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花荣自问,如果自己竭尽全力,也不是不可以将数十里方圆的一块陆地轰碎,让它直接变成一边白地。

    但要想将它融化成岩浆,将周围的海水燃烧的咕嘟咕嘟直响,甚至是让它直接沉没的,连一点儿踪迹也看不见,花荣却知道,自己绝对做不到。

    可眼前的那片陆地,却是真的不见了。

    至少在花荣神识的感知里,从海面一直往下数十里,直到沉没于地底深处,那块陆地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但在海底下,那与地幔连接的岩浆,还在不断从地底冒出来,咕嘟嘟的,将海水都不知蒸发了多少。

    可是,想到火红刚才还说,造成眼前这一景象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在自己的老巢里,出现了一个新的,对武仁有敌意的敌人。

    想到自己之前之所以和星老、辰老一起出来,为的就是找到那引起化神天劫的对象,看看她是敌是有友,以便决定将她诛杀,还是继续留着,为自己所用。

    花荣心里略有所思,道:“敌人!火烛兄弟,刚才站在那处地方的人,是男是女,你们看清楚了吗?”。

    火烛道:“这个倒没看清楚!不过,从她离开时留下的气息,还有她施展秘法,将那道恐怖的雷霆,挪移出去时泄露出来的气息来看,这人的修为似乎才刚达到化神境。可是,一个修为刚达到化神境的修者,他怎么却可能有这样的神通,将星老、辰老都忌惮不已的强大攻击挪移出去!这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一点。”。

    说到这儿,火烛还有些怀疑的看着花荣,道:“花荣大哥,你,你该不会有什么事儿瞒着兄弟,是不想让兄弟知道的吧?”。

    被火烛这么怀疑的看着,饶是花荣感觉着,自己从来不屑他火烛,但也不想与他交恶,惹得自己与龙族翻脸。

    他有些焦躁的一挥手,道:“火烛兄弟,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如果我真的想要算计你们,那你早就,不是我花荣自夸。但在我花荣的心里,我敢做这事儿就敢担起这责任!但,如果这事儿不是我做的,那你们谁也休想将这屎盆子,扣在我的头上。”。

    看花荣似乎误会了自己的意思,火烛未免让彼此关系弄僵,当下赶忙解释道:“花荣大哥不要误会!火烛没有那个意思!只是,这事儿似乎有些太蹊跷了!那道神秘的身影,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龙皇陛下发威,将星老、辰老赶走之后才出现。这很难说,这个家伙不会早就出现在这附近了。只等龙皇陛下发怒之后,才发现了他的存在,将他给逼走了。但如果龙皇陛下没有发现呢?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儿,谁又能保证?”。

    “这,之前,在我和星老、辰老出来之前,我们就发现了,有一道恐怖的化神天劫出现了!”

    一一的将自己与星老、辰老,遭遇的事儿与火烛说了。

    花荣也不等他开口询问,就将自己心里的怀疑说了出来,道:“我怀疑,刚才在那个地方出现的人,很有可能就是那株藤曼妖!”。

    “藤曼妖?区区一株藤曼妖,竟然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听自己夫君已经将自己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火红也不想开口,与花荣多说什么。

    但花荣在听见火烛的询问后,心里也有些不太相信,道:“我知道!我刚才说的那些话,的确是有些让人不敢置信。但这事儿却是我与星老、辰老,一起经历的。所以,我有理由怀疑,刚才出现在远处,但后来又逃走了的那个人,就是我和星老、辰老追踪的那株藤曼妖。”

    “只不过,那株藤曼妖似乎懂得一些了不得的秘术。所以,才能让自己发挥出,与境界不相等的力量。将龙皇,将那道恐怖的雷霆都给挪移了出去!”。

    对于花荣所说的话,火红有些不太相信,但看他说的这么信誓旦旦,又不像是在说假话。

    她谨慎的向火烛看了一眼,道:“如此,那你可以带我们到那处陆地去看看吗?如果那块陆地是真的,那株藤曼妖是真的,我怀疑她们之间或许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关联。”。

    花荣道:“这,好吧!我带你们过去看看。但你们要小心了!之前,那株藤曼妖还没有渡过天劫,单凭着一具分身,就将那貂紫青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也就是后来,辰老出手了,这才将她救了回来。这会儿,那株藤曼妖已经渡过了天劫,成就了化神境修为。她那实力到底有多强,还有什么厉害的手段。这些,我们都不知道。”。

    火红道:“知道了!前面带路吧!花荣团主,请!”。

    虽然火红嘴上说了一个,很客气的“请”字,但在花荣眼里看来,她根本不相信自己,也不曾将自己放在眼里。

    这要是换做在以前,他那怕是凭着得罪龙族,也一定会将火红拨皮抽筋,一泄心头之恨。

    但因为柳丝绮的出现,还有武仁刚才表现出来的,连星老、辰老也惊惧的,不得不逃走的攻击力,他赶忙收敛了心思,收敛了敌意,带着自己的儿子和两名属下,就这么迅速的向着之前赶来的方向,又赶了回去。

