竟然,想来,他怕是不仅仅只拥有龙族的血脉之力这么简单!”。

    “世界的气息!”

    听得星老开口,辰老心里若有所思,道:“世界的气息!你是说,刚才那片星空,不是真的星空,而是一片小千世界?”。

    星老道:“如果猜测没错的话,应该是的!”。

    虽然早就习惯了,星老那言简意赅的说话方式,但在遭遇了这样一场惊变之后,貂紫青还是忍不住心有余悸的,咬牙道:“那个家伙,他难道就当真有这么可怕吗?我看就是你们没用!如果你们达到了炼虚境,那我们刚才何至于如此狼狈的,被那家伙驱赶着,从里面逃了出来。哪怕那里面真的是一片完整的小千世界,那也可以将它完全占据,为我所用了!哼!”。

    被人驱赶着逃走,而且是在实力完全可以碾压对方的情况下,被对方反转,碾压着将自己赶走。

    那无论是貂紫青,还是星老、辰老,他们那心里都不会太好受。

    但在被人赶走之后,却还要受貂紫青这个刁蛮公主的闷气,星老、辰老有些难以接受的,就要开口驳斥。

    可想到她那爹爹是紫貂族的族长,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也是那实力比自己要强大得多的绝世强者,他们深吸了口气,然后又将它慢慢呼了出去,以此稍稍平复了些心情。

    然而,以貂紫青那刁蛮、霸道,从不吃亏的杏子,她那里却能接受,自己被一只蝼蚁驱逐出来的事实。

    她转过身来就要再次跨步,向花荣海盗团所在的方向走去。

    秉持着自己职责的星老、辰老,虽然知道貂紫青的心思,但却不敢再带她会去冒险。

    他们一起伸手,将貂紫青拦了下来,道:“公主殿下,事已至此,我看咱们还是先回族里,等族长了解了情况之后再做定夺吧!”。

    “你,走开!你们不敢回去,我去!我就不行了!但凭那家伙的实力,竟还能与我匹敌!”

    说着,貂紫青就要推开星老、辰老的手,飞向花荣星际海盗团的老巢。

    可是,星老、辰老的手,尤其是她能推开的。

    在前行受阻后,那心里本来就不太痛快的貂紫青,更是对他们怒目而视,道:“你们敢拦我!貂紫星,貂紫辰,你们,你们,呼!对不起了!星老、辰老,刚才,我有些失态了!”。

    再怎么说,貂紫青也是个有心计,有实力的女人!

    她在看见星老、辰老那坚韧的眼神,回想起他们的身份和实力之后,当下立马就改变了语气,向他们服软、道歉。

    可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一颗有利于紫貂族未来发展,而且是一颗可以让自己控制的棋子,就这么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这让貂紫青实在有些无法忍受的,咬了咬牙,道:“星老、辰老,难道,咱们就真的没办法,再赶回去将那家伙抓回来,然后再利用秘术将他控制住,让他为我紫貂族所用吗?”。

    辰老道:“之前或许可以!但现在,我们如果再赶回去,那就是在找死。”。

    “可是,”

    貂紫青的心情,辰老可以理解。

    但为了劝服她,不让她会去送死,辰老不得不仔细的解说,道:“公主殿下,族长赐下的那具分身,它那实力有多强,你也是知道的。但就是这样一具,可以匹敌两三个化神大圆满境强者的分身,在那恐怖的黑銫雷霆的攻击下,才支撑了不到五个呼吸,就被磨灭掉了。但以我们的实力,再回去找那小子,公主殿下觉得,我们可以支撑多久,而不被磨灭?”。

    貂紫青道:“我,我知道了!那,咱们走吧!咱们现在就回去找爹爹,让他想办法!我就不信了!区区一只金丹初期的小龙,竟还能与爹爹相匹敌!哼!”。

    貂紫青、星老、辰老可以走,但那将老巢安在那片星域里的花荣,他却不甘心的,想走也来不及了。

    看着眼前的武仁,他那双瞳孔似乎与之前不一样的,带着几分冷漠和深邃,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花荣满心畏惧的盯着武仁,迅速的向火烛看了一眼,小声道:“火,火烛兄弟,你,你快帮我求求情啊!我可从来没有想过,要对你们不利!更没有想过要对付你们这龙,龙皇陛下啊!火烛兄弟!”。

    “龙皇陛下,”

    闻言,火烛就要开口,为花荣向武仁求情。

    但火红却忽然伸手,拦住了他,道:“嘘!先不要说话!夫君!”。

    “不要说话,为什么?红儿!”

