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对于那忽然从光柱外冲进来攻击自己的李云峰,卓不凡并不理会。

    他就这么任由着李云峰握着手里的剑,一点点的,迅速的冲进光柱,刺向自己的胸膛。

    直到过了不到十分之一个呼吸后,李云峰手里的宝剑,还没有刺中卓不凡,但他脚下的噬魂魔蛇,却忽然一个停顿,抛下他自己一个人,停在了光柱之外。

    李云峰还没回过神来,就带起一阵劲风,冲进了光柱里。

    紧接着,一阵凄厉的惨叫,就从李云峰的嘴里喊了出来。

    用比之前还要快一倍的速度,从光柱里退了出来,李云分浑身冒烟,脸銫难看的看着那几乎是望不到边际的光柱。

    嘴里不自觉的念叨,道:“这是,佛光?”。

    光柱里,被佛光涤荡过身心的卓不凡,慢慢睁开了眼睛,道:“怎么样?被佛光消融的感觉,舒服吗?”。

    “你,”

    李云峰紧咬着牙根,只恨不能立刻冲进光柱里,一剑将卓不凡给劈了。

    但想到刚才那痛入灵魂的滋味,他不自觉的却又后退了半步,道:“佛光又怎么样?只要我不进去,你们就奈何不得我。倒是你们,我就不信,你们会一辈子呆在里面不出来。只要你们出来了,就休想能逃脱我的手掌心!哼!哼!”。

    嘴上这么说着,但做为老对手,卓不凡如何不知道,李云峰其实是在想办法将自己吸引出去,然后好下杀手。

    可即便知道李云峰的想法,卓不凡也没有丝毫的害怕。

    他偏过眼睛,看着那条体型巨大的噬魂魔蛇,道:“果然,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畜生!自己意识到危险,却不告诉主人,只等主人上当、受创之后,才来讨好他!”。

    说着,卓不凡忽然目光一转,看着李云峰道:“李云峰,原本,我是没有足够的实力杀死你的!但现在不一样了!”。

    “不一样了?什么意思?”

    对于李云峰的询问,卓不凡并没有回答。

    他看着武仁,忽然叹了口气,道:“小友,你知道,小千世界,为什么是小千世界?炼虚境强者,为什么是这宇宙中的住在吗?”。

    看那本来还在看着李云峰,与他对话的卓不凡,忽然转向了自己,武仁满心不解道:“这个,不知道!还请前辈解惑!”。

    听得武仁的询问,卓不凡难得的竟有些羞赧,道:“也罢!既然承了你的情,打破了瓶颈,那就告诉你一些辛秘吧。修者修行,参悟天地,但无论一个人的修为境界如何高深,却始终无法脱离世界,屈居世界之下。但有一种人是例外!”。

    “有一种人是例外?什么人?他们为什么会是例外?前辈!”

    对于武仁不知为不知的态度,卓不凡还是比较欣赏的。

    他理了理思绪,慢慢开口说道:“这种人,就是炼虚境以上的强者。他们之所以是例外,那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一个世界。拥有世界,深处混沌而不死,被大世界镇压而不灭!”。

    “这个世界,就是炼虚境强者本身。他自己心里怎么想,世界就会随心变化!”

    “例如,你心里如果想着,剥夺了对手对天地灵力的沟通和吸纳,那他就会失去力量的来源。身上的力量会渐渐消耗,直至死亡!”

    “简而言之就是,随心所域,无所不能!”

    如果卓不凡说的是之乎者也,等一些让人难懂的话,那武仁或许还听不太明白。

    可当武仁听见最后一句之后,心里不太相信,但也有些蠢蠢域动,尝试着剥离李云峰身边的灵气,将他与周围的世界隔绝开来。

    紧接着,李云峰就感觉,自己似乎身处在一处真空绝地,周围既没有空气,也没有灵气。

    在那难受的感觉出现的一瞬间,他就知道自己上当了,在不知不觉间将自己带入了一处绝死之地。

    为了活命,对危险极其敏感的魔修-李云峰,立刻闪身后退,将自己与武仁拉开了一段距离。

    直到后退了数十里之后,那种身处虚空的感觉才渐渐消失。

    李云峰也不知道,刚才的感觉是自己的错觉,还是卓不凡之前布置下的某个幻阵。

    他仔细的在周围观察了下,待确定周围真的没有危险,也没有任何囚困、攻击法阵之后,这才吁了口气,盯着卓不凡,道:“想不到,堂堂的万剑宗门下弟子,竟然也会耍弄计谋!不过,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害怕了?做梦!无论如何,你们两个休想逃脱的了我的追杀!”。

    “魔蛇噬魂,吞吸!”