    可花荣不知道的是,在他们刚离开不久,他们猜测着的柳丝绮,忽然又出现在那慢慢平静下来的岛屿边上。

    看着那已经缺了一大块的岛屿,想到自己刚才差点儿就成了那块消失的陆地,柳丝绮满脸阴沉的咬了咬牙,道:“果然,我之前感觉到的气息,果然就是他。想不到他这么快就回来了!如此看来,我必须加快些速度了!要不然,若是等他完全醒了过来,那在这个小千世界里,就再也没有人能是他的对手,也根本不可能再与他抢夺,这片小千世界的控制权了。你这个花心男,你给我等着吧!哼!”。

    说着,柳丝绮忽然抬头望天,嗖的一声就冲上了高空,消失在了那明朗了许多的天空中,消失在那茫茫的星空里。

    但在柳丝绮忽然出现,又忽然消失之后不久,花荣终于带着火红和火烛,来到了那片神秘出现,但却让他无可奈何的陆地的外围。

    他抬手指了指眼前的陆地,还有那防御威能丝毫不曾减弱的结界,说道:“弟,火红道友,眼前这片陆地,就是我之前与你说的,那片忽然出现的陆地。这上面的结界,我之前曾与星老、辰老尝试着攻击,想要将它打破。但最后却根本奈何不得!这还是在那结界减弱了大半威能的情况下,得来的结果。这结界要是还在完整状态,那只怕是十个我,也撼动不了分毫!”。

    “区区一层结界,当真有你说的这么厉害!喝!”

    话刚说完,火红不信邪的伸出手指,凝聚出一道气剑,一指点向那结界。

    然后,但见一道足以将任何一个金丹初期强者击杀的气剑,带起咻的一声轻响,就直接刺在了那道结界上。

    可让火红感到惊讶的是,自己幻化出来的气剑,在接触到那道结界之后,毫无反应的就这么忽然消失了。

    火红有些吃惊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指,看了看眼前那道覆盖范围极大的结界,道:“这怎么回事儿?我们感觉,我刚才刺出去的那道气剑好像,不对!不是消失了!也不是结界太强横,将它给抵消了!它好像是,”。

    心里隐隐的已经有了些猜测,但火红还是有些不敢确定,再次凝聚起一道更强的气剑,就向眼前那道相距不过十数丈远的结界,刺了过去。

    但此次刺出去的气剑,却没有像之前一样,刺出去后就不管了。

    火红持续的输出着妖力,也在慢慢的仔细体会着。

    直到过了好一会儿,体内的妖力也损耗了不少之后,她才完全确信了自己心里的猜测,道:“果然是这样!”。

    因为与自己的妻子共结连理,互相扶持了数千年,对她那杏子也多有了解,火烛在看见她那了然的眼神后就知道,她似乎已经破解了,眼前那道连花荣喝星老、辰老,也没办法奈何的结界。

    于是,他好奇的询问,道:“怎么样?红儿,这道结界,你有办法破解了?”。

    火红道:“破解?怎么可能!”。

    “啊!没办法破解!那红儿你刚才还,”

    这个火烛虽然实力不错,但很显然的,却是个妻管严。

    以至于在他话还没说完,但在看见自己的妻子,忽然有些不高兴的瞪着他的时候,他立马将后半截话,全收了回去。

    然后,咕嘟的一声,咽了口唾沫,续道:“红儿,你,啊,花荣大哥,你看今天的天气真好啊!呵!呵呵!”。

    “天气?”

    做星际海盗,最重要的就是察言观銫,在于目标接触之前,就准确的判断出目标的实力强弱,以便决定是否要对目标下手。

    加上强大的修为,而高境界赋予的,比电脑扫描还要强得多的神识扫描,花荣在一瞬间就看出了,火烛现在的状况。

    但在看了火红一眼后,花荣立马接下了话题,道:“火烛兄弟,你说的不错!今天的天气的确不错!但,弟,弟妹,你刚才既然主动出手,试探了下眼前的结界,但不知道有什么见解呢?”。

    虽然对花荣的为人很不屑,但看在自己夫君的面子上,火红还是没有直接撕破脸,深吸了口气,道:“见解,不敢当!不过,眼前的结界,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是信仰结界。非接受信仰之力的主人,不能破解。”。

    花荣道:“信仰结界?这,请恕花荣孤陋寡闻,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信仰结界。还请弟妹不吝赐教!”。

    火红道:“信仰结界,顾名思义,就是一种由信仰之力,凝聚而成的结界。这种结界,有可能是针对于某种信仰的图腾,也有可能是针对于某个被信仰的人。因而,这种信仰结界,非被信仰者本人,任谁也不能打破,更不能闯入其中。”。

    “这么厉害!可是,弟妹,你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将它打破,然后降临到陆地上,去那里面看一看?”

