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武仁从来没有感觉到过,死亡竟然离自己这么近。

    而且,眼前的血魔,与自己前几次看见他的时候,似乎都不一样了。

    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一种强大的压迫力,正不断的从血魔身上散发出来。

    想也不想的,在血魔出现的时候,武仁就激发了光柱,朝血魔射了过去。

    然而,那速度极快的光柱,在即将击中血魔的时候,血魔却根本不做躲避,也不反抗。

    武仁还以为,血魔是因为实力不够,躲闪不及,这才不得不站在原地,被自己激射的光柱攻击。

    可当那光柱击中了血魔,而血魔的身体却慢慢变成虚影,消散在天地间之后,武仁那心里的,危险的感觉,再次升了起来。

    在知道自己攻击的不过是一道虚影,而血魔很有可能已经靠近到自己身边,随时可能攻击自己,至自己于死地的时候,武仁很想开口呐喊,将卓不凡叫回来。

    可是,看那天空中的雷霆,似乎已经汇聚完成,无数的雷霆,在那轰隆隆的巨响中从天而降,将那无尽的各类魔物击杀,同时也在攻击着卓不凡,武仁立马将到嘴的声音收了回去。

    想道:“不,不行!我不能因为自己的害怕,影响前辈渡劫!这些天劫,我也是经历过的。我如果将前辈叫了回来,影响了他的渡劫过程,那很有可能会让他因为分心而丧命!我决不能这么自私!可是,那血魔,似乎比以前更恐怖了!怎么办?”。

    “啪啪!”

    肩膀上,一阵轻轻的拍打声传来。

    那种实体的接触感,还有对未知的恐惧感,忽然在这一瞬间爆发了。

    武仁虽然没有看见,但也知道,刚才一定是血魔在故意吓唬自己,显示自己的实力。

    但为了活命,武仁也无可奈何的,尝试着发出一声怒吼,一拳向身后轰了过去。

    可是,当武仁的拳头,轰击到身后的时候,拳头和身体里传来的,空虚的感觉,却让武仁有一种要吐血的冲动。

    “可惜了!阎魔这家伙如果知道,自己竟然死在一个毫无战斗经验,甚至是修行还不到数年的小雏鸟手里,他一定会吐血的。”

    之前,武仁还不太敢确定,以为自己看见的不过是错觉。

    但在听见这道熟悉的声音之后,他那心里立马确定,血魔真的找过来了。

    只是,之前还很虚弱,实力还没有恢复几分的血魔,现在却恢复了一部分的力量,而自己却被卓不凡封印,能动用的力量,比之前弱了不是一点点。

    这让武仁感觉,世界的天平倾斜了,自己马上就要完蛋了。

    那怕是卓不凡即刻回来,也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

    然而,那血魔根本不管武仁心里如何想,他在靠近武仁身边,试探出武仁的实力之后,一记手刀轻轻的斩落,就听噗的一声轻响。

    武仁在这一瞬间就失去了感知,倒在了地上。

    远处,那处在天劫中心的卓不凡,在将眼前那几个实力强大的魔族斩杀之后,眼角不经意的回望,然后但见那被自己封印了大部分修为的武仁,竟被人钻了空子,一下子就被制住了。

    他那心藏瞬间一阵紧缩,心里不由得感到有些愧疚和愤恨。

    然后,远远的瞪着血魔,大喝道:“畜生!找死!天剑坠落,诛杀邪魔!斩!”。

    “锵!”

    随着卓不凡的一声大喝,一声锐鸣,一道锋锐的剑光,忽然从卓不凡手里的宝剑中飞出,直直的朝血魔斩了下去。

    血魔似乎知道厉害,那怕隔着数十里的距离,也不敢硬接卓不凡的攻击。

    他轻轻一个纵跃,后退了十数丈距离,待躲过卓不凡的攻击后,才又迅速的回到原地,一把抓着武仁的衣襟,将他提了起来。

    但在血魔将武仁提起来后,一道无声无形的剑光,却如水流一般,忽然从他后背划了过来。

    血魔虽然自负,但在这个时候却也感到危险。

    他来不及带走武仁,就抬手向身后一档。

    “当!”

    一声尖锐而又长远的锐鸣响起,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手上传来。

    血魔还来不及后退,就感觉那被自己挡住的剑芒,忽然飞散开来,在自己身上、脸上,划出一道道深浅不一的伤口。

    在那些不由自主的喷溅出来的血液里,一些漆黑的断发,飘飘乎乎的,跟着血液一起朝地面落了下去。

    抹了把脸上的伤口,将血液放在舌头上舔了一下,血魔慢慢将目光投向远处的卓不凡。

    无形之中,两道锐利的烽火,不断的交锋,撞击。

    “隆隆,砰咚!”

    昏迷的武仁或许看不见,但那些隐藏在山林间的魔修,却看的清楚。

    在卓不凡和血魔之间,隔着数十里的虚空,一道道耀眼的火花,就这么凭空出现。

    只等一声闷响响起,在两人之中,爆起一团飓风和烈火之后,那无形中的威压才减弱了许多。

    “剑修!还故意隐藏了实力!不过,那又能怎么样呢?以你的实力,根本敌不过我!”

