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原来,魔修从开始修行魔功的时候,最先拥有的魔气,只不过是一些模仿的,似是而非的魔气。

    这样的魔气,虽然可以让魔修拥有强大的力量,但因为精纯度不够,魔气所拥有的特殊属杏,也就是对修者法力的侵蚀力,却要弱得多。

    可一旦魔气的精纯度提升,达到真正的魔气程度之后,就可以肆意侵蚀修者的法力和身体。

    卓不凡也是因为感知到,那些从李云峰身上都散发出来的魔气,竟然可以侵蚀自己的身体和法力,让自己法力的运转变得凝滞,这才有些心惊的暂时采取守势,等身体和法力恢复了之后,再出尽全力,与他对战!

    可那李云峰既然放出了魔气,就没打算再让卓不凡活着离开。

    他在看见卓不凡采取守势之后,立马欺身而上,一剑朝着卓不凡斩了下去。

    “锵!”

    剑气磅礴,从天而降。

    卓不凡一边抵御着魔气的侵蚀,一边又不得不积蓄力量,挺剑迎发了上去。

    但因为要分心抵抗,让卓不凡不能集中全力,应付李云峰的攻击,以至于在碰撞中竟落了下风。

    那李云峰眼见着自己的计策奏效,当下也不再作保留,怒喝一声就携带着魔气,朝卓不凡杀了过去。

    “锵!锵!”

    卓不凡的功法、招数绵密,无孔不入,但李云峰却是个粗狂的杏子,连带着进攻路数,也带有一股子狂妄,悍不畏死的杏质。

    以至于拼杀起来的时候,战斗的风格和节奏,却慢慢的倾斜向李云峰。

    让卓不凡的攻击,渐渐被抵御住,不能发出,但只能拼命抵挡,将李云峰的攻击抗拒在外。

    可是,久攻必疲,久守必失。

    在交手一百多个会合后,卓不凡因为分心抵御魔气的侵蚀,让自己的后力有些不济,等李云峰一剑斩下来的时候,竟被斩了一个踉跄,暂时失去了平衡。

    那占尽上风的李云峰,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

    他迅速靠近到卓不凡身前,对着他那脑袋就是一剑竖劈,把剑当作是大刀一般,要将卓不凡劈成两半。

    在失去平衡的瞬间,卓不凡就在心里暗道了一声“糟糕”,然后竭力提剑,一记旋转斜劈,想要将李云峰手里的宝剑劈开

    但最后却还是因为力量不够,被李云峰一剑斩在了肩膀上。

    “呲,咔咔,”

    先是一阵清凉,紧接着就是一阵刺痛。

    化神境强者的身体,虽然已经渐渐能量化,被强大的天地灵力替代了肉体凡胎,但在遭受到强大的攻击后,还是被斩开了。

    卓不凡强忍着胸口和肋骨,被劈开、斩断的痛楚,闷哼一声,也不等李云峰乘胜追击,就一剑横削,切向李云峰的脑袋。

    已经占据先手,得了上风的李云峰,显然并不想与卓不凡同归于尽,也不想消耗太多的力量,让其他觊觎自己修为的家伙有机可乘。

    所以,当卓不凡的宝剑,马上就要扫到自己的脑袋的时候,他呵呵一笑,向后退了数步,道:“怎么样?卓不凡,我这嗜血魔气的滋味,好受吗?啊?哈哈!”。

    “呲,呲,”

    虽然已经在不断的凝聚力量,想要将那些随着李云峰的宝剑侵入到胸口上的魔气驱逐出去,但那些魔气在遇见血魔后,那对鲜血的贪婪域望,立马就被激发了出来,带着一阵阵轻微的“呲呲”声,在不断侵蚀自己的鲜血和法力。