    对于这么样一块忽然出现,而且神秘非常的,竟然被信仰结界包裹着的陆地,别说是花荣这种俗人对它充满好奇,就是火红也想将眼前的结界打破,到那陆地上看一看,里面被信仰者到底是什么人!

    可是,想到自己了解的,有关于信仰之力的描述,火红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办法,如果信仰结界果真有这么好破解的话,那它也不会被称为,非信仰者本人不能破解的结界了!”。

    “如此,那却有些可惜了!”

    看着眼前这片一望无际,但在自己的神识里,也勉强可以覆盖住的陆地,火烛想到自己翼龙族现在所处的环境,想到眼前的结界里,如果有什么了不得的宝物,或是宝药,那或许可以帮助自己突破境界,帮助自己的族人,走出五彩龙族设下的困局。

    但想到自己那博学多才的妻子,也没办法破解眼前的结界,而利用蛮力破解又不可得。

    他没奈何的叹了口气,道:“红儿,花荣大哥,我们还是回去吧!这座岛屿,怕是只能看,不能登陆了。”。

    可就在花荣也赞同火烛的意见,准备回去的时候,火红却忽然咳了咳,道:“夫君,人家刚才说,这种集中了信仰者的念力的结界,除了被信仰者之外,别人是没办法破解,也没办法闯入其中的。但人家可没说,人家没办法试一试啊!”。

    “啊,试,试一试?这么说,红儿你是有办法了!是吗?”

    先从希望到失望,又失望到希望,火烛感觉心情的起伏有些太快的,迷茫又疑惑的看着火红,就等她开口回答。

    而火红果然不让自己夫君失望的,向那飘荡在自己身前的武仁看了一眼,道:“之前,我还有些不太明白,龙皇陛下在与那貂紫青战斗,甚至是将紫貂族的那两个老头给赶走的时候,为什么会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但现在,我似乎有些明白了!”。

    火烛道:“龙皇陛下说过的话?你,你明白什么了?红儿!”。

    如果眼前只有自己和花荣在的话,火红一定不回将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让花荣这个外人平白无故的得了便宜。

    但看着自己夫君那有些天真,对花荣极是信任的模样,火红想到自己这夫君曾受过他的恩惠,没奈何的叹了口气,白了火烛一眼。

    然后才向武仁看去,道:“我想,破开这道信仰结界的钥匙,或许就是咱们这位,龙皇陛下!”。

    “龙皇陛下?他,”

    对于武仁,在火烛的心里,那不过是个拥有精纯的,祖龙血脉之力的龙族后裔。

    但要想成长起来,那却还需一段很长很长的时间。

    因而,在听见自己妻子的话后,他那心里有些不解的,看着火红就等着她开口解释。

    可火红在提及武仁之后,也不说话,更不想向自己的夫君解释些什么,就用妖力托着武仁,让他平平的,慢慢的向那信仰结界飘了过去。

    十多丈的距离,那怕武仁被推着,向那信仰结界飘过去的速度有些缓慢,但在十数个呼吸后,还是慢慢的接触到了,那层薄薄的,彷佛是由无数光点汇聚起来的结界。

    在花荣的预想中,眼前的结界连自己、星老、辰老,和自己的两名属下,五人一同攻击的力量都能抵挡住,区区一个金丹初期修为的武仁,怕无论如何也是冲不开的。

    但让他傻眼的是,当武仁的身体接触到,那层强大的可怕的信仰结界之后,他那身体竟然毫无阻碍的,就这么轻飘飘的飘了进去。

    看着那只有金丹初期修为的武仁,这么轻易就飘了进去,花荣满心的不敢置信,甚至是有些吃惊的,惊呆了眼睛,道:“这,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他,弟妹,你刚才说的,不会是真的吧?他,区区一直金丹初期的小龙,怎么可能,被信仰者?难道,传说是真的?”。

    “传说,什么传说?花荣大哥!”

    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花荣这才看了看武仁,向火烛解释道:“传说,天地运转,任其自然。但在自然之中,也不是不可利用!但这必须拥有众多信仰,众多信徒,才可以让自己无限接近于天道,领悟天道的运转与无情。但因为得到了众多的信仰,这人身上也背负了许多的责任。可在这种有利有弊的情况下,被信仰者如果死了,那他在转世后却可以拥有一部份的,不会被磨灭的记忆!”。

    对于花荣所说的话,火烛虽然活了数千上万年,但也听的不多。

    他有些茫然的看向火红,希望自己这位博学多才的妻子,可以给自己解惑。

    火红在看见自己夫君那模样后,暗暗的叹了口气,道:“在凡俗世界里,人们因为实力微弱,域念甚重,因而,在他们的心里总想着会有人主动站出来,替他们做主,或是给他们指明方向。一但世间真的有这样的人出现,那,那些凡人定会对那人充满了崇拜,无限信仰。给那人提供了无限的信仰之力。这也便是神、魔两族,为什么要跨越界壁,降临凡间,让凡间百姓信仰他们的原因之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