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以前,火烛除了修行,基本不想了解任何的典故、历史。

    但在听完火红的解释,看见钟硕和华铭向自己投来的,有些鄙视的目光后,火烛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实在有些丢脸。

    可是,眼看着武仁已经飘进了信仰结界里,而自己等人却还在结界外,他立马转移话题,道:“可是,红儿,那怕龙皇陛下他以前可能是,某个深得凡人信仰的大人物,但咱们现在怎么办?龙皇陛下进去了,但咱们现在却还在外面呢!”。

    “不会的!很快,我们就可以进去了。”

    对于火红的话,火烛和花荣并不理解。

    甚至,看着武仁这会儿还和之前一样,一动不动的漂浮在那信仰结界里,但那结界却一点变化也没有,他们那心里还有些忐忑,怕武仁醒来后就迅速冲进结界深处,将里面有可能存在的宝物,席卷一空。

    可在过了一会儿后,他们却看见,那本来还一动不动的武仁,身上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一层光辉。

    不,如果认真仔细的看的话,就可以发现,不是武仁身上出现了光辉,而是那曾防御力强横的信仰结界,它正在一点点的消融,一点点的没入到武仁的身体里。

    看到这儿,花荣那里还不明白,火红可能早就对信仰之力有所了解。

    所以,在知道武仁就是眼前这片信仰结界的主人后,才会这么淡定的,一直在等待着变化的到来。

    但看那些信仰结界化成光点,不断的被武仁吸纳了之后,那曾厚厚的信仰结界,却在不断的变薄,甚至慢慢的几近于消失,花荣心里开始有些私念冒了出来。

    于是,趁着火烛和火红的注意力,都集中于眼前的结界和武仁身上的时候,他悄悄的却向后退了半步,向自己那两名属下递了个眼銫。

    然后传音道:“钟硕,华铭,一会儿等那信仰结界消失,你们立刻联手,攻击那火烛,将他杀死!记住了!攻击时务必竭尽全力,毫不留情。绝不可能让他有翻身的机会。等登陆了眼前的大陆,得到了里面的宝物,我绝少不了你们的那一份。”。

    闻言,钟硕、华铭在对视了一眼后,具都看向了花荣,点了点头,同样以传音的方式回应,道:“属下明白!请团主放心!”。

    花荣道:“好!结界就快要消失了!你们准备吧!”。

    说完,花荣又恢复了之前的,一本正经的模样。

    但在心里却暗暗想道:“火烛啊火烛,我这做大哥的,既然救过你,也帮你找寻过许多灵丹妙药,为你恢复伤势。那你这会儿也该是时候,报答我这个做大哥的了。不过,你放心吧!等你夫妻死了之后,除了将你们的内丹取出来炼丹之外,我一定会将你们夫妻的尸体,安葬在一处的!”。

    如是想着,花荣慢慢的靠近到火红身后,而钟硕和华铭悄无声息的,也一左一右,守在了火烛的身边。

    唯有火烛和火红,她们似乎对此一无所知,但将目光和注意力,全都着落在了武仁的身上。

    而此时的武仁,他感觉自己身上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了不说,但还有一种暖暖的,彷佛是温热的泉水,正在不断的在自己的身体里冲刷着,将自己损耗的精力和精神,修复回来。

    甚至,在那些热水的冲刷下,武仁感觉疲劳尽消,精神旺盛的,只恨不能将刘韵诗或是秦素梅找来,让她们也好好的体会一番。

    可这种错觉在延续了一会儿之后,也不知道是武仁的错觉,还是真的存在。

    他竟然隐隐约约的听见了啵的一声,就好像是某个气泡,忽然达到了自己的极限,再也坚持不住的破裂了开来。

    但在那气泡破裂的声音,刚传出来不久,嗷嗷的,一阵接一阵的嗷啸不断传来。

    甚至,在其中还夹佑有不少人的怒喝,和一些砰砰的,像是在战斗的时候,互相碰撞发出的闷响。

    在那阵忽然响起的碰撞声,接连响起了好一阵之后,武仁听见,一道有些熟悉的,好像是火烛的声音,在说道:“你们,花荣大哥,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花荣道:“为什么?原因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这还有什么需要问的!”。

    火烛道:“你,原本,我还以为,红儿说的不是真的。花荣大哥,你决不是那样种见利忘义的人!但现在看来,是我错了!你们这些人族,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之前之所以救我,那也是有目的的吧?”。

    花荣道:“这么明显的目的,你还看不出来吗?不过,你们即便看出来了,也早有所准备,那又怎么样呢!以你们的实力,难道还想着能从这儿逃出去,然后再带人来报复我?别做梦了!钟硕,华铭,动手!”。

    “花荣,你,”

    火烛本还想多说几句,至少让花荣将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让自己反抗或是杀死他,也不用带着一种忘恩负义的,将自己的救命恩人杀死的愧疚感。

    可花荣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但在出手的时候就是竭尽全力,将自己那化身后期的修为,全都施展了出来。