    卓不凡无奈,只能挥剑将胸口和肋骨上,那些带有魔气的血肉和骨骼,一剑断开,让他们与自己的身体分离开来。

    只是,这样一来,却要消耗许多的法力和能量,重新凝聚出血肉和骨骼。

    但在吃了一个大亏后,法力消耗巨大,甚至已经有些气喘吁吁的卓不凡,反而冷静了下来。

    他没有因为吃了亏,就想着竭尽全力反攻,将劣势夺回来,而是不断抵挡着李云峰的攻击,慢慢平复自己那有些急促的呼吸,让自己那愤怒至极的心态,逐渐平和了下来。

    只等心境完全平复,身上那新生的血肉和骨骼的痛感,慢慢恢复正常之后,他才逐步后退,将李云峰引到一处地方。

    那占尽上风的李云峰,并没有察觉到,卓不凡在故意示弱,将他带到这个地方。

    但在看见卓不凡忽然停止抵抗,转身,一剑朝身后劈了下去之后,他以为卓不凡这是见势不对,想要破开空间逃走。

    至此,他心下想着自己再也不需防备卓不凡反攻,更不需忍耐,竭尽全力就一剑朝着卓不凡的后背劈了下去,道:“卓不凡,你这个打不过就想逃走的糊涂蛋,去死吧!杀!”。

    “锵,嘭,”

    “什么?这,”

    一剑劈斩在地面上,将那凹凸不平的大地,劈开了一道千万丈长的大沟,李云峰却没有丝毫的欣喜,因为那本该被重创的卓不凡不见了。

    “呼,侥幸!侥幸!”

    看着身后的剑气,差点就劈中了自己,让自己身分两半,卓不凡感觉自己后背上,早布满了冷汗。

    但从眼前的壁障向外看,卓不凡还是可以看见,那失手的李云峰,似乎也猜到了自己刚才的目的。

    于是,那有些错愕的眼神,渐渐又变得自信和得意,目光灼灼的向自己看了过来。

    卓不凡虽然知道,李云峰看不见自己,但内心的触感却告诉他,危险正在降临。

    他来不及多想就一个纵跃,向后退出了数百丈远。

    可就在他向后退的时候,一道霸道而又犀利的剑光,忽然穿透了小千世界的壁障,从外面刺了进来。

    那险险的避开了剑锋的卓不凡,却没有因为被李云分识破,而感到吃惊、害怕。

    但在李云峰破开小千世界壁障,从外面一跃而进的时候,卓不凡就忽然呵呵笑了起来,道:“李云峰,你也有今天!去死吧!”。

    “锵!”

    一声锐利而又绵长的锐鸣,忽然在小千世界里传来,李云峰感觉着那扑面而来的锋锐剑气,微眯着眼睛,但却毫不畏惧,道:“这就是你的底牌吗?卓不凡!一个并不,嗯,”。

    “叮叮叮,锵,锵!”

    被卓不凡一阵快剑急攻,李云峰的话还来不及说完,就闭上了嘴巴。

    只是,在交手了数个回合之后他才发现,自己身处的世界,似乎让自己有些陌生,也对自己有些排斥。

    他极力的将自己的神识散开,想要去沟通周围的世界,从周围的天地里吸纳更多的天地灵气,补充自己的消耗。

    可是,那种隐隐的排斥力,却让他有些被动。

    那怕是故意催动魔气对天地灵气的侵蚀力,让魔气去侵蚀周围的天地灵气,然后转换成自己需要的魔力,也无法让周围的天地灵气屈服,为自己所用。

    但因为被天地排斥,魔力损耗得不到补充,李云峰那脸上虽然没有变化,但心里却暗自着急。

    想道:“怎么回事儿?这儿难道不是御神星?我之前明明看见,卓不凡已经开启了星辰防御结界。在这个结界里化神期强者虽然可以进行空间挪移,但却没办法离开御神星,跨越到其它星辰上。可是,这种排斥力,那不应该啊!”。

    卓不凡似乎早就预见到,李云峰一定会吃惊。

    所以,在李云峰因为有些失神,而暂时落了下风之后,他立马加快了进攻的节奏。

    但在嘴里还不忘调侃,道:“怎么?发现了?你那无往不利的魔气,再也没办法帮你了。惊讶吗?吃惊吗?”。

    “你,你知道。而且,你刚才也是故意的?”

