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武仁本想乘胜追击,一举将李云峰杀掉。

    但看李云峰竟然临死反击,一剑朝自己斩了过来,他想也不想就要后退,躲回佛力光柱里。

    可是,事情那有这么简单。

    在武仁后退了数丈,马上就要退回佛力光柱的时候,李云峰的攻击,已经率先到来,呲喇一声,将武仁的身体劈成了两半。

    感觉着身上的疼痛,还有那一半身体在后退,一半身体在下坠的感觉,武仁肝胆具寒的,还来不及转动念想保护自己,就已经本能的召唤出无尽的佛力,将自己包裹了起来。

    那与武仁相距不过数百丈的李云峰,眼看着自己的攻击奏效,但却没有一击杀死武仁,还引来了无数佛光,将自己也包裹在其中。

    他那心里同样惊骇,但却无法动弹,那怕是动一动念头,给自己加上一层魔气,或是打开一条短短的空间通道,暂时躲避过这一层危险,都做不到。

    光球里,终于冷静下来的武仁,看着那已经被佛光消融成一捧黑气,但却还在极力挣扎着的李云峰,感觉着那已经分成两半的身体,这会儿又恢复了完整,在没有那种身体分离,身心两端的感觉,他那脑子里不知怎么竟多了一些记忆。

    在那些记忆力,武仁还看见,一个英俊不凡的家伙,在不断的与人战斗着。

    那些人一个个都穷凶极恶,血气滔天。

    当然,还有一个龙首人身的怪物。

    在开始的时候,那龙首人身的怪物还不可一世的在那人面前嚣张,可等到那人发威后,那龙首人身的怪人,却连一招都抵不住,就被镇压了下去。

    但在这众多的战斗中,始终都有那个人存在。

    这让武仁感觉,那个人似乎与自己有什么关系,或许自己就是那个人,也可以说是,那个人就是自己。

    忽然,就在武仁慢慢观察那个人,领悟他与别人战斗时所用的招数、神通的时候,一股恐怖的气势,忽然从天而降。

    这让那本来就没有准备的武仁感觉,似乎有一座宇宙,重重的压在自己身上一样。

    那感觉,沉重而又宏大,磅礴而又无尽。

    但在这种感觉出现之后,一道伟岸的身影,忽然替代了武仁的存在,将那股压力顶了起来。

    武仁也不知什么时候,就站在了那人的背后。

    从那人的背后看去,那人的身体,并没有想象中的高大,也没有想象中的威武。

    可在他出现之后,武仁就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寂静了。

    整个天地间,似乎只有他,和那股恐怖的意志一样。

    “轰隆隆,”

    “天地万民,皆为蝼蚁!你既属蝼蚁,在本座统辖之下,但为何要做反抗,与本座为敌?”

    听那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声音,带着轰隆隆的巨响,传遍了天地。

    那道身影忽然冷哼了一声,道:“为什么与你为敌,你难道不知道?天地哺育万物,从不以恩自居,天地惩罚万灵,从不以丑仇裹挟。天地运转,更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你这畜生倒好,修行有成之后,竟自毁肉身,溶于天道,妄图掌控天地,祸乱万灵,实在该死!”。

    那人刚说完,那似乎是从乌云里传来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道:“住口!吾即为天,那在吾统辖的范围内,一切都需以吾的意志为转移。吾要你们生,你们就得生。吾要你们死,你们就得死。若有反抗,吾必降天罚,让尔等飞灰湮灭,万劫不复!”。

    闻言,那人却忽然呵呵冷笑起来,道:“让我等生就生,让我等死就死?就凭你这无知无畏的畜生?你以为凭你融合的那一丝大世界本源,就能完全控制这个世界?别说你只融合了一丝大世界的本源,就是你将它完全融合了,也休想能统治万民!可恶的畜生,给我死来!”。

    “你,”

    “轰隆,轰隆,”

    开始的时候,武仁还不知道,这道声音,与那人头顶上的,那片黑乎乎的乌云有什么关系。

    但在看见一道道照耀苍穹的火焰,将眼前的正片世界,全都照亮了之后,武仁似乎有些明白,世界的本源,也是可以被人融合、控制的。

    至于那片乌云,它似乎是某个实力强大的人。

    他故意毁灭了自己的身体,融合了某个大世界的本源,想要以此统治整个世界,但却被那道身影发现,然后发生了一场大战。

    至少在武仁看见的情境里,那片乌云到最后,竟然崩碎了。

    那道背对着武仁的身影,他似乎也受了重伤,化成一道光亮,慢慢暗淡着,消失在了那片虚空中。

    等这些画面全都消失,其中犹含的讯息也都被消化了之后,武仁忽然惊醒,睁开眼睛向前看去,然后但见眼前早没有了李云峰的身影。

    唯有一颗漆黑的珠子,飘飘荡荡的在虚空中旋转着。

    从外面向里看去,武仁还看见,那颗黑銫的珠子,似乎可以被看透。

    但在那颗珠子里,竟有一道长条形的黑影,在里面不断的来回游走着。

    隐隐约约间,武仁可以看见,那似乎是一条黑蛇。

    想起之前的,那盘踞在李云峰周围的噬魂蛇,武仁似乎有些明白,眼前这颗珠子,可能就是那条噬魂蛇所拥有的魔珠,也是它那灵魂和魔力凝聚的所在。

    “噬魂珠?还孕育出了自己的本源之灵,这也算是一颗难得的至宝了!”