    对于血魔的话,卓不凡自也了解,但他却无惧。

    长剑回鞘,踏前半步,卓不凡似乎忘了周围的魔族、魔修,忘了天劫。

    在他那眼里,似乎只有血魔这个强大的对手。

    那一直让武仁感到怯弱,在遇见危险后只会逃走的血魔,在受到卓不凡的挑屑后,嘴角微微上翘,带着一抹不屑的笑容,就这么隔空看着卓不凡,道:“果然啊!你们这些人族的剑修,都是一些不自量力,但又自命不凡的家伙!但是,可惜啊!你此次遇见的是本座!”。

    “虽然本座的实力,恢复的还不到三成,但要想杀你,却是足够了!”

    然而,对于血魔的轻蔑,卓不凡根本不为所动。

    他一直在不断的蓄力,一直在不断的加强气势,将血魔牢牢的锁定在自己的神识里。

    血魔也知道,卓不凡这是在蓄力,同时也是再找自己的破绽。

    一但等他的力量积蓄的足够强大,或是自己不小心露出了破绽,那他就会立刻发起攻击,一击就将自己置于死地。

    可是,做为一个活了数十万年岁月老魔,血魔除了拥有无数的神通之外,还有无数的战斗经验。

    他也不等卓不凡蓄力完成,就闪没着身形,来到卓不凡的身后,摊开手掌,轻轻的向卓不凡的后背印了上去。

    在外人看来,血魔这一掌,似乎有些有气无力,但在卓不凡的眼里,却是可怕的一掌。

    因为血魔手里的力量,似凝似散,似实似虚。

    自己一个应对不好,就会被血魔乘虚而入,一举打破自己的防御,重创自己。

    为了辨别和抵挡血魔的攻击,卓不凡也不管血魔的攻击,到底是实是虚,他将自己凝聚的力量运转到手里的宝剑上,激发出一道道锋锐的剑气,就这么环着身体一扫,幻化出一道方圆千丈的剑气,将周围千丈范围内的空间,全都给锁定了。

    血魔似乎早就知道了卓不凡的反击方式,但在他激发出剑气的瞬间,就在身体周围撑起了一道气罩,将自己保护了起来。

    与此同时,他也急速的后退,想要脱离出卓不凡的攻击范围。

    等他真的超脱了卓不凡的攻击,来到另一处山头站定的时候,不知何时,在他那脖子上却有一丝血迹,慢慢渗透了出来。

    感觉着脖子上的湿润,血魔不用想也知道,自己受伤了。

    微微低了低头,然后又将目光锁定在卓不凡身上,血魔忽然有些感慨,道:“小看你了!凭这一剑,竟然伤了我。如此看来,你隐藏的实力,似乎一点也不小呢!”。

    然而,卓不凡却不为所动。

    他坚定的握着手里的宝剑,看着血魔,道:“将他放开,饶你不死!”。

    对于卓不凡所说的话,血魔就像是听见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似的,呵呵笑着,也没有第一时间回答。

    只等笑够了,心情好了,身体里的力量,也已经准备妥当之后,他这才收敛了笑容,严肃的看着卓不凡,道:“时代不同了!现在的年轻人,一点儿也不知道尊老爱幼!但是,稚嫩的你们,又怎么可能是本座的对手!这小子,不仅是你想要的东西,也是本座势在必得的猎物。”。

    “想让本座将他交给你,那就看你有没有那本事了!本座这宝贝,已经有太长的时间,没有沾染强者的鲜血,也很久没有魔力刀锋了!死!”

    随着血魔的一声低喝,那蓄势以待的卓不凡忽然看见,一道细小的血线,忽然由远而近,以肉眼难见的速度,向自己的丹田划了过来。

    剑修的直觉告诉卓不凡,身边正有危险靠近。

    而且,那种危险的感觉,极其强烈,靠近过来的速度,也极快。

    在这个时候,卓不凡想也不想就抬手,手里的长剑向右一斩,锵的一声,将一把悄然靠近的血銫长刀,给挡在了身体外。

    那种火星四溅的感觉,让卓不凡感觉,自己的反应如果慢上一丝,那自己这会儿只怕早已经身手两段,丹田被废,在那之后再也没办法反抗了。

    血魔似乎也知道,对于一个剑修,自己的攻击最多只能给他造成困扰,却不能立马杀了他。

    所以,在一击失手后,他也不气妥,更不犹豫,就再次挥起手里的宝刀,朝卓不凡的脑袋斩了下去。

    “血魔刀?这么看来,传说果然是真的了!”

    “锵!锵!”