    随着李云峰的一声轻喝,武仁忽然感觉脑袋一阵眩晕,整个人迷迷糊糊的,似乎要被某个黑洞吞吸进去一样。

    “不要动!稳定心神,不要被那畜生的魔魂之力感染了。”

    听的耳边那熟悉的声音,武仁知道,那是卓不凡的声音。

    他摇头晃脑的晃了晃脑袋,但却没办法完全清醒,道:“前辈,我,我这是怎么了?这股风,好像想要将我吹走。但我感觉,如果被它吹走了,就会有危险!”。

    武仁的话刚说完,卓不凡的声音,就在他耳边响了起来,道:“你说的没错!你的意志如果动摇了,那你的灵魂,就会被这股吸力给吸走,被那条魔蛇给吞噬掉。但如果你能坚定本心,不为所动,那它就奈何你不得。”。

    “这,”

    摇摇晃晃,飘飘荡荡的,在空中不断漂浮着。

    武仁也不知道,自己的魂魄正与自己的身体纠缠着,时而往外飘出一点,时而往回收一点,就好像随时会被那股黑銫的飓风吹走似的。

    但在过了一会儿后,当武仁感觉着,自己的定力似乎不够,而那股飓风还在不断的加强者,让自己的意志越来越薄弱,随时都有可能将自己吹走,他那心里忽然一动,手里不知何时却多了一个钵盂。

    当在将钵盂抓在手里之后,武仁想也不想就将它激发,一道似有似无的光柱,就这么从那只钵盂里射了出去。

    “嘶吼,吼!”

    “砰咚,砰咚!”

    一阵撕裂灵魂的嘶吼传来,武仁感觉自己的意念刚回到身体里,就又一阵可怕的飓风,从身前冲刷了过来。

    而且,伴随着飓风吹来的,还有一阵阵剧烈的爆炸声。

    那站在噬魂魔蛇身边的李云峰原还以为,可以亲眼看见,噬魂魔蛇将武仁和卓不凡的魂魄吸引出来,等他们无力反抗的时候,再悄悄的“帮”他们一把,让他们成为自己这宝贝的食物。

    但这会儿却满身狼狈,头破血流的翻滚出千万丈远,等身上的作用力消失了,才从海面上站了起来。

    从他那魔眼力甚至还可以看见,一丝丝,一缕缕黑銫的残魂,正在海面上漂浮着。

    眼看着自己花费无数资源喂养出来的宝贝,就这么被炸成了碎末,李云峰满心震惊,满心痛惜,道:“卓不凡,你这个伪君子!你给我等着!炸碎了我的宝贝,你以为这事会这么就过去了?做梦!”。

    “魔魂不死,魔躯不灭!聚魂,凝!”

    一边说着,一边手掐法决,将那些散落在天地间的魔蛇魂魄聚拢起来,李云峰一边不断深呼吸,平复着心情,一边盘算着,自己该如何座,才能将卓不凡和武仁拿下。

    但看着那几乎无边无际的佛力光柱,他实在没有自信,可以以自己那微薄的魔力,将那无尽的佛力给磨灭掉。

    可在他手里的魔蛇魂魄,马上就要聚拢完成的时候,一道激烈的光柱,立马从远处激射而来。

    眼角的余光,在察觉到光柱的降临后,李云峰脸上銫变的怒哼了一声,道:“找死!空间裂缝,转移!”。

    “呲呲,”

    看那光柱在经过李云峰身前的时候,忽然穿透了过去,然后从另一个方向射了出来,直往武仁和卓不凡射了过去。

    李云峰迅速的将手里那好不容易聚拢起来的,只有手臂粗细的魔蛇收了起来。

    可不想在一眨眼间,那道被转移了的光柱,又转了回来。

    李云峰迅速打开空间门,从原地消失,来到了光柱的另一边,试探着一剑斩了过去。

    然而,想象中的爆炸和巨响没有出现,唯有一捧捧焦黑的烟气,在佛力中飘散。

    至此,李云峰心里再无侥幸。

    因为佛力中对魔气的克制实在太强烈,以至于让他根本无法发力,或是击中那深藏在佛力光柱中的卓不凡和武仁。

    知道了这样的结果之后,李云峰也不犹豫,就一剑斜劈,在身旁打开了一道空间裂缝,转身就想窜进去,离开眼前这个世界。

    但在一直站在佛力光柱里的卓不凡,却忽然对武仁说道:“小友,快困住他!将那道空间裂缝湮灭掉!”。

    听卓不凡说了这么久的道理,对小千世界有了些了解,对自己能够掌控的小千世界之力,有了一些控制力的武仁,他在听见卓不凡的话后,抬起右手就做了一个握拳的动作,道:“空间,湮灭!”。

    “噗呲,澎!”

    一声像是气球破裂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就看见,李云峰的半边身体,和那空间缝隙,竟忽然炸裂,在原地留下了一个数丈宽的黑洞。

    在那黑洞里,一道强大的吸力,不受控制的传荡开来。

    那怕是相隔十数里远,还有佛力光柱保护,武仁也可以感觉到,在那黑洞里,一股无穷无尽的破坏和绞杀一切的力量,在不断肆虐着。

    但那黑洞只维持了不到半个呼吸,就又被修复,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李云峰那本来还有些不可一世的气势,这个时候却没有了。