    对于李云峰的询问,卓不凡并没有回答。

    但在交手的时候,却故意留了几分力,一边进攻,一边朝某道光柱和大陆,靠近了过去。

    远远的,那落了下风的李云峰还看见,自己花费无数心血培育出来的噬魂魔蛇,这会儿竟变成了一条千万丈长的巨蛇。

    在它那对面,一个小小的人影,正站在那光柱里,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宠物。

    “锵,锵,澎!”

    竭尽全力发起两道攻击,将卓不凡打退,然后迅速的脱离战斗,朝那条魔蛇挪移了过去。

    李云峰气喘吁吁的站定身体,等卓不凡也来到身旁时,才缓了口气,道:“怎么回事儿?在这儿,不仅被这一方天地排斥。而且,空间也极其坚固,让我花费了比平常多一倍的力量,才能打破空间,进行短距离挪移。卓不凡,你这家伙好卑鄙!”。

    然而,卓不凡根本没有理会李云峰,他在来到光柱边上的时候,头也不回的,就对武仁说道:“小兄弟,你没事吧?”。

    看着卓不凡来了,武仁这才敢从光柱里走出来,道:“我没事儿!不过,这畜生好耐打!被我接连击中了十多次,都没能伤及本体。前辈,没事吧?那家伙,看着好像生气了!”。

    得了武仁的回应,卓不凡虽然对武仁和那道光柱早有猜测,但那心里还是有些惊异,也对那条魔蛇感到压抑,道:“哦,被击中了十多次,也没有伤及本体。那样看来,这条噬魂魔蛇,应该已经锐变过两次。只要再吞噬一些血肉,再渡过一次天劫,就可以化龙了。为了那条畜生,李云峰怕是花费了不少心思啊!”。

    “化龙?”

    对于蛇、蟒、蛟等蛟龙之属如何化龙,武仁并不了解。

    但那李云峰在听见卓不凡的话后,心里得意的嘿嘿一笑,道:“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发动突袭,打开地狱门。那都是为了给我这宝贝增添血食,还有无尽的魔气。”。

    “只要吸纳了足够的血气和魔气,那它就可以修行硬满,召唤天劫,渡劫化龙!”

    “只要我这宝贝化龙成功,那在这世间还有谁是我的对手?”

    “再者,只要我这宝贝成龙了,那我就再也不需要压制自己的修为,可以尝试突破,跨入炼虚境,成为这星宇中的霸主。再也无须看你们这些正道伪君子的脸銫,处处被你们追杀!”

    原来,因为魔修与正道修士修行的功法不同,身上拥有的魔气,会在修为达到一定程度后,吸引天地的注意,降下恐怖的天劫,以惩罚他们杀戮无数生灵造成的因果。

    不像正道修士,修为不到,境界不到,没有突破到相应的境界,就不会引来天劫。

    所以,在没有把握渡过下一道天劫的时候,他们都会用秘法,将自己的修为封印。

    等有了足够的把握之后,才会打开封印,准备渡劫。

    李云峰虽然与卓不凡是同一代人,但因为修炼的魔功进境极快,修为和魔力,早已经达到了渡劫的标准。

    甚至是说,他的境界和实力,比卓不凡强了不是一点点。

    只因为害怕天劫,才不敢爆发全力,将卓不凡杀掉。

    卓不凡也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才不断的爆发全力,攻击李云峰,想要激他,让他在不知不觉间打破封印,释放出所有力量。

    看着眼前的卓不凡,那在来到近前,一个纵跃跳上了魔蛇头顶的李云峰,忽然有些得意,道:“卓不凡,原本我还想着,如果要杀你似乎还要多费些功夫。但现在看来,似乎不用了。”。

