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然而,卓不凡也没有于太古囚牢的问题上纠缠。

    他手里提着武仁,一边飞行,一边说道:“小友,你觉得,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呢?”。

    “御神星上,似乎都被魔族占据了。在暗地里,还有不少的魔修在觊觎着。我们如果应付不好,就会被他们偷袭,击杀!可以说,一但我们人族战败了,被上面的魔族和魔修冲了出去,那瞬间就会波及到其它星辰,连累无数的人族受害!”

    想到卓不凡之前刚说过,要将御神星上的魔族杀光,但这会儿却又反过来询问自己。

    武仁虽然不明白他那意思,但也有些了然,道:“这个,前辈心里既然已经有了答案,晚辈就不多言了。免得干扰了前辈的思路,成为我人族覆灭的罪人!”。

    “果然,能从里面出来的人,都是些滑头!天赋和实力,也比外面的人强得多。”

    话刚说完,卓不凡不知怎么却忽然停了下来,脚踩飞剑,带着武仁和那个魔族,在前面的一个山头上降落了下来。

    但在降落下来后,他忽然抬手虚空一斩,将不远处一株大树的树枝砍了下来。

    那些分叉,几乎是在眨眼间就自行剥离,一支树枝就这么变成了木棍。

    紧接着,噗呲一声,卓不凡竟用那条木棍,将那魔人穿了起来,然后将木棍插在地上,让那魔人高高的挂在上面,一滴滴黑红的鲜血,啪啪的从上面滴落下来。

    武仁原本以为,卓不凡是因为心里太恨了,所以才将那魔人抓起来,百般折磨,以泄心头之恨。

    但看卓不凡将那魔人穿起来之后,双手掐诀,竟然在手中形成了一道波纹,还有一道清风。

    在那些波纹和清风形成之后,它们天女散花似的,裹挟着一股特殊的血腥气和魔力,就这么迅速的飘散在空中,迅速的远去。

    做完了这一切,卓不凡这才闭目、盘膝,坐在地上,道:“感觉到了吗?敌人,马上就要来了。你也做些准备吧!佛力,虽然可以克制魔气,但你如果反应过来,在佛力蔓延开之前就被人给杀了。那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

    “原来,前辈你刚才之所以这么做,那是想利用那魔人身上的魔力,将周围的默认和魔修都,”

    武仁的话虽然没说完,但他要表达的意思,卓不凡已经了解。

    他一边手掐法决,恢复力气,一边回应,道:“不错!这些魔族和魔修,最喜欢躲藏在暗处杀戮。如果让我一一去找寻,将它们找出来。那太费功夫了。但,如果我手上有他们想要的东西,那他们就会飞蛾扑火似的从暗处涌出来,将那火苗吞噬掉。你看,它们这不就来了吗!呵呵!”。

    “噗噗,桀桀,”

    看那本来就有些猩红的天空,忽然被一阵阵的黑云遮盖,武仁还以为是乌云泛起,要下雨了。

    可当那些“乌云”迅速靠近了之后,武仁这才看清楚,那哪里是什么乌云啊?

    那根本就是无穷无尽的,有些像是蝙蝠,有些像是翼龙、夜叉,或是满身血銫的魔族!

    但在这些魔族,铺天盖地的从空中涌来的时候,地面上,一些隐隐约约,模模糊糊的身影,也在稀稀拉拉了的靠近着。

    武仁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多的人,哪怕那些根本不是人,而是魔人。

    可被无穷无尽的魔人包围着,连一丝亮光都无法从苍穹上传透下来,那种绝对的黑暗和压抑的感觉,却让武仁感觉,在心头上,似乎有一块沉重的巨石,在压抑着一样,难受极了!

    至于地面上那些稀稀拉拉,隐隐约约的黑影,那已经不重要了。

    “怎么?害怕了?现在逃走,还来得及!”

    对于卓不凡的劝说,武仁是心动的。

    但从心底深处的传来的感觉却告诉他,他不能逃,要不然,他这一辈子的前途,就没有了。

    虽然“前途”是什么,对于目前的武仁来说,还不是这么明显,但武仁还是决定,留下来。

    看着眼前,看着那漫天的魔族,武仁咬了咬牙,道:“不!我不走!前辈,你不用激我!如果我要走的话,你想拉也拉不住我!”。

    闻言,卓不凡忽然睁开了眼睛,看了武仁一眼,道:“你还不太傻!小友,如果你刚才真的退缩了,那你身上融合的小千世界,可能就会排斥你,将你融合的本源之心,从你的身体剥离,再也不会承认你这个主人了!”。

    “什么?这,前辈,你知道,我身上融合的小千世界?”

    对于武仁的询问,卓不凡没有于第一时间回答。

    他抬头向天空看了一眼,然后又低下头来,向山脚下,那些悄悄靠近的虚影,看了一眼。

    然后才回答道:“你身上融合的小千世界,它到底属于那个佛门大能,我也不知道。但在我万剑宗里,好歹也曾经出现过炼虚境的绝世大能。对于这方面的修行之法,和小千世界的融合,那还是有些记载的。”。

    “只可惜,后辈无能,从数十万年前开始,就渐渐开始没落,再也没有出现过真正的炼虚境强者!”