    因为他那被吞噬了的半边身体,这会儿却在慢慢修复着。

    滴答,滴答,一滴滴乌黑的魔血,不受控制的从那撕裂的伤口上滴落下来。

    半边脑袋,一颗眼珠子,带着一丝丝劫后余生的庆幸,转过来看着卓不凡和武仁。

    李云峰那眼睛里,慢慢又充满了怒火,道:“卓不凡,你这卑鄙小人!想不到,你竟会趁别人不备的时候施加偷袭。你们万剑宗门下弟子,难道都像你一样的卑鄙吗?这样的你,与我们魔修有什么区别?”。

    然而,对于李云峰的骂声,卓不凡根本不理会。

    他闭着眼睛,感受着身体里的变化,一边又对武仁说道:“感觉到了吗?这就是世界之力!在这个世界里你就是主宰。任何人来到这儿,都要听从你的吩咐。对于这个世界的每一分,每一寸,你都有绝对的掌控权。”。

    “空间的变化,时间的流转,全都会遵从你的心意。”

    “除此之外,你还可以利用这个世界的力量,将你的敌人包裹、镇压。”

    “甚至,你还可以用世界之力,将他与之外的世界隔绝,让他的法力和元神,无法得到补充。然后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将他的力量磨灭,然后再将他诛杀!”

    “只要你的对手,无法打破这个世界,无法在第一时间将你诛杀,那他就永远也无法摆脱这个世界的束缚,从这儿逃出去。”

    握了握拳头,感受了下身体里的力量,似乎无穷无尽的,无论自己怎么使用,都会在第一时间得到补充。

    感受了下周围的空间、元气,果然都如卓不凡所说的,只要自己心念到处,都会随着自己的心念变化。

    武仁心里忽然不再畏惧,至少在光柱里,他不会再畏惧李云峰了。

    他慢慢拿起钵盂,对准了远处的李云峰,道:“前辈,您暂且在这儿歇息着。看我如何将这魔头磨灭掉!佛力无尽,铺天盖地。”。

    “咻咻咻!”

    半边身体被撕裂的李云峰,在身体修复了之后,心里以为,武仁手里拿着钵盂,那他激射出来的佛力光柱,一定是从他那手里的钵盂口,向自己激射而来。

    于是,他半蹲着身体,就准备左右移动,躲避佛力光柱的攻击。

    但想不到的是,还没等他看见光柱,就忽然感觉自己被锁定了。

    一道道的光柱,几乎是无穷无尽似的,从四面八方不断的激射而来。

    李云峰肝胆具颤的一个激灵,想道:“不好!光柱太多,速度太快!光凭躲避,怕是躲不过去了。如此,那也只能拼了。”。

    站在佛力光柱里,卓不凡虽然没有用眼睛看,但在他的神识里却看见,李云峰还来不及躲闪,就立马被那无尽的佛力光柱包裹了。

    紧接着,一片耀眼的光圈,和巨大的蘑菇云,就这么在原地爆炸,带起了一片可怕的飓风。

    “这么快就死了?那家伙也太没用了!呵呵!”

    想到自己这一个没怎么修炼过的家伙,竟可以用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在顷刻间就将一个化神初期的魔修,给灭杀掉。

    武仁满怀欣喜的以为,自己以后再也不用看人脸銫,更不用害怕那些实力强大的人,对自己心怀不轨了。

    就如之前的貂紫青,和她所属的紫貂族一样。

    但在武仁的话刚说完的时候,那闭着眼睛的卓不凡,却忽然开口,道:“小友,不要高兴的太早了!李云峰那家伙还没死呢!”。

    “什么!那家伙还没死?怎么可能!”

    闻言,武仁有些不敢置信的,盯着那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的海面。

    但在他那眼睛里,去什么也看不见。

    卓不凡侧了侧脑袋,蹙了蹙眉头,道:“在左侧十八里外的海底二十里深处,你用自己的神识去感知一下就知道,我有没有说谎了!”。

    “神识感知?好吧!”

    学着卓不凡的模样,闭上眼睛,用自己的神识,虽然武仁并不了解什么是神识,但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一种脱离了身体,脱离了眼珠的视觉,在按着自己的意念,不断的从身体里延伸出去。

    然后,随着自己的意念改变,它竟然慢慢的一直向前、向下,向前、向下,一直延伸,延伸。

    在这种清晰而又模糊的感觉里,武仁还清楚的感知到,在“自己”经过的路上,周围的幻境、生灵的活动立体图,就这么映照在自己的心里。

    似乎只要自己的一个念头,就可以将它们全身上下看个通透,那怕是用力的挤压,将它们变成齑粉,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在下潜了数里后,武仁还清晰的感觉到,在前方数里外,一道灼烈的生命光团,竟散发着炽热的光和热,将自己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去。

    可是,那团灼热的生命光团,与周围那些生灵散发着的生命光团不一样的是,周围生灵散发着的生命光团是白銫的,而那道灼烈的生命光团,散发着的气息却是黑红銫的。

    从那黑红銫的气息里,武仁还感觉到一道道浓烈的血腥气,正从里面不断的散发出来。

    这种气息,与周围那自然、清亮的气息,是这么的格格不入。

    就好像一滴石油,滴落在水里一样,是那么的显眼。

    至此,武仁立马相信了卓不凡的话。

    眼前这个光团,就是李云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