    被火红阻断了自己的话,火烛不解的看着她,等她与自己慢慢解释。

    可火红却不再开口的,用眼神向武仁示意了下,让他仔细的盯着武仁,看看武仁身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变化。

    他顺着自己妻子的眼神看去,然后却发现,武仁那脸上的神銫有些茫然的,这会儿似乎失去了意识,但却又有一股强横的意志,在主导着他的身体,似乎只要发现周围有什么危险,或是可以威胁到他安危的存在,就会立马发起攻击,将那危险抹灭掉。

    想到刚才那具可以与十个自己相匹敌的分身,竟然不能在那股强横的意志下坚持五个呼吸,火烛这时候才明白,自己刚才不知不觉的,竟然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但看着武仁的目光,渐渐的锁定在了花荣的身上,他那心里又有些着急的,想要上前帮着花荣又不敢。

    火烛没奈何的,将目光转向火红,小声说道:“红儿,咱们难道就没有办法,劝一劝龙皇陛下,让他放过花荣大哥?”。

    火红道:“劝什么劝!夫君,你难道是有些糊涂了!那花荣,如果没有对龙皇陛下起歹心,以龙皇陛下对危险的明锐感知,将危险扼杀在摇篮的意志,是不会将他如何的。但他要是对龙皇陛下起了杀意,那就是在找死!这样的人,咱们救他做什么!”。

    “啊!原来,龙皇陛下发起攻击的时候,竟是以敌人对自己是否有敌意为前提的。”

    听了火红的解释,火烛这才明白,那明明已经失去了意识的武仁,为什么却能锁定敌人,发出那恐怖至极的攻击,将敌人赶走,甚至是诛灭。

    想到这儿,他小声的悄悄的告诉花荣,道:“花荣大哥,你千万,千万不要起念,更不要对龙皇陛下有任何的敌意。要不然,龙皇陛下会立刻发起攻击,攻击你的!”。

    “夫君,你,你这不争气的东西!”

    对于自己夫君的所作所为,火红是有些恨其不争,恨其心软的。

    但看他已经将那不该说的话,都已经说了,而花荣在听见他那些话后,赶忙收敛了心神和念头,就这么一直笔直的站立在那儿。

    已经失去意识的武仁,在感知到周围虽有实力强横的人在,但却对自己没有敌意后,松了口气就要陷入沉睡。

    可忽然的,睡眼稀松的武仁,眼见着马上就要闭上眼睛,但却忽然神銫一禀的睁开了眼睛,大喝道:“找死!伐雷!”。

    “轰,隆隆!”

    “陛下!”

    那一直紧紧的盯着武仁,看着他马上就要陷入沉睡,让自己从极度危险中解脱出来的花荣,在看见他忽然又醒了来,而且还大喝着,召唤出一道恐怖的黑銫雷霆之后,他以为自己必死的,闭着眼睛就默默的念叨,道:“完了!完了!呲呲死定了!”。

    可在他等了许久之后,那预想中的痛楚并没有出现。

    于是,他大着胆子慢慢睁开了眼睛,然后却见,火红已经跨步上前,将那已经彻底昏迷的武仁抱在了手里。

    倒是火烛,他却在关心的看着自己,待仔细的检查过,感觉自己真的没有受伤之后,才开口说道:“花荣大哥,你没事儿吧?”。

    花荣道:“我,我好像没事儿!但是,刚才那道攻击,怎么不见了?”。

    抬眼四顾,花荣并没有看见,在自己身旁的百数十里范围内,有任何一处地方,或是有任何一个人,被那道恐怖的雷霆击中过。

    倒是那有些对他不待见的火红,她抱着武仁慢慢走了过来,然后也不知道是有些不屑,还是有些不耐烦,就这么白了他一眼,道:“不用看了!龙皇陛下刚才发出的那道攻击,不是针对你的!也不知道你这花荣海盗团的团长,是怎么当的。在自己的老巢里,出了这么一个实力强横的敌人,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敌人?火烛兄弟,弟妹她这意思是,”

    将目光从火红转移到火烛身上,花荣不解的等待着,然后却听火烛说道:“花荣大哥,刚才,龙皇陛下在沉睡之前,发出了一道恐怖的攻击。但那道攻击在落地之前,竟被一道奇异的力量转移了出去,直直的轰击在了海面上。以至于,大哥还是自己看吧!”。

    顺着火烛的指向看去,花荣看见,在自己前方数百里外,也就是在眼前那座岛屿的一个角落里,一道新的创口,竟这么醒目的吸引了自己的视线。

    在那个角落里,花荣估计,一块足有数十里方圆的陆地,竟然消失了。

    因为在那块新的缺口上,一些消融的岩石,这会儿还有些滚烫、炽热的,烧的旁边的海水,咕嘟咕嘟的直响,还不断的蒸腾起雾气,将周围遮盖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