    “我那掌门师兄,虽然号称是炼虚境强者!但那不过是利用秘法晋升的,假炼虚境而已!”

    虽然对修行界的常识知道的不多,但听卓不凡说,境界竟然还有假的。

    武仁那心里也不知是何感觉,但虚心的站在一旁,听那卓不凡继续说道:“可即便是如此,一个假炼虚境强者,也可以匹敌三、五个化神境大圆满的强者。如果再有致宝在手,那就几乎可以横扫整个修行界了。”。

    “这么强大?”

    对于横扫整个修行界,到底需要用有多强的力量,武仁并不知道。

    可是,想到连霸下这样一只恐怖的大妖,也不过是半步炼虚的强者,而那假炼虚境,可能还在半步炼虚,或是还在半步炼虚之上。

    武仁实在无法想象,一个真正的炼虚境强者,到底有多恐怖!

    但话说到这里,卓不凡却忽然住了口,从地上站了起来,道:“好了!接下来的话,我以后再与你慢慢说!敌人既然已经到了,那我们就要开始战斗了。打开你的空间之门,拿起你的钵盂,准备吧!”。

    “啊,哦!”

    如果不是怕被卓不凡瞧不起,在看见这么多魔人和虚影靠近的时候,武仁早就打开小千世界的空间壁垒,跑回去,躲起来了。

    这会儿听得吩咐,他那里还会客气。

    在身后打开一道空间门,一个跨步后退,就退到了门里。

    手里拿着钵盂,也不等那些魔人和黑影发起攻击,就已经凝聚了足够的力量,随时准备激射光柱,将那些冲上来的家伙击杀。

    武仁心怀忐忑的,试探着道:“前辈,要不,您也躲进来吧!毕竟,他们这么多人,而您只有一个人。这样可能,”。

    看着眼前那被忽然抬起来的右手,武仁立马止住了自己要说的话,然后却听卓不凡开口,说道:“小友,你知道,修行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武仁道:“这个,晚辈不知!”。

    如果换了是别人,在修为达到化神境之后,竟然还不明白,修行最重要的要旨,那卓不凡一定会大声呵斥,或是再也不理会他。

    但换了武仁,卓不凡却耐心的整理了下思绪,然后才开口,道:“本来,以佛修对境界和悟杏的追求,我是无法对你评论些什么的。但看你不过是一个刚从鸟壳里孵出来,但却还没有长出羽毛,也没有学会飞翔的份上,我今日就将一些修行要旨告诉你好了!小友,接下来,你可要听清楚,记清楚了!”。

    “修行第一要旨,超脱凡躯,无畏无惧!身死心活,勘破······”

    瞧卓不凡那凝实的身体,慢慢变成了虚影,虚影又慢慢变成了虚无,但那声音却在数里,数十里外传了回来。

    武仁这才知道,在卓不凡开口与自己说话的瞬间,就已经窜了出去,抬手拔剑,与天空中的血魔、翼魔、蝙蝠魔等,各种魔族,战斗了起来。

    至于山林间那些忽隐忽现的虚影,他们时刻在注意着天空案中的战斗,等那些散落的剑气,忽然劈向自己,或是魔人的尸体跌向他们的时候,他们才会悄悄的出手,将它们收到自己的身边,将他们身上的魔气和血液,全都变成了自己的一部分。

    但,偶然的,武仁也看见了,一些胆大的虚影,竟然脱离了山林,悄悄的向自己靠近了过来。

    如果不是隔着世界壁垒,武仁害怕的,几乎就要转身逃走了。

    可是,在知道世界壁垒,竟然可以当作镜子用之后,武仁忽然不怕了。

    他站在山顶上,实际是站在小千世界里,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山脚下,那些忽隐忽现的魔修,正一点点的靠近自己。

    等那些胆大的魔修以为,武仁几乎对他们没有威胁之后,他们再也无所顾忌,迅速迈过那数十里的距离,当头向武仁飞扑了过去。

    然而,当他们真的靠近,甚至是直直的,撞在一层看不见的世界壁垒上之后,它们才发现,自己似乎上当了。

    因为在他们进攻受阻,被那道世界壁垒撞得头晕眼花,以至于连反抗的意识,都来不及形成的时候,武仁早已经等待不及,将世界壁垒打开,重新回到了大世界里,然后激发了手里的钵盂,射出了一道光柱,将眼前的魔人,全都蒸发掉了。

    远处,那些比较谨慎的魔修,在看见山顶上发生的一幕后,心有余悸的同时,也在庆幸,自己没有鲁莽。

    要不然,先死的人,可能就有他们当中的一个。

    “小友,看清楚了!化神境与金丹境不一样的是,每一层小境界,都有一个小天劫。渡过了,天宽地阔!渡不过,灰飞烟灭!这也是化神期修者之所以强大的另一个秘密!瓶颈,破!天劫,临!”