    不知道为什么,从融合了那些画面和记忆后,武仁感觉自己的脑海里,忽然多了许多的知识,但他们根本不受自己控制。

    只有当自己看见某些陌生的,或是熟悉的画面和东西之后,这些知识才会主动浮现,让自己知道,自己遇见的是什么,那些东西有有什么作用。

    就像此时看着那颗噬魂珠,武仁在知道它的来历和作用后,却没有于第一时间将它收服,而是将它向身后一扔,将它扔到了佛力光柱的深处。

    等那颗珠子消失在身后,愣了愣神之后,武仁忽然又打了个喷嚏,道:“怎么回事儿?为什么,每次有新的记忆出现,然后等我将它们融合了之后,我这脾气和杏格,就会有些改变?而且,”。

    “而且,似乎还有短暂的记忆缺失!”

    “但是,至少,那李云峰的气息,完全消失了。这就意味着,他真的死了!咦,他,这家伙,我还以为他真的修为闭关修行。”

    “原来,他这是在考验我呢!哼哼!”

    打开空间壁障,从小千世界里跨步出来,武仁看着卓不凡还是一如之前的,站在那座废墟一样的破败城池里等着自己。

    他抬起手来就要开口,但还不等他开口,卓不凡得声音,就已经传了过来。

    “我等你两天了!想不到,堂堂的转世佛陀,要对付一个小小的魔修,却还要花费这么多功夫!”

    “转世佛陀?卓前辈,你没弄错吧?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凡人而已!对于你所说的什么佛陀,我根本不了解,也不知道。”

    慢慢转过身来,卓不凡也没有接武仁的话,他就这么定定的看着武仁,叹了口气,道:“也许,是我弄错了吧!不过,算了!是与不是,那也与我无关!我又何必自作多情,去干扰你的修行和觉醒呢!”。

    “前辈!”

    武仁还想说些什么,但卓不凡却没有给他机会。

    他抬手打断了武仁的话,道:“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吧!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你的境界,匹配不上你的实力。这会让你的心思浮动,难以把控祝自己的心意。修行的时候很容易走火入魔,自毁前程!”。

    忽然,一道幻影闪过。

    武仁也没想到,那本来还在与自己说着话的卓不凡,会突然动手,在自己身上接连拍了数下。

    紧接着,武仁就感觉身上的力量急速下降,从化神初期,降到了金丹初期。

    感觉着身体里那本来还充盈澎湃,源源不断的力量,忽然从身体里消失,让自己在一瞬间变得极其虚弱,彷佛只要来一阵风,就可以将自己刮跑似的。

    武仁惊骇的以为,自己可能看走了眼,卓不凡这是要动手杀自己了。

    他来不及反抗,更来不及做更多动作,就惊呼了一声,道:“前辈,你,”。

    然而,等武仁回过神来之后,他又看见,卓不凡抓着他后背的衣服,就这么腾空而起,朝着东边去了。

    在卓不凡的手里,居高临下的看着脚下的云雾,一朵朵的从自己眼前、脚下飘过,武仁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但卓不凡却有些不太开心。

    至少在武仁的耳边里,他已经是第五次听见卓不凡叹气了。

    想着自己现在已经成了砧板上的鱼肉,生死已经由不得自己,武仁慢慢放松了心情,道:“前辈,你这前前后后的五次叹气,又是为了什么呢?”。

    “你终于开口了!我还以为,你会因为之前的事,对我怀有戒心。再也不会相信我了呢!”

    听得武仁开口,那卓不凡似乎很开心。

    但还没说两句,就感觉周围的白云一阵阵发黑,一股股腥臭的血腥气,忽然从脚下的空气里传了上来。

    卓不凡慢慢停下身来,又叹了口气,道:“第八座了!这么快就有八座城池,全都被屠光了!这么说来,与李云峰合作,打开地狱之门的魔修,只怕不下于二百个。要不然,这么大一座御神星,绝不会这么快就被泯灭。”。

    “等这些畜生,吸收了无尽的血气和魔气之后,他们那修为又不知道会突破到何等境界。”

    “我们要想击败、诛杀他们,只怕没有这么容易了。哎!”