    长剑横扫,将血魔快攻的两刀挡住,卓不凡忽然想起,自己刚拜入万剑宗不久,曾在藏剑阁里看到过的,一些关于十数万年前的某些记载。

    那是一个杂乱的时代,也是一个魔修横行,无数正道宗门被压抑的时代。

    只是,因为后来有人族正道强者出头,组织起无数宗门精锐进行反抗,将魔修和那些被献祭吸引出来的地狱恶魔,全都诛杀殆尽。

    但也因为那时候的魔修,和被放出来的魔族,数量太多,以至于让当时的人族强者,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所有的魔族杀死,只是用强大的阵法,将他们封印在某地。

    只等岁月变迁,时空运转,让他们在那封印里自生自灭。

    当然,也有一些修为了得,头脑聪慧的魔族,会利用封印的破绽,一点点吸纳封印和外面的力量,让自己不至于油尽灯枯,死在封印里

    显然,之前的阎魔和血魔,就是其中的个例之一。

    竭尽全力与血魔拼了数招,但却始终无法突破的防御,将他重创。

    卓不凡忽然放弃了攻击,收身后退,道:“看来,地狱门被打开,让你恢复了不少的元气。要不然,我也不用如此艰难,非要将封印的修为施展出来。五行封印,开!内气,凝!”。

    随着卓不凡的两声轻喝,一股,两股,三股,五股,足足有五股力量,忽然从卓不凡身上的五个地方,被释放了出来。

    但在那些强大的气息,被释放出来后,他们随着筋脉流转,竟迅速的凝聚在了一处。

    紧接着,血魔就看见,天空中,那本来有些萎靡,或说是释放了许多雷霆之力,预示着一重天劫即将结束的雷云,忽然又咕嘟嘟的,开始变宽、变厚了起来。

    而卓不凡的修为,也从化身中期,迅速的向上攀升,直达化身中期圆满,后期,后期圆满,只差一点就怕要突破壁垒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本来只是化身中期的天劫,这会儿已经变成了化神后期的天劫。

    天空中,那本来还密密麻麻的,被卓不凡故意吸引来的各类魔族,这会儿已经变得稀稀拉拉,但只有几只实力比较强的魔族,还在竭力支撑。

    可是,对于这一切,血魔似乎都不想阻止。

    他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卓不凡打开封印,提升修为,各类魔族被天雷轰杀。

    还有山林间,那些血腥残忍,但又胆小谨慎的魔修,一个个都在悄悄的吸纳空气里的血气,悄悄的提升着自己的修为。

    只等卓不凡身上的气息,终于稳定下来之后,他才往周围瞄了一眼,道:“一群不入流的东西!先将你们杀了,然后再来享用大餐!血影,灭魂!”。

    “噗呲,噗呲,”

    “啊,啊,啊!”

    卓不凡感觉自己身体里的气息,刚刚稳定下来,但血魔的身边却忽然有无数道血影,迅速的从他那身体里分裂出来,朝着周围的密林,闪没了出去。

    紧接着,在一两个呼吸之后,雨水磅礴的山林间,那本来已经被雨水稀释了许多的血气,随着那一声声的惨叫响起,又渐渐变得浓郁了起来。

    而那些被分裂出去的血影,再过了数个呼吸后,又快如闪电的,带着一股股浓郁的血腥气,重新回到了血魔的身上。

    血魔那本来还有些孱弱的气息,在得到血影的补充后,竟又浑厚、凝实了几分。

    “嘶嘶,啦啦,”

    不知在什么时候,那被血魔打晕了的武仁,渐渐感觉自己的五感又回来了。

    听山林间,那磅礴的雨水,一直没有停歇的下着。

    眼眶旁边,一双不占泥土,不占雨水的大脚,就这么悬空漂浮着。

    武仁这才发现,血魔的身体,一直不曾与地面接触过。

    不像自己,有了修为和实力后,也不懂把握和运用,没一步跨出去,还是才在土地上。

    至于腾空,那也是凭着以前从龙族身上学来的神通,但却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这会儿的武仁终于知道,自己的力量虽然强大,但自己却对它不熟悉,也不知该如何运用。

    想到自己可能马上就要死了,他在心里暗暗的发誓,道:“血魔,你这老畜牲,不要给我机会。要不然,我已一定会杀了你。以后,如果有以后的话,我一定会好好修行,好好的掌握和学习神通,以及各种强大的攻击手段。”。

    “要不然,空有力量和各种宝贝,却始终无法发挥出他们的力量。以至于到现在,嗯,卓不凡,他还没死!那我岂不是,”

    眼角上瞟,看见那站在对面山头上的卓不凡,似乎已经蓄力完毕,正在准备攻击,而血魔的手里,也多了一把三寸宽,一分多厚的血红宝刀。

    武仁正想拿起钵盂,激发光柱,从血魔的背后偷袭他。

    但却感觉在自己的身体里,虽然有着一股强大的力量,可不知为什么,却有一种抑郁难受,有力使不出来的感觉。

    就好像在大肠上,有一大团火山,即将从后门喷涌出去,可在后门外,却有一道门,将火山给阻挡在大门里面,让它无从发泄。

    武仁那眼珠子转动着,就想要找个办法,将那道门打开,或是慢慢移动,让自己远离血魔。

    可在这个时候,血魔的声音却忽然传了过来,道:“不用想了!你的法力,已经被我被封印了!有我和这厮的封印在,你想要突破封印,找回自己的力量,那简直是做梦!”。

    “什么!你,你竟然,”

    “呜,呜!”

    武仁想要说话,但心里的话到了嘴边,最后却变成了呜呜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