    “在这片世界里,那规则似乎对我不利。但同样的,你也没办法利用化神境的挪移神通逃走。”

    “在这样的情况下,更有利于我实力的发挥!尤其是我这宝贝。你,”

    “嘶嘶,”

    李云峰的话还没说完,一道光柱忽然从武仁的手上激射而出,向着他那脑袋射了过去。

    吃了一惊的李云峰还来不及躲闪,但那条一直在注意着武仁的噬魂魔蛇,却在这个时候忽然抬头,右移,将自己的脑袋和李云峰顶了起来,让那道光柱擦着自己的脖子,从旁边射了过去。

    想起刚才那光柱里,一股堂皇、端正的气息,让自己浑身上下都感到很不舒服。

    李云峰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也有些后怕的血脉偾张着,盯着武仁,道:“你这可恶的小王八蛋,竟敢偷袭我!卓不凡,你们正道之人,都像你们一样卑鄙无耻,只会偷袭吗?”。

    然而,也不知道是因为感觉击杀李云峰有望,还是受了武仁的影响。

    那本来有些木讷的卓不凡,却变的有些圆滑,道:“若论卑鄙无耻和偷袭,谁比得上你们这些畜生!不过,李云峰,我原以为你偷袭别人已经习惯了。但不想也会害怕被人偷袭啊!滋滋,可惜!可惜!刚才那一下,怎么就没有将你杀了呢?实在是可惜!可惜啊!”。

    “你,”

    对于不善言辞,一向只会用手里的剑与自己说话的卓不凡,李云峰是了解的。

    但看他竟然也会开口骂人,虽然些话并不犀利,但也让李云峰有些不太适应。

    他慢慢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下心情,然后嘿嘿的冷笑,道:“小小计策,也敢出来献丑。你以为我会上当吗?嘿嘿!”。

    然而,卓不凡根本不管李云峰说什么,他在话刚说完的时候就转过身,跨步来到了武仁的身前。

    看着眼前那近在咫尺的,几乎是不见尽头的光柱,卓不凡虽然感觉,它不会伤害自己,但还是有些迟疑。

    只等深吸了口气,将心里的忌惮慢慢散去之后,才大胆的一步跨出去,走到了武仁的身边。

    感受着光柱里穿透进自己身体的力量,那种干净、纯洁、纯厚的感觉,卓不凡忽然长吁了口气,道:“果然,佛宗的信仰之力,与魔、仙、凡等各种信仰,是不一样的。里面的堂皇、纯净,不参杂意思意念。可以说是完全有个人支配,也可以说是完全属于个人的,对自己的信仰。”。

    因为不懂修行,不懂佛宗,不懂信仰,武仁也不知道,卓不凡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看了看卓不凡,看了看李云峰,道:“前辈,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对于武仁的提问,卓不凡没有于第一时间回答。

    他静静的感受了会儿,周围那些信仰之力的纯净,感觉着自己心里积攒的怨气、愤怒,还有各种知道,或是不知道的负面情绪,在这一刻全都被磨灭了。

    对于此刻的自己,卓不凡是陌生的,但同样也是熟悉的。

    因为在最初开始修行的时候,自己当时持有的,就是现在这个纯洁、干净的状态。

    那怕是凝固了许久的瓶颈,在这一瞬间也开始松动了。

    眼见着卓不凡没有回答自己,武仁也不催促,更不想开口去问第二遍。

    因为他感觉,等卓不凡再次开口的时候,他一定会告诉自己。

    果然,在武仁等了会儿,那李云峰甚至已经开始蓄力,准备冲进光柱里,对两人发起攻击的时候,卓不凡开口了。

    只听他闭着眼睛,开口道:“小友,你知道什么是小千世界?而它为什么又是化神境强者,与炼虚境强者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吗?”。

    对于卓不凡询问的问题,武仁并不了解。

    他疑惑的回过头来看着卓不凡,道:“这个,晚辈不知!”。

    “知不知道又如何?都去死吧!魔噬天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