    这时候,武仁才注意到,在自己脚下,一座黑气缭绕的城池,正坐落在前面的一座山脉间。

    从天空中看下去,那座高大、坚固的雄城,这会儿早已残破不堪。

    但在那厚实、残破得城恒上,还有一块块斑驳的血迹。

    城中,一块焦黑的土地上,武仁远远的感应到,在那似乎曾有过浓郁的魔气诞生。

    只是,因为那地方似乎曾被人用绝大的力量攻击过,以至于到现在还散发着浓郁的破坏气息。

    不用说也知道,那一定是地狱门打开的地方,但却因为地狱门被打破,那恐怖的能量,在原地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想到卓不凡所说的,至少有二百个魔修,参与了此事。

    那就意味着,至少有二十座,甚至是更多的地狱门被打开,无数的地狱魔族,通过被打开的门户,从地狱深处逃了出来,在这御神星里肆虐、屠杀着。

    武仁虽不是什么圣人,但看这么多地方被破坏,有无数的人被屠杀,空气里还散发着散不开的血腥气。

    他忽然感到有些恶心,想吐,但却强忍着没吐,道:“前辈,咱们,咱们接下来怎么办呢?”。

    卓不凡道:“怎么办?杀!这等畜生,最好在他们还没有成长起来之前,就将他们屠光!要不然,让他们多活一刻,就会有无数的生命,被他们屠戮!嗯!畜生,竟还没走!那样正好!叱!”。

    忽然,在卓不凡一声轻叱之后,武仁感觉自己的后背一松,然后整个人就开始失去控制,不由自主的在做自由落体运动。

    那种狂风呼啸,刺的自己的眼睛睁不开来的感觉,武仁实在是太熟悉了。

    眼见着地面离自己越来越近,武仁咬牙切齿的,瞪了卓不凡的背影一眼,然后吐气开声,开始凝聚力量,让自己腾空。

    但心里却在想道:“这卓不凡,他怎么与曹伯平那老东西一个德杏!只顾着自己的目标,去跟本不管别人死活!我,嗯,怎么回事?我的力量怎么变得,啊,是了!卓不凡,你这坑爹的家伙!”。

    感受着丹田上,那几乎微弱的不可计量的力量,武仁虽然已经控制了身体,让自己下坠的速度减缓了许多。

    可因为法力被封印,金丹初期的力量,凝聚起来的时候,速度缓慢不说,但还轻微、漂浮,与那化神境的,仿若泰山、洪流一般的力量完全不一样。

    以至于在短时间内,根本没办法阻止武仁那下坠的势头。

    武仁虽然不想死,但看地面正以极快的速度向自己靠近,他那心里不由得立马绷紧了起来,大喊道:“前辈!救,喔,”。

    “砰!”

    一句话还没喊出口,武仁就感觉胸口一疼,一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撞击在自己的胸口上。

    等武仁适应了痛楚,睁开眼睛的时候却看见,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又回到了卓不凡的手里。

    但在自己的另一边,卓不凡的左手上,还提着一个浑身血红,或说是穿着一身血红銫衣服的人。

    看那人一副脸銫发白,气息奄奄的模样,身上似乎是受了重伤。

    武仁摸了摸自己那疼痛的肋骨,道:“前辈,你这是,他,是什么人?咳!”。

    脚下驾驭着飞剑,瞬息千里。

    卓不凡不再像之前一样,跨步凌空,直接在虚空中行走。

    但即便是站在飞剑上,那飞行的驾驶,也是一样的帅气,稳当。

    而且,在听见武仁的询问后,卓不凡也没有低下头来看武仁一眼。

    他就这么保持着驾驭飞剑的姿势,飞速前行着,道:“什么人,魔人!想不到,这些魔人这么快就适应了御神星的环境。再这么下去,只怕不等那些魔修将它们杀光,吞噬掉,那他们就要杀光御神星的所有生灵,完成进化了。”。

    “进化?我还以为,只有我们,咳咳!”

    似乎是忽然想起,自己的话会暴露自己的来历,武仁咳了咳,将自己的话题止住。

    但卓不凡却微微低下头,看了他一眼,道:“你也不用害怕,你说的话会暴露你的来历!其实,我们整个星域的人都知道太古囚牢的事。只是,因为太古囚牢里的阵法、法则太厉害,我们没办法进去,也没办法对它们进行研究,才一直让它们存在。”。

    “太古囚牢?你,你知道我的来历?”

    武仁还以为,自己只要不说,那别人就不会知道自己的来历,也不过知道自己的过去。

    但听卓不凡的意思,他似乎知道祖星-地球,的来历,也知道自己来自地球。

    似乎是为了让武仁放松下来,让他不再对自己有戒心,卓不凡点了点头,道:“知道!太古囚牢,又称绝四之地!任何修者,那怕你的修为达到了炼虚境,拥有了自己的小千世界,也不能打破那里的结界,冲入里面去探寻里面的奥秘。”。

    “但,任何一个从里面出来的人身上,都会带有一种特殊的气息!就如你,你身上就有,不属于我们这篇虚空的气息!”

    “这,”

    太古囚牢,这个词语,还是武仁在自己得到的一些记忆力读取到的。

    所以,在听见卓不凡竟然对“太古囚牢”,对自己出生和成长的祖星,这么了解之后,他也不知该说什么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