    “轰隆,隆,”

    眼前的天空中,本来还剑气激射,各类恶魔就像是饺子似的,噼里啪啦的在往下掉。

    可当卓不凡的一声怒吼传来之后,那噗噗的,闪动翅膀的声音,还有桀桀的,各类恶魔发出的嘶鸣和尖叫,竟然被遮盖住了。

    一股前所未有的飓风,忽然在天地间浩荡了开来。

    不管是天空中的各类魔族,还是隐藏在山林间,准备捡便宜的魔修,他们一个个,都有些害怕了。

    可是,因为卓不凡引动了天劫,以至于当乌云升起的那一刻,一切靠近,甚至是笼罩在乌云范围内的,实力达到一定程度的生灵,它们早已经被天劫锁定,再也没机会逃离了。

    幸运的是,在一股强大的天道意志降临的时候,武仁似乎预感到了危险。

    于是,在那股意志将自己锁定之前,他心里害怕着,立马就转身,想要逃回小千世界里。

    那本来还在击杀妖魔,提升气势,准备渡劫的卓不凡,似乎早就知道了武仁的胆小。

    但在武仁刚逃回小千世界的时候,他那声音就传了过来,道:“小友,不要害怕!天劫,是这世上最好的魔导士!你的修为和境界,来得太突然了。在这之前,你既没有任何基础的修行,也没有掌握任何的基础。”。

    “但,借着天劫的磨砺,却可以让你迅速掌握自己的力量。”

    “当然,你如果害怕了,那就躲回去吧。在这世上,没有任何人可以监督你,也没有任何人会逼迫你!包括我,我也不能!”

    不知怎么的,在听见卓不凡所说的话后,武仁忽然有一种进退两难的感觉。

    因为在他那心里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进一步,会很危险。

    毕竟,天劫,武仁也是经历过两次的。

    但是,退一步,或许可以让自己躲过这一次的天劫。

    可,如果自己真的退了,那自己的勇气和心杏,就会从此止步,再也无法前进。

    至于前进后的好处,武仁不知道。

    可内心的挣扎却告诉他,那对他很重要。

    看了看天空中,那正不断汇聚着,也在轰隆隆的劈落雷霆,喷洒雨水的乌云。

    看了看远处,那还在不断激发剑气,诛杀魔人的卓不凡。

    以及山林间,那些若隐若现,时隐时现的魔修。

    武仁最后还是一咬牙,从小千世界里退了回来,想道:“死就死吧!反正,天劫也不是第一次遇见了。只要劈不死我,那我就撑着。看看你们这些畜生,可敢靠近我身边,领教我手里的钵盂的厉害!”。

    “轰隆隆,”

    一道霹雳忽然从天而降,砸落在一株十数人合抱的大树上。

    远远的,武仁还可以看见,在那株大树上,一个漆黑的人影,忽然从上面跌落了下来。

    以武仁现在的眼里和鼻子的灵敏度,几乎可以一眼就看见,那人是一个魔修无疑。

    只不过,它本身拥有的修为,似乎不怎么样。

    因为他身上的肉,似乎已经被雷霆给烤熟了。

    但随着那道雷霆的劈落,一些散落的雷舌,也将遍布天空的魔族清空了一小片。

    那些魔物似乎也知道,只要卓不凡不死,那他们就无法逃出这片区域。

    无法逃出这片区域,那就意味着,雷霆会不断的坠落,将他们全都灭杀。

    为此,本来就嗜血的魔物,全都疯狂了。

    他们不分彼此,不分敌我,全都朝着卓不凡围拢了过去。

    但也因为魔物太多,以至于让那些外围的魔物,始终不能靠前。

    当然,其中不乏有一些实力强大的魔物,举手投足间,就击杀了一片的魔物,将自己与卓不凡的距离拉近,迅速与天劫的中心靠拢在一起。

    “轰隆,”

    又是一道雷霆落下,将一个实力比较强的魔物击杀。

    但就在这个时候,武仁忽然感觉,有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笼罩自己的心头。

    他来不及多想就抬起双手,激射出一道光柱,向身后扫了过去。

    “呲呲,”

    “血魔,是你!”

    “嘶,砰咚!”

    一道血影闪过,一声闷响响起。

    武仁借着雷霆的光亮,可以清楚的看见,那已经消失了一段时间的血魔,不知什么时候,竟又回来了。

    而且,现在就站在自己眼前,一爪将自己激射出去的光柱,给轰碎了。

    看着那身上的气息,比以前凝实、强横的许多的血魔,看着他那坚定而又冷厉的眼神,武仁忽然感觉颈椎、后背一阵发凉。

    然后想也不想的,就将钵盂抬起,挡在了身后。

    可是,还不等他将光柱激发出来,就听见当的一声脆响。

    一捧绚烂的火花,瞬间就吸引了武仁所有的目光。

    但与此同时,却有一道巨大的力量,忽然从钵盂上传来。

    武仁噔噔的,接连后退了七八步,这才重新站稳了身体,抬头想要将血魔的身影搜索出来。

    可还不等他发现血魔的身影,做出相应的准备,一道危险的气息,又忽然在身后传了过来。

    那从脚底下一直往上窜,直到尾椎、后背、脖颈,甚至是头顶,让自己浑身发凉、发麻的感觉,瞬间炸开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