    做为妖族,本身拥有的身躯虽然比人族强横,因为修炼经历的时间,也比人族要长的多,积累的力量也要强得多。

    但境界和人数上的差距,却还是让火烛和火红有些措手不及的,再次交起手来,又立马落入了下风。

    然而,就在花荣以为,凭着自己的实力和修为,迟早可以将火烛和火红击杀,将眼前这片新大陆里蕴含的宝物,全都据为己有的时候,星空中,一股让人心悸的气息忽然传了下来。

    这让花荣满心惊骇的,立马舍了火红,与那同样舍了火烛的钟硕和华铭,走在了一起,道:“怎么回事儿?这股气息,咱们这儿什么时候,竟然有这么多化神境强者了?”。

    钟硕道:“不知道!不过,团主,这股气息,我感觉似乎有些熟悉,咱们之前好像遇见过!”。

    花荣道:“遇见过?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不记得,我们曾经遇见过,拥有这道气息的人?”。

    钟硕道:“不!拥有着到气息的不是人!而是结界!咱们初次来到这儿的时候,不就是因为打开了一道这样的结界,才找到了这个地方,在这儿安家落户,成立了今日的花荣星际海盗团吗!”。

    “这,”

    听钟硕这么一说,花荣似乎才会想起来,自己曾经的确是遇见过,这样的一道结界。

    但想到曾经的那道结界,是被自己攻破的,而眼下忽然出现的这道气息,却是自己出现,或是被人给激发的。

    花荣那心里还有不免有些忐忑,道:“华铭,这儿有我和钟硕在看着,你立马腾上星空去看看,那道气息为什么忽然出现。如果在那上面有人在作祟,你便立即动手,将他杀掉。绝不可让他参合进这的事儿,搅乱了我们的计划!”。

    “是!团主!”

    看那华铭答应着就迅速的几个跨步,在眨眼间就消失在了海面上,腾上了那一望无际的星空。

    火红这才松了口气,道:“夫君,你现在看清楚了!这就是你那好兄弟,你与我说的,人族里的好人!花荣,花团主!他真有你说的这么好吗?他对你的好,那都是有目的的!”。

    火烛道:“我,我知道!我又有些天真了!只是,连累了你,陪我一起死在这儿。对不起了!红儿!”。

    火红道:“死在这儿,未必!”。

    对于火红所说的话,火烛并不太理解。

    至少在他的心里一直都以为,花荣和钟硕的实力,绝对强于自己。

    自己既便与火红联手,也绝不可能是花荣的对手!

    可是,秉着对自己夫人的信任,他还是毅然的坚定着信心,道:“对!咱们那怕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花荣,既然你、我已经撕破脸皮,图穷匕见。那就不要废话了!出手吧!如果你杀不死我,那我将杀了你们,让你们和你们那肮脏的心思,一起埋葬在这儿。”。

    “你,笨蛋!”

    火红原以为,自己的夫君会了解自己,至少能明白自己刚才说的话。

    但看他这会儿还这么自信,甚至是自以为是的,话刚说完就要动手,主动送上门去找死。

    她忽然一把拉住了他,道:“夫君,你这是想干什么呢?找死啊!”。

    “我,红儿,你刚才不是叫我准备拼命,与那花荣同归于尽吗?”

    对于自己这位傻的可爱的夫君,火红真是无语了。

    她拉着他慢慢向后退去,来到武仁的身边,道:“谁让你去送死了!我只是让你明白,咱们的龙皇陛下,不是吃素的!有什么事儿,他自然会为咱们担着。就凭你这点儿修为和实力,你凑什么热闹啊!”。

    闻言,火烛更是迷茫的看了看那还在沉睡的武仁,看了看那马上就要进击的花荣,道:“红儿,你这,就凭龙皇陛下这点修为,他,他能敌得过那花荣吗?”。

    火红道:“能不能敌得过,你看着就是了。”。

    “可是,”

    火烛还想说些什么,但火红却已经打断了他,道:“可是什么可是!你快随我躲到一边去看着就是了!”。

    “那,好吧!”

    不情不愿的跟着火红,迅速向后退出了数十丈远,就这么将那还在闭着眼睛的武仁让了出来,让他独自面对着,那已经携手向前逼迫上来的钟硕和花荣。

    火烛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看武仁,看了看头顶上,那道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可怕的气息,心下暗暗祈祷着,希望祖龙可以庇佑他自己的子孙,不要让武仁这位未来的龙皇陛下,还没成长起来就此陨落!

    可是,让火烛失望的是,在钟硕试探着第一个发起攻击,一掌拍在武仁身上的时候,武仁跟本没有醒来,也没有做出任何抵抗的姿势,就被他狠狠的拍飞了出去。

    那“砰”的一声闷响,是如此的响亮,让他听了都忍不住有些心底发怵。

    但就在他要迈步上前,去将钟硕挡下来的时候,火红却忽然伸手,将他拦了下来,道:“你想干什么?人家刚才不是与你说了,让你只需站在一旁看戏就好了吗!”。

    “可是,龙皇陛下他,”

    “闭嘴吧!你看,好戏马上就要开始了!”

    火烛也不知道,自己夫人心里的自信,到底从何而来。

    但顺着她那目光看去,火烛却看见,那茫茫的星空里,忽然有一阵雪雨飘了下来。

    然后,一具如流星一般的尸体,轰轰的在空气里留下一道炽热的线路,在那轰然巨响中重重的砸落在了地上。

    那本想立即动手,速战速决的将火烛和火红杀掉的花荣,他忍不住心里的好奇,漫步来到那具尸体的上空。

    然后但见那具有些焦黑的尸体上,一张有些熟悉的面孔,竟然有些死不瞑目的,瞪大了眼睛,就这么盯上头顶上的星空。

    “华铭?怎么回事儿?是谁?是谁这么不知死活,竟敢在我的地盘上,杀我的人?有种的就给我站出来!”

    看着华铭那张熟悉的脸,和他身上那破烂的衣衫,但在那破烂的衣衫下,胸口上竟凹陷了一大块,可那做为化神境强者,之所以强横不死的元神,却没有留下一丝丝。

    花荣不用想也知道,华铭一定是遇见了某些实力超乎想像的强者,以至于连逃走都不能的,连让元神脱离泥丸宫,从身体里遁走的机会都没有。

    但想到眼前这片地方是自己的老巢,自己的敌人-火烛和火红,还在一旁对自己虎视眈眈。

    他知道自己绝不能怂,更不让那凶手如此嚣张的,将自己视若无物。

    要不然,自己的威信淡然无存不说,甚至还有可能引起反噬,让那神秘人与火烛、火红联手,将自己唯一的后路都给阻塞了。

    可就在他那话刚说完的时候,一声轻笑,却忽然在他那头顶上传了下来,道:“好大的口气!就凭你这区区化身后期的修为,也敢对本座如此放肆!你当真以为,在这儿没有人能杀你了吗?”。

    “你,你是谁?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看着头顶上那忽然出现的,模样和身段有些妖娆,但连眉眼间也是似笑非笑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多看两人的女人.

    花荣虽然自觉见过的女人不少,但像她这么美艳,让人过目难忘的女人,实在太少!

    在开始的时候,花荣的确被眼前这女人的美貌,吸引了注意力。

    甚至在心里还产生了,不该有的念想。

    但他毕竟是实力强横,定力稳重的一方枭雄。

    所以,当他意识到自己的心神竟被撼动了之后,心下除了震惊之外,有的更多的是警惕。

    然而,对于花荣的警惕,那个女人,也就是之前主动离开了星辰表面,去往了星空深处的柳丝绮,她根本还不在意的,就这么略过了他,将自己的目光锁定在了,那还在沉睡着的武仁身上。

    她那眼睛里带有的情绪,有些太复杂了。

    至少在花荣的的眼睛里,他看见了怀念、爱慕、憎恨、幽怨,甚至还有几分不岔,和更多的不甘。

    他虽然不知道,武仁与眼前的女人有什么关系。

    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得力属下,就这么死在了自己面前,他那心里的愤恨几乎从来没有过的,紧紧的盯着她,暗暗凝聚着力量就要出手,将她亲手杀死在火烛和火红的眼前,让他们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

    可那个女人似乎一早就看破了他的心思,以至于在他稍有动作之前,就已经主动出手,自上而下的,一巴掌向他拍了过去。

    眼看着柳丝绮二话不说,就主动开始攻击自己,花荣也不客气,怒哼了一声,也立马一拳还了回去。

    那躲在远处看热闹的火烛和火红,立马就看见,两道强大的攻击碰撞在一起,除了带起一阵阵的旋风之外,还让周围的空气为之一滞,然后在那砰咚的一声巨大爆响中,炸了开了。

    按理说,以花荣那化神后期的修为,柳丝绮是根本不可能与他匹敌的。

    但在火红的眼睛里却看见,那占据了绝对的境界优势的花荣,竟然丝毫没有占到便宜,与那柳丝绮一起腾腾的,向后退了数步才勉强站稳了身体。

    看到这个结果,当下别说是火红和火烛,就是花荣自己也有些吃惊的,看了自己的手掌一眼,然后才转过头,死死的盯着柳丝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到这里来,到底有什么目的?说出来,我可以饶你不死!”。

    可是,对于花荣的威胁,柳丝绮根本毫不在乎。

    她再次看了武仁一眼,深吸了口气后,慢慢将脸上的情绪收敛,这才冷冷的将目光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才停留在了花荣的身上,道:“人数不少,想来,献祭也是够了!”。

    花荣道:“献祭?你想干什么?这儿的人乃是我的,”。

    但是,柳丝绮也不等他把话说完,就一个跨步离开了这片区域。

    直到花荣在神识中搜寻到了她的踪迹之后,他才脸銫巨变,满心震惊的惊呼道:“不好!这个疯婆娘!她真的在,快!快回去!钟硕,那个疯婆娘正在屠杀我们的部下。她很快就要跨步到咱们